不是網軍、不是腦粉,挺韓素人靠什麼煉成十萬追蹤YouTuber?

不是網軍、不是腦粉,挺韓素人靠什麼煉成十萬追蹤YouTuber?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總統大選倒數不到10天,回顧過去一年來,YouTube上大量出現支持特定候選人的網紅YouTuber,他們因何而起、走紅的原因又是什麼?

2020大選將至,過去一年來,不只候選人陣營在檯面上較勁,各自的支持者也在網路上另闢戰場。當「覺青」們(網路上「覺醒青年」的簡稱,沒有明確的定義,但常被用來指政治立場偏左、偏獨的年輕人)大吃「芒果乾」(亡國感)的同時,正有一批意見完全不同的網紅YouTuber順著「韓流」之勢而起,短短幾個月內頻道訂閱就衝破10萬,直播時更有上千名用戶同時觀看,讓YouTube儼然成為最新的選前催票場。

這批被外界號稱「韓家軍」的另類軍團,全是政治素人,共通點只有一個,就是圍繞著永遠不缺話題的總統候選人韓國瑜。韓國瑜走訪不同縣市造勢,韓國瑜被爆料、被攻擊,都可以是他們製作影音的素材,也讓韓國瑜的支持者能透過YouTube聊天室,穩住士氣。

訂閱破十萬的韓粉YouTuber YouTube 訂閱數 經營時間
1 Bit King 比特王出任務 19萬 1年多
2 寒國人 16.7萬 6個月
3 陳清茂(前高雄市議員候選人) 12萬 8個月
4 高鈞鈞 11.6萬 1年多
5 高雄林小姐 11.5萬 6個月
6 高雄歷史哥 11.2萬 1年多
統計時間至2019/12/31為止

在眾多友韓、親韓的YouTuber中,最火紅的是2019年6月才創立YouTube頻道的「寒國人」。短短半年內累積了16.7萬訂閱戶,已經領到了破10萬的「銀牌」。

媒體報導說是受到韓國瑜女兒韓冰指使的「網軍」,寒國人表示自己連韓冰都沒看過,也不認識,「媒體都亂寫,根本沒有來訪問過我。」

自稱是「追求真相的影片創作者」,寒國人的影片以打擊假新聞為出發點,影片其實非常陽春,沒有華麗的場景或音效,往往就是在家裡或車上開始直播,圍繞著最熱門的時事議題做評論,從6月的香港反送中、7月私菸案、王立強共諜案到最近的波特王事件,粉絲人數也隨著話題越滾越多,最高有48萬的觀看人次

一日固定生產一支影片,有時加上直播一天會有2支影片,寒國人解釋這樣的影片量產:「這是你要跟YouTube玩的,你的推播率,越會出產的人它越會幫你推播。」

被批「寄生」韓國瑜,網紅團體成員為何單飛改做YouTuber?

長期觀察台灣社群網路現象、台大新聞所教授王泰俐表示,YouTube是最受台灣年輕人歡迎的影音頻道,以往的YouTube頻道多以生活、娛樂為主,但今年(2019)特別是靠近選舉期間,有特定政治立場的YouTuber大幅成長。王泰俐在《思想坦克》的投書中也指出,支持韓國瑜的政治微網紅,數量遠多過支持蔡英文的。

國民黨前青年團執行長李正皓日前於節目上表示,支持韓國瑜的十大YouTuber不是網路原生的意見領袖,不像館長有健身、軍警迷,蔡阿嘎有小孩、婦女、年輕人粉絲能「自帶流量」,批評這些挺韓的YouTuber就是「寄生韓國瑜」,所有的粉絲都來自韓粉,只是在同溫層中不斷擴散。

不過寒國人表示,「很多媒體以為我們在『蹭韓』,但我們經營網路很久了,很久以前就在搞這些了,對媒體的生態都很了解。」

年僅29歲的寒國人,在成為YouTuber前曾做過打爵士鼓的街頭藝人,更曾是擁有百萬粉絲訂閱、網路十大YouTuber的「Wackyboys反骨男孩」成員之一。2017年左右,當「反骨男孩」正要順勢而起的時候,寒國人選擇退出。他說自己比較正經也比較愛政治,從娛樂轉戰政治,他說現在更像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是義勇軍,而話題十足的評論,也替寒國人吸引不少志同道合的網友,甚至比以前更有人氣。

寒國人最早成立的個人頻道「寒老師這裡」,以拍攝生活趣味的小短片為主,觀看數在幾百、幾千人次徘徊,少有超過10萬的;不過自從成立了「寒國人」之後,無論是觀看數、訂閱數都是翻倍成長,也因為網路聲量受邀去電視台錄政論節目。

拿時事大作文章,寒國人卻與「覺青們」分道揚鑣。覺青普遍支持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寒國人卻認為這背後是受到2014年太陽花運動「不合作運動」的煽動。

