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口社會學3》:證照對謀職或加薪有利嗎?

《巷仔口社會學3》:證照對謀職或加薪有利嗎?
Photo Credit: 大家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透過專業化,我們把某個學問應該有的特定內容圈定下來,再透過證照化,我們把它以紙筆測驗或其他任何方法,具體規範下來。然而,每一門專業都能夠以制式測驗來衡鑑能力嗎?

文:林大森(實踐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教授)

【證照對謀職或加薪有利嗎?】

曾在大學博覽會聽到兩個高中生的有趣對話:

A:「聽說現在是證照時代,○○大學畢業可考到五張證照,聽說比文憑還有用。」

B:「那你去讀那間學校啊!他真那麼厲害,那為什麼大家還是想念台大?」

我們常看到許多報章媒體報導人力銀行的調查結果:「現在職場上最熱門的是○○工作,考上○○證照對於就業有加分作用;私人企業員工平均一個人擁有X張證照;年輕謀職者每年願意花XX元的預算來考證照……。」這些訊息不絕於耳。

說實在的,有些證照真的很亮眼,象徵著你具有某種專業能力,考取時你會迫不及待昭告天下,深怕別人不知;但也有被修課條件或畢業門檻逼著去考的,不但沒有實質的加分效果,搞不好還羞於跟人家講你有考過這個;又有些是從事某職業一定要的,不管你是否已經具備這種能力,沒這張證明你就走不進這一行……。這麼多人說,證照重要而普遍、坊間也不乏各式證照的補習班,到底證照是個什麼「東西」呢?

證照是什麼?名詞解釋與官方統計

我們來看看「證照」的定義是什麼?所謂「證」(certification),是「能力」概念,表示個人經由某種教育或訓練歷程之後,對某項專業具有完整的技術能力;而「照」(license),則是「職業」概念,表示具有從事該職業的資格;獲得該項資格的過程稱之為「認證」,乃政府、民間單位對專業人士的知識技能進行考核,檢驗從事某項工作之人其能力是否符合標準。舉例而言,國際通用的管理與金融證照如PMP、CFA、FRM、FSA 等是「證」,一旦取得,象徵專業很夠水準,為你加分很多。然而,「照」就跟執業比較密切,例如,做菜很多人都會、照顧小孩是許多婦女的能力、不少人開車技術不亞於計程車司機,但沒有廚師、保母、職業小客車駕駛執照,就不許執業。

我國現行職業證照大致可分為: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考試、技術士技能檢定、各行業主管機關訂定之證照考試、民間專業團體或機構的認證考試等四類。在此定義下,證照幾乎包山包海,概念不易掌握。因此,在勞委會每隔兩年舉辦一次的《勞工生活及就業狀況調查報告》中,對「15至29歲青年勞工持有證照情形」做了調查,統計青年勞工擁有各項證照的比例。其中有幾個趨勢:(1)自2006年以來,擁有證照比例有提高之勢,從2010年的五成五至現今超過六成;(2)各類證照中以「技術士證」考取比例最高;(3)女性考取證照比例高於男性;(4)大致而言,隨著教育程度提升,考取證照比例也提高,明顯例外是技術士證,高中職程度者考取比例最高。

官方資料呈現的統計數據,大抵只讓我們看到「考照比例持續上升」的現象,但並沒有任何關於證照效用的解釋與推論。

證照有用嗎?

考證照如果沒有用,為何愈來愈風行?若有,那麼對於職場的效果在哪裡? 104教育網針對專職工作年資滿三年的上班族進行「2015證照暨進修大調查」,結果是:(1)持有效益分別是:有助求職(66%)、通過學校考試(27%)、升遷或加薪(19%)。(2)考照類型:國際專案管理師PMP(24%)、國際咖啡調配師(22%)、保母(16%)。(3)考照動機:個人興趣(50%)、有助求職(41%)、有發展潛力(30%)。(4)願意支出進修費用:平均每年為12,575元。另1111人力銀行於2015年4月舉辦「上班族職場危機」記者會,提及考取國際認可專業資訊證照人數逐年增加,以辦公室應用軟體為例,2014年考取國際專業證照的人數就有五萬多人,相較往年人數成長超過三成。此外,104人力銀行調查企業主的需求,提出其建議報考的證照類型及就業機會。

這類私人機構的調查,不但是職場雇主的意向,也是受雇者的想像和期望。這些報導可以精準地點出企業主希望謀職者擁有的專業能力,但並未指出證照具有「全面性」的好處。然而,這樣的調查常被報導成:證照就是有如此如此的好處、證照的時代已經來臨、證照可全面性地取代文憑等等論述。

證照「未必」有用乎?

