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哈迪主導的吉隆坡峰會,何以被複雜的伊斯蘭地緣政治所牽動?

馬哈迪主導的吉隆坡峰會,何以被複雜的伊斯蘭地緣政治所牽動?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甫落幕的吉隆玻峰會彙集了多國的穆斯林領袖,探討並回應當下穆斯林社會面對的挑戰,但巴基斯坦、沙烏地阿拉伯、印尼的缺席,意味著複雜的國際伊斯蘭地緣政治,可能牽引著馬國穆斯林政治的脈動

12月8日至21日在馬來西亞舉行的吉隆坡峰會(Kuala Lumpur Summit)彙集了多個國家的穆斯林領袖,探討並回應當下穆斯林社會面對的挑戰。然而,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的臨陣缺席,沙烏地阿拉伯不點名批評該峰會企圖取代國際伊斯蘭組織,加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印尼沒有派出最高領袖出席,讓一些人質疑該峰會的代表性。這顯示吉隆坡峰會背後有著複雜的伊斯蘭地緣政治,它也可能牽引馬來西亞當地穆斯林政治的脈動。

參與這次峰會的主要穆斯林國家包括馬來西亞、伊朗、土耳其和卡達。其中,土耳其被視為親近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卡達則是穆斯林兄弟會現在的據點,而馬來西亞目前的希盟政府內也有一些跟穆斯林兄弟會相當密切關係的領袖。世界穆斯林學者協會也有派代表出席, 由於該組織跟穆斯林兄弟會親近,而被沙地阿拉伯視為「恐怖組織」。

瓦哈比教派為主的沙烏地阿拉伯一向來都跟什葉派穆斯林占多數的伊朗和親近穆斯林兄弟會的土耳其有競爭關係,當然不會出席這項峰會。因為受到沙烏地阿拉伯的影響,巴基斯坦總理最後一分鐘取消出席。另一個主要穆斯林國家是埃及,它目前由查禁穆斯林兄弟會的世俗和親軍方的政府領導;穆斯林兄弟會就是因為在其發源地埃及被打壓,所以才轉移陣地到卡達。

AP_1935234008873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馬國首相馬哈迪接見出席吉隆坡峰會的伊朗總統哈桑・羅哈尼。

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印尼同樣對此峰會興趣缺缺,總統佐科威沒有參與的意願,原本答應出席的副總統馬魯夫則臨陣因抱病而缺席。印尼政府向來相對世俗,不屑以「伊斯蘭國家」自居;該國也有本身的「群島伊斯蘭」外交議程;再加上該國目前的唯一主要反對黨是跟穆斯林兄弟會密切關係的繁榮正義黨;這些因素都讓印尼無意參與這項由馬國和土耳其主導的峰會。

根據報導,這次的峰會主要談及加強穆斯林國家之間的政經文教的合作。馬來西亞首相倡議建立「穆斯林貿易市場」,以減少對非穆斯林國家在產品和技術供給的依賴。具爭議性的馬國玻璃市州宗教司阿斯里也在峰會的一項論壇,再次呼籲穆斯林應該優先購買穆斯林產品。該峰會也談及巴勒斯坦問題,但卻沒有提到維吾爾族議題,唯有玻璃市州宗教司阿斯里在記者受訪時,呼籲穆斯林罷買中國產品,以抗議中國打壓維族。

在馬來西亞,這次的吉隆坡峰會由馬哈迪以及他領導的土著團結黨主催,並獲得國家誠信黨和支持它的伊斯蘭友好協會(IKRAM)大力撐腰。誠信黨的創立借鑒于土耳其的正義發展黨,該黨的一些領袖身在馬國另一在野黨-伊斯蘭黨時就推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伊斯蘭政治模式,而被稱為「埃爾多安集團」;伊斯蘭友好協會則跟穆斯林兄弟會有密切關係。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馬國穆斯林聯合會(ISMA)的網站,該組織聲稱是他們的領袖率先提出主辦2014年第一屆吉隆坡峰會的想法,並獲得當時不活躍于政壇的馬哈迪的支持和出席。吉隆坡峰會從第一屆由穆斯林聯合會主辦轉到這一屆獲得伊友會的積極參與,還有馬哈迪以不同的身份出席,背後或牽涉馬來西亞穆斯林政治的角力和磨合。伊斯蘭友好協會和穆斯林聯合會這兩個組織有歷史淵源,同樣受到穆斯林兄弟會的影響,但卻在馬來西亞政治上採取不同的態度:伊友會親目前執政的希望聯盟政府,穆聯會則反之。

馬哈迪本身沒有伊斯蘭運動的背景,因此他欲借此平臺來提高他的伊斯蘭形象,也同時可能跟安華競相拉攏仰慕埃爾多安的誠信黨和伊友會的支持。峰會前一天,埃爾多安選擇跟其好友安華在土耳其大使館共餐,而不是出席首相馬哈迪的宴請,引起一些人的揣測,即是埃爾多安在政治上傾向于支持安華。另外,伊斯蘭黨主席哈迪阿旺,玻璃市州宗教司阿斯里和爭議性印度籍傳教師扎基爾·奈克都有受邀出席這項峰會。這些不同人物和黨團彼此之間即競爭也合作。

無論是國際還是馬來西亞的伊斯蘭政治,各方勢力都在角力和磨合,爭取代表和引領穆斯林的話語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