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倉促制定《反滲透法》,選舉考量可能大於國安考量

民進黨倉促制定《反滲透法》,選舉考量可能大於國安考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原本已有擱置中的「代理人法」,但民進黨突然改而強推「反滲透法」,此後倉促排定公聽會和院會提案,然而這個「反滲透法」其實只是「拼湊法」,其立法法條原已分散於各類法律中,背後其實有形成「抗中保台」政治聯盟的選戰考量。

近日台灣朝野為即將於12月底通過的《反滲透法》沸沸嚷嚷,引發軒然大波。

贊成者以為因應中共對台滲透、介選嚴重危及社會穩定秩序,應著眼於國安法制完善,以確保國家主權、民主憲政秩序及國家安全,應借鏡美澳等先進國家立法經驗強化民主防衛機制,美澳皆已有反制境外勢力滲透、分化的相關法律規範;反對論者以為,抨擊這是限制言論、學術及集會結社公民權,恐造成內部政黨、族群的對立衝突,形成「綠色恐怖」新威權體制。一部《反滲透法》制定,可謂是藍綠各自表述仁智互見。

對任何一個國家來說,基於國家利益與國家安全維護,制定完備的國安體制及法律體系有其必要性。衡諸於美澳等國制定類似代理人法、反滲透法,皆在朝野政黨及國會協商與共識下訂立,並非基於各政黨選舉政治利益,而是從國家利益與國家安全角度而為之。然而,若在欠缺政黨共識、社會認同的前提下,恐因政黨對立、統獨爭論及國家認同分歧,進而裂解社會凝聚、分化族群和諧及加劇政黨衝突,如此一個斷裂社會在未被境外敵對勢力滲透分化前,恐怕已從自身社會內部自我崩解。

民進黨操作《反滲透法》拉升選情頗有成效

觀之,民進黨當局從完成「國安五法」後,宣稱制定「中共代理人法」完成最後拼圖。陸委會曾表示推動禁止「中共代理人」相關法制有其正當、必要及優先性,尤其中共當局步步進逼的滲透分化,宣稱政府絕不應坐視任何以消滅國家主權為目的的行為。對於具有受中共指示或委託的代理關係,同時具有危害國安或主權行為,始為受規範限制的對象。然因「中共代理人法」提出不得為中共黨政機構政治宣傳、發表共同聲明及參與會議,其中涉及諸多不確定性法律概念,恐引發違反公民言論自由、學術自由及集會結社自由,受到諸多學者批判及台商強烈反彈,最後民進黨立院黨團擱置「中共代理法」平息眾議。

然面對假新聞、境外網軍及中共間諜向澳洲政府等事件頻傳,民進黨立院黨團反趁勢推出原已沉寂一時的代理人及《反滲透法》,於11月29日逕付二讀後,開始進入1個月朝野協商冷凍期,試圖於12月31日院會三讀通過。何以民進黨當局要如此煞費周張,從積極倡議「中共代理人法」到緩議,後又另起爐灶祭出《反滲透法》,此動機被批判雖名為守護憲政民主、維護國家安全及維持社會秩序,實為建構危機意識、製造亡國感及宣傳主權被消滅風險,藉操作「主權牌」、「安全牌」達成選票極大化目標。民進黨力拚12月底通過《反滲透法》,依據兩岸政策協會公布民調,有57%民眾贊成應通過《反滲透法》,僅有25.8%不贊成。這顯示民進黨操作《反滲透法》以拉升選情頗有成效。

建構危機意識動員及凝聚泛綠選民及政黨

首先,操作《反滲透法》利於製造境外敵對勢力企圖介入台灣大選,建構危機意識以利於民進黨動員選情。由於美國官員及國會紛紛表示中共意圖介選,又適逢涉嫌擔任中共間諜王立強自述其滲透台灣行徑,企圖干擾台灣九合一地方選舉。從民進黨當局的角度來說,解讀從八月暫停自由行、九月斷交兩邦交國及十一月提出惠台「26條措施」,皆被解讀意圖干涉台灣大選,及意圖分化台灣社會、試圖框住台灣,甚至直指「26條措施」實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行動方案」。

