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賣台?】你要賣一個東西,就必須先擁有這個東西

【什麼是賣台?】你要賣一個東西,就必須先擁有這個東西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林世文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范疇說,「單單有『賣台』這個概念,台灣已經跨出一步了。那現在大家來吵要怎麼賣,越吵就對自己越有了解,越懂得自己的價錢,台灣就更加了解自己了。」

2020大選僅剩下不到20天,而爭取連任的民進黨喊出「保台抗中」口號,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則提出「台灣安全、人民有錢」主張,在香港反送中抗爭運動情勢的影響之下,台灣這個太平洋上的小小島國,其主權和國家安穩,都成為各方關注的議題。關鍵評論網20日舉辦「什麼是賣台?」擂台,除了邀請3位講者,現場還有近60位關心政治的青年一起辯論今年選舉最夯的「亡國感」。

台灣從1950年代開始,就是「芒果乾」的產地

曾任《端傳媒》評論總監的曾柏文指出,所謂的芒果乾或亡國感有兩種不同的口味。最早開始討論的在比較是在綠營,就是在講中國的霸權滲透、威脅,或者像韓粉代表了民粹和狂熱,它如何侵蝕民主的體制。

但另外一方面可以看到很多藍營的支持者、韓粉,他們也訴諸另外一種亡國感,認為現在綠營真正背後想做的是台灣獨立,而台獨是在掏空中華民國,所以韓國瑜會說,蔡英文從來沒有真正愛過中華民國,另外第二種層面會認為蔡政府「玩法濫權」,例如張天欽、楊蕙如案等破壞社會的體制,以及《勞基法》修法、同婚等改革,都在造成整個社會的撕裂跟不安定。

在這兩種版本的論述當中,背後反映了從國家主權、社會體制、政治文化到個人層面,即便是互相敵對的兩個陣營,也各自有一套說得過去的理據跟價值基礎。所以2020大選,是兩種芒果乾加上波蘿乾(「剝奪感」的暱稱),從退休軍公教人員在年金改革中被稱為米蟲,蔡政府的改革造成不安定,這些都成了藍營支持者所站上街頭的能量。

但曾柏文強調,亡國感在台灣,並非不是最近的事情,1950年代的一江山戰役、大陳島的撤退、金門八二三砲戰,當時是一股中共隨時可能就打過來,然後中華民國就滅亡,台灣被中共給統治的感覺;到了60-70年代,跟美國斷交、被逐出聯合國等,也是有一種中華民國要在國際上「消失」的恐懼。

而台灣之所以會產生亡國感,曾柏文提出兩個可能原因,第一是台灣的地理位置位於太平洋第一島鏈的樞紐,各國強權從過去的帝國時代到現在,在拉扯過程中容易造成不穩定;第二則是台灣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被政治力量承載了一種「不合身且過大」的國家想像,在地圖上認識的國家,和國家實質掌控的區域有落差。

而2019年9月天下雜誌分析,不同的世代之間對兩岸的看法有非常巨大的落差,本來應該是社會的共同份子,常常覺得對方的想像對自己的想像是一種威脅,因此只能說,台灣本來就盛產芒果乾,而且我們剛好踏進了一個芒果乾的盛產季。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台灣人民的歷史天命,就是幫助世界捍衛自由民主

曾任民進黨青年部及文宣部主任、總統府諮議的周奕成則表示,不管是賣台還是亡國感,大家擔心的其實是「台灣的現狀會不會被改變」,他的答案是「會」 ,而且有人希望從這個現狀改變裡面去得利。

周奕成認為,從1949年以來到現在2019年年底,現在可以說是70年來最為關鍵的時刻,因為過去沒有「親中共、反美」的政權存在,不管是蔣氏政權、國民黨李登輝、民進黨陳水扁,到馬英九、蔡英文的政府,基本上在大戰略上都是親美的政權,但是接下來可能會有親中共、反美的政權存在,這將是重大的危機。

周奕成以《意外的國度》(Accidental State)的論述指出,台灣本來沒有獨立的條件,今天的獨立狀態是歷史的偶然,在國際局勢幫助下而確定下來,後來因為台灣民主化和台灣人民的意志,希望把偶然變成確定狀態。因此台灣人民是被歷史天命所選定的,一方面面臨賣台,同時也得到了巨大的歷史機會,因為台灣人民是能夠幫助全世界去捍衛民主自由的非常獨特的歷史角色。

周奕成也分析,蔡政府這幾年來大方向是正確的,但是被整個國際局勢的潮流推著走的,不是非常有意識並能主動帶動戰略論述討論,接下來應該明確高舉這樣的戰略路線,如果用10個字來描述台灣的天命和戰略,就是「獨特國家(unique country)高舉普世價值(universal values)」

過去台灣在追求獨立時都說「我們是個不正常的國家」然後一直希望變成正常的國家,但是世界上偉大的國家,沒有一個是正常國家,像美國,如果他是個正常國家,就不會產生「世界警長」的想法要去全世界做各種介入?所以要讓一個國家能偉大,最重要的不是每天在捍衛自己,覺得自己很可憐,全世界都應該來幫忙。而是意識到台灣的存在,跟全世界所有的人的自由平等是息息相關的,這就是台灣的天命。

