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時間》:分心是「雷射模式」的大敵,一旦發生就難以完成你的「精華」

《生時間》:分心是「雷射模式」的大敵,一旦發生就難以完成你的「精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你改變你的優先順序,人們會注意到的。你的行動會向他人表明你覺得什麼重要。當你的朋友、同事、孩子和家人見到你這麼計較時間,他們也會開始質疑自己「永遠開機」的預設值,從「萬丈深淵」抽身。你不只是為你自己和你的「精華」生時間,也是為你身邊的人樹立典範。

文:傑克・納普(Jake Knapp)、約翰・澤拉斯基(John Zeratsky)

重新設計你和科技的關係

當你處於「雷射」模式,你的注意力會聚焦於當下,就像雷射光束集中在某個目標物上。你在狀況內,全心投入、浸淫在這一刻。當你像雷射一般專注於你的「精華」,感覺棒透了──這正是你積極選擇重要事務的回報。

「雷射」一詞聽來或許強烈,但要是你已經選好一項「精華」,且騰出時間,那就沒什麼困難或複雜的了。如果你正在做的是你在意的事,也擁有專注的活力,「雷射」模式會自然而然出現。

除非⋯⋯你分心了。分心是雷射模式的大敵。那就像一顆巨大的迪斯可球擋在你的雷射光束前面:光會四散開來──除了往目標的方向。一旦發生這種事,要完成你的「精華」就難上加難了。

我們不知道你怎麼樣,但我們兩個都會分心,非常容易。我們會為email分心,為Twitter分心,為Facebook分心,為運動新聞、政治新聞、科技新聞和搜尋貼切的GIF動畫檔分心。甚至連在寫這一章的時候也分心了(幸好及時回頭)。

希望你不要太嚴厲地評斷我們;畢竟,這是個五光十色的世界。我們的收件匣裡、網路上、口袋閃亮的智慧型手機永遠有新鮮事,而我們就是無法抗拒;Apple指出人們平均每天會替iPhone解鎖80次,而Dscout顧客調查公司2016年的一項研究發現,民眾平均一天會觸點手機2617次。分心儼然成了新的預設值。

在這個世界,光靠意志力不足以保護你的專注力。我們這樣說不是因為對你沒信心,或為我們本身的軟弱找理由,而是因為我們深知你正面臨什麼。還記得嗎?我們曾協助創造坊間兩種最幽深的「萬丈深淵」,曾從內部觀看分心的產業,非常清楚為什麼這些玩意兒如此具誘惑力,以及你可以如何重新設計使用科技的方式來奪回掌控權。

重新設計YouTube(作者:JZ)

2009年時,YouTube就我所知是觀賞搞笑貓咪影音和狗狗溜滑板剪輯的地方。我得老實說,當我剛開始洽談要不要加入這支團隊擔任設計師時,我沒有抱持太大興趣。我知道YouTube很受歡迎,但我看不出它除了是個搞怪的網站,還能做什麼。

開始工作之後,我了解YouTube的新願景可以如何轉化為衡量工作的方式。在這個狗狗溜滑板的時代,關鍵在於「吸睛」。人們會看多少影片?有多常點側欄的相關影片?既然焦點是頻道,我們開始關注「分鐘」的問題:人們會花多少時間看YouTube?他們會留下來點頻道裡的下一部影片嗎?這是一種全新的習慣。

努力獲得了回報。我們在2011年底展開大規模重新設計,人們開始訂閱頻道、花更多時間觀賞影片。2012年初,新聞媒體紛紛報導成果。例如倫敦《每日郵報》(DailyMail)寫道:「YouTube成功轉型為成熟的網路電視服務,」並引用數據顯示觀看者比去年多停留60%的時間。《每日郵報》的分析真的讓我們的心樂得哼起歌來:「這項進展當歸功於YouTube最近的重新開發,那增加了類電視『頻道』與較長節目的焦點。」

我們得意洋洋。我們對YouTube的重新設計是世所罕見,願景、策略和執行完全按希望實現的專案。如同傑克,我和同事熱愛我們的工作。分分秒秒,我們為人們的日常帶來小小的樂趣。

為什麼「萬丈深淵」那麼難以抗拒

所有科技都在利用我們大腦天生的線路,那個在沒有微晶片的世界演化出來的線路。人類演化成容易分心,是因為那能保護我們防範危險(注意出現在你眼角餘光的一閃,因為那可能是偷偷靠近的老虎,或一棵倒下的樹)。人類演化成喜歡神祕和故事,是因為它們有助於學習和溝通。人類演化成愛聊八卦和追求社會地位,是因為那讓我們形成緊密而具保護力的部落。而人類演化成喜愛不可預測的報酬,無論是一棵黑莓樹或一則智慧型手機的通知,是因為知道有可能得到那些報酬,我們才會繼續狩獵和採集,就算我們有可能空手而回。穴居人的大腦就是第四個祕方。我們當然會喜歡email、電玩、Facebook、Twitter、Instagram和Snapchat──那就內建在DNA中。

