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建局馬昭智:重建不只是拆樓,跟商販化敵為友

市建局馬昭智:重建不只是拆樓,跟商販化敵為友
Photo Credit: 三聯出版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地方營造的關鍵在於精神上,若要成功每位持份者都要identify自己與社區的關係,以對於地方的感覺去享用和孕育這個地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鄭天儀

「嘉咸街80個小販我個個都識,有些更連他們的家人也稔熟。」馬昭智記得,2007年他初次步入嘉咸街市集時,氣氛迥然不同。

那時,嘉咸市集鮮貨零售中心還未成形,市建局為卑利街/嘉咸街項目進行規劃設計,特別成立小組開始長期諮詢,個別商販見「市區重建局」大員到來就聯想到清拆收樓「打爛飯碗」,警覺性提升至戒備級別。「一入去甚至有人罵我,話我們呃人!我理解的,以前城市發展傾向人治。」

178a
Photo Credit: 三聯出版
嘉咸市集
市區重建 VS 舊樓重建

馬昭智說,要制度化就無創意,所以近年市建局在自行開展的不同市區更新項目上,都嘗試加入地方營造的概念,以彰顯項目的地區特色,而概念啟發和溝通是雙方、互動的。

「『地方營造』所指的地方(place),和空間(space)不同,place不只於一個實際空間,還包含地區文化和居民的集體回憶,讓外界知道空間可以怎樣用,增加地方特色,還應該讓其傳統文化繼續保育和傳承。」

馬昭智重申,市區重建絕對不等同舊樓重建。前者以地區出發,以一個社區規劃作為考量,與單幢式拆卸舊樓重建,思維不同。

「例如我們會研究重建社區的道路應用和公共空間,香港舊區道路面積比率頗高,例如油麻地、旺角兩區的道路佔整個區域的四成四,在重建上便可重新整合作其他用途。」他舉例指,市建局一個在九龍城區的重建項目,設計上便把社區停車場放進地下,騰出更多地面空間予途人使用。

「我不喜歡用『打造』這個詞,因為不是每樣成果都可以像工廠製品複製出來的。我們講地方營造,硬件之外軟件更重要,營造一個地方先要有空間,再透過規劃和設計,讓它慢慢塑造成有機的社區,當中不知要投入多少不為人所知的血汗淚水。」馬昭智侃侃而談。

他舉例指,上海的田子坊最初是一個成功的地方營造例子,成功孕育為一個與民居相連的文創社區,但最後就是太刻意去宣傳和打造,市民搬走了,只剩下商舖,變成開花後結不了果的項目。

「香港的蘭桂坊由Soho,到現在是Boho。地方營造有個使命,但一個地方是否畀機會接另一個使命?好值得我們思考。」馬昭智說。

活化市集 重塑街道風貌

中西區是饒富歷史文化特色的地區。市建局規劃設計嘉咸街項目時,特別著重它的地區特色,花了兩年採取由下而上的工作模式,與居民代表和社區各界人士一起研究。設計概念集中重塑當地的老區風貌,使新舊交融。

「『以人為本』不是我甚麼都要聽從你的說話,昔日制度有點僵化,令有些市民誤解市建局參與就是拆樓和起新樓,我們花很多耐性跟商販溝通。」

178b
Photo Credit: 三聯出版
嘉咸市集一開幕禮,馬昭智與「華記果菜」老闆娘及其兒子合照。

嚴格而言市集並非位於重建項目範圍,馬昭智說,但因為與重建範圍毗連,市建局希望藉此機會「活化」市集,因此鼓勵全部小販將來繼續在原址經營,並改良經營環境以進一步增加地區特色。

市建局明白這項嶄新的嘗試需要做工夫,故此他們特別在市建局中西區分區諮詢委員會之下設立保育諮詢小組,匯集區議員、社區領袖、專家、學者、販商和居民代表的意見,攜手玉成其事,老字號的東主或承繼人的反應亦十分積極。

有趣的是,市建局甚至當起營銷顧問,向他們提供市場趨勢與建議,協助傳統商販改變轉型,勇於面對社會競爭。

不脫節才能談地區營造

「以前果檔覺得自己不能跟大超市競爭,於是就賣十蚊兩個橙,我們引導他們了解市場需要,他們現在賣日本有機蘋果,勇於跟附近超市競爭。有些保育人士批評:『你唔搞啲小販,佢哋咪喺度囉。』不是的。難道你仍在賣40年前的菊花牌內衣?小商戶也要自省、與時並進、肯畀人幫先得,這需要有信心基礎的互相溝通。」

馬昭智強調,不脫節才能談地區營造,生存都成問題,何來轉機?「要解釋我們是想保留,變成他們的夥伴,一齊令嘉咸市集重新創造(recreate)出來,中間需要很長時間溝通,同時要跟政府部門、區議會和販商代表聯絡,了解販商的需要,探討合理可行的過渡和永久性安排。甚至根據販商的意見和需要,設計攤檔,以強化原來的地區特色。」這解釋了他跟商販由敵對變成朋友,中間務必克服很多困難。

「好老實講,在地方營造上,香港好多思維是脫節的。」馬昭智認真地說。經常考察世界各地重建個案的他最清楚,新市場化程度居中國之首的深圳南山、非常積極進行地方營造的新加坡,都值得香港虛心借鏡。

「內地有些城市比香港走前十多年,好似深圳灣好懂得利用海岸,長十公里的海岸線營造了一個十分受歡迎的公共空間。商場附近的海濱,年輕人踩單車、老人家釣魚;有人拍婚紗相;有人帶大相機拍花海;一家人野餐,有人在草地躺著曬太陽。」馬昭智形容,香港的整個概念不是把人推進商場,就是把人放出街,很少有這種內外互融的有機空間。