除了民間機構的調查外,學界的意見呢?證照在職場上的正面效應當然有,但也可能沒有關聯。台北科技大學前校長姚立德表示,不少技職科大學生考了幾十張證照,但是對就業幫助不大。我個人的研究發現,擁有證照者未必有助薪資提升,除非你考取的是高階的證照,否則大費周章考取證照,對薪資的效應反而還是負面。商學大學畢業生金融證照持有數量越多,失業機率越低;在對薪資的影響上,金融證照持有的數量對薪資無顯著關聯,但若在金融保險業服務則有顯著正向關聯。

為何會這樣呢?試想:如果一個謀職者有中文打字證書、初級全民英檢,還有一張機車駕照,雇主會怎麼想?中文打字能力,需要以證書證明嗎?全民英檢初級,只相當於國中程度;機車駕照,有或無有很大差異嗎?總之,當你擁有的證照類型與等級太低,比起不具任何證書者,只不過證明你的能力「恰好在那個檔次」而已。

因此我們可知,證照就是證明,可以證明你有這個能力,但同樣可以證明你的能力僅在於此。幾年前有些大學流行ISO認證,在校門口旁整面圍牆掛上「本校通過ISO9000認證」的巨幅帆布條。很多教育工作者感慨:「大學的教學活動是創意、引導學生產生自己的想法,不是規格化的生產製造流程。特別是大學層級,為何要取得ISO?」一旦標榜自己取得ISO,似乎就是告訴人家,我重視的是制式製程,犧牲了實際而鮮活的教學設計與課堂互動!

有些大學生刻意不報考證照,似乎是對證照主義的反彈,一本有趣的碩士論文就是處理這個議題。陳秀華針對十三所大學財金、資管系學生進行分析,她發現:比起技職院校,一般大學的學生卻排斥報考專業證照,此現象符合「反訊號」觀點。何謂反訊號?畢業於非名校者會選擇考取證照,作為進入職場、給雇主識別的「訊號」;然而畢業於名校、熱門科系者為了凸顯與前者的區隔,會選擇不釋出訊號,一方面可以節省追求訊號的成本,更重要的是對自己的能力有信心,認為並不需要釋放同樣的訊號。

另一個反證照的觀點,乃是對於「專業化」這件事情的深刻反省。簡單地說,透過專業化,我們把某個學問應該有的特定內容圈定下來,再透過證照化,我們把它以紙筆測驗或其他任何方法,具體規範下來。然而,每一門專業都能夠以制式測驗來衡鑑能力嗎?就算有,題目要由誰來出、考卷由誰來改?就算是專業中的佼佼者,豈敢說自己有通天的本領,能夠出得了信度與效度兼具的考題?

特別是,如果是與「人」有關的學門領域,難度更高。社工師與諮商師兩項證照的專業化,就曾經引起論戰。諮商師周志建說:「證照化的同時也在把人『物化與功能化』。這件事美其名叫『專業化』,其實骨子裡是『商業化』,把『專業商品化』,不是嗎?期待我們的諮商專業真的可以『更專業』,是那種朝向『人性化』的專業化,不是『紙筆化(執照化)』的專業」。

此外,社工系教授王增勇與陶蕃瀛指出:「《社會工作師法》的通過,代表著一種新的分類方式正透過國家權力,開始蔓延與定型,這種規訓權力的核心技術就是考試,將人區分成『專業的社工師/不專業的一般人』」;「現有社工師證照考試往往只獨尊實證典範的工具性知識,原因是考試制度要求通則性的標準答案。強調差異性的互動性知識,以及幫助在地民眾進行意識覺醒的解放性知識,因為無法簡化成為標準答案而無法納入社工師考試中」。

此外,又如醫師魏崢所言:「以心臟外科醫師而言,外科專科醫師證書、心臟專科醫師證書、心臟外科專科醫師證書是最基本須取得的證照。若要保有這三張證書,每年平均須取得260個教育積分。以我個人為例,為繼續保有六張專科醫師證書及執業所需的證照,每年必須取得教育積分約450分,這勢必排擠臨床工作時間,甚至為了因應評鑑,還得上病人安全、醫學倫理、感染控制及傳染病防治等課程,犧牲掉大量臨床學習時間。」

掌握好主體性,證照是附屬的

回到本文的關懷,證照到底是什麼?台灣的證照類型縱然有千百種,但至少可以歸納出幾個一致性的原則。(1)證照是規格化的東西,由於管理主義與理性計算,證照擁有客觀化與數據化的特質;(2)證照就是證明,它可以證明你有這種能力,也可以證明你「僅擁有」這種能力;(3)證照除了是資格的檢定之外,可能還包含著培訓、課程、換照,簡言之,一張證照背後恐有龐大的商機。

基於上述三個特質,你覺得證照有沒有用?如果這張證照內涵上屬於理性計算,那麼它的正當性比較不會被質疑,效用也較能被預期。再者,證照應重質不重量,有些學校把證照視為畢業門檻,此舉無疑是浪費學生時間,試想:若全校不分科系一體適用要求學生取得某項證照方能畢業,勢必是初階且基層,如此「大家都有」的能力,何需以證書來證明?

