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放閃:「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狂中之靜」觀展指南

不斷放閃:「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狂中之靜」觀展指南
Photo Credit: Kick the Machine Films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狂中之靜」為泰國國際大導演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在當代藝術與影像裝置實踐面向的回顧型個展,從2016年作為清邁MAIIAM當代藝術館開幕大展並巡迴多國,最後在今年年末於臺北市立美術館收關,可以視為最完整的一站。

「狂中之靜」為泰國國際大導演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在當代藝術與影像裝置實踐面向的回顧型個展,從2016年作為清邁MAIIAM當代藝術館開幕大展並巡迴多國,最後在今年年末於臺北市立美術館收關,可以視為最完整的一站。

不同於他在電影長片中呈現出複雜的世界觀與宗教觀,這些藝術作品能看見他更輕盈地進行電影正片敘事的番外,以及導演日常生活的剪影,但不變地,這些影像底下仍承載著對於泰國政治與歷史的國族寓言。此次北美館的展覽摺頁中以媒材:攝影、錄像、影像日記三類區分,將主題粗分為個人的私密世界、抽象維度的公共經驗,以及近年來他在泰國東北依善地區(Isan)田野調查的延伸。

03_開幕式暨記者會合影_北美館展覽組余思穎組長、藝術家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展
Photo Credit: 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電光石火、光影閃爍

透過阿比查邦與策展人格拉西亞.卡威望(Gridthiya Gaweewong)的編排,整個展場部署將美術館潔白的隔間轉換為一個個黑盒子,電影的屏幕被挪為影像裝置的一部分,在高流明度的投影影像中,火與電成為當中的重要元素,這也是阿比查邦在當代藝術實踐上不斷探索的媒介,那在他最近的長片作品《華麗之墓》(2015)中長眠士兵病床旁五彩繽紛的霓虹光療管,可以視為電影與當代藝術的一個交會。

06_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煙火(檔案)》,2014。單頻錄像裝置、玻璃。藝術
Photo Credit: 藝術家與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煙火(檔案)》,2014。單頻錄像裝置、玻璃。

火與電所創造出的光影變化不僅是影像形式,也成為另一種影像敘事,閃爍間,像是回到電影膠卷放映時視覺暫留所產生的錯覺;閃爍間,原本被黑暗隱沒的事物被亮光顯影,卻短暫一閃而過;又在閃爍間,帶領我們到阿比查邦長期透過影像所創造出夢境與真實游移的結界中,這個不斷放閃的意象與意義,在展覽的重點作品《煙火(檔案)》(2014)裡最能展現出這套的美學系統。

早期實驗與、影像日記

對於光影再現上的探索,這次特別展出阿比查邦在求學階段的兩部實驗短片《子彈》(1994)與《窗》(1999),當中都在進行物體、空間與光線三者所呈現變化樣態的捕捉,進而創造出純形式的幾何影像。

《子彈》與八零年代中期臺灣第一代錄像藝術家有著類似的影像嘗試,這部作品也許可以再放入泰國錄像藝術的脈絡中探究其重要性,而《窗》則是阿比查邦來到芝加哥修讀電影碩士的創作,不免讓人聯想到芝加哥建築學派「芝加哥式窗」的傳統,當中除了幾何形狀的思考,在景框與場景也有進一步的拓展,也能看見他早期就帶有神秘感的影像風格。

02_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子彈》,1994。單頻錄像。藝術家與臺北市立美術館
Photo Credit: 藝術家與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子彈》,1994。單頻錄像。

除了這兩個早期作品,在展區特別規劃出一塊影像日記選集,深受美國家庭電影與日記電影的傳統,作品年份橫跨1994年到2018年,被攝對象圍繞著家人與他長期合作的夥伴演員,這些細碎的片段有些則呈現他長片作品的田野紀錄,也可以視為他在正式開拍前的習作練習,都能與各時期的電影作品進行互文對照。

一動一靜、瞻前顧後

在展覽中可以看見阿比查邦不同階段對於相關主題與影像形式的探索,當中也藉由一個個大型創作計畫與研究調查幻化出不同作品類型,另一個有趣的對照在攝影與錄像兩個媒材之間,在一動一靜的組合對照,雖然指向相同的對象與主題,卻創造出多變的影像形式:

短片《灰燼》、《提牧》與攝影燈箱裝置《提牧(憂鬱的霧氣)》將鏡頭對向阿比查邦的同性愛人,《提牧(憂鬱的霧氣)》將動態的煙花定格並覆蓋在攝影燈箱的最上層,撥開星塵,能看見最深處是他的男友Teem,這樣子的「放閃」在另外兩件短片中有更多充滿愛意的凝視與日常互動的捕捉。

10_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灰燼》,2012。錄像截圖。Kick_the_Ma
Photo Credit: Kick the Machine Films 提供
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灰燼》,2012。錄像截圖。

2009年起阿比查邦以泰國東北依善地區作為基地展開「原始計畫」(Primitive Project),長片《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2010)、《華麗之墓》(2015)與劇場作品《熱室》(2015)都是其延伸。此次展覽入口處的主視覺《鬼魂青年》(2009)與兩個重點錄像作品《納布亞魅影》(2009)、《俳句》(2009)也在這個計畫當中,三件作品都透過納布亞村(Nabua)青年作為拍攝對象,也像是這個地方形象幽靈的化身,他們嬉鬧的背後乘載著泰共、軍國複雜糾結的歷史。

17_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鬼魂青年》,2009。噴墨輸出。藝術家與臺北市立美
Photo Credit: 藝術家與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鬼魂青年》,2009。噴墨輸出。

不僅瞻前,這次展覽也預告了阿比查邦全新創作階段的開始,以中南美洲哥倫比亞為新的創作原鄉,連結自己近來患有的「爆炸頭症候群(exploding head syndrome)」,展開名為「備忘」的計畫,分別展出一件錄像《備忘:海邊的男孩》(2017)與一件攝影《備忘:努基》(2017),這當中可以窺見目前正在後製、與蒂達.史雲頓(Tilda Swinton)合作的新片《Memoria》(2020)的影子,這也是此次展覽額外的亮點。

「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狂中之靜」更多資訊請點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