「有地方自然有人善用,香港以前做公園很定性,分區設有的硬件是石春路、棋盤、石櫈;天橋要有蓋,好極端化去諗一樣嘢,其實只要跳出框框,回應社會訴求,魚與熊掌可以兼有。」他認為設計根本已限制了市民的活動和想像,前期規劃要好,營運後公共空間就不用太多規範,自然已足夠。

就好似台北市分別把華山和松山,規劃成「華山一九一四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和「松山文創園區」,以創意規劃和活動,成功把兩個舊地方營造成最潮的文創中心,「星期日搞搞小意思,已帶到新意衝擊城市規劃的固有想法,有機地成為一家人的新興蒲點。」

不過,馬昭智理解,地方營造是因地而行的,不能一個項目成功就可以複製到其他地方。「不可以用香港思維量度其他地方,好似距離觀念,內地人認為一公里好近,但香港人未必如此認為,所以不能把仙人掌放在又凍又常下雨的地方,地方營造必須視乎天時地利人和。」

所謂人和,馬昭智認為,最重要是所有持份者都相信地方營造是好事、有同一目標才能成功,「市建局不是政府部門,其實是大社企,所以有時做得很辛苦,我們很明白,有人的思想放入去才有創意,一切都是溝通問題。」

他舉例旺角波鞋街項目,要持份者包括發展商、居民、用者都支持計劃,需要不斷的溝通與妥協,「設計上已預期目標,我們希望開一條內街畀人行,帶動人流。但對於地產商而言,他們或許覺得這設計會令他們店面面積縮小,形成租金和機會流失(opportunity loss)。我們要從設計規劃開始,跟地產商解釋,租金損失會因多出的人流抵銷。」

又例如九龍城小區規劃,市建局希望建宜居的小區,令行人用得更舒服,構思設計上把停車場設在地下,車場入口減少可以增加活動空間。

馬昭智說,加入地方營造概念的計劃,還有2018年下旬起分階段推出中環H6 CONET社區空間的毗鄰街道美化工程。市建區與位於興隆街的鴻德大廈合作,由居港的日籍藝術家Taka為大廈外牆度身設計大型壁畫。創作由2019年四月開始,歷時一個多月完成,透過壁畫展現香港的地方特色、中西區的社區文化及風景。

「我們設一個角落讓青年人沖咖啡,放鋼琴予人發揮天賦,不用講太多設備或甚麼活化的大原則,只是給一個基地,有人用自己會注入活力。」

這個項目,市建局效法了新加坡市建局項目。「新加坡市建局管理範疇包括交通,他們把政府大樓以前上落車位,改為公共空間,由於旁邊有熟食市場,愈來愈多人在午飯時間來聚集,共享空間。」

185
Photo Credit: 三聯出版
中環H6 CONET
186
Photo Credit: 三聯出版
中環H6 CONET與周邊環境聯繫起來,帶來獨特的人文景觀,實踐「地方營造」。
187
Photo Credit: 三聯出版
中環H6 CONET空間也不一定是露天,同設有NGO辦公室、洗手間等,在中環為城市人提供一個喘氣的機會。

由收樓、清拆、招標讓地產商競投,還要自負盈虧和財政獨立,過去的市區重建模式難免會受到保育者的批評。灣仔利東街(囍帖街)是近十年最受非議的項目,原以售賣婚嫁用品聞名的利東街重建後被指「士紳化」(gentrification),重建後的利東街不再存在。

變成囍匯的地方印刷店絕跡,街上所有唐樓被拆卸,被指破壞了當區的特色,並非「以人為本」。馬昭智主動提出這個項目來討論,指出:「舖頭可能不同了,但利東街的公共空間確是回饋給市民使用,以前這些空間是不能行人;公共空間又放了雕塑,令整條街多了本地及遊客去,也是貢獻。」馬昭智說,市建局一直尊重社區氣氛,新的利東街吸引了新的遊人。

問到香港要做可持續性的社區營造,面對最大挑戰是甚麼?馬昭智說:「每一位持份者都要覺得是好事,那要花很大力氣去溝通,重建不一定是要拆,重新改造活化需要新思維。」

市建局作為政府重建工作的執行者,理應背負一定的社會責任及須以民為本,以更人性化的思維作城市規劃,令地方變得更宜居。「市區重建加入多一些活力,不是隨便拆舊樓起新樓,涉及很多策劃與設計,我們責無旁貸,要做帶動的工作。」馬昭智說。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地方營造:重塑社區肌理的過去與未來》,三聯

作者:鄭天儀

有人說,香港只有房子,沒有建築;報紙也只有地產版,沒有建築新聞。

香港,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The逼City」,單是港島區星羅其佈的超級摩天大廈便有四百幢之多,光速世代大、小型基建天天不息,看似乏味的當代港式結構,其實不少都呈現獨特的環球概念、地踎智慧,經營著一個又一個的有機社區。

正如香港設計中心主席嚴志明不時提到,要將「空間」(space)轉化成「地方」(place),最重要是人的參與。公共空間為人所做、服務群眾,自然要有在地性格、文化溫度,每一個環節,都與設計息息相關。

本書以「地方營造」(placemaking)為主題,透過十三位在香港努力營造人文關懷地方的幕後英雄經驗,藉人與空間互動成有機地標的成功案例、別具心思的硬件及軟件設計,探討未來在公共空間的新嘗試及舊建築活化項目的可能性,甚至為社會政策獻計,達到地方有機自然地發展、聚集人群,甚至引發創意,令香港變得更有特色與活力。

79462216_2570950999687318_48885869666369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