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佐科威長子與女婿投入地方選舉,看印尼人如何理解政二代和政治「王朝」

從佐科威長子與女婿投入地方選舉,看印尼人如何理解政二代和政治「王朝」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日印尼總統佐科的長子吉布蘭宣布要競選梭羅市市長,而女婿巴比則要競選北蘇門答臘的棉蘭市市長,引起了佐科要形成政治王朝的批評。

什麼是政治王朝?在網路上我並沒有找到適切的定義,唯一有很明確定義的就是美國NBA球隊,只要能夠連續三年獲得冠軍,也就是所謂的三連霸,就能被稱為建立了王朝,例如湖人王朝,塞爾提克王朝和公牛王朝。從NBA創建以來,也只有三支球隊能有這個稱號,難度非常之高,也因此讓人尊敬。

而在民主政治上,使用「王朝」這個帝制時代的形容詞其實並不適恰,因為民主正是民眾當主人,選出各級民意代表和國家領導人,所謂的王朝是帝制時代用語,接班人只需要經過宮廷內鬥,是不需要經過選舉和全民檢驗的,更沒有所謂的制衡力量,例如北朝鮮的金正恩大統領,從祖父到他三代,有任何人經過大統領大選的過程嗎?

至於印尼,乃至於整個東南亞,許多人看到政治人物的第二代第三代參與政治,直覺性的冠上政治王朝的名稱其實也有失公允。即使是NBA的王朝,也是一支球隊經過長期的訓練,連續三年拿到冠軍,而這個過程是不可以偷懶,也沒有捷徑的。在民主選舉的過程中,用帝制時代稱謂來形容民主時代經過選票檢驗的政二代政三代,就真的有點讓人不知所云。而更重要的,經過民主程序當選的這些人,自己本身同時也晉身為政一代,因為父母親除了協助拉票之外,也和一般人一樣,只有一張選票,當選了就是全民選擇的結果,而不是長輩的恩賜。

美國布朗大學的論文指出,政治王朝在民主時代的確存在,但大多位於民意代表階段,例如參眾議員。而所謂的王朝,更適當的用語應該是政治家族,代表的是權力延伸,即使是不連續的過程,但權力停留在特定家族的現象,造成了政治家族,例如有名的甘迺迪家族。

若用這個定義來看,印尼其實所謂的政治家族其實少之又少。

從1945年印尼建國以來,國父及第一任總統蘇卡諾(Sukarno),他的女兒梅嘉娃蒂(Megawati Sukarnoputri),繼任被彈劾下台的瓦希德總統(Abdurrahman Wahid),成為印尼第五任總統,之後競選總統失敗,由尤多約諾(Susilo Bambang Yudhoyono)繼任印尼第六任總統,而他的長子阿古斯(Agus Yudhoyono)競選雅加達首長和佐科威副手都以失敗收場,家族至今無人擔任公職。2014年,由現今的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繼任並連任勝選,任期直到2024年。

如果從印尼歷史和最有權力的總統位置上來看,印尼人並沒有做出政治家族的選擇,即使國父的女兒也無法得到人民的厚愛而當選總統。而印尼歷史上在位最久的蘇哈托(Suharto),即使在任期間子女干政或承包國家建設工程,至今也無人經過民主程序當選和擔任任何公職。繼任蘇哈托總統的哈比比(B. J. Habibie),家族無人涉入政治,專心在開發飛機和提高印尼工業水準,在民間至今聲譽不墜。而繼任哈比比的瓦希德總統,子女也無人並拒絕擔任公職。

唯一的例外是國父的外孫女,也就是梅嘉娃蒂的女兒,普安(Puan Maharani),在今年十月一號辭去部長職位,擔任新一屆的國會議長。即使是國父的孫女和黨主席的女兒,印尼人民同樣無情的投下反對票,她在許多選舉戰役中鍛羽而歸,2014年想要爭取擔任佐科威總統副手也同樣遭到拒絕,經過不斷努力,才在2019年獲得404,034的全國最高票,當選國會議員和議長,至於未來會不會競選總統或者當選,機會看起來並不大。

