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錢》:「以油換糧」不僅玷汙聯合國聲譽,也是這個時代最大的貪汙醜聞

《黑錢》:「以油換糧」不僅玷汙聯合國聲譽,也是這個時代最大的貪汙醜聞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界歷史上最盛大的人道主義行動,因為簡單而淺顯的設計瑕疵,最後以失敗收場:海珊得到所有承包商的控制權——即控制伊拉克出售石油與購買人道物資的對象。「這表示人員與公司都必須爭取海珊的批准,導致整個系統向行賄者敞開大門。」

文:大衛・蒙特羅(David Montero)

總體而言,在一九九六至二○○三年間,伊拉克在世界市場上售出了價值六百四十億美元的石油,並用這筆錢換得三百六十億美元的救助資源。藉由賄賂,伊拉克獨裁者不但獲得數十億美元現金,也竊取了價值數億美元的援助物資。

實際上,這個複雜的竊取系統可能的運作方式如下:某一年沿海公司以兩億五千萬美元購買一千萬桶石油,並將這筆錢存入紐約的聯合國託管帳戶。但另一方面,伊拉克官員要求沿海公司將另外五百萬美元的回扣(每桶五十美分)存入一個隱密的獨立帳戶,由海珊控管。同樣,富豪汽車可能賣給伊拉克貿易部兩億五千萬美元的車輛(據稱是用來分送糧食給人民),並把錢付到紐約的聯合國託管帳戶。接著,富豪汽車也將百分之十的費用轉入海珊控管的另一個銀行帳戶,金額是兩百五十萬美元。海珊除了回扣,還能竊取車輛到他的軍隊裡。

中情局局長泰內特(George Tenet)給杜爾弗下了指示,希望讓海珊那項謠傳的武器計畫「水落石出」。經過一次又一次面談,被關押的人都堅稱海珊從未有過那些武器,真相越來越得到調查團隊的證實。雖然企業賄賂並非杜爾弗的調查主題,但他決定循著這條金流追根究柢。

杜爾弗離開伊拉克時,他手下一千四百位伊拉克調查小組成員,已經完成了美國政府各部門對海珊政權倒台做過最全面的調查之一。調查小組發現,伊拉克最大的危機並非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而是以下事實:海珊透過史上最大規模的企業賄賂計畫累積了數十億美元,而順利祕密重建了他的軍事與情報部門,為戰後的毀滅性叛亂奠定基礎。

世界歷史上最盛大的人道主義行動,因為簡單而淺顯的設計瑕疵,最後以失敗收場:海珊得到所有承包商的控制權——即控制伊拉克出售石油與購買人道物資的對象。「這表示人員與公司都必須爭取海珊的批准,導致整個系統向行賄者敞開大門。」科姆拉斯(Victor Comras)說道,他曾在二○○○年代初期為美國國務院從事伊拉克制裁方面的工作。這不但讓海珊得以支持某些公司與國家(例如俄羅斯與法國,兩者皆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成員,與伊拉克一樣反對制裁)也讓特定人士受益。

杜爾弗從取得的文件中,找到海珊石油受益人的祕密名單。伊拉克石油的買家之中,有三家美國企業巨頭:雪弗蘭、埃克森美孚和艾爾帕索公司(El Paso Corporation)。

不過,還有一個名字比上述企業更常見:懷亞特。聯合國「以油換糧」計畫分為六個月的階段進行,海珊在此期間獲准出售石油。懷亞特在這所有十三個階段之中,得到了最大的個人石油特許權,共計七千四百萬桶。其實從「以油換糧」計畫以來,第一艘離開伊拉克的油輪就是懷亞特的。嚴格說來,懷亞特從伊拉克購買石油並沒有違法。至於非法的部份,正如杜爾弗取得的伊拉克石油部文件——懷亞特為了拿到石油,給了海珊七百萬美元的賄款。

懷亞特與伊拉克政府長期關係密切,所以他得到大量的石油特許權並不足為奇,但令人震驚的是,整個「以油換糧」計畫的負責人塞萬(Benon Sevan)竟然也出現在祕密保證名單之上。

塞萬是塞普勒斯共和國的公民,由聯合國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在一九九七年親自選為「以油換糧」計畫的領導者。塞萬一九六八年加入聯合國,其職業生涯多半在此度過,協助在世界上最危險的某些地方執行任務,包括索馬利亞、伊朗和阿富汗。

