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習近平稱鄱陽湖為「中國腎臟」,如今卻面臨水位不足的毀滅威脅

【圖輯】習近平稱鄱陽湖為「中國腎臟」,如今卻面臨水位不足的毀滅威脅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期研究鄱陽湖生態的美國阿拉巴馬州大學教授尚克曼(David Shankman)說,鄱陽湖生態危機主要是20年來的砂石開採過度造成。「採砂讓流出水道更寬,導致湖水流出的速度更快,不易保存。」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范新德是位36歲的漁民,走過泥沙的他,從一片已日漸縮小的河床上,篩選砂土而挑出一些舊銅板。這條河的盡頭,就是注入目前中國最大的淡水湖:鄱陽湖。

大約80年前,當地居民為了躲避日軍襲擊,把錢幣裝箱打包,運上木筏順水而流,有不少硬幣在過程中落入河中不知去向。現在,隨著鄱陽湖水位下降至數十年新低,許多人便展開「掏金」,替范新德這種面臨未來生活困難的漁民,提供微薄的收入。

RTS2VKUV
范新德(左)手上拿著從河岸中撈出的硬幣|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20年1月1日,中國政府將禁止在長江沿岸的環境較脆弱地區的捕魚行動,到2021年,整個鄱陽湖都將被納入禁捕範圍至少10年。

范新德說,他和其他10萬名漁民,因為當地日益嚴重的環境問題而受到不公指控,因此必須找到其他謀生方法。

「我們的收入來源被切斷,已經沒有其他東西了。說實話,我們根本不該來收集銅板,因為這些算是國有財產,即使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范新德說。

官方表示,過度捕撈已使河中族群數量減少到危險水平,使瀕臨滅絕的物種受到威脅,包括最後的江豚:長江無鰭豚(Yangtze finless porpoise)。

RTS2VKU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然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形容用來過濾中國40%人口供水的重要「腎臟」鄱陽湖,也受到砂石開採、未經處理廢水及上游560公里的長江三峽大壩影響。

從江西省附近流入長江的河水量,即使在冬季時會比較少,但鄱陽湖的水位也面臨60年來的新低點。七月份以來幾乎沒有強降雨,數百條乾死的魚和貝類動物就這樣在沙岸邊曝曬死亡。

當地居民說,都是三峽大壩惹的禍。這個長江的巨大水庫,從最遠處到大壩口約長660公里,儲存了龐大的水用於發電。59歲的漁夫張應生說:「三峽大壩攔住所有的水,每個冬天都這樣,但今年特別乾旱,所以水位又更低。」

RTS2VKU0
59歲的漁民張應生|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長期研究鄱陽湖生態的美國阿拉巴馬州大學教授尚克曼(David Shankman)說,鄱陽湖生態危機主要是20年來的砂石開採過度造成。「採砂讓流出水道更寬,導致湖水流出的速度更快,不易保存。」

張應生說,巨型挖泥船的開採工作嚴重影響漁業,因為湖床會越挖越深,要撒網捕魚就更加困難,而且這種開採對湖泊生態的破壞非常驚人。

RTS2VKU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國政府計畫,從2019年到2024年,每年的採砂石限制在3990萬噸,比2014年至2018年下降26.9%。挖泥船被允許開採的湖面也限縮至65平方公里,是過去的四分之一。

尚克曼說,這些新政策都表示中國官員已注意到採砂是嚴重的環境負擔,但僅是停止採砂並不會解決問題。「不僅是取決於開採範圍或面積,而是要看他們在哪裡的地點採礦。」

中國政府正在終結長江沿岸大規模「破壞性」的開發,習近平也曾對外宣示,恢復鄱陽湖生態是振興長江兩岸的關鍵核心。

RTS2VKV8
鄱陽湖乾涸河岸的一處採砂場|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不過專家說,湖泊生態毀滅性的改變是不可逆的。

甚至在長江三峽大壩工程和採砂氾濫之前,修築堤防與截彎取直等公共工程,就已經導致鄱陽湖面積大量縮小。

「由於地貌變化、水壩與採砂,鄱陽湖中的一切都發生戲劇性變化。湖泊、長江水量、沉積物的出入,都是人類造成的結果。」尚克曼如是說。

RTS2VKV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