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的翻譯師》:植物強扳的話就斷掉了,我們的倔強也一樣

《植物的翻譯師》:植物強扳的話就斷掉了,我們的倔強也一樣
Photo Credit: 商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的生活本就是一種「組合」,有無限多種元素出現在我們的生命當中,我們要如何去排列,讓生命出現我們想要的甜蜜點,或我們需要在不同的聚合中都找到和諧,這件事情,就是人生中不會停止的學習。 

文:許小琬

你的一個小世界,一個生命縮影的反觀

很多人在設計多肉植物的時候,會希望植物聽他的話,以達到他想要的造型。例如有一朵花向東邊長,可是他想要做一個圓形的盆栽,而每一棵植物的「莖」長度不同,「根」的粗細也不同,偏偏能種進去的位置是向西的……怎麼辦?植物並不是一個假的東西,強扳的話就斷掉了,植物不可能讓他扳頭──往往我們的倔強也一樣,我們也不被扳頭的,不是嗎?我們的本質就是這樣,我們就是改不了啊。所以,我們與植物之間的抗衡就跑出來了。      

硬要扳植物的頭的人,他可能平常在工作上,或是在生活上,是硬要扳別人頭的人,那他的挫折會不會產生?對照在植物身上,植物馬上就斷頭、就死了,他會嚇壞了。他會意識到,這個斷頭有如他平常很固執在他生活的社交上,或是其他關係上,他也把人家扳斷了,或者那一棵頭根本就是他自己,他把自己都扳斷了;或是,別人硬要扳他的頭,所以他就被扳斷了,他心死了,心痛了啊,一種膠著就這樣產生了。      

一棵植物要去更正他的位置,必須要先連根脫土,再重新移動他的位置,我們永遠扳不了他的頭,這時候施作者、設計者得改變,漸漸地我們就會學得宏觀,他其實只能向東,那我們就得找一個向東的位置給他,這就叫作「應運而生」,順應天命或時勢而降生。從應運而生這個動作中,我們的行為處事也跟著有一個很大的轉變,是幾乎每一個做過多肉植物組合的人,都能夠體會到的小小變化。      

我們的生活本就是一種「組合」,有無限多種元素出現在我們的生命當中,我們要如何去排列,讓生命出現我們想要的甜蜜點,或我們需要在不同的聚合中都找到和諧,這件事情,就是人生中不會停止的學習。

所有的設計都是道法自然,自然不會說話,他只是展現,而且他沒有威脅感,所以人在自然中得到平和,然後舒心,這就是自然給人療癒的力量。自然中所有的東西都是從土地開始長出來,我們人腳踏在土地上面,必須要頂天立地,撐在天跟地的中間,因為植物就是這樣頂著,永遠往太陽的方向跑,他的根永遠扎在土地上,我們要向植物學習,這就是植物給我們的意義,藉由組合多肉植物的方式,改變我們看待身邊所有一切的方式。

你是聚合者,就是做設計的人,一切是由你來操作,看看在你的生活當中,夫妻關係是由你操作,親子關係由你操作,金錢關係也是由你操作……生命中沒有一件事情不干你的事,所以,所有的改變,當然也是由你自己開始轉換想法,而在這個時代很多人會叫這個作「覺醒」。

人類的傳承是延續,我們在探討生死的時候,會避死不談,我們人類在思想上面是精神不死、靈魂不死,當無法延續的時候會害怕、非常恐懼,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像你種下去的一棵植物,你發現他的位置不對了,怎麼辦?硬扳他,他會死;拔起來重種,他也可能會死,你如果是那一棵植物,你怎麼辦?這是「連根拔起」的恐懼,因為未知所以恐懼。

「連根拔起」就是脫土的時候,你會害怕,你要小心翼翼地把土壤從根部通通都挑開、挑乾淨了,你害怕把根弄斷了,你努力分辨那些「土」跟「細根」深怕重傷了植物,你無法避免恐懼。

所以,我們為了抵抗恐懼、免於恐懼,就會去學習,學會了就不會怕,你學會溫柔對待他,你學會什麼叫作「修根」,只要季節對了,時機對了,你也不需要害怕修根,一切都是有方法的。我們的生活也是一樣的,一切都有方法的──擁有一棵植物會變成你的一個小世界,一個生命縮影的反觀。   

我思故我「現」

每一天一張開眼睛,你就開始做選擇,要不要賴床?要不要出門?要吃冬粉還是要吃麵包?各式各樣的選擇,每一個選擇都是你的選擇,每一個選擇都會讓你的一天變得不一樣。所以,學多肉組合最重要的第一件事就是挑植物。

你在一間園藝店裡挑了植物,或者你挑好植物請人家幫你組合,你挑好結帳了,是不是就不能換了?我們人生也是這樣啊,你的伴侶是你自己挑的,很多東西、很多事情是你自己的選擇,你怎麼總是有這麼多的藉口去否認?「他」就是你挑的,結果都跟你有關係,這就是事實。      

