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手探險》:斷手與回憶交錯,編織如夢似幻的獵奇體驗

《隻手探險》:斷手與回憶交錯,編織如夢似幻的獵奇體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隻手探險》,在今年坎城影展拿下影評人週大獎 (史上第一部獲得此獎的動畫片) 後,旋即被Netflix買下發行權,它的敘事與視覺美學,時常讓人感到猶如是段夢境,或是種半睡半醒之間的迷離狀態,這般如夢遊一般的視聽體驗,宛若精神上的啟示。

一隻斷手在醫療冰櫃中醒來,展開了一場在巴黎街頭的大冒險,而城市的某個角落,一段愛情故事正在萌芽。

法國動畫師Jérémy Clapin的首部執導作《隻手探險》,在今年坎城影展拿下影評人週大獎(史上第一部獲得此獎的動畫片) 後,旋即被Netflix買下發行權。這部短短80分鐘的動畫片,結合了浪漫、動作、冒險、懸疑、肢解、公路等元素,光聽劇情簡介還以為是80年代風行的深夜B級電影,《隻手探險》還概括了社會隱喻,包括法國 (歐洲) 的移民現狀、經濟困境。

MV5BOTUxNGJlYzUtNjdmNS00OWVhLWJlNDUtZThi
Photo Credit: IMDb

我再強調一次,這部電影有著近年來我可能聽過最離奇的tagline:主角是一隻斷手,在巴黎四處遊蕩,找尋著身體的其他部分。這趟旅途從醫院的冰櫃展開,途經屋頂、下水道、地鐵、通風口、垃圾車、公寓,與回憶交織,成了這部今年最原創的電影之一。

《隻手探險》最迷人之處,在於Clapin採用時空交錯的敘事,劇情在回憶與現今之間不停來回穿梭,斷手的旅程讓人感到刺激緊張,而回憶的情節則是給人種如夢似幻的體驗,充滿童趣的想像,卻又有種憂愁,斷手的主人Naoufel無憂無慮的童年,夢想成為太空人與鋼琴家,到如今僅是為披薩外送員,成天如行屍走肉。

一日夜雨,他與一位客人透過大門對講機而邂逅,Naoufel不只遲到送達訂單,還讓披薩在盒中攪和成一塊,這場僅透過言語的邂逅,從冷漠的交互衝突,到後來Naoufel詢問她從35樓望出去是什麼景色,光是兩人之間的簡單交談,就是令人印象深刻的甜蜜段落。

回到劇情的現今時空,很難想像我竟然會為一隻斷手投射如此豐富的情緒,這隻斷手就像是《阿達一族》的Thing,想像Thing的活動方式,被2D算圖呈現,就會是《隻手探險》的影像實體。《隻手探險》改編自Guillaume Laurant的2006年小說《Happy Hand》,Laurant在2001年靠著《艾蜜莉的異想世界》劇本一舉成名,《隻手探險》有《艾蜜莉的異想世界》的瘋狂奇想,卻絲毫沒有《艾蜜莉的異想世界》的純真可愛,斷手的探險是場相當驚險、黑暗、血腥的過程,無論是鴿子、螞蟻、老鼠、狗等遭遇的對象都對他完全不留情,不過電影也有一段他與嬰兒的美麗互動。

MV5BYjIwOTQyZjEtOGViNi00Y2NjLThhZTgtODU3
Photo Credit: IMDb

《隻手探險》的敘事與視覺美學,時常讓人感到猶如是段夢境,或是種半睡半醒之間的迷離狀態,這般如夢遊一般的視聽體驗,宛若精神上的啟示,呈現出人類本質的複雜性、矛盾、變態,回憶或許是場悖論,人性與生俱來的自我傷害、自我沈醉、自我依戀。這種神秘與私密感,都使《隻手探險》帶領我進入一種影像與聲音的全新領域,你不見得會喜歡《隻手探險》的故事,但這絕對是前所未見的一場旅程。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