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誕節的政治味:基督徒是以色列的好朋友,還是外邦人?

耶誕節的政治味:基督徒是以色列的好朋友,還是外邦人?
2008耶路撒冷舊城耶誕節裝飾|Photo Credit: 以色列新聞局(Milnder Mosh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節日碰上觀乎宗教、文化的不同觀點,再沾上一點政治時,擺設與儀式可能不再只是行禮者所認定的內涵,而會被賦予其它的意義、甚至引起爭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2019)年耶誕節十天前,12月15日晚間六點多,在以色列古老的港市雅法(Jaffa),距雅法城著名的景點鐘樓(clock tower)不遠處,當地最大的Mahmoudiya清真寺,傳來響亮的唱經聲;不遠處,在靠近鐘樓的圓環,群聚喧鬧的人群,正等待著雅法耶誕樹點燈儀式。

雅法城的聖誕樹
雅法城的聖誕樹|Photo Credit: 謝宇棻提供

當晚大約7:30,在活動主持人與人群興奮的倒數聲中,雅法城的耶誕樹正式被點亮。

  • 影片說明:2019年雅法城耶誕樹點燈儀式倒數計時

耶誕節這個被全球24億基督徒視為慶祝救主耶穌基督誕生的節日,在被視為基督教發源地的現代以色列境內,卻只有為數相對甚少的本地教徒(註)將之視為重要的宗教節日之一;但是在佔以色列人口僅2%的基督徒中,卻有不太一樣的耶誕節日期:羅馬天主教(Roman Catholic)教徒與全球多數基督徒一樣,在西曆12月25日慶祝耶誕節;東正教與以色列的亞美尼亞基督徒,與遵循格里曆(Gregorian Calendar)、俗稱西曆的世界上多數基督徒不同,他們遵循儒略曆(Julian Calendar),其中,東正教徒在儒略曆的12月25日、以色列亞美尼亞基督徒在儒略曆的1月6日慶祝耶誕節,這兩個日子,分別落在西曆的1月7日與1月19日。

撇開耶誕節的宗教意義,將近30年來,不少以色列公民,則從文化的觀點展現「耶誕」氛圍。

宗教文化傻傻分不清?以色列的「Novy God」

上世紀九零年代初期,來自前蘇聯的移民大量移入以色列之際,也帶來了他們在前蘇聯的一些習俗,包括具備文化意涵、被稱為「Novy God」(נובי גוד)的節日。

Novy God在俄語指「新年」,主要是慶祝西曆1月1日的新年。共產主義下的蘇聯,將這個節日納為國定假日,並將之去宗教化,融合所謂西方的耶誕節傳統及19世紀俄羅斯民間童話,在蘇聯版本的耶誕節傳統中,有著「西方」耶誕老公公形象的「Ded Moroz」(中譯:寒冬爺爺或祖父霜),在孫女「Sanguruzka」(中譯:雪姑娘或雪少女)的幫助下,在新年分送禮物給小朋友。在無神論的蘇聯統治下,有宗教意涵的聖母瑪利亞像或十字架都不會出現在Novy God的慶典中;並且,Ded Moroz與Novy God都褪去了宗教色彩,取而代之的,是家庭氛圍的新年。

因此,九零年代以後自前蘇聯來到以色列的移民,在家中擺放、裝飾「耶誕樹」,採買給小朋友的禮物,或闔家團圓吃新年大餐時,多將Novy God視為家庭團圓的非宗教節日,因此在實質意義上,Novy God和基督徒的耶誕節大相逕庭。某種程度上,來自前蘇聯的移民或其後代,在以色列慶祝Novy God,就宛如來自美國的移民,在以色列慶祝感恩節一樣,僅具有文化上的意涵。

在前蘇聯移民群居的城市,如亞實基倫(Ashkelon)與亞實突(Ashdod),商家等公共場所,在十二月時,都會不免俗地陳設Novy God的裝飾與擺設。在主要城市如耶路撒冷與特拉維夫的一些定點,也會看到耶誕市集與販售耶誕節或Novy God相關商品的店家。

位於特拉維夫巴士總站,販售耶誕節與Novy God相關商品的商家|Photo Credit: 謝宇棻提供

只是,當這樣的Novy God文化初來乍到以色列時,對本地的猶太教社群來說,形成了一些衝擊。對他們來說,很難不把看來像是耶誕樹或耶誕老公公的陳設視為基督教的象徵。此外,以色列的猶太人一般不慶祝西曆新年,而是慶祝落在秋天的猶太新年(Rosh Hashana)。因此,人們不是誤認Novy God為帶有宗教意涵的耶誕節,就是將之誤認為羅馬天主教徒紀念教宗聖思維一世(Pope Sylvester I)的聖西爾維斯特日(Saint Sylvester's Day)。

