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山蘇姬為何親赴海牙上國際法庭談羅興亞案?2020緬甸大選才是答案

翁山蘇姬為何親赴海牙上國際法庭談羅興亞案?2020緬甸大選才是答案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眼看著全國民主聯盟的聲望低迷,翁山蘇姬在海牙現身的確在一線城市呼喚出大量聲援人潮。但是在少數民族多的區域,卻是另外一種情況。

除緬北聯軍外,包含撣族人權基金會(Shan Human Rights Foundation)、撣邦難民委員會(Shan State Refugee Committee)在內的17個撣族組織,也在12月9日發佈聯合聲明,提到撣族也曾經歷羅興亞人所遭遇的「系統性清理暴行」,長達10年左右的時間,1996至1998年情況尤其嚴重,有超過三十萬居住在撣邦中部與南部的人民流離失所,其中多數逃往泰國。因此,他們在聲明中強力支持國際法院或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ICC)等組織介入羅興亞議題的調查,甚至希望國際以經濟制裁的方式對緬甸施加壓力,以有效阻止軍方對少數民族長期的武力侵犯。另外,在海牙聽證會舉行前一週,有48個克倫族組織也秉持與前述相同的立場,發表聲明敦促國際社會對緬甸加強制裁力度,認為唯有完全停止軍方對少數民族的武力威脅,雙方才能展開全面且真實的對話。

其實,筆者於2018年訪問克欽邦首府——密支那(Myitkyina)時,已感受到克欽族人對翁山蘇姬乃至整個全民盟執政的失望,他們不諱言指出,樂見代表少數民族利益的在地小黨能夠合併,於2020年以團結之勢吸引選票,讓當地人民不必再支持無能的全民盟。例如:克欽民主黨(the Kachin Democratic Party)、克欽邦民主黨(the Kachin State Democracy Party)、克欽全國代表大會(the Kachin National Congress),以及克欽邦聯合民主黨(the Union and Democracy Party of Kachin State),即已協商合併為「克欽黨」(Kachin State Party)。不只是克欽族,其他包含欽族、克倫族等少數民族的小黨,也已經在2018年完成合併,主要目的就是提供人民在全民盟之外的選擇。而這次在甘比亞案的催化下,包括翁山蘇姬的論述、全民盟的聲援與國內民眾的力挺,都觸動緬甸少數民族的敏感神經,也加深他們對國家掌權者的不信任感。

Myanmar Ethnic Rebels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圖為2013年時,克欽獨立軍(KIA)軍人受到密支那民眾的熱烈歡迎。

少數民族對全民盟失去信心

2015年大選,翁山蘇姬挾其龐大的個人魅力,不僅帶領全民盟在緬族人口居多的區域大獲全勝,在少數民族各邦也得到清一色的支持,使該黨於議會囊括絕對多數席次,具有軍系背景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以下簡稱「鞏發黨」)雖號稱第二大黨,卻只在上、下議院獲得12席與30席的慘澹成績。然而,四年過去,緬甸依舊內戰頻繁、局勢動盪不安,導致部分人民(特別是少數民族)對全民盟逐漸失去信心。

儘管就目前情勢來看,全民盟仍是緬甸國內聲望最高的政黨,極有可能於明年大選後蟬聯議會最大黨,但少數民族的背離傾向也非常明顯,再加上鞏發黨屢屢趁勢以經濟議題發動逆襲,可以預料全民盟2020大選的成績將不如2015亮眼,其實此趨勢已可從全民盟上任後的議會補選結果看出端倪。

換言之,人民對全民盟執政響起不信任的警鐘,可能就是翁山蘇姬選擇打破慣例,親赴海牙辯護的背後原因。但身為緬甸最具指標性的領導人物,在鞏固支持者票源的同時,恐怕也要思考此舉所帶來的負面影響,特別在這個族群關係甚為敏感的國家。如同我一位緬北臘戌的華人朋友所言:「真不知道翁山蘇姬為何要參與此辯護?是為明年的選票?還是被職位所逼?我只擔心她的選擇激起人民的愛國情操,使緬甸族群關係更加惡劣…。」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