別等科技還你時間

瞧,我們喜歡科技。但這兒有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把平均花在智慧型手機的四個多小時和平均花在看電視的四個多小時加起來,一心多用儼然成了全職工作。科技公司是靠你使用他們的產品賺錢。他們不會自動提供小劑量給你;他們會給你一條消防水帶。如果「萬丈深淵」在今天難以抗拒,明天就會更難抗拒了。

但基於預設,我們不僅只得到現代科技的優點。我們好的壞的全都得到,且時時如此。在每一個螢幕上,我們得到超乎想像的超能力,也一併得到容易上癮的分心。技術愈優異,我們的超能力就愈酷──而我們會被機器偷走的時間和注意力也愈多。

我們仍相信那些怪咖,希望他們會找到饒富創意的方式來提供更多超能力而少點干擾。但不論Apple會對iPhone做什麼、Google會對Android做什麼,他們永遠都在激烈爭奪你的注意力。你不能坐等企業或政府管理者把你的專注力還給你。如果你想要掌控局面,你必須重新設計你和科技的關係。

創造分心的障礙

像我們這樣的產品設計師已經花了數十年歲月移除障礙,讓產品盡可能簡單好用。進入「雷射」模式、聚焦於「精華」的關鍵,就是把那些障礙拉回來。

這些策略全都建立在同樣的哲學:要擊敗分心,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它更難反應。給查看Facebook、追蹤新聞和打開電視機增加一些步驟,那些產品就不會那麼黏人。不出幾天,你會有新的一套預設值:你會從分心走向專注,從回應走向刻意,從不知所措走向掌控全局。關鍵在於創造一點點不便。只要害你分心的事物難以親近,就不必擔心意志力了。你可以把活力導向生出時間,而非浪費時間。

我們想鼓勵你換個角度看待這件事:這是你獨樹一格的契機──好的方面。如果你改變你的優先順序,人們會注意到的。你的行動會向他人表明你覺得什麼重要。當你的朋友、同事、孩子和家人見到你這麼計較時間,他們也會開始質疑自己「永遠開機」的預設值,從「萬丈深淵」抽身。你不只是為你自己和你的「精華」生時間,也是為你身邊的人樹立典範。

下面是我們的「雷射」策略:掌控你的手機、APP、收件匣、電視的方法,以及進入「雷射」模式,待在那裡享受「精華」的訣竅。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生時間:高績效時間管理術》,天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傑克・納普(Jake Knapp)、約翰・澤拉斯基(John Zeratsky)
譯者:洪世民

你可曾在夜深人靜時納悶,我今天到底做了什麼?可曾夢想「有朝一日」可以著手什麼計畫、展開什麼行動──但那「有朝一日」永遠不會到來?

我們都努力為要事騰出時間。我們信心滿滿地開啟每一天──然後時間就被接連不斷的會議、沒有盡頭的email和永無休止的社群媒體動態吞沒。有時彷彿疲憊不堪和注意力不集中已成為我們的預設狀態。要是你可以跳出倉鼠輪、開始掌控你的時間和專注力,該有多好!

身為Google Ventures「設計衝刺」(design sprint)的開創者,傑克‧納普和約翰‧澤拉斯基已透過重新設計「工作週」,協助數百支團隊解決重要問題。根據從設計衝刺汲取的教訓,他們花費數年以自己的習性和慣例進行試驗,尋找將活力、注意力和時間最佳化的方式。現在,他們已將最有效的策略歸納成一個四步驟的日常架構──精華、雷射、提振活力、反省──任何人都可以用來有系統地設計自己的每一天。

「生時間」不是關於提高生產力或給更多待辦事項打勾,也不是提出像是扔掉智慧型手機或發誓戒除社群媒體等不切實際的解決方案。「生時間」提供的是一套可量身訂作、有87個迷你策略的選單,包括:

  • 擬辦清單
  • 讓自己不方便
  • 不要一早就上線
  • 把盤子中央公園化
  • 把自己鎖在外面
  • ……還有其他更多

如果你希望一天之中有更多自由時間可以運用,《生時間》是你必讀之作,它能協助你開始以真正重要的事情為中心,刻意設計你的日子。假以時日,你必能讓你的生活歸你所有。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