「反送中有點像太陽花,他們一開始是反黑箱,後來也叫馬英九下台、要整個退回去。反送中也是因為《逃犯條例》出來,後來又提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要爭補選,這是為什麼現在有一半的人和他們想法開始不太一樣。」

「香港(政府)也退了《逃犯條例》,你又要五條(五大訴求),五條裡面又說要找出黑警,然後要釋放這些抗爭的人,會讓人覺得以前被影響生活、被擋路障、上班被擋......其實很多香港人不滿,會跑來跟我貼圖片說,今天上班又被擋害我們都不能走了,或是堵在地鐵前讓地鐵不能關門......就跟服貿當時一樣。」

香港;罷工;地鐵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當被告知,很多檢舉他的人可能因為看到香港民眾被警察毆打的影片,很難認同他所說的看法時,他回應,「我覺得香港沒有對與錯,人民有他們的不滿,我都可以理解,我在意的是我們這裡在操作,我在意的是這個。」

香港「反送中」引發的警民衝突,連帶影響台灣選前情勢。綜合各家媒體民調,5月時韓國瑜民調還領先蔡英文20個百分點,不過自6月開始一路下滑,更在7月出現了黃金交叉,外界多認為與香港反送中運動有關。韓國瑜日前接受美國《華爾街日報》專訪時也坦言,香港抗爭使懷疑他與北京走太近的台灣人更不欣賞他。

「我覺得香港要民主化ok啊,但你只是拿香港去威脅台灣人,說我們以後會變香港,我就不認同,就跟賣台是一樣的意思,很荒謬啊!什麼『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就跟以前說國民黨會賣台,都是一樣的。馬英九8年也沒賣啊。你要變香港,那你要先跟大陸統一啊。我覺得要忍耐,人家現在大陸在跟你忍耐......就是敵不動,我不動。」

蔡英文說「不必為自己的認同道歉」,但社會沒有做到

而同樣不與主流青年意見領袖站在一起的,還有另一名同樣活躍的「高雄歷史哥」。來自高雄的歷史哥最近頻道剛破10萬,他說自己一直都算是很關心政治,但只講給家人朋友聽,後來才開始學著用手機開YouTube直播。

從只有幾百人觀看開始,到現在能專訪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吳斯懷、葉毓蘭,也訪問過與韓國瑜搭檔參選的副手張善政,甚至每周一次與高雄市政府直播談論市政,歷史哥強調自己沒拿高雄市政府一毛錢,去替國民黨立委候選人造勢現場直播也只是互相幫忙,過去靠這些造勢場子累積知名度,現在能幫忙的地方,就盡量幫。

而為了和更多的聽眾互動,他也在年輕人習慣的YouTube平台上複製廣播電台的作法開放網友Call-in,陪伴的是和他一樣,不滿執政黨、不滿主流價值、卻無處可傾訴的聽眾們。

韓國瑜桃園造勢晚會 現場旗海飄揚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會出來做的原因,是希望能夠讓社會很多聲音找到出口。」歷史哥說自己上次選舉也投給蔡英文、政黨票還投給時代力量,非常的「政治正確」,但這次選舉之所以出來反蔡英文,是「因為她說的都沒有做到。」

蔡英文說過,你不用為你的認同而道歉啊。現在這個風向,我一直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這麼兇猛,我被英粉unfriend不知道多少個,我只是在下面留言就被刪好友......我曾經弱勢過,受過這樣的經歷,希望另一個聲音發出來。

「蔡英文就是分裂軍公教、分裂世代、分裂同志和一般社會。」

歷史哥說,他的YouTube頻道有很多挺韓同志,Call-in進來抱怨說他們痛恨蔡政府硬通過同婚法案後,反而讓社會更反對同志,「他們要的是真正的平等,我也不要你推廣我,我也不要你提倡同志,我只要你看到我不會覺得不舒服很難受,他們要的是真平等。」他說同婚專法通過之後,同志朋友受到的歧視更甚,近2年同志話題的衝撞,比馬英九執政時更加激烈。

另外針對韓國瑜被針對得最慘的主權議題,歷史哥反問,「你覺得要怎麼台獨成功?把北京打趴我們就成功了嗎?還是讓北京放棄台灣的主權?你覺得北京政府有可能放棄台灣主權嗎?只有它變戰敗國才有可能。台北的政府有可能打趴北京政府嗎?兩岸衝突,我們有機會嗎?」

歷史哥認為,韓國瑜提出的兩岸政策是很務實的政策,「就是一中各表,重點在各表,中華民國一定要存在,存在的話就沒有武統的空間,台獨才會武統。」

「如果我們的自由民主法治做得很好,讓我們實驗一下這個制度,搞不好這個是良制。我們是自由民主法治實驗地,假如發展30年後,我們的國家欣欣向榮發展得很好,對方(中國政府)會不會覺得,(台灣)這樣的制度對國家發展很好,會不會讓他們的人民支持我們?」

