腋下令人困擾的異味,來自身上小小居民製造出來的「空污」

腋下令人困擾的異味,來自身上小小居民製造出來的「空污」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腋下的味道是在細菌分解汗水的過程中所產生,不同菌種會導致人體散發出不同的氣味,克里斯大膽猜測,若將其中一人的菌種移植到另一人身上,連同體味也會一同搭便車複製過去,結果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你持著木製小鏡子,另一手沿著眼摺勾勒今年流行的無辜圓眼妝,據說這樣的妝容會激起男友保護的慾望,斯文如裴勇俊都能化身馳騁球場的C羅,幫你擋掉突如其來的危險。忽然之間門鈴響起,男友竟然提早了半小時。衝下樓前你拿起床頭的「腋下止汗劑」胡亂塗了幾下,約會時可不能忘了保持身體的清香。

接下來的發展我得好好論述一番,但可不是小倆口的約會細節,而是你腋下可能面臨的危機。

腋下困擾的異味,來自小小居民製造出來的「空污」

近年來研究指出人體全身上下、裡裡外外都佈滿著細菌。牠們就好比非洲各式各樣的部落,活躍於我們身體的不同部位,特別是一到夏天就瘋狂出汗的腋下。事實上,我們最困擾的異味就是這些小小居民製造出來的「空污」,牠們會將汗水裡的油脂和胺基酸加工成具有酸臭味道的丁酸(butyric acid)。

有趣的是,不同性別的人往往具有不同比例的菌群,也因此「空汙」的味道男女有別。同樣是3天不洗澡,我們可以大膽猜測在男性腋下佔多數的傑氏棒狀桿菌(Corynebacterium jeikeium)會讓汗水淋漓的C羅變成一塊腐敗的起司。而在女性腋窩佔多數的溶血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haemolyticus)會讓C羅的伴侶喬吉娜成為一顆有甜味的洋蔥。

現代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體味在遠古時代扮演極重要的角色,我們毛茸茸的祖先很有可能就是憑藉這樣的味道,在荒野中尋找伴侶,以及和同伴進行無聲的溝通。

忽然介入的外力,可能造成腋下微生物叢大量死亡

看準商機的公司們在二戰結束、經濟復甦之後,紛紛推出各式除臭止汗產品。不管是爽身乳膏還是止汗香體露,其機制不外乎是暫時堵住毛孔讓汗水無法分泌,或是增加皮膚酸度讓細菌不易繁殖。華麗的廣告標語讓廣大民眾趨之若鶩,卻忽略了潛在的後果。

任職於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克里斯・寇華特博士(Dr. Chris Callewaert)在其最新研究[1, 2]中指出,頻繁使用這樣的產品是對於腋下菌群平衡的慢性迫害。忽然介入的外力會造成腋下的微生物叢大量死亡,耐力較強的細菌才得以存活下來。然而這些抗壓性高的細菌,往往在人們停止使用產品後散發更濃郁刺鼻的味道。

不僅如此,即便需要更多證據支持,已有研究提出止汗劑/體香膏裡的成分導致乳癌[3, 4]和阿茲海默症[5, 6]的可能性。換句話說,這些商品雖然短時間消除了異味,長期使用決非好事。

腋下細菌移植,連同體味也一同搭便車

「天哪!如果不用除臭止汗劑,我的狐臭該怎麼辦?」克里斯在數年前提出「腋下細菌移植」的假說。他在2013年做了一個氣味的實驗[7],受試者是一對同卵雙胞胎。這對兄弟長得一樣,聞起來卻大不同:一位幾乎沒有體味,另一位卻臭氣熏天。

由於腋下的味道是在細菌分解汗水的過程中所產生,不同菌種會導致人體散發出不同的氣味,克里斯大膽猜測,若將其中一人的菌種移植到另一人身上,連同體味也會一同搭便車複製過去。

他請沒有體味的受試者連續數天不要沐浴,讓原本就大量存在、名為Staph的細菌在其腋下瘋狂生長,另一位受試者則被要求每天以抗菌肥皂洗刷腋下,將他身上的臭源──Corynebacteria一網打盡。4天之後克里斯拿著棉花棒在前者的腋窩來回刮了幾下,接著像刷果醬般將採集來的「漬物」小心翼翼塗抹在後者。

結果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實驗結束後,這對雙胞胎兄弟一連好幾個月不管旁人用看的、用聞的,都分不出差異了。

「所以⋯⋯我得拜託好姐妹分我一些細菌?」你的尷尬克里斯也幫你想到了。將細菌移植的概念商品化、讓每個人都可以購得適合自己的菌群噴霧成為克里斯的下一個目標。

2018年末他在比利時登報招募了60位具有體臭的受試者,開始了一項前所未有的細菌移植實驗。受試者依序領取克里斯親自調配的「香料」──成份為清水的安慰劑和充滿Staph的菌液,並且依照指示連續噴灑腋窩兩個月。此項臨床實驗已接近尾聲,克里斯在接受澳洲人報的採訪時[8]表示目前進行至數據分析的最後階段,結果看起來相當樂觀。

或許不久的將來,你手中的體香劑就會被客製化的細菌噴霧給取代。這樣的噴霧不僅天然,且沒有一般體香劑致病以及刺激皮膚的疑慮,就好比讓腋下服用益身菌,簡單又安心。

參考資料
  1. The impact of skin care products on skin chemistry and microbiome dynamics
  2. Deodorants and antiperspirants affect the axillary bacterial community
  3. Antiperspirant Use and the Risk of Breast Cancer
  4. An earlier age of breast cancer diagnosis related to more frequent use of antiperspirants/deodorants and underarm shaving.
  5. Aluminum and Alzheimer's disease: after a century of controversy, is there a plausible link?
  6. ANTIPERSPIRANT, DEODORANT HEALTH RISKS: FACT OR MYTH
  7. Underarm tactics: Meet the scientist on a mission to end body odour
  8. ‘I got BO after a one-night stand’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