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四點待修正的《集會遊行法》:允准制、刑事處罰、禁制區、禁蒙面

有四點待修正的《集會遊行法》:允准制、刑事處罰、禁制區、禁蒙面
多個青年團體於107年12月23日到民進黨中央黨部前舉行記者會,|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民藉由集會遊行,提醒當政者的施政內容、方向有無悖離。其中,《集會遊行法》有幾點需要修正,像是現行《集會遊行法》採用允准制,變成政府說不行,遊行就變違法。導致人們能不能抗議,還要由被抗議的人來決定。

文:李奇芳(台權會副會長)

為什麼要有集會遊行

集會遊行是一個社會中弱勢民眾,最後可以表達聲音的公共空間。一般人要怎麼向政府發聲?我們很少人是民主社會裡面的百分之五,沒辦法在議會殿堂上去制訂對自己有利的法案,通常來説我們個人沒有那個身分地位,不是立法委員的大樁腳(thiāu-á-kha),沒有給他們捐錢給政治人物,沒辦法去影響立法委員,那我們還剩下什麼?

人人都有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對,我們只能上街頭,在街頭上發聲,去集合社會民眾,告訴立法者、告訴執政者這是一股不容小覷(khuànn-khin)的力量,議題是有相當的人數在支持。集會遊行是向政府表達對於某些政策的不滿或影響政策的手段,站出來就是一個支持,站出來就是一股力量,於是乎集會遊行就變得非常重要,若不能集會遊行,便無法集結大家的聲音,不能影響執政者的態度,遑論相互對抗。

政府對於集會遊行應有的態度

集會遊行的權利並非不可以由法律形塑,但政府在制定、修正《集會遊行法》時的立場應是「如何去保障人民的集會遊行權利」,而非如何對人民的集會遊行權做出限制。民主政府應正視人民的集會遊行權,正視這個人民向政府發聲的管道,藉由人民的集會遊行,時時刻刻提醒自己的施政內容、施政方向有無悖離人民,在集會遊行這一點上,政府更應該擔任起促進責任的角色,而不應該去打壓或管制集會遊行的舉辦。

有幾點需要修正的《集會遊行法》

(一)允准制(《集會遊行法》第8條)

和平集會遊行是人民的權利,並不需要由政府給予,因此在立法選擇上,允准制與報備制就代表了政府不同立場的思維,允准是你本來沒有,政府給你的,報備是你本來就有,要遊行的時候跟政府說一聲,若是遇有其他遊行相衝突,政府負責協調、維持秩序。現行的《集會遊行法》採用允准制,變成是政府說不行,遊行就變違法。我們上街頭的意義就是要對政府出聲,結果能不能上街的決定權卻是在政府手中,非常不合邏輯。我們能不能抗議,要由被抗議的人決定,哪有這種道理?

(二)刑事處罰規定

現在的《集會遊行法》中,對於帶頭遊行的人仍有刑事處罰,最重可以判到兩年有期徒刑,但是從基於保障集會遊行的立場,人民在行使權利,根本不應該受到處罰,更何況是會有刑事紀錄的有期徒刑,這部分回歸一般的刑法體系處理即可,不須在此賦予警察機關更多的權利。其實政府也不用太擔心,在政府心態沒有改變前,現在警察、司法都不用《集會遊行法》了,聰明的執法者早就改用刑法的妨礙公務的規定跟《社會秩序維護法》來定罪,就算刪除,政府面對陳情抗議還是可以翹腳掄鬍鬚。

(三)禁制區(《集會遊行法》第6條)

《集會遊行法》現在還有「禁制區」的規定,我們可以理解他的立法目的,是為了保護國家機關與軍事區域,但是這些地方才是民眾會去抗議的地方。集會遊行的目的不是讓民眾在街頭散步,而是要讓民眾的聲音能對政府發生影響,能讓政府能認真看待遊行民眾的訴求。

以往在政策出現重大爭議時,例如之前的勞基法修正,當時從總統府為中心劃出很大的「禁制區」,路上都是拒馬、蛇籠(thih-suànn-bāng),車輛、行人皆禁止進入,讓人懷疑台灣是否重回戒嚴。政府若要透過封閉道路來對人民的行動自由加以限制或禁止,其空間限制和時間限制都必須符合「適當性」與「必要性」。

為貫徹《集會遊行法》應該要有的目的,維護公共空間的表意自由,免去對於集會遊行自由之不當限制,禁制區規定應該要刪除,就算在政治現實的考量上不能刪除,也應該符合比例原則,不能任意劃設,將人民阻擋於千里之外。

(四)「反蒙面」(《集會遊行法》第14條)

香港政府之前為了打壓「反送中運動」,通過「禁蒙面法」,禁止民眾戴口罩(kuà tshuì-am)上街頭,方便警察紀錄參與活動者的面貌,幫助警察執法,以及增加對於參加集會遊行民眾的嚇阻力。

這邊的問題在於,為什麼參與集會遊行的民眾就不能在遊行裡面把自己藏起來,就應該被認出來?集會遊行權本來就是人民所有的權利,國家不能藉口說管理方便,要求民眾不得作任何妨礙身分辨識的事項。民眾應該有不在遊行中展現自己的自由,特別是許多弱勢團體、還在被汙名化的群體,當站上街頭勇敢表達訴求時,更不應該被迫顯露身分。例如:外國工人爭取權益不想被上司發現、愛滋病患者上街要求政府制定反歧視的保護政策,不想被他人發現等情況。

我國《集會遊行法》第14條目前竟然仍有授權主管機關以「妨害身分辨識之化裝事項」為由,限制參與集會遊行權利的「禁止蒙面」條文。應該廢止禁止蒙面規定,以示對於集會遊行權利的保障;相對來說,警察能夠使用武力,基於防止其暴力濫權(弄權 lōng-khuân),揭露警察的身分才是更重要的。

若說有什麼會違反規定,應該是指做了什麼事情侵害了公共利益,而不是他們穿什麼、打扮成什麼樣子。

結論

人民走上街頭抗爭,已經是最後手段,因此政府不應打壓這最後的權利,更別說以維護社會秩序之名,將上街的民眾當作對立的一方。

這邊要強調的是:

台灣的民主人權價值才能讓台灣走出不同於中國的路。

延伸閱讀

本文經台灣人權促進會(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