周奕成也說,台灣下一任的總統最大的使命就是強化台灣跟美國的關係,穩定台灣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就這個角度,蔡英文是目前最適合的領導者。另一方面台灣要作為亞洲民主自由的代言人,蔡英文也非常適合。當年的李登輝先生在1990年代讓台灣和平民主的過渡轉型,得到Mr. Democracy的稱號。那蔡英文雖然自己沒意識到,但是現在的整個世界局勢,已經讓她走向Madam Liberty。

周奕成也指出,現在看全世界,「民主的退潮」是個很嚴重問題。這個普世價值過去曾一度被認為是世界的共識,但後來遭遇到非常大的挑戰,尤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最大的威脅。

2019120TheNewsLens-85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周奕成分析,本來中國在1980年代時對民主的態度是較為軟化的,因為要跟全世界談投資、加入世貿組織、跟美國換取貿易優待,當時就是用放幾個政治犯,然後你給我最惠國待遇,美國從老布希到柯林頓都用這方式在跟中國談判,但這政策走到現在,全世界發現,當初所希望中國的改變並沒有發生。

中國的態度越來越強硬,本來是「民主是個好東西,但我們做不到,因為中國很大很窮,有很多敵人,一旦民主化就沒辦法控制國家,所以請不要逼我,我盡量做做看。」到後來開始認為民主不需要,因為全世界的投資都已經來了,經濟開始發展了,他就覺得威權還滿好的。

到現在中國的態度則是「你們都錯了,民主根本就不是一個好東西,我這套才是對的」,他要輸出他的模式,這就是中國現在在全世界所做的事情,輸出他的制度、理念,在美國、歐洲都在發生,本來信仰自由民主的人開始改變想法,在台灣過去採取親美立場的學者都在高喊民主自由,說要學美國的人現在很多有了轉向,這會是將來歷史上非常重大的問題,也就是在台灣的國民黨和某些知識份子的大轉向,到最後他們要去附和中共對自由民主的看法。

那台灣該如何對付這個問題?周奕成強調,就是保衛並且改善台灣的民主,只要改善台灣的民主,就會對整個人類世界有非常大的貢獻。

「賣台」是400年來最健康的概念

曾在美國、台灣和中國創業超過30年的范疇則指出,「賣台」是400年來最健康的概念。因為台灣作為「地緣動力」的產物,在經歷過荷蘭、葡萄牙、清朝、日本、國民黨等的統治歷史背景,台灣人今天第一次有這個機會有自我意識說「要不要賣台?賣給誰?有沒有在賣台?」

你要賣一個東西,必須先擁有這個東西,如果你不擁有這個東西,像過去一樣,台灣只是基地,日本人、荷蘭人、鄭成功的基地,反攻大陸的基地,哪有賣台這個問題?基地人民是不會想著被賣掉,只會問下一個統治者是誰?會照顧我照顧得更好,我爭取誰來統治我。

所以單單有「賣台」這個概念,台灣已經跨出一步了。那現在大家來吵要怎麼賣,越吵就對自己越有了解,越懂得自己的價錢,有人說你這裡好,有人說你這裡差,台灣就更加了解自己了。

2019120TheNewsLens-168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范疇也認為,假如台灣並不能接受自己被賣掉,台灣就要自主,自主定義又是什麼?他提到,大家在吵「加入聯合國」是不是就能夠達到自主的目的,但他說,聯合國的群組裡,美國都要退群了你知道嗎?另外,烏克蘭加入聯合國26年,俄國說打就打,敘利亞、利比亞是不是都是聯合國成員?美國是不是說打就打,所以加入聯合國「so what?」

還有,他也問道,要多少年台灣才能夠自主?以色列花了好幾千年,芬蘭人一戰之後,至少又打了三次大戰,死了至少30萬人才拿到它的自主,但芬蘭才不到1000萬人口。那麼,台灣有沒有流血?需要流多少血台灣才能自主?范疇強調,關鍵問題就是,台灣人民有沒有準備為了「不被賣掉」付出代價或犧牲、願不願意為保衛台灣而流血?

「世界上沒有發生過一個國家,他自己不流血,台灣人一個一個不死,又希望美國的CIA來救,或者綠扁帽來替你死,想得這麼美啊⋯⋯」范疇最後如是說。

活動後半,還有100分鐘由各方而來的意見領袖、青年朋友們與講者的交叉詰問,例如國民黨青年部副主任詹為元認為,可以反思的是,「假如親中就是賣台、那親美是賣台嗎? 如果都是的話,那麼台灣有可能『不賣台』嗎?」

記者蔡又晴也指出,現在當台灣決定追隨的美國,其實已經越來越不民主時,是否還要堅持美國的民主價值,讓台灣成為美國不民主之下的一個旗子?」

基進黨的發言人顏銘緯則表示,當台灣還在討論什麼是「賣台」時,中國已經很清楚怎麼統一台灣,透過大外宣、介選計畫、中資企業和媒體的滲透等,這些都是已經被發現且揭露的「事實」。真的要說到底,親美當然也算賣台,但也許可以思考是:獨裁的中國比較民主,還是民主的美國比較獨裁?台灣要走怎樣的框架和路線?

相關的精彩辯論,關鍵評論網將推出精華影音,敬請期待。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