蘇哈托家族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蘇哈托家族合影

印尼人民對反貪的理解

為什麼印尼人民對政治家族態度如此堅決和無情?這一點其實有兩個主要原因,也很直覺。

第一個原因是蘇哈托影響至今深遠。印尼30歲以上的青壯年,經過了蘇哈托的無情統治和看透了家族貪婪的現象,在民間被揶揄為檀香家族(Cendana),因為他們家族把雅加達檀香街都買了下來當作寓所,試問總統的薪資如何買得下雅加達市中心的高級地段,而且還是整條街?

此外,蘇哈托的子女們,至今還在嘗試影響政局,在每一次反政府的遊行和動亂中,總是會有他們的身影或者金援的消息,甚至傳出蘇哈托的長子湯米蘇哈托(Tommy Suharto),想要到落後的巴布亞選舉國會議員,還喊出恢復蘇哈托的新秩序時代和印尼光榮,讓許多人搖頭嘆息。

貪污上了國際新聞的蘇哈托家族,在稅務特赦的申報中,湯米蘇哈托「只」申報了四千萬美金左右的財產,讓許多人議論紛紛,因為大家相信實際數字遠大於此。

一個貪污成名的政治家族至今還佔據印尼新聞,讓許多印尼人覺得政治家族不是最好的選擇,而將選票轉向他人。

第二個原因是印尼的文化。

印尼有小費文化,原意是要感謝協助你完成事情的餐廳服務生或者工人,但被許多人濫用和延伸到政府機關,造成至今印尼官僚和貪污傳聞不斷。

貪污好不好?這個問題在印尼可以引起很長的討論。

認為貪污不嚴重的人會說,印尼貪污雖然嚴重,但過去70年來,印尼經濟有退步嗎?表現比世界很多國家都還好,貪污不是國家進步的最主要阻力。

而反對貪污的人,看到新加坡的先進和中國的槍斃嚴格執法,大力疾呼要努力掃除貪污,就像佐科威和鍾萬學說的,貪污是系統性和集體的行為,單獨一個人是無法貪污的。也就是說,貪污拉出來會是一串肉粽,而且涉及層面非常廣泛。

可是反對貪污的人裡面也分成兩派,兩派都贊成大力掃貪,將被抓到貪污的人換掉和判刑,但印尼法律中對貪污的判刑其實很輕微。而另一派的人的動機則不是出於單純的掃除貪污的正直。

印尼有一點和台灣很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人口數。兩億六千萬的人口和資源豐富的國家,任何人當上了總統和部長都有享用不盡的資源,一般民眾也習慣的將政治人物和富翁畫上等號。在這個狀況下,競爭自然比台灣政治激烈數十倍不止。加上印尼是個平均年紀30歲不到的年輕國家,法律上更是明訂55歲是法定退休年紀,所以印尼很少看到超過55歲還出來競選或擔任部長的人,也不會看到有人擔任總統副總統,下台之後還想選國會議員;更不會有擔任了內閣部長,下台了之後競選地方首長的例子,原因就是因為選民不買單,不會讓政治人物從大做到小,從中央做到地方,從年輕做到老。印尼沒有所謂的「官癌」,因為現實的環境就不允許這樣做,這麼多人等著取代你的位置,再優秀的人到了時間也要退下來。

反貪另一派的人正是利用這個心態,因為若自己不能在55歲之前佔到位置,那之後的機會就微乎其微,利用法律和口號,換掉位置上的這個人,增加自己致富的可能性,這一點是許多人心中不說的秘密,反對貪污的原因不是因為貪污不好,而是因為主角不是我。當然不是每一個人都是如此,但的確有不少人是抱著這個想法。

隨便問一個印尼人,為何選上了民意代表都會財富暴增?得到的都是一抹微笑和曖昧的眼神,然後反問你說:不然選舉的投資哪裡回來?有的印尼人還會回覆:在見到這麼大的數字和資源之前,任何人講反貪都很容易,但實際見到了,人性和聖潔,誰贏誰輸就很難說。

但我可以很確定的說,普遍印尼人是反貪的,也希望自己生活改善,這也是為什麼沒有貪污醜聞傳出的佐科威總統和鍾萬學至今仍然受到民間愛戴,聲望勝過許多在任的政治人物。

媒體口中的「佐科威王朝」可否成立?

