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斌所謂的「三百年中國盛世」,恐怕用兩三天也打不下台灣

林中斌所謂的「三百年中國盛世」,恐怕用兩三天也打不下台灣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林中斌看來,登陸台灣的解放軍官兵,個個都是百戰百勝的英雄好漢,台灣只有舉手投降、自願為奴的唯一選擇。然而,雖然林中斌如此看低台灣的軍力和台灣民眾的抵抗精神,美國及西方的專家卻不作如是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林中斌要競逐習近平的首席化妝師?

有趣的是,除了在中國本土,習近平在台灣擁有最多追捧者。曾在陳水扁執政時期任國防部次長、陸委會副主委的林中斌即為其中之一。

在台灣,林中斌享有戰略家之美譽——他準確預測了多次美國和台灣總統大選的結果以及中共的權力交接,被某些誤將國際戰略當做抽籤算命的中文媒體視為「先知」。林中斌曾接受中國法西斯主義小報《環球時報》專訪,數度談及敏感的「武統」問題,「我對中國和平統一台灣不是那麼悲觀,而是認為大有可能,只是說時間還沒到。」

中國武力攻打台灣,對這位前台灣民選政府的高級官員來說,反倒是求之不得的大喜事。他如此「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認為中共攻打台灣只需要兩三天時間就能成功——他的父親是孫立人將軍的部下,若是聽到此種言論,一定會從棺材中爬起來抽這個不孝之子一耳光。

林中斌還在多個場合大肆讚美「中國模式」的優越性,認為中國已趕超美國,中國的「盛世」將維持一百年乃至數百年。他更直接吹捧習近平,使用一連串連中共官方媒體都覺得太過肉麻的形容詞,彷彿習近平就是蔣經國第二。

AP_1931529659972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習近平不是蔣經國

此前,林中斌在臉書貼文中引用友人的看法表示,「中國大陸沿海大城市發展已經進入一種人文素養與社會軟體層面的提升階段,並非純粹大型硬體建設階段,台灣一些偏頗眼光還用二十年前的印象在想像大陸,在自身硬體建設大大落伍時還有一種安慰想法,認為自己軟體方面和人文方面還是領先。事實證明,上海等城市的新現象終究會擴散到全國,屆時台灣的下一代只能自求多福。」可是,林中斌及其友人卻不願放棄在台灣「又窮又落後」的生活,移居光鮮靚麗的上海、北京。因為他們內心清楚地知道,那個毒奶粉、毒疫苗、非洲豬瘟、黑鼠病肆虐的地方,那個沒有法治和言論自由的地方,那個擁有四億個攝像頭、老大哥的眼睛永遠盯著所有人的地方,實在不是宜居之地。

談及習近平,林中斌彷彿是在深情描述他心目中全知全能、英明神武的上帝:「習近平右手改革,左手維穩。他推動史無前例的六十項改革,風險極高。他嚴控媒體,逮捕人權律師,讓反改革的左派無話可說。若改革是習的長矛,維持穩定則是保護他個人和改革進程的盾牌。當年胡耀邦衝刺改革,但有矛無盾,悲劇終場,也拖下習仲勛。習近平絕不容重演。」

這段話自相矛盾,簡直不值一駁:用迫害人權的方式推進改革,只有鬼才相信。習近平究竟有哪一項實質性的、推動民主和法治的改革呢?一項也沒有。當年胡耀邦下台,不是因為「有矛無盾」,而是鄧小平等元老悍然破壞黨章,以開「生活會」的方式迫使其下台。今天,習近平並沒有元老掣肘,習近平就是反改革的左派的核心。

林中斌又說:「習近平有七項超越前任中共領導人的條件,包括黨內地位、與軍方的關係、對台灣了解、國際事務經驗、從好學獲得的鮮明言詞表達能力、和佛教的淵源,以及亮麗的第一夫人。由於胡和習緊密合作,所以胡的分身、子弟兵李克強,也衷心輔助習近平,出現過去所沒有的,總書記和總理同心協力的關係。」