展覽課程宣傳照片_180524_0053
Photo Credit: 商周

我們來練習,從「挑選」中你學會「甘願」。多肉植物對我們來說沒有任何利害關係,我們只是挑一盆植物,心中不會有芥蒂,只會從我們的直覺跟最真實的感受去挑選。然而,我們學會斟酌在生活中的所有關係,那影響了我們每一天、每一分鐘,我們不斷思量那些關係中的感受是真實的嗎?是確定的嗎?於是,我們藉由多肉植物感受「如實地」陳述。   

譬如你挑了一盆「雅樂之舞」,一開始的時候,我可能不會告訴你這個名字,你也不用想他叫什麼名字,你就馬上選,選一盆看起來最喜歡的、最順眼的,或你有什麼感覺都沒有關係,你就挑來,我們好好地去表達一下你對他的感覺,然後我們再來去檢視你的感覺,這是一種認知的輔助,有時候我們的認知是錯誤的,大部分我們的痛苦跟矛盾,都是因為我們的認知錯誤了,所以我們找很多藉口跟理由來逃避,而「接受你選擇的,愛你所選擇的」就是我們的「開始」。    

當你選擇了以後,再來就是如實地陳述你觀看他的感受。每個人感覺都不同,對不對?事實上,我們的「感受」是有一個大通則的,例如明明這棵植物,99.999%人都覺得他好可愛,你看了以後卻說他好可怕,那我們就要找到問題的癥結了。例如「雅樂之舞」顧名思義,他的葉子小小的、圓圓的,看起來像一隻隻在飛舞的小蝴蝶,再加上他的枝條形狀是蔓長的,因此就有了律動,每一個人看到都會覺得很快樂,所以我們在一些植栽的表現,會把他當成一種幸福,以及一種跳躍的律動。可是,如果你一開始對雅樂之舞的認知錯了,你可能把他當成雜草埋在裡面,你的雅樂就不見了,舞動也消失了。      

我常常會跟同學說「我思故我『見』」,「我思故我『現』」,不是笛卡爾的「我思故我『在』」。「見」是一開始,本來每個人都會看見的,你在想什麼,你就會看見什麼。可是,由心理學來說,動作傳達的是「我思故我現」,我有這種想法,我才會有這樣的舉動,我才會說出這樣子的言語,不是嗎?動作心理學,具體會涉及隱藏在面部表情和肢體動作背後的微妙心理活動,所以如果你心裡想的「雅樂之舞」,他就是一株乾巴巴的植物,他是醜惡的樹枝,只是枯枝而已,事實上你心裡沒有愉悅,你心裡沒有快樂,所以你當然看不見。   

再舉一個例子「卷絹」,又稱觀音蓮。他叫卷絹的時候,你會想像他好像疊在一起一卷一卷的,可是他又叫作觀音蓮,也就是說他長得像蓮花,像茂密的蓮花座一樣。這些其實都是俗名,是由觀賞者發揮內心的感受力創造出來的名字。因為蓮花座的象徵,感受便有了意義。我們在做多肉植物設計組合的時候,觀音蓮通常會被認為是高雅、綿密的──他的特性是母與子長在一起的,經常是聚合的、慈悲的一種呵護表現,也因此,觀音蓮經常被用來呈現一個慈愛的表現。   

我想分享的是,不論是什麼名稱的植物,只要你好好地加以詳述自己的感受就可以了。你只要去體認自己的感受有沒有錯誤的地方?在一般的通則上,是否在一個大家都有相同感知的層次裡,只有你一個人不覺得?這件事情沒有對錯,你只需要知道自己在認知上跟別人不一樣,你瞭解了這一點,這樣也可以的,並沒有要強迫你去改變。如果,你發現自己跟別人不一樣,會對你或他人造成傷害,那你就應該有一些想法了,你的態度會漸漸地改變,然後你接受了另一種觀點,你看到另一種方法,你就不再感到與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痛苦也漸漸消弭,這是一個很簡單的紓壓跟認知的改善。  

相關書摘 ▶《植物的翻譯師》:多肉植物是幫助我們「自我認同」覺醒的一種工具

書籍介紹

《植物的翻譯師:選擇一個向內突破的力量-原來是多肉植物啊》,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許小琬

許小琬:不管我們丟什麼東西到水面上,一定會激起水花、形成一圈圈的漣漪,那一圈圈的漣漪會持續到永遠嗎?他終究會停止的,會趨於平靜。所以──讓生命中的每一刻去好好「經過」,就像你為自己造一條路,你得自己造,才能讓自己「經過」。

關於這本書,收錄了近150張療癒感十足的多肉植物與多肉組合作品照片,以及46則關於多肉植物如何幫助小琬老師、以及其他人「轉面向」,一同度過人生的低谷與低潮的真實故事◦小琬老師要與讀者們分享她在「天、人、地」之間的生命體悟與感受,教你在多肉植物的小世界中學習「向內突破」,你將學會如何向植物學習——找到你的自在,你的生命姿態◦

1574957324048
Photo Credit: 商周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