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島家族映像》:我是印尼人還是華人?印尼「僑生」用影像敘述流離尋岸的家族記憶

《群島家族映像》:我是印尼人還是華人?印尼「僑生」用影像敘述流離尋岸的家族記憶
Photo Credit:盧明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群島家族映像 》個展的創作者盧明威是來自印尼的僑生,透過其躲避過排華的生命旅程,因此其曾捲入兩岸政治、印尼政權轉移的家族史,可一窺近代印尼華人難解身份認同困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盧明威(Sebastian Susilo)有著不算太黝黑的外貌,但較一般台灣人深邃的五官,明顯容易讓人感覺他「和我們不一樣」。

盧明威的不一樣還不至於外在的五官,還有他那多元而矛盾的家族史,以及被中華民國加註上的標籤「僑生」。

出生於印尼雅加達的盧明威是在2010年來台灣留學,並就讀世新大學數位多媒體設計學系。起初盧明威感到相當疑惑,為何台灣社會都稱他和來自其他東南亞國家的學生為「僑生」呢?

原來在印尼,僑生是指在東南亞生根了許多代的華人,許多僑生華人的生活文化習多已本土化,儘管在族群意識上還保留華裔的身份認同,但可能也不會說中文了。而盧明威的家族就不乏印尼僑生華人,有的也已再移民到「殖民祖國」--荷蘭了。

多元而矛盾的家族背景,以及家族歷經了近代國際政治的浪潮的洗禮下,曾對家族歷史毫無興趣的盧明威,隨著個人的成長與在異地的流離,才啟發了他透過影像創作探問自身國族認同的旅程,而《群島家族映像 》個展即是其在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創作的成果。

IMG_20191215_173029
Photo Credit:杜晉軒
《群島家族映像》創作者盧明威
萬島之國

擁有眾多島嶼的印尼素有「萬島之國」之稱,大大小小的島嶼散落在東南亞的赤道帶上。

1991年,《群島家族映像 》的創作者盧明威出生於印尼雅加達一個華人的大家族,雖然祖先大部份都是來自福建廣東一帶的華裔,但隨著後代在印尼的繁衍,也融入了俄羅斯裔、爪哇裔和巽他裔等血緣。

如同許多經歷東南亞殖民地轉變為主權國家時期的人民一樣,盧明威的家族也經歷了印尼由荷蘭殖民、日軍南侵、印尼獨立建國,還有印尼大規模排華的血淚史。

1998年印尼排華暴動爆發後,盧明威父親帶著一家大小到馬來西亞檳城避難。不過盧明威父親為了維繫家庭生計,在排華後仍回到印尼經商,留下盧明威與母親、兄長在檳城生活。

盧明威坦言,儘管他家族史是如此多元,他也經歷過顛沛流離的日子,但以前對於長輩的講古時間感到無趣,沒有對自身家族史有進一步了解的想法,直到外公和祖父分別在2008年與2013年相繼與世長辭,才讓他意識到自身竟對家族史毫無認知。

也許是自小受到濃烈的儒家思想的影響,祖父去世後,盧明威才有很多機會與阿嬤對話。在阿嬤零碎而片段式的回憶下,盧明威透過與家人留存的老照片,以個人的想像回到了他們活過的年代。

照片讓我與山河故人對話

盧明威知道,家族當中有的長輩是支持中華民國,有的是支持中共,也有的是和殖民宗主國荷蘭關係密切,他透過對家族親友的深度訪問,遺留下來的照片以及族群歷史的文獻中,探討家族在印尼的歷史脈絡、如何在眾多的事件中找尋平衡點,進而建立家庭。盧明威以家族的照片為主要創作媒材,經過電腦後製出詼諧、詭異的影像,把想像給實體化,陳述家族中複雜的歷史所衍生出多元的面相,如何異於其他華裔的族群認同。

盧明威期盼透過其影響創作,讓與會者除了解他和印尼華人家族的歷史縮影外,希望與會者能與自身家族有所對話,引起另一個層面的反思,如在一組作品中可看到(見圖)在同一組的家庭合影中,卻出現了不同群體所效忠的政治領袖-孫中山、蘇卡諾、毛澤東。

IMG_20191215_173338
Photo Credit:杜晉軒
盧明威《群島家族映像》作品

盧明威的曾祖母吳敏娘是「僑生」,她出生於中爪哇的港城——三寶瓏,擁有華人和爪哇人的血統,她同當地眾多僑生華人一樣,擁有黝黑膚色,也常身穿爪哇人傳統的蠟染布服飾。儘管吳敏娘說的是爪哇語,但在自我認同上仍以華裔為傲,最終和從中國福建下南洋到爪哇的曾祖父盧萬定共結連理。

盧明威的祖父盧紹鶽和祖母游德英皆是出生於現今雅加達的華裔,由於雙方家族屬剛到印尼的新客,而新客族群多主張保留中華文化,因此盧明威的祖父母就讀於國民政府經營的巴達維亞協和學校,當時校園裡還掛著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南來的老師仍教著字正腔圓的北京話,並傳授三民主義。