他將近七十歲時,是公認代表聯合國高效、正直的典範。

但一九九六年以後的某個時間點,海珊將塞萬列入了他的祕密石油名單。塞萬逕自向伊拉克石油部推薦某些公司,希望讓這些公司購買石油配額。海珊將塞萬推薦的公司列入石油部的檔案,後面用括弧附注塞萬的名字。調查過程中,杜爾弗發現伊拉克副總統拉馬丹只要看見塞萬批准的公司,就會主動發布命令,給予該公司石油特許權。最終伊拉克的記錄顯示,與塞萬有掛勾的公司共計購買了七百二十九萬一千桶石油,並以一百五十萬美元的利潤出售。

「塞萬原本是個老實人,他想讓體制運作起來,但他卻目睹體制分崩離析。他看到每個人都在賺錢,然後暗想,可惡,我為什麼不大幹一票?」科姆拉斯說道。

當塞萬忙著成交時,莫里克的調查行動卻越來越不樂觀,因為他發現海珊的情報員與黨眾已經滲透到「以油換糧」計畫的核心。這些人在他的辦公室工作,就在他身邊:海珊政權副外交部長的女婿、前大使的兒子、退休情報員的兒子、阿拉伯復興社會黨(Baath Party)其他成員的親戚,以及高級官員的女兒也在其中。聯合國對伊拉克政府倉庫進行檢查的清單,他們全都有權限取得。這表示他們能通風報信給復興社會黨的盟友,並在檢查員到達前先行藏匿非法取得的貨物,或是演一齣讓那些東西(贓物)備待檢驗、卻隨即被盜的戲碼。

莫里克發現物資下落不明,不只是鉛筆或一瓶瓶安舒疼(Advil)止痛藥,還有數以千計的發電機、電池、馬達零件,以及令人吃驚的汽車、皮卡車和四輪驅動卡車。他透過在聯合國的伊拉克熟人與消息人士,追蹤到車輛流往何處:這些車輛被積存並移交給海珊的軍事與情報部門、伊拉克軍事情報局(Mukhabarat),以及阿拉伯復興社會黨的忠誠者。有些派往伊拉克運送食物的皮卡車,設計得相當不錯,既能拉大炮,又能安裝重機槍。從國際社會的角度來看,伊拉克軍方運用「以油換糧」計畫的資源,重建軍事後勤隊列——但這卻是該計畫本來要遏止的事。

莫里克反覆思慮,權衡自己的職業生涯,以及對聯合國與伊拉克人民可能造成的影響,最後他寫了一份調查報告,靜靜等待回應。結果無人理睬。「我只是個透明人,握有很多數字,嚷嚷著有人犯規。」莫里克如此形容。結果他發現自己的職務突然有了變化。他被掉離資料庫分析的工作,然後被分配去編輯與他工作內容無關的報告,或者在會議上操作投影機。

二○○二年,一名年輕的伊拉克士兵在聯合國駐地的視線範圍內自殺身亡,他曾經保衛莫里克及其團隊多年。對莫里克來說,這是毀滅性的徵兆,表示他竭盡心思投入的聯合國計畫徹底失敗,因為這項計畫號稱提供人道主義救濟,卻無法改善這名伊拉克士兵的生活。「這非常令人痛心,沒有人能為整件事情辯護,簡直是從一個缺乏基本需求的人身上偷東西。」莫里克說道。他受夠了。於是他偷偷打包了一個裝滿聯合國文件的袋子,在巴格達買了機票,前往紐約聯合國總部。

二○○四年十月,杜爾弗這份長達九百一十八頁的報告引發了一場政治旋風。美國司法部、財政部和六個國會委員會,以杜爾弗提出的大量線索作為基礎,展開前所未有的一系列調查。由於最高級的官員名譽掃地,聯合國指派了自己的委員會,由美國聯邦儲備(Federal Reserve)的前主席沃克(Paul Volcker)領導。當伊拉克的叛亂活動全面爆發,歐美企業賄賂在暴力煽動中所扮演的角色,將招致更多質疑。但就當時,所有調查行動都聚焦在兩個人身上:塞萬與懷亞特。