1987年出生的長子吉布蘭(Gibran Rakabuming Raka)要競選家鄉的梭羅(Solo,又名Surakarta)市長,而1991年出生的女婿巴比(Bobby Nasution)要競選自己出生地,北蘇門答臘的棉蘭(Medan)市長,在印尼新聞上引起了短暫的漣漪。

佐科威長子爭取參選梭羅市長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印尼總統佐科威(前排左)長子吉布蘭(前排右)將爭取代表印尼民主奮鬥黨參選中爪哇梭羅市市長,步上跟
父親一樣的從政道路。圖為佐科威、吉伯朗與吉伯朗的兒子8月18日出席今年印尼國慶日的照片。

幾個月前第一次傳出吉布蘭被人拱出來競選梭羅市長的時候,當地的黨部主委在媒體上就很不客氣的公開說:如果你要競選市長,那就請參加黨內初選,不是透過媒體放話,現在印尼民主奮鬥黨(PDI-P)也有人登記參選,不是因為你是總統兒子就可以跳過程序。

這番話引起了渲染大波,但卻也義正嚴詞,因為民主法治正是按照規矩來,而不是父傳子的帝制時代作法,吉布蘭自然也要經過民主黨內初選登記和競爭才能出線,同樣的規定也適用到女婿巴比身上。

當然,布朗大學的這篇論文裡面講了一句話也令我印象深刻,那就是在民主時代,權力獲得權力。身為政治人物的家族,得到的關愛和知名度本來就比別人更高,在起跑點上就贏了對手一大步,未來獲得社會上挹注的選舉資源自然也比別人多,可是在印尼這個權力幾乎等同於財富的地方,競爭是非常激烈而且殘酷無情的,政治人物家族成員比別人提早受到檢驗,陣亡的也不少。

在原本不打算從政的這兩個人,為何突然改變心意,其他人無從得知實際原因,但我相信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因為,佐科威競選連任期間,他們兩人協助這兩個地區的選務工作,而在和選民互動的過程中,當面得到了許多選民的支持和鼓勵,進而改變了心意,也看到了改善國家的過程,沒有政府的力量是做不到的。也許基於這個原因下,他們決定踏入政壇,成為一支新的生力軍,他們也和其他人一樣要面對的是,做不好就會被換掉,沒有其他特權。

這個參選動作,當然得到了許多敏感的競爭對手高度關注,進而提出佐科威的政治王朝可能性。這個答案,可以是很簡單,也可以是很複雜。

佐科威從政之前就已經是成功的商人,從政以來更沒有貪污和懶散的傳聞,家庭和諧美滿,未來媳婦還是華人,充分展現印尼多文化多種族的融合景象,政治形象幾近完美。

印尼民眾在其他政治人物貪污醜聞不斷的狀況下,將佐科威完美的形象投射在他的家族成員身上,期待他們和佐科威一樣不停工作,改善人民生活和建設國家。吉布蘭和巴比的民調並沒有優勢,同樣要努力吸引選民的支持,印尼人用同樣的標準來檢驗這兩個人,除了知名度比對手高了一點之外並沒有其他優勢,這是民主的貫徹和象徵,也是印尼進步的表現。

「當你給人民的選項只剩下可能貪污的政治人物和佐科威家族成員,你該怪的是誰?」

批評佐科威「政治王朝」的人,其實答案就在這個問題裡!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