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們的餐桌》:邱吉爾的「餐桌大外交」

《大人們的餐桌》:邱吉爾的「餐桌大外交」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邱吉爾來說,餐桌從來都是政治的,是他回饋朋友、拉攏對手、搜集情報的一大重要場所。他曾無數次為類似的「政治飯」作東,這為他建立和改善了很多人際關係,為自己的政途鋪平道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蔡子強

邱吉爾的「餐桌大外交」

邱吉爾是一位在戰爭時期顯示卓越才能的政治領袖,二次大戰時,他在納粹鐵蹄踏破大半個歐洲時,憑著勇氣和鋼鐵般的意志,堅定不移地帶領英國這個孤島,拒絕議和,抗爭到底,力保歐洲自由和民主的最後火種;在民心最低迷時,憑著其鼓舞人心的能力,激發出英國百姓的勇氣和決心。最後,帶領英國渡過百年來最黑暗、最風雨飄搖的時刻,取得最終勝利。

邱吉爾的信念是,政治家要具備膽識,不能畏首畏尾,敢於承擔風險,但他絕不是一個只有匹夫血氣之勇的莽夫,而是老謀深算,深具歷史視野。

他是一個天生的外交家,在大英帝國今非昔比,國力萎靡不振時,仍能夠運籌帷幄,與美、蘇等列強「合縱連橫」,與納粹和法西斯周旋,最後擠身同盟國三巨頭之一,與美、蘇平起平坐。

邱吉爾靠的,就是其一流外交手腕,無論何時何地,都可大展身手。

對於邱吉爾來說,餐桌從來都是政治的,是他回饋朋友、拉攏對手、搜集情報的一大重要場所。

他曾無數次為類似的「政治飯」作東,這為他建立和改善了很多人際關係,為自己的政途鋪平道路。


邱吉爾大半生反共,但到了納粹這個大敵當前時,他卻不惜打倒「昨日之我」,與史達林結盟,當被人質問時,他說:「我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摧毀希特勒,我的人生因此單純多了,如果希特勒入侵地獄,我也會在下議院為撒旦討救兵。」(I have only one purpose, the destruction of Hitler and my life is much simplified thereby. If Hitler invaded Hell, I would at least make a favorable reference to the Devil in the House of Commons.)隨了這樣的政治和外交上的極大彈性之外,邱吉爾更擅長在餐桌上進行他的大外交。

邱吉爾曾經說過:「如果我能夠跟史達林每週吃一頓飯,那就甚麼麻煩都可以解決。」

又有一回,邱吉爾想結束希臘內戰,於是便邀請了三位希臘共產黨的代表,與自己和希臘的樞機主教等,一起談判。並向左右說:「如果可以把他們請來跟我們一起吃飯,那麼難題便會迎刃而解。」

不錯,餐桌,往往是邱吉爾辦好外交的場所。他認為只要能夠與對方面對面吃飯,在較為輕鬆的氣氛下,他就可以好好運用自己的魅力和口才,來說服對方,達成外交任務和目標。

當中最經典、最成功,以及在歷史上影響深遠的,要算是1941年聖誕期間他到訪美國一役。

面對面吃飯,吃出兩國鋼鐵同盟

當時納粹席捲大半個歐洲,在西線,只剩英國孤獨和艱苦地對抗納粹;而在東線,納粹的鐵蹄則踏至莫斯科城外,讓這個紅都危城告急。1941年12月7日,日軍偷襲珍珠港,把美國拖進了戰爭,形勢開始改觀。大家或許以為邱吉爾可以暫時鬆一口氣,但事實卻剛巧相反,當時美國舉國上下,都在咬牙切齒,想著如何向日本復仇,邱吉爾的艱難任務,就是如何可以說服羅斯福和美國政界,該以「歐洲優先」,而非「太平洋優先」,促使美國大部分的軍力和資源,投入歐洲而非亞洲戰線。

為了說服羅斯福,在這戰火漫天的日子,哪怕是長途跋涉和冒險,邱吉爾也毅然決定要親自飛到美國一趟,因為他相信只要能夠面對面,那將令他更有機會發揮,去說服羅斯福。但對方卻不一定對他真的熱情歡迎。首先,國會裡很多人都是支持麥克阿瑟將軍的「日本優先」戰略;再者,美國第一夫人伊蓮娜,則對這個來自沒落帝國的老政客,沒有絲毫好感。因此,羅斯福本來是想婉拒邱吉爾到訪的,不想在這個千頭萬緒的緊要關頭,還要花時間和精神去應酬他。但邱吉爾卻堅持成行,羅斯福最後也只能應允。

此行,扣除了中途他到訪渥太華以及在佛羅里達州小憩之外,邱吉爾在白宮逗留了將近兩個星期之久,破了當地到訪政要的紀錄。他首先爭取到一間與羅斯福相鄰的臨時辦公室,以便兩人可以隨時會面,