如果林中斌代表著台灣主管國防和國家安全的高級官員,及研究中國問題的大學教授的學術和思想水平,我只能對之大搖其頭。北京的任何一個沒有讀過大學的計程車司機,都不會愚蠢到這個地步。到北京聽一聽計程車司機們的閒聊,都比林中斌的這些廢話有真材實料。

習近平的七個所謂「優勢條件」,個個都是空中樓閣。其一,習近平固然是毛、鄧之後權力最集中的中共黨魁,但權力集中並不意味著就會推動改革。毛的權力最為集中,他卻導演了慘絕人寰的文革。習集中權力,亦炮製了殘害維吾爾人、藏人、香港人和維權人士的人權災難。

其二,習近平年輕時候當過國防部長耿飈的秘書,跟軍方關係相對較為親近,但跟毛、鄧等「打天下」的元老、軍頭沒法比。習主導了軍隊的機構改革和技術更替,但因為中共一黨獨裁的體制不變,這支軍隊永遠只能是殘暴不仁的「黨衛軍」。

其三,習近平當過福建省長,認識不少台灣商人及各界名流,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就對台灣有多麼深入的了解。以他的世界觀,不可能明白「台灣獨立建國」這個多數台灣人願意以生命來捍衛和追求的崇高價值。

其四,習近平的國際事務經驗並不強,無法企及認同西方議會民主制度的趙紫陽,也比不上文革後復出、訪美時候掀起一陣旋風的鄧小平。習近平主政之後的外交政策一塌糊塗,打打殺殺,四處亮劍,使得中國成為全球之公敵。

其五,習近平的招牌動作是四處報書單,但這並不能證明其「好學」,他並沒有真正讀過幾本有價值的書籍。習近平的表達能力很差,沒有脫稿演說的基本功,言語乏味,還常常念白字,跟在記者會上不看稿而即席發言的趙紫陽形成鮮明對比。

其六,習近平確實與佛教有一些淵源。普立茲獎得主張彥(Ian Johnson)在《中國靈魂》一書中,寫到習近平早年任河北正定縣縣委書記時,與臨濟寺的方丈有明法師的一段交往。當地人認為,習近平是個作風務實的領導人,他不但希望將正定發展起來,而且看得出他是真正發自內心敬重佛教。習多次造訪臨濟寺,並協助其擺脫官僚體系的阻礙,讓來自日本的捐款完成寺廟重建——在當時,這需要排除民族主義的干擾。有明法師的繼任者釋常法師告訴張彥:「他(習近平)尊重佛教,比大多數人更了解佛教。」這些固然是事實,但習近平執政之後很快展開對包括佛教在內的各宗教的打壓,他絲毫不尊重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精神需求,在本質上是一個無知者無畏的無神論者。

其七,若是對中國的政治格局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習近平並非胡錦濤的盟友,習近平將胡錦濤的大內總管令計劃逮捕入獄,明顯就是羞辱胡錦濤。團派背景的李克強是最弱勢的總理,其主管經濟的權力被習近平剝奪,在政治局中儼然是個可有可無的邊緣人物,根本談不上「衷心輔助習近平」。

林中斌對習近平的「七大優勢」的描述全都錯了,錯得一塌糊塗、錯得慘不忍睹。習近平不是蔣經國。蔣經國啟動台灣民主化改革,是因為台灣島內民間社會的迅速拓張、美國的壓力、江南案和刺蔣案的刺激等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今天的習近平則認為,一定不能改革,一旦改革,就會成為「亡黨亡國」的叛徒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

美國向中國低頭了嗎?