調查員與沃克帶領的委員會合作之下,發現塞萬從一家名為「非洲中東石油」(AMEP)的公司收到十六萬美元現金。該公司出售伊拉克石油(取自海珊給塞萬的配額)後才支付這筆錢。沃克的委員會發現,塞萬也允許其他公司從中獲利。回扣報告曾經好幾次送到他的眼前,早在二○○○年就有類似通知,具體陳述幾家涉案公司的名稱與銀行帳戶,但塞萬沒有採取任何行動。與此相反,他在提交給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定期報告中,對於回扣的指控隻字未提。

二○○五年七月初,塞萬在接受調查期間逃離美國,前往塞普勒斯。一個月後,沃克的委員會正式指控他受賄,褫奪他的外交豁免權,使他面臨刑事起訴。

沃克的報告還顯示,失職的人不只塞萬一個。許多聯合國高級官員,包括安南秘書長及其副手弗雷歇特(Louise Fréchette),非但不遏止賄賂與貪汙,就連已經掌握確切資訊的情況下也一樣,將貪汙細節藏在沉默的屏障之後。羅伊斯議員(Edward R. Royce)後來評論道:「隱瞞這些資訊這種醜聞,簡直堪比『以油換糧』計畫本身。」

「以油換糧」計畫的聽證會開始時,莫里克成為關鍵證人,說出一些極具破壞力的證詞。二○○五年三月十七日,莫里克描述了自己曾嘗試與聯合國討論貪汙問題,卻好幾次都得不到回應。不過,他終於設法在二○○二年十月一日安排與聯合國高層的會議,地點是紐約聯合國總部的內部監督事務廳。正如莫里克的報告多次提及,他在過去兩年發現表裡不一的情況相當嚴重。當時他相信聯合國官員會持續追蹤他的調查成果,但再一次,沒半個人回應,他最後獲得聯合國的回覆時,是通知被解雇了。

莫里克失業之後為了養家糊口,苦苦掙扎多年。他希望公眾憤怒能讓他的老東家徹底改革。他告訴國會委員會:「他們的管理是老派黑手黨式的,善良正直的職員要不是飽受屈辱,就是注定被解雇——這樣的聯合國必須讓步,變得更開放、透明與民主,以便讓我這種普通百姓能回到那裡老實工作。」

「我回顧一切,我覺得自己一直都做對了,」莫里克回憶道:「如果當初我留在聯合國,現在會變成高級官員。但沒有人想踩著飢民們往上爬。我很慶幸自己選擇離開。」

「以油換糧」計畫的慘敗,不僅玷污聯合國聲譽,也讓西方企業這個貪婪的世界奇觀攤在陽光底下。國際透明組織形容「以油換糧」計畫的核心正是賄賂,「這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貪汙醜聞之一,涉及了數千家公司。」

相關書摘 ▶《黑錢》:中國醫療體系跟共產黨官僚交織在一起,靠賣藥來經營醫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黑錢:跨國企業主宰與顛覆全球經濟的手段》,一起來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大衛・蒙特羅(David Montero)
譯者:辛亞蓓(Ya-pei Hsin)

史上最完整的貪污地圖
世界經濟強權・500強知名企業・橫跨四大洲

《財星500大》的頂尖企業,為何在沒有競爭對手的狀態下仍要賄賂?

通用電氣、IBM、嬌生、勞斯萊斯、富豪汽車、西門子、美鋁、雪弗蘭、輝瑞藥廠、必治妥施貴寶藥廠、諾華藥廠、美鋁、沃爾瑪、埃克森美孚石油、洛克希德飛機公司……

根據研究調查,賄賂能讓企業在短期內增加市值,保有高市占率,但缺點也不少,例如利潤下降、款項收不回且追討無門、員工士氣低落、薪酬結構問題、作假帳、企業名譽受損、法律風險,且對社會與經濟都有不良影響……但為何選擇賄賂的企業仍不計其數?

跨國企業的目標往往是國家元首,而不是低階官員

公共建設、軍火採購、醫療健保……只要有錢,他們絕對有辦法大撈一筆。面對這些價值千百億的錢池,「企業賄賂」是一種保持市場競爭力的積極策略,已有成熟且高度組織化的SOP,且經常得到執行長或高官認可。在黑錢的衝擊下,自由市場經濟體系該如何穩定公平、有效率的國際經濟秩序前景?

(一起來)黑錢:跨國企業主宰與顛覆全球經濟的手段_立體_300dpi
Photo Credit: 一起來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