期間,兩人共進了13次晚餐,以及幾次的午餐,讓邱吉爾有大量的機會,可以在餐桌上和輕鬆的氣氛下,與羅斯福增進彼此的友誼,當然更重要的是,以其滔滔口才和個人魅力,說服對方接受他的政治、外交、軍事觀點,接納他所提出的建議。尤其是兩人都愛杯中物,而餐前又往往有一個小小的雞尾酒會,於是兩人更喝得異常投契。

這還不止,在多少個晚上,邱吉爾和羅斯福摸著酒杯底,抽著菸,無所不談,一直聊到凌晨兩、三點,就算羅斯福的悍妻伊蓮娜過來如何暗示、明示,說羅斯福該是時候上床睡覺,但邱吉爾也裝作懵然不覺,依舊與這位總統談個不亦樂乎。

在聖誕節當日,邱吉爾又和羅斯福及其家人,一起出席彌撒,這又為兩人多添了一重有宗教意義的親密關係。到了晚上,羅斯福又邀請邱吉爾出席自己家裡的聖誕晚餐聚會,在佳節中分享喜悅與溫馨。

就這樣,兩位政治巨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誼,這份友誼,再成了英、美兩國在外交和政治上共同進退的穩固基礎。

當然,邱吉爾的懾人魅力,更在於他演講裡的滔滔雄辯,所以訪美的重頭戲,就是到當地國會發表演說,當面說服和贏取國會支持。在這次著名的演講裡,除了那句著名的「給我們工具,好讓我們完成任務」(Give us the tools and let us finish the jobs.)之外,還有那一瞬間拉近彼此距離的開場白:「我不得不這麼想,如果我的父親是美國人,而母親是英國人,而非像現實般剛好相反(略停),我準能夠憑自己的能力,躋身這裡。」意即選上美國國會議員,邱吉爾的母親是美國人。

到了後來,當他察覺始終有些人心存疑慮的時候,又特地囑咐英國駐美大使館,舉辦了幾次宴會,讓他宴請美國政圈的重要關鍵人物,發揮他的「餐桌外交」。

結果,邱吉爾達成任務,滿載而歸,為兩國於戰時締結了一個鋼鐵同盟,共同進退。

但不過,我們也不能過分跨大了邱吉爾「餐桌外交」的作用,畢竟這只能在形勢均等時,因勢利導,順水推舟,但卻不能期望,「餐桌外交」的作用大到可以逆轉國際政治以及列強利益的格局,進而扭轉乾坤。

菜色愈簡單愈好?

說了那麼多餐桌上的政治和外交,有讀者可能會不耐煩,問一句,能否回到食物,說說邱吉爾喜歡吃些甚麼,這位英國紳士,對食物又是否講究呢?

邱吉爾有一句名言:「我的品味十分簡單:我會很易被最好的東西所滿足。」從這句話,不單可以看出邱吉爾的幽默和語文造詣,也可以看出他對品味的要求。

他說與家人「生活過得十分簡單」,只需一些生活「必需品」,但這些「必需品」包括:熱水泡浴、凍的香檳、新鮮的豌豆,以及陳年威士忌。

邱吉爾說他只需「簡單的食物」,但問題是,他對「簡單」的要求,跟我們大眾的要求,尺度卻很不一樣。

舉個例,第一次大戰期間,他在前線打仗,他曾多次寄信給太太克萊門汀(Clementine),投訴軍中配給的口糧實在太差,要求太太寄來一些食物作接濟。例如,在1916年初那封家書,他便投訴配給口糧中的那些肉,又老又無味,他說寄來的食物「愈簡單愈好」,最好包括:一大塊粟飼牛肉、斯蒂爾頓乳酪、奶油、火腿、沙丁魚、果乾,如果可以的話,最好來個大牛肉派……

這就是他口中的「愈簡單愈好」,夠驚人吧!

事實上,邱吉爾出生於一個貴族家庭,而且成長於維多利亞年代晚期,也即是一個英國上流社會品味養成的年代,他的階層對食物一向講究,用餐習慣多道菜式,他對雪茄和香檳的愛好,便反映出其公子哥兒的本性。

那麼,究竟哪些菜式是邱吉爾的心頭好呢?在他慶祝88歲大壽時,家人為他在鍾愛的薩沃伊(Savoy)酒店中擺了壽宴,當中吃的據說都是他最喜愛的菜式,包括:法式小鍋菜肉湯、煎龍脷柳再捲以燻鮭魚配以小龍蝦、鹿肉釀鵝肝配松露汁,這樣繁複和名貴的菜式,在常人眼中,恐怕都不能算是「簡單食物」吧!雖然菜單中沒有甜品。