習近平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適逢台灣進入大選期間,民進黨當局從本年初提出「四個必須、三道防護網」 反對「九二共識」、「一國兩制」,其中「四個必須」即是要求中共當局必須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必須尊重兩千三百萬人民對自由民主的堅持、必須以和平對等的方式來處理歧異、必須是政府或政府所授權的公權力機構坐下來談;「三道防護網 」即是建構民生安全防護網、資訊安全的防護網及強化兩岸互動中的民主防護網;同時支持香港反條例修正風波運動,一再建構危機意識及打主權牌、亡國感,這導致蔡英文的民意支持度逐漸提高。

換言之,在中央層級大選中操作「反中牌」有其效應。民進黨當局制定《反滲透法》即是從宣傳造勢、設定主軸到立法確立,冀圖拉抬蔡英文及立委選舉之聲勢。澳洲投誠中共間諜案,導致原已擱置「中共代理人法」卻以《反滲透法》型態出現,引發國民黨批判民進黨欠缺誠信及「綠色恐怖」來臨。

其次,倉促立法著眼於動員及凝聚泛綠選民及政黨,以達選票極大化目標。此次民進黨立法院黨團迅速拋棄原已擱置「中共代理人法」,改為制定「反滲透法草案」。9月21日蔡英文表示中共對台滲透非常多,必須尋找適當的法令基礎進行反滲透。11月3日表達立法院在10月29日將相關法案一讀付委,希望民進黨立院黨團與其他黨團盡速協商,表達「反滲透」始是重點。此後,民進黨立院黨團在倉促之間排定11月28日舉辦公聽會、29日立法院院會中提案逕付二讀。尤其被國民黨所非議則是行政院並無自行提出版本,反而是透過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提出。

民進黨黨團以如此迅雷不急掩耳方式提案,而非由行政機關主動提案,實有盡速整合泛綠獨派聯盟政黨之目的。2019年6月部份民進黨立委與台灣基進曾共同宣布,推動《境外勢力代理人登記法》草案,時代力量也提出《反境外敵對勢力併吞滲透法草案》,透過專法防止境外勢力介入台灣民主過程。並非如同「國安五法」係採「事後補救」,前述基進黨、時代力量黨提案皆著重於「事前預防」。此次民進黨傾向基進黨、時代力量所提類似法規名稱《反滲透法》,也非採取「事先登記」,顯示民進黨欲藉由選擇特定議題連結獨派政黨,並安撫深綠選民尋求選票極大化目標,在總統大選上選擇支持民進黨候選人。

《反滲透法》形成「抗中保台」聯盟卻可能激化政黨對立及社會衝突

最後,民進黨以《反滲透法》取代「中共代理人法」,這是其內部、泛綠政黨間與社會壓力下所進行變通與調整。該法防範領域具有限制性,例如介入公民投票案活動、介入總統大選及其他選舉、遊說行為。該法第三條「任何人不得受滲透來源之指 示、委託或資助」,「捐贈政治獻金,或捐贈經費供從事,公民投票案之相關活 動」;第四條 「為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四十三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四十五條各款行為 」、第五條 「進行遊說法第二條所定之遊說行為。 」、第六條 「以強暴、脅迫或其他非法方法擾亂社會秩序,或妨害合法舉行之集會、遊行 」,其所規範行為項目較為具體。

反滲透法公聽會  台灣基進場外表訴求(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究其實目前《反滲透法》其實只是「拼湊法」,其立法法條將原已分散於各類法律中相關法條加以彙整,並加重刑度及罰金。藉此挑動「反中路線」產生「寒蟬效應」,同時回應各泛綠聯盟小政黨要求與對泛綠選民有所交代,以達成選票極大化目標。民進黨提出《反滲透法》有其選戰主軸設定及選舉策略之思考,藉由形成「抗中保台」政治聯盟,爭取再次實現總統和立法院席次「雙過半」的完全執政地位。

然而,民進黨若過度操作主權牌、反滲透也有其雙面刃政治風險,不僅勾起中間選民的「綠色恐怖」之感,反而將選票轉移至泛藍候選人;同時也可能折射出執政黨處理兩岸關係的能力強弱問題,一味地採取「反制性」而非「建設性」立法。民主國家固然需要完善國安體制與立法,但應在各主要政黨、公民團體充分討論下形成共識,始能完善民主防衛機制;在欠缺政黨及社會共識下,若倉促立法恐未有效防範境外勢力滲透,而內部堡壘卻已先行坍塌,豈能不謹慎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