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克爾接班人突然辭職,是一場不僅僅撼動基民盟的德國地震

梅克爾接班人突然辭職,是一場不僅僅撼動基民盟的德國地震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執政黨基民盟現在遇到的危機,也危及德國的政黨體系以及整個政治生態。目前只有一點是明確的:在基民盟黨內,梅克爾的權威已經成為了過去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Christoph Strack

基民盟黨主席克朗普-凱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宣佈將辭去主席職務、並且不參與角逐總理寶座。這一決定撼動了一個正處於不安、不知所措狀態的政黨。然而,這場地震的波及面遠不止於此。

基民盟正在下滑。而德國的另一個曾經的全民政黨——社民黨,則已經迷茫了好幾年時間,他們在尋找根基、尋找路線、尋找核心。社民黨的納勒斯(Andrea Nahles)在擔任黨主席13個月後,於2019年春天宣佈辭職。而基民盟的克朗普-凱倫鮑爾則是在當了14個月的主席後宣佈了同樣的決定。

傳言滿天飛

接下去會發生什麼?如今有很多關於人選的傳言。但是,誰出任基民盟黨主席、誰角逐總理寶座,這個問題的意義不僅限於人事層面。這個政黨必須明確自己的定位、營造自身的團結。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基民盟都不再能以團結的形象示人:不論是在圖林根州,還是在聯邦層面;不論是在網路上,還是在日常繁雜瑣碎的工作中。這個政黨內部出現了越來越多的針鋒相對。僅僅在11個星期前,克朗普-凱倫鮑爾還在基民盟黨代會上受到了歡呼,她當時在飽受抨擊之後直面批評者,要求後者把問題公開說出來。

距離德國的下一次大選,還有一年多時間。所以,這不僅僅事關基民盟今後還能否繼續是一個全民政黨、執政黨。更關鍵的問題是德國傳承至今的議會民主制、德國政黨的重要意義,以及議員在政黨紀律與良心自由之間的取捨平衡。還有一個核心議題則是:基民盟及其姊妹黨基社盟能否、以及如何應對右翼民粹勢力和極端勢力的挑戰。

克朗普-凱倫鮑爾稱,她的辭職決定歸咎於社會上的「巨大離心力」,因此現在需要一個具備團結領導層的堅強基民盟。畢竟,這攸關德國民主的未來。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誕生至今已經將近71年,現在她正在受考驗。也許,既有的政黨體系即將終結,傳統政黨衰落之時,包括越發強大的綠黨在內的其他政治力量卻沒能接班,或者暫時沒能接班。

越發不穩定

1月底,德國聯邦總統史坦麥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在聯邦議會發表演講,紀念納粹政權的受害者。他用沉重的語氣提到了新興的右翼勢力,提到了「陳舊的不良思想」,以及「以新面貌示人的舊惡魔」。史坦麥爾說:「我擔心,我們並沒有對這些現象做好充足準備,但是當今時代正是在這些方面對我們提出考驗。我們必須通過這場考驗。」總統所指的並非某一個政黨,而是整個政治圈以及德國全社會。

伴隨著克朗普-凱倫鮑爾辭職決定以及基民盟黨內路線之爭而來的,是不斷增長的不穩定性。它正在這個經濟發展越發不確定、社會斷層不斷加劇的時代撼動德國。在世界範圍內,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等民粹主義當權者,也在讓政壇陷入了東歐劇變以來最不穩定的局面。在歐洲,英國脫歐造成的混亂仍在持續,而德國則要在今年7月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德國將承擔前所未有的國際責任,而在國內,德國也在經歷多年未見的不安定。

「待命總理」

一段時間以來,大家都在說,梅克爾總理時代走入了終結篇。它起始於2018年底:當時梅克爾宣佈辭去黨主席職務,不久後克朗普-凱倫鮑爾當選為新任黨主席,但此後這場落幕一直不冷靜。如今,在這場席捲德國的政治風暴中,這種說法也真的成為了現實:梅克爾依然是總理、政治上依然有號召力,但是卻已然成為了「做好下台準備的總理」。她在黨內的權力地位、她在總理寶座上的時日,都已經接近尾聲。而且,她無法再有序安排之後的權力過渡。一位是「做好下台準備的總理」,另一位則是「做好下台準備的黨主席」。她們兩人都無法成為2020年德國政壇的穩定基石。

每一場地震都會有餘震。從基民盟的領導問題延伸出去,德國政壇將愈發不安定,也愈發緊張。而德國,必須經受住這次考驗。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