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史》:1960年當選總統的甘迺迪,開啟改革與反叛的年代

《美國史》:1960年當選總統的甘迺迪,開啟改革與反叛的年代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越戰(1955~1975)摧毀了「大社會」改革,也毀了一位矢志改革的總統。1970年初,「大社會」改革中止了。雖然如此,這場改革對美國社會發生了重大影響與留下了寶貴的遺產。

文:李慶餘

「新邊疆」與「大社會」

1960年代為改革的年代。一方面是民主黨政府致力於把「新政」改革推向高潮;另一方面,1950年代那「沉默的一代」讓位給激進的年輕一代,後者(包括白人與黑人)試圖對既成的社會體制發動一場革命,創造一個更為合理與平等的新體制。揭開這個時代序幕的是1960年總統大選獲勝的民主黨候選人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

甘迺迪是第一位出生在二十世紀的總統,正如他自己所說,「火炬已經傳遞到美國新一代手裡。」他表示,他要在威爾遜的「新自由」與羅斯福的「新政」基礎上,尋求新的國家目標。他把他的改革稱之為「新邊疆」(New Frontier)——「一片充滿尚未實現的希望與威脅的邊疆」。

「新邊疆」最生動的象徵莫過於甘迺迪的太空探索。他把太空看作是人類面臨的新邊疆中最新的邊疆,是充滿奧秘的宇宙向人類發出的最後挑戰。因此,甘迺迪大力推進這一事業,1962年2月,美國人進入太空軌道。他還規劃了美國人登上月球的藍圖,結果在1969年7月16日(比原定日期提早半年),從佛羅里達州甘迺迪角發射了月球飛船阿波羅十一號(Apollo 11)。7月20日,尼爾・阿姆斯壯(Neil Armstrong)上尉成為行走在月球上的第一人。

在美國與另一個超級大國蘇聯的宣導與競爭中,人類擺脫地球的束縛,奔向冥冥太空的世紀開始了!

甘迺迪是在國內經濟處於呆滯狀態下上臺的。經濟增長變得緩慢,有近百分之七的勞動力失業。因此,首要的任務是實現經濟復興。甘迺迪不顧一些企業家的反對,採取一系列溫和的辦法,特別是在1963年提出了全面減稅的建議(1964年變成法律),鼓勵消費、開支與企業投資,從而刺激經濟增長,這帶來了美國歷史上和平時期持續最久的一次繁榮。在他當政期間,國民生產總值年平均增長率達到百分之五・六。與此同時,甘迺迪政府又努力保持物價穩定,主要是實行把工資增長率保持在生產增長率之內的「工資-物價指標」,政府說服勞工接受合理的非通貨膨脹性工資合約,同時,制止鋼鐵公司等大企業的提價意圖。

雖然經濟增長與就業率提高,但地方性與由社會結構造成的貧困並沒有解決。「豐裕社會」並沒有消滅貧困。麥克爾・哈靈頓(Michael Harrington)的著作《另一個美國》(The Other America, 1962)對那些默默無聞的窮人作了深刻的描述。甘迺迪正視貧困問題,通過《區域發展條例》及有關開發阿帕拉契山區的計畫,著手解決「貧困之源」的問題。他相信,只有把減稅與消除貧困的努力結合起來,才能幫助那些被遺忘的民眾。

甘迺迪關注種族平等。他的胞弟、司法部長羅伯特・甘迺迪(Robert F. Kennedy)扮演了更為積極關鍵的角色。他們二位認識到種族不平等是美國社會的一大弊病,必須治癒。甘迺迪說:「種族問題是一個道德問題。」他曾努力保障黑人的投票權,任命更多的黑人擔任高級公職,他還動用聯邦軍隊保護一名黑人學生進入密西西比大學,使他的入學權利得到了法院的確認。

這時,全國性的黑人民權運動在醞釀之中。馬丁・路德・金恩領導了這一運動,1963年8月28日,他在有二十五萬人(包括白人與黑人)參加的華盛頓林肯紀念堂前舉行的遊行中,發表了〈我有一個夢〉(I Have a Dream)的演說。黑人的奮鬥正從寄託希望於國會與各級法院變為一場空前的群眾運動,開始採取直接行動的策略。甘迺迪雖然態度謹慎但他同情黑人,主張種族平等的立場堅定而明確。在一次電視講話中,他呼籲「在美國的生活或法律中,沒有種族歧視立足之地」。此後,他為制訂新的、範圍更廣泛的民權立法而努力不懈。因此,黑人社會對他推崇備至。

1963年11月22日,甘迺迪在德克薩斯州達拉斯(Dallas)遇刺身亡,副總統林登・詹森(Lyndon B. Johnson)繼任總統。詹森把國家新的目標稱之為「大社會」(Great Society),在「大社會」的口號下繼續甘迺迪的未竟之業。國會順利地通過了有關減稅與民權的法案。《減稅法》共減稅一百一十五億美元,把這些錢投入經濟運行,使1964年的國民生產總值上升,比前一年增加三百八十億美元。

1964年的《民權法案》禁止在聯邦政府的經費使用上與在公共場所實行種族歧視,並且建立就業機會均等委員會(U.S. 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 EEOC)。其後,國會又通過了一系列法律,促進發展與平等。早已提出的聯邦政府資助教育事業和對老年人實行照顧、對窮人實行醫療補助的議案終於獲得通過而變成法律;1965年的《選舉權法》(Voting Rights Act)掃清了在行使選舉權時遇到的種種障礙。連同1964年獲得國會批准的憲法第二十四條修正案(禁止在全國性選舉中徵收人頭稅)標誌著美國政治的民主化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黑人也第一次進入內閣,擔任住房與城市發展(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 HUD)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