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斌所謂的「三百年中國盛世」,恐怕用兩三天也打不下台灣

林中斌所謂的「三百年中國盛世」,恐怕用兩三天也打不下台灣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林中斌看來,登陸台灣的解放軍官兵,個個都是百戰百勝的英雄好漢,台灣只有舉手投降、自願為奴的唯一選擇。然而,雖然林中斌如此看低台灣的軍力和台灣民眾的抵抗精神,美國及西方的專家卻不作如是觀。

林中斌要競逐習近平的首席化妝師?

有趣的是,除了在中國本土,習近平在台灣擁有最多追捧者。曾在陳水扁執政時期任國防部次長、陸委會副主委的林中斌即為其中之一。

在台灣,林中斌享有戰略家之美譽——他準確預測了多次美國和台灣總統大選的結果以及中共的權力交接,被某些誤將國際戰略當做抽籤算命的中文媒體視為「先知」。林中斌曾接受中國法西斯主義小報《環球時報》專訪,數度談及敏感的「武統」問題,「我對中國和平統一台灣不是那麼悲觀,而是認為大有可能,只是說時間還沒到。」

中國武力攻打台灣,對這位前台灣民選政府的高級官員來說,反倒是求之不得的大喜事。他如此「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認為中共攻打台灣只需要兩三天時間就能成功——他的父親是孫立人將軍的部下,若是聽到此種言論,一定會從棺材中爬起來抽這個不孝之子一耳光。

林中斌還在多個場合大肆讚美「中國模式」的優越性,認為中國已趕超美國,中國的「盛世」將維持一百年乃至數百年。他更直接吹捧習近平,使用一連串連中共官方媒體都覺得太過肉麻的形容詞,彷彿習近平就是蔣經國第二。

AP_1931529659972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習近平不是蔣經國

此前,林中斌在臉書貼文中引用友人的看法表示,「中國大陸沿海大城市發展已經進入一種人文素養與社會軟體層面的提升階段,並非純粹大型硬體建設階段,台灣一些偏頗眼光還用二十年前的印象在想像大陸,在自身硬體建設大大落伍時還有一種安慰想法,認為自己軟體方面和人文方面還是領先。事實證明,上海等城市的新現象終究會擴散到全國,屆時台灣的下一代只能自求多福。」可是,林中斌及其友人卻不願放棄在台灣「又窮又落後」的生活,移居光鮮靚麗的上海、北京。因為他們內心清楚地知道,那個毒奶粉、毒疫苗、非洲豬瘟、黑鼠病肆虐的地方,那個沒有法治和言論自由的地方,那個擁有四億個攝像頭、老大哥的眼睛永遠盯著所有人的地方,實在不是宜居之地。

談及習近平,林中斌彷彿是在深情描述他心目中全知全能、英明神武的上帝:「習近平右手改革,左手維穩。他推動史無前例的六十項改革,風險極高。他嚴控媒體,逮捕人權律師,讓反改革的左派無話可說。若改革是習的長矛,維持穩定則是保護他個人和改革進程的盾牌。當年胡耀邦衝刺改革,但有矛無盾,悲劇終場,也拖下習仲勛。習近平絕不容重演。」

這段話自相矛盾,簡直不值一駁:用迫害人權的方式推進改革,只有鬼才相信。習近平究竟有哪一項實質性的、推動民主和法治的改革呢?一項也沒有。當年胡耀邦下台,不是因為「有矛無盾」,而是鄧小平等元老悍然破壞黨章,以開「生活會」的方式迫使其下台。今天,習近平並沒有元老掣肘,習近平就是反改革的左派的核心。

林中斌又說:「習近平有七項超越前任中共領導人的條件,包括黨內地位、與軍方的關係、對台灣了解、國際事務經驗、從好學獲得的鮮明言詞表達能力、和佛教的淵源,以及亮麗的第一夫人。由於胡和習緊密合作,所以胡的分身、子弟兵李克強,也衷心輔助習近平,出現過去所沒有的,總書記和總理同心協力的關係。」

如果林中斌代表著台灣主管國防和國家安全的高級官員,及研究中國問題的大學教授的學術和思想水平,我只能對之大搖其頭。北京的任何一個沒有讀過大學的計程車司機,都不會愚蠢到這個地步。到北京聽一聽計程車司機們的閒聊,都比林中斌的這些廢話有真材實料。

習近平的七個所謂「優勢條件」,個個都是空中樓閣。其一,習近平固然是毛、鄧之後權力最集中的中共黨魁,但權力集中並不意味著就會推動改革。毛的權力最為集中,他卻導演了慘絕人寰的文革。習集中權力,亦炮製了殘害維吾爾人、藏人、香港人和維權人士的人權災難。

其二,習近平年輕時候當過國防部長耿飈的秘書,跟軍方關係相對較為親近,但跟毛、鄧等「打天下」的元老、軍頭沒法比。習主導了軍隊的機構改革和技術更替,但因為中共一黨獨裁的體制不變,這支軍隊永遠只能是殘暴不仁的「黨衛軍」。

其三,習近平當過福建省長,認識不少台灣商人及各界名流,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就對台灣有多麼深入的了解。以他的世界觀,不可能明白「台灣獨立建國」這個多數台灣人願意以生命來捍衛和追求的崇高價值。

其四,習近平的國際事務經驗並不強,無法企及認同西方議會民主制度的趙紫陽,也比不上文革後復出、訪美時候掀起一陣旋風的鄧小平。習近平主政之後的外交政策一塌糊塗,打打殺殺,四處亮劍,使得中國成為全球之公敵。

其五,習近平的招牌動作是四處報書單,但這並不能證明其「好學」,他並沒有真正讀過幾本有價值的書籍。習近平的表達能力很差,沒有脫稿演說的基本功,言語乏味,還常常念白字,跟在記者會上不看稿而即席發言的趙紫陽形成鮮明對比。

其六,習近平確實與佛教有一些淵源。普立茲獎得主張彥(Ian Johnson)在《中國靈魂》一書中,寫到習近平早年任河北正定縣縣委書記時,與臨濟寺的方丈有明法師的一段交往。當地人認為,習近平是個作風務實的領導人,他不但希望將正定發展起來,而且看得出他是真正發自內心敬重佛教。習多次造訪臨濟寺,並協助其擺脫官僚體系的阻礙,讓來自日本的捐款完成寺廟重建——在當時,這需要排除民族主義的干擾。有明法師的繼任者釋常法師告訴張彥:「他(習近平)尊重佛教,比大多數人更了解佛教。」這些固然是事實,但習近平執政之後很快展開對包括佛教在內的各宗教的打壓,他絲毫不尊重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精神需求,在本質上是一個無知者無畏的無神論者。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