須注意的是,要掌握好自己的主體性,證照是附屬的,是為自己加分用的,不要為了追求證照喪失了自我。舉例而言,我有一個朋友畢業於理學院,對自己主修科系沒興趣,但憑藉著極佳的數理能力,考上一系列財務證照,後來任職於金控公司,是人人欣羨的高階主管。知道什麼適合自己、結合興趣與能力,就該排除萬難、勇往直前去爭取,但是不要散彈打鳥,東考一張語言、西弄一張電腦、又報一張金融、手裡還留一張技術士證,到頭來只是無機的堆砌,看不出專業性。

最後一個建議是,某些證照的確要花不少成本,但先不要因此貶低它的價值,跟商業掛勾不一定是落入資本主義邏輯、不一定是牟利且不正義的。如果在你的評估下,它是取得從業資格必要的敲門磚、是加薪或升遷的必然,那麼該付的成本也要付,畢竟進了門才有一展長才的機會,不是嗎?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巷仔口社會學3:如果贏者全拿,我們還剩下什麼?》,大家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編者:潘美玲、王宏仁

「對不起,是我拉低了平均薪資!」

在贏家通吃的社會,敗者還能不能翻身?是否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出頭天?
讓我們以「社會學之眼」,重新剖析台灣經濟現象!

「為什麼經濟成長,可是我的薪水沒有漲?」
「面對一敗塗地的人生,是不是只要『砍掉重練』,一切就會變好?」
「台灣是經濟的已開發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
「中國的崛起,是否會取代台灣在全球供應鏈的位置?」

主流的經濟學教科書總是強調,人是自利的動物,經濟的事務就讓市場決定,政府(社會)不要干預,這才是對個人利益最好的安排,市場經濟因而是最佳的、也是唯一的經濟模式。

然而,以上的這個預設是正確的嗎?

本書所要破除的正是以上的這個神話。不僅人性自利的假設違反我們的日常情感,市場經濟也從來就不是理所當然的,而是有意識的選擇。事實上,人不是原子式的個體,個人的經濟行動總是鑲嵌在社會制度、文化、物質文明當中。人類的經濟行動,必須從社會整體、相互關聯的角度來觀看,而不能將經濟行動與其他領域的行動分開。如果一昧崇拜市場經濟,不去調整市場經濟可能的問題,在此一制度中獲利的只會是少數人,而且是固定的一群人,而非整體社會。

如果世界與台灣的市場經濟發展至今,在先進國家與後進國家的競爭、大資本與小資本的競逐,以及資方與勞方的對抗下,贏者拿走了全部的一切,那麼我們還剩下什麼呢?對經濟議題的思考是對整體社會的思考,也是對個人命運的思索,也唯有思考、破除盲點才可能突破命運的限制,跨越那些似乎不可能跨越的障礙。

《巷仔口社會學》在這一冊以「經濟社會學」為主題,邀請讀者再度打開社會學之眼,以社會學的角度,觀看在我們生活周邊的經濟活動與現象。從經濟體系的產業、組織、勞動、金融、消費、分配等各個面向重新反省市場經濟,開啟另一種社會想像,追問另類的經濟模式、真正自由的社會生活是否可能,以及如何可能?

【本冊核心焦點】

  • 自由市場是不是經濟制度的唯一可能?

已開發國家分為兩種不同的經濟模型,一種是自由市場經濟,另一種是協調市場經濟,前者以英、美為典型,後者以德、日為代表。德國與台灣都以中小企業為主,德國的協調市場經濟模型,可以是台灣經濟發展的另一種選擇。

  • 面對中國的紅色供應鏈威脅,台灣應該如何因應?

台灣不應侷限於價格與成本等經濟條件的競爭,而應加入「綠色供應鏈」,包括生產原料的採購、生產製程中的能源使用,都納入環保的概念,並將供應鏈延長到產品的回收再利用,這才是創造真正贏家的供應鏈競爭。

  • 如果勞動力不免成為商品,還能怎麼辦?

如果這個世界就如馬克思所說,絕大多數的人,除了自己身上的一張皮以外,再也沒有什麼可以出售,這樣的社會經濟體制是否合理?這樣的體制如何才有鬆動的可能?如何去組織那些沒有被組織起來的勞工?

  • 我消費,故我存在?

商業性的消費活動,幾乎成了現代人過節的必要項目。但許多團結經濟的實驗,也讓消費者能夠和生產者共同治理經濟活動,例如食農運動中,消費者推動立法,在社區及學校推行食農教育。消費者所能做的,其實比消費還要多。

  • 除了失望與絕望之外,我們還能期望什麼?

經濟社會學的知識也如經濟學的理論一樣,能夠積極地影響所描述的對象,也就是說,從社會角度建構出來的社會經濟圖像與想像,也可以成為驅動社會實踐的力量。

(大家)巷仔口社會學3_立體72dpi
Photo Credit: 大家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