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牆內」仍有一些支持香港示威的中國人

專訪:「牆內」仍有一些支持香港示威的中國人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人作為一個從大陸來香港的舊新移民,既對於反送中運動的訴求和限制有相對深入的理解,另一方面我也能體會到剛才提及那些小眾港漂的心情,所以樹洞計畫的初衷,是為了他們而設立,希望他們可以安全地傾訴自己的體會的。」

文: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您為何決定要開始蒐集中國內部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聲音,並將這些內容發表出來呢?

中流青年:我們都知道中國的宣傳機器全力開動後的實力,加上各種令人眼花撩亂的屏蔽技術和民間由下至上的告密文化,使得本來正常社會中存在的不同意見的爭論,在中國變成了一面倒的輿論場大屠殺,膽敢公開表示對香港同情的聲音的人,下場可以很悲慘,例如被學生舉報的教授、在英國支持香港結果被國外學生舉報到國內追查親屬的留學生。例子不勝枚舉。

在這個背景下,我很清楚,國內絕對是有一批人支持香港,但是礙於公共輿論環境的惡劣現況,完全無法發言。而再進一步,怕香港有一批大陸來的留學生,所謂港漂,他們的身分更加尷尬。我相信,這些人當中,大多數持的立場和小粉紅沒什麼分別,然而少數人對香港報以同情,那麼他們可以說是小眾中的小眾了,留學的圈子裡幾乎都是反對示威的,但他們既無法公開支持,而另一方面,反送中運動本身對於尋求來自大陸的支持也做得不夠多。初期還有一些針對大陸的文宣,中期也基本上沒有堅持下去,而且運動中不時出現的『返大陸!』口號,也讓一些同情香港的在港大陸人很尷尬。

本人作為一個從大陸來香港的舊新移民,既對於反送中運動的訴求和限制有相對深入的理解,另一方面我也能體會到剛才提及那些小眾港漂的心情,所以樹洞計畫的初衷,是為了他們而設立,希望他們可以安全地傾訴自己的體會的。後來發展到全球華人的樹洞,倒是始料未及。

德國之聲:在蒐集這些聲音的過程中,大部分的內容都表達什麼樣的看法?

中流青年:大體上表現出的情緒是痛苦和羞愧感,還有就是祝福。人類的同理心是相通的,我們看到721的恐怖襲擊,831的警察瘋狂,被按在地上頭破血流的學生,被警察開槍擊中的少年。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是可以通過網絡傳達到世界任何地方的人心中。我們香港人能感受到的,投稿人也一樣感受到。而香港人至少可以或明或暗對運動投入支持,但是投稿者很多真的是缺乏渠道,很多人都不敢越雷池半步,所以加倍痛苦,以及羞愧。

大部分投稿者的反應符合我的預計,不過還是有一些意料之外的投稿,例如有源自於投稿者身分的驚訝(如自稱紅N代、在港內地教授等)。也有內容上的意外,例如前小粉紅藉機向示威者示愛之類的。總體來說讓人頗有開眼界之感。

德國之聲:外界普遍認為因為中國政府屏蔽敏感內容的關係,在中國境內是無法收到與香港抗爭相關的資訊的,也導致中國人對這個運動的看法都受到北京的控制。你怎麼看待呢?各界又能如何透過這些內地人所發表的看法來理解中國社會對香港抗爭的想法?

中流青年:屏蔽內容只是很簡單機械式的操作,並不足以扭轉牆內輿論,8月份之前牆內基本處於被動屏蔽階段,到了8月份開始港獨暴徒論述出爐後才進入扭曲現實操作,通過全面屏蔽支持運動的聲音,強力播出單面向的論述 (one-sided story),甚至直接造謠,成功營造了一個替代現實 (alternate reality)。 這才是牆內人面對的日常。對此,我只能說,1984美麗新世界動物農莊算什麼,你能想到的所有敵托邦小說加在一起乘以十,就是今天的中國。

各界怎麼理解?替代現實的其中一個作用是,除了牆內被灌輸一種有異於現實的世界觀和歷史事件,牆外也難於觀測到牆內的真實民意。樹洞計畫就像在牆上鑿了一個小洞,讓牆內的自由意志逃逸了一些,在陽光下公開。只是不要以為這就代表了牆內的真實民意,這只代表還是有一些支持和理解香港人抗爭的中國人罷了。

德國之聲:過去六個月中,由於香港情勢的緊張發展,也導致香港的在地社群與中國人之間的關係變得緊張。你認為透過你的計畫所呈現出來的看法有助於緩解這個緊張的關係嗎?

中流青年:說實話,不會有什麼影響。理解香港的人,站在遊行人潮中說普通話也安之若素,群眾興許也會擊掌鼓勵。不理解的人,你把樹洞文章合集甩他臉上他也一樣會質疑:『文章是不是曱甴寫的?』示威者中出現導向大陸人的暴力,並不是因為大陸人這個身分而引起了暴力,而是因為某人做了挑釁行為,而導致被私了。那麼我蒐集的文章和私了風氣有什麼影響?我不認為有什麼影響,因為他們常一上來就拍大頭管你說普通話還是粵語,這樣的行為不一樣會引起示威者憤怒。

德國之聲:香港街頭的衝突感在區議會選舉過後,似乎稍微降溫下來。身為一個熟知兩地習性的年輕人,你怎麼看待接下來香港的發展?你會持續推動「樹洞計畫」嗎?

中流青年:說實話,整個反送中運動的發展無人能預料,就算上個月圍攻理大中大,也是由於偶然事件的觸發。運動確實在12月陷入低潮,之後是逐漸瓦解還是會因為偶發情況突然升溫,無人可知。我這幾個月推動的計畫,計畫會持續一段時間,至少消化了近期所有投稿再說。

中流青年是一名居住在香港的部落客,他在數月前啟動了「樹洞計畫」,透過社群媒體蒐集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中國人的看法。部分徵稿內容也發佈在立場新聞的網站上。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