當時的南洋華人多視中國為祖國,因此也難免受到神州大陸上的政爭波及。隨著國共在兩岸的對立,東南亞的華裔也難免受到波及,包括教育界內有國共、左右的鬥爭。而盧明威的祖父母在這時代背景下,在中學時期轉學至由左翼所建立的福建學校。不過無論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對盧明威那一生都居住在印尼群島的祖父母而言,始終都盼望著兩岸統一的一天到來。

與盧明威祖父母相反的是外公。盧明威的外公吳春臺出生後雙親逝世,自小在一戶荷蘭家庭中幫傭謀生,由於吳春臺工作出色獲得荷蘭雇主的眷顧,最終得以在印尼的荷蘭學校接受教育。儘管吳春臺的教育程度僅止於小學,但其流利的荷蘭語讓他在職場上助益良多,因此身為土生華人的吳春臺始終對荷蘭充滿深厚的情感。

荷蘭人離開後,政治立場同情共產黨的蘇卡諾成功使印尼獨立,並成為印尼首任總統,但最終在1967年被軍事強人蘇哈托以其親共為由,而發動軍事政變推翻了政權。

爾後蘇哈托開啟了「新秩序」(New Order)時代,以反印尼共產黨為由,發動全國性的剿共運動,估計有五十萬人喪命,其中有許多印尼華人被控是中共政府的間諜。在新秩序的時代下,蘇哈托政府推出了多項排華政策,包括強迫關閉華語學校、華裔必須改名成印尼文名字、停售中文媒體報刊及書籍、禁止任何與中華文化相關的宗教或慶典等措施。而盧明威的父親盧學斌、母親吳秀蘭,就是在新秩序時代下,第一批生來不能說中文、不識中華文化的印尼華裔。

如果沒有到馬來西亞,就不會說中文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爆發,重創東南亞國家的經濟,對印尼政府不作為不滿的民眾,在被政治人物的煽動下,華人再次成為攻擊的目標,最終在1998年5月13日爆發排華運動,又稱「黑色五月暴動」。

當時有能力的印尼華裔逃離家園,近的逃至新加坡、馬來西亞,遠的則至澳洲、荷蘭或美國。而盧明威的父母親第一時間帶全家到馬來西亞的檳城華人社群尋求庇護,不過在多年的排華政策下,由於全家都已不會說中文了,儘管檳城有許多華人,但始終有身為異鄉人的隔閡,他們曾被質疑「不會說華語,還是華人嗎?」

印尼排華暴動_PEOPLE THROW STONES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圖為1998年5月,發生在印尼棉蘭市的排華暴動

在出生地印尼不被信任而被迫流離的盧明威,沒想到在以華人社群為主的檳城會再次面對了身份認同的挑戰,也許不再重複父母的命運,去學習中文以「再華人化」,是能讓他脫離異鄉人困境的方法。

儘管1998年印尼排華後,蘇哈托的接班人哈比比總統開啟了對華人友善的時代,但至今仍有許多印尼華人不諳中文。盧明威坦言「如果沒有到馬來西亞,還在印尼的我可能就不會說中文了」。

如果印尼1998年沒發生排華,盧明威還在雅加達生活,那已是第四代印尼華人的他可說是屬「僑生」華人了。1998年,躲避排華暴動的盧明威在檳城開始接受中文教育,而他彷彿回到了祖父盧紹鶽求學時的情景,校園裡仍有中華民國國旗!而且真的成了僑生。原來當時在檳城有台僑學校——馬來西亞檳吉臺灣學校,該校是英業達集團創辦人溫世仁在1991年所創立,盧明威就被家人送至該校就讀。

由於中華民國《國籍法》在2000年前是採取血統主義原則,因此始終視海外的華人為中華民國的「華僑」、「僑胞」。在印尼排華暴動發生後,無論是台灣的國民政府或大陸中共政府,多少對印尼華人施予援助。

2019年8月,馬來西亞檳吉臺灣學校礙於在馬國的台商數量減少,學生來源銳減帶來的營運壓力,最終選擇了停辦,只留下吉隆坡台灣學校仍在馬國堅守著。

盧明威還記得,當年在馬國每週唱著中華民國國歌,舉著中華民國國旗的日子,母校給予的一切是他在台灣遇到每一位的契機。檳城台僑學校不在了,而盧明威探尋自我認同與家族故事的旅程還在延續著。

活動詳情:

《群島家族映像 Images of Archipelago's Family》
盧明威 個展 Sebastian Susilo solo Exhibition
- 從家族影像尋找自我認同過程之創作 Creative Research of Self Identity -

▎展期 Date|2019 / 12 / 15 Sun. — 2020 / 01 / 05 Sun.
▎時間 Time|12:00 - 18:00(配合一樓咖啡店營業時間,不固定公休)*展期間每日公告於谷居粉絲專頁
▎地點 Venue|谷居 Gu Ju(臺北市大同區迪化街一段14巷38號2F 2F., No. 38, Ln. 14, Sec. 1, Dihua St., Datong Dist., Taipei City 103, Taiwan)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