有人會說,這畢竟是88歲壽宴,不能作準。那麼且看看他平常吃的晚餐。有人透露,有一次見到邱吉爾吃私人晚餐,食物包括香檳與生蠔;而另一個人則說,另一次他見到的則有野鳥蛋、清雞湯、雞批、巧克力舒芙蕾,以及香檳、白蘭地和波爾特酒等。

不過,有一點倒是十分清楚的,便是邱吉爾十分喜愛喝湯,尤其是法式牛肉清湯(consomme)。他的秘書威廉絲夫人(Lady Williams)便透露,邱吉爾很多時工作至凌晨兩、三點,那時便會開口要碗湯作為宵夜,所以廚房通常都備有這款湯。

順帶一提,因為他睡得這麼晚,又有吃宵夜的習慣,所以早上7、8點睡醒,邱吉爾愛賴在床上,吃十分簡單的早餐,只有柳橙汁、一隻水煮蛋、一些水果,茶或咖啡。他更愛一個人吃,他曾說過:「在過去40年,我和太太只試過兩至三次一起吃早餐,因為對我來說那根本行不通,早餐是應該一個人賴在床上吃的。」

邱吉爾的貼身保鑣莫瑞(Edmund Murray),也提供了一個有關喝湯的有趣故事。話說一次他到丹麥,由腓特烈四世(King Frederick IV)向他授勳,這位丹麥皇上還熱情到把他留在皇宮小住。但到了午夜,邱吉爾又老毛病發作,又說要喝湯宵夜,但皇宮廚房裡所有人已經下班,那有人可以幫他下廚? 結果,這位丹麥皇上竟然願意紆尊降貴,親自為這位他器重的政壇巨人,煮了一碗熱湯。

邱吉爾喜歡喝清湯遠多於奶油濃湯,而事實上,他的醫生也建議他只可以喝清湯。邱吉爾喜愛喝法式牛肉清湯到一個地步,在1934年,他要求巴黎的麗池酒店,向他提供酒店的配方,他甚至願意為此付出了190法郎的費用。

根據他秘書威廉絲夫人透露,除了法式牛肉清湯之外,另一道邱吉爾喜愛的菜式,便是愛爾蘭馬鈴薯燉肉鍋(Irish Stew)。邱吉爾尤其喜愛加入大量小洋蔥。

就連他的老友艾森豪受他款待,吃後都讚不絕口。他的廚師藍迪莫(Georgina Landemare)也透露,邱吉爾每次吃完這個燉鍋,都意猶未盡,翌日再問昨晚有否吃剩,如果有的話,可否加熱再吃。

至於甜品,邱吉爾似乎並不特別嗜吃甜食,常常與他一起吃飯的秘書威廉絲夫人回憶,她從未見過他吃布丁與糖果。另外一些人亦透露,到了一餐的結尾,他大多會選擇乳酪而非甜食。

最後,邱吉爾雖然是一個美食家,但卻不像他的老友艾森豪一樣,懂得親自下廚。當被太太說他完全不懂得烹飪時,他說自己也能夠以開水煮隻雞蛋,但威廉絲夫人卻曾取笑說,他可能會連水鍋都燒壞。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大人們的餐桌:從希特勒到歐巴馬,33位牽動政局的歷史人物飲食軼事》,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蔡子強

從飲食側寫人物,從餐桌探看布局
一部老師沒教你的另類趣味歷史書

本書細數歷史上三十三位牽動政局的名人,不為人知的飲食軼事。擺脫大人物們檯面上的形象與教科書的刻板描繪,藉由日常餐桌上的飲食生活習慣,勾勒出眾所陌生的人物個性。

文中也談及當時的歷史背景與各國社會風貌,是一本從飲食面向重新認識政治人物與歷史文化的趣味之書。

面對面,與大人物們一起吃頓飯

拿破崙、史達林、希特勒、墨索里尼、佛朗哥、羅斯福、邱吉爾、戴高樂、麥克阿瑟、甘地、胡志明、艾森豪、傑佛遜、甘迺迪、尼克森、詹森、福特、卡達、雷根、老布希、克林頓、雀兒喜、小布希、歐巴馬、米歇爾、柴契爾、威廉王子、戴安娜、曼德拉、李光耀、哈維爾、翁山蘇姬、教宗方濟各

如果你手上有一票,會投給以下哪位候選人呢?

政客A:
常常跟一些不誠實的政客來往,也會諮詢占星學家,有婚外情,是個老煙槍,有酗酒習慣,每天得喝八至十杯的馬丁尼。

政客B:
過去曾經有兩次被解雇的記錄,睡覺要睡到日上三竿,中午才會起床,大學時吸過鴉片,而且每天傍晚都會喝一杯威士卡,更同樣被傳言有酗酒習慣。

政客C:
他曾是一位受勳的戰爭英雄,素食主義者,不抽煙,只偶爾喝一點啤酒,從沒有發生過婚外情。

恐怕很多人的首選都是政客C吧?想知道是哪幾位政治名人,請參看本書精彩故事。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