除了主權,之所以會支持韓國瑜的原因,其實還是來自對於在地生活長期累積的不滿。歷史哥說,「我們以前覺得高雄淹水正常,高雄路不平,登革熱也很正常......那是慢慢累積的,只是欠缺一個點爆炸。」歷史哥說,心想也許換個人會好一點,才會開始關注韓國瑜。他說韓國瑜說,其實我們可以不用這個樣子,也許我們能過好一點,「他講的話一般人聽得懂,其他政治人物一般政治語言我還要幫我媽翻譯。」

高雄挺韓遊行 韓國瑜終點致詞(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不只擁有專屬的YouTube頻道,歷史哥也與臉書粉專「澄清唬」合作,轉發個人行程、YouTube影片,在兩個不同的平台間推波助瀾。

自稱是一群從批踢踢政黑板出來的韓粉所創,「澄清唬」成立的目的卻不是擁韓,而是因為現在太多黑新聞了,需要一個地方來「澄清唬爛」。「澄清唬」1天平均發4則臉書貼文,主要是蒐集各家媒體的報導再加以評論,而背後的協力者,其實是數十人的團隊,有人固定發文、有人專門製作圖片,有更多的人幫忙查證、找圖、與讀者互動,主力是七年級,但也有八年級的,不過歷史哥強調,這幾個人幾乎都是不支薪的,也不是靠經營這個粉專吃飯,「真的是只有熱情才出來做」。

「澄清唬」團隊中自稱「雷編」的社群操盤手仍舊忿忿不平。他說自己之所以會出來經營粉專,「講到我都有點鼻酸,主要就是我們看到的,跟媒體報的不一樣。」

「登革熱以前是偶數年爆發,4年1個週期,2014年爆發到2015年完全無法收拾,總共死了上百人,全國最多例,結果陳菊跑去輔選。今年(2019年)也是大爆發的一年,能壓縮到百來例、減少100倍,結果我們的社會在幹嘛?我們在笑韓國瑜爬樹,你覺得這樣公平嗎?」【註1】

防樹洞孳生源 韓國瑜爬樹察看登革熱防疫(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政治YouTuber正夯,選後有何影響?

這些YouTuber崛起,反應出台灣什麼樣的社會生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主任蔡佳泓表示,除了國家認同仍是這次選戰主軸之外,2020大選不同以往的地方在於,過去這段時間社會仍存在上次公投中民眾對於社會議題的分歧,像是同婚、核四、空汙等等。蔡佳泓表示,雖然這些討論都是民主社會正常的運作型態,但其中也有特定候選人挾議題操作,加上民間刻意散播的假訊息,導致言論無法可管。但他也指出,過去媒體為了追求點擊率集中報導韓國瑜,也會造成支持者內心不平衡。

台大新聞所教授王泰俐則指出,從韓國瑜日前在總統辯論會上公開批評特定媒體,可以看得出來對於他和他的支持群眾,認為這次選戰媒體對他們並不公平。她表示有一些YouTuber甚至呼籲支持者,傳統媒體不可信、改看他們的頻道,的確都與台灣民眾對於媒體信任程度下降有關。王泰俐引述一份12月剛出爐的調查【註2】,發現今年總統選舉與立委選舉中,台灣只有不到4成的選民認為新聞報導可信,而認為非常不可信的有高達46%,另外13%無法判斷。

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則認為,不像臉書多在鞏固同溫層,YouTube面對更多的中間選民,YouTube影片被分享到Line群組,不用透過綁定臉書帳號,任何人都可以點開來看。沈伯洋指出,2018年九合一大選前已經有一波新起的YouTuber,2019年10月14日左右又有一批新的YouTube頻道大量出現,他認為未來資訊戰的重要戰場,將會轉移到YouTube上。

選戰倒數不到十天,無論最終勝出的候選人是誰,台灣不同溫層的民眾之間,已經產生難以橫跨的裂痕,意識形態相近的人越來越習慣透過密閉式的臉書社團、YouTube頻道互相取暖,與不同溫層對話的能力,恐怕是選後更需要共同面對的新社會問題。

【註1】經查:根據衛福部資料,過去近10年間(2010年至2019年)的登革熱病例,確實以2014年到2015年為高峰。這2年全台確診例分別為1萬5732件、4萬3784件,比起2013年的860件暴增上萬件,其中多集中在高雄、台南地區(2014年光是高雄市的登革熱病例就有1萬5043件),外界認為這與2014年7至8月接連發生的颱風、氣爆及豪雨有關。這2年高雄市分別有20人與112人因登革熱疫情死亡。登革熱疫情之後逐年下降,恢復到千例以內。2019年,高雄的登革熱病例數為139件,仍是全國之冠。

【註2】王泰俐最新民調是委託趨勢民調中心於2019/12/9 - 2019/12/13所做,選民於這次選舉對於新聞/假訊息的認知,樣本數為1099,誤差範圍正負3。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