論及中美關係,林中斌指出,早在二零一二年二月,習以接班人的身分訪問美國,首度倡議「太平洋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之後,雙方討論合作開發非洲,都說:「非洲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非洲面積比兩個中國加一個美國還大。這又是習超級主動的例子,美國反而落於被動。習此說法目的在於減弱「中國威脅論」和「上升強權和在上強權」必有一戰的說法,以降低國際阻力。

林氏又認為,「中國崛起勢不可擋,將來一百年是中國的世紀。」中國對台用武和不用武的差別僅僅是,如果用武的話,「中國世代」可持續一百年;不用武的話,「不得了!將成兩百、三百年的盛世。」

真不知道他的一百年、兩百年、三百年的「中國盛世」的時間,是如何推導出來的。學者的基本要求是有一分材料說一分話,學者不是算命先生。林氏天女散花般的言論,不宜在大學講壇上講,倒是適合像宮廟的廟公那樣信口開河。

習近平的言行,從未減弱「中國威脅論」,他的「中美共治」的赤裸裸的說法,只能讓美國「睡獅猛醒」。美國從未與中國討論如何「合作開發非洲」,美國一直在聯合歐洲和日本等盟友對抗中國在非洲的新殖民主義。美國也從未對中國低頭,即便是軟弱無力的歐巴馬(Barack Obama),也提出「亞洲再平衡戰略」,更遑論要讓美國再度強大的川普。

曾經與經濟學家莫里茨・舒拉里克(Moritz Schularick)共同創造「中美國」(Chimerica)一詞的歷史學家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日前在《紐約時報》撰文指出,川普(Donald Trump)的敵意以引人注目的速度,從一種個人外交政策癖好變成了大多數人的看法。對抗中共成為美國兩黨的少數共識之一。美國的公眾輿論也發生了類似的轉變,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項調查顯示,對中國持負面看法的美國人比例從二零一八年的百分之四十七躍升至二零一九年的百分之六十,只有百分之二十六的美國人對中國有好感——很大程度上,這都是習近平自作自受。弗格森認為:「第二次冷戰已經開始。……這場新冷戰會變得更冷。如果歷史可以作為參考的話,第二次冷戰是在川普總統的任期內開始的,它將持續比其任期長得多的一段時間。」

新冷戰已打響,新對手就是中國,這絕非危言聳聽。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九日,美國國會就七千三百八十億美元國防預算達成協議,這是美國國會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就川普行政當局許多方面的政策意見尖銳對立的情況下,就涉及美國政府預算份額龐大的國防授權法所達成的協議,它被認為是一種罕見的相互妥協和各有所得的產物。該法案包含一系列目的在於應對來自中國的威脅的條款,其中有條款規定行政當局就中國的海外投資和中國與俄羅斯的軍事關係問題提出報告。法案規定禁止使用聯邦政府資金購買中國的鐵路車廂和公共汽車,並表示國會「毫不含糊地支持」香港居民捍衛自己的權利和香港自治權。法案還表示支持改善台灣的防衛能力。中國已經超越俄國成為美國的頭號敵人。

林中斌自以為有預言家的本事,卻未預料到中美貿易戰開打,以及中美經濟冰火兩重天的景象:美國經濟蓬勃發展,中國經濟奄奄一息——僅地方債務一個問題,就如同深不可測的無底洞。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中國的三千個縣裡面,發不出公務員薪資超過一半。過去,地方政府沒錢發薪資,就用土地借貸,或者直接發行債劵。現在,這方法已經行不通,連公安的工資也欠著,萬一出現抗爭的話,維穩就會出問題。這就是林中斌所謂的一百年、兩百年、三百年中國盛世的開端嗎?這樣的盛世,林氏自己怎麼不去享受呢?

RTS2K8WW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共兩三天就能打下台灣嗎?

林氏又以國防部副部長之尊,論及中共統一台灣的「必然性」。他認為,中國從二十一世紀開始到目前,不斷增加軍事實力,而且,中共還擁有「經濟的力量、外交的力量、文化的力量,當然還有心理、法律、媒體等手段」,這些都是「不見血的工具」。

當《環球》記者問及「有專家提出中國攻下台灣的時間要以小時計,以您對台軍的了解,台灣能抵擋多久?」林中斌表示,中國已有能力讓台灣指揮系統癱瘓,對台灣而言抵擋非常困難,台灣自己承認,只是四十八小時或七十二小時的不同。至於「內應,我看耕耘已久、布點已成。所以真動手的話,不見得要流血。」

在林中斌看來,登陸台灣的解放軍官兵,個個都是百戰百勝的英雄好漢,台灣只有舉手投降、自願為奴的唯一選擇。然而,雖然林中斌如此看低台灣的軍力和台灣民眾的抵抗精神,美國及西方的專家卻不作如是觀。華府智庫「二零四九計畫研究所」研究員易思安(Ian Easton)在專書《中共攻台大解密》(The Chinese Invasion Threat)中指出,台灣擁有一支專業的軍隊,擁有由美國訓練的核心人才,因此中國侵台行動「對中國軍隊來說是最艱難和最血腥的任務」。

按照易思安與英國國防智庫皇家聯合研究所( 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 )研究員考沙爾(Sidharth Kaushal)的說法,中國入侵台灣將會是陸海空聯合攻擊,首先是對台灣重要基礎設施例如港口和機場進行轟炸,以便削弱台灣地面防衛力量,接着中共會派出戰機飛越台灣海峽取得空優,一旦解放軍認為台灣海空部隊遭到壓制,就會展開兩棲登陸。然而這裡最大的問題是兩棲登陸。美國國防部二零一九年向國會提交的報告顯示,中國擁有三十七艘兩棲運輸艦和二十二艘小型登陸艦,再加上所有可徵用的民用船隻,足以佔領較小的島嶼,但若要登陸台灣遠遠不夠,而且沒有跡象顯示中國正在迅速擴大兩棲登陸能力。

易思安分析說,台灣只有十四個適合登陸的海灘,但不只是解放軍知道這件事,台灣軍隊也知道,數十年來不知做了多少防禦工事。另外,台灣海軍艦艇還可發射反艦導彈,陸地上也有陸基導彈,更別提屆時海灘上的布雷與交叉火力。台灣整個國防戰略與戰爭規畫,都是專門用來擊敗解放軍的入侵行動。事實上,除了兩棲登陸之外,空中入侵也是進入敵國的一種方法,但解放軍傘兵太少,根本不可能辦到。

除此之外,台灣可不僅只有十五萬地面部隊,還有近兩百五十萬後備軍人。所以,考沙爾直指中國若想侵台,必須動員數十萬軍隊、兩棲登陸艦、彈道導彈發射車、戰鬥機和轟炸機,而這種大規模的調動,無疑讓台灣有了預警的時間。

除了軍事層面的難題外,政治上的風險更大。即便中國突破所有難關,真的攻下台灣,不但人員損失難以估計,中國從此還得背負「壞蛋」形象,成為亞洲乃至世界的「公敵」。新加坡RSIS海事安全研究計畫學者Collin Koh Swee Lean指出:「中國從此後會成為此區域的壞蛋,使用武力的惡鄰。這將讓中國多年來積極經營的盟友和良善形象就此毀滅,且也讓中國成為美國的對立者。」而美國當然不會坐視不管——台灣若被中共佔據,美國在國際威望將遭受毀滅性打擊,美國的在亞洲的利益亦將全面崩塌,任何一屆美國政府都無法承受這樣的結果。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國際防務資深研究員何天睦(Timothy Heath)亦認為,中國武力攻台的「代價太高」。中國對台動武將威脅周邊鄰國安全,引發軍備競賽甚至地區戰爭,後果是中國難以預料且無法控制的。一旦對台動武,它很可能是中國共產黨「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終結,也會危及其統治正當性,北京領導層必須思考這個代價是否值得。其次,在美中戰略競爭的格局下,中國發動軍事攻擊只會有利於美國建立更強大的同盟,甚至有促成一個「反中聯盟」的建立,進一步增加引發「災難性戰爭」和全球戰爭的風險。何天睦以日本偷襲珍珠港事件為例指出,日本當年雖然有強大的軍隊,但突襲珍珠港的行動仍然造成難以預料的後果,這個前例在中國評估是否對台動武時應該是其考量的因素之一。因此,他不認為中國會對台灣發動武力攻擊。

是相信這些享譽國際的專家學者的看法,還是相信站在中共一邊恐嚇台灣人的林中斌的「妖言惑眾」,稍有理智的人都不難做出自己的判斷。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