  • 影片說明:一支於2015年發行,邀請以色列人認識Novy God的逗趣影片

正統猶太教將皈依其它宗教的猶太人視為外邦人,也就是說,一旦皈依基督教,即便有猶太血統,也將不被視為猶太人。因此,將Novy God視為宗教節日的猶太教人士以為,慶祝Novy God是外邦人的行為;更有人會因此主張,這些人不是猶太人,不符合以猶太人身份,根據《回歸法》(Law of Return)移民到以色列的規定。

除了教義與身份上的衝突,一些猶太人對耶誕節或耶誕氛圍的反感,也有歷史因素。對來自東歐的猶太人來說,耶誕節在過去,是東歐基督徒飲酒狂歡,並藉機迫害猶太人的時機。1881年的華沙反猶騷亂(Warsaw Pogrom),就是在當年的耶誕節當日爆發,人們攻擊猶太人、砸毀猶太人經營的商店,造成2死24傷的慘劇。

因此,牽涉看似「耶誕節」擺設的爭議層出不窮:2018年,亞實圖一處購物中心陳列的「耶誕樹」,就引起部分猶太教領袖不滿,認為這樣公開陳列帶有基督教意義的擺設,是對猶太人的不尊重;同樣在2018年,以色列國會議長在基督教國會議員要求下,同意在12月25日當天,在晚間7點提早結束議程,就遭到右翼國會議員的抗議,認為這項決定「有害以色列的猶太國家身份」;2015年,位於耶路撒冷的YMCA因舉辦讓兒童裝飾耶誕樹的活動,引來一個猶太人組織抗議,因為該組織認為,這項活動其實是企圖向猶太兒童傳教;之前一些擺設耶誕樹的旅館,還曾被吊銷猶太教飲食執照(kosher license),直到以色列首席拉比同意撤銷這樣的禁令。

值得強調的是,諸多類似的爭議,算起來仍是少部份人士所發動的,也不見得會得到社會多數、特別是非宗教人士的共鳴。就算沒有來自前蘇聯的大量移民,全球耶誕電影與商業化的景象,也隨著各種媒體,傳播到以色列的一些社群,特別是年輕人與兒童。

Merry Chrismukkah! 節慶的一抹政治味

今年的耶誕節與猶太人的光明節(Hanukkah)重疊,也因此在不少地方,就能看見光明節與耶誕節或Novy God陳設並存的有趣街景;在耶路撒冷這樣宗教氣息相對濃厚的城市,僅幾分鐘的路程,就可以從慶祝光明節的活動或裝飾,走到耶誕節的氛圍中。

2019年耶路撒冷舊城雅法門慶祝光明節的裝飾|Photo Credit: 謝宇棻提供

儘管秉持猶太人國家的國族認同,顧及以色列少數的基督徒人口或慶祝Novy God的前蘇聯裔移民及其後裔、甚至是從國外遠道而來的基督徒觀光客,一些政治人物或地方首長,還是會對這樣非猶太教的節日,展現包容的一面。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每年都會發表簡短的耶誕賀詞,祝賀國內外基督徒佳節愉快。

深諳宣傳之道的納坦雅胡,當然也不會錯過向慶祝Novy God的以色列選民祝賀的機會。近幾年他常以影片的方式,一方面獻上佳節祝福,另一方面也暗示政府對蘇聯裔移民及其後裔的重視。

不過納坦雅胡並不是第一位、也絕不是最後一位,藉由耶誕節展現兼容並蓄情懷的以色列領袖或政治人物。

已故以色列總統培雷茲(Shimon Peres)於2012年造訪海法大主教Elias Chacour慶賀耶誕節|Photo Credit: 以色列新聞局(Mark Neyman)

我們可以觀察到一個有趣的對比:一方面,部分猶太教徒或猶太人可能會基於宗教或歷史因素,對在國內大肆展示被認為與耶誕節有關的擺設感到不適;另一方面,自詡為猶太國家、也是猶太教-基督教(Judeo-Christian)歷史源頭之地的以色列,不能免俗地在這個全球基督徒歡慶的時刻,作出善意的表示。

在今年的賀詞中,納坦雅胡就指出:「在這個世界上,基督徒朋友是我們最好的朋友。」(We know we have no better friends around the world than our Christian friends.)

從直接的現實面上來說,基於宗教旅遊來到以色列的觀光客人數,不在少數。每年在耶誕節時期,照例會有不少基督徒湧入以色列慶祝。以色列觀光局公布的資料顯示,今(2019)年共約16.5萬基督徒觀光客來到以色列慶祝耶誕節,相較於2018年成長了10%;此外,在整年度造訪以色列的250萬遊客中,有55%是基督徒。也就是說,基督徒遊客帶來可觀的旅遊收益,這很可能是以色列政府無法忽視的。更不用說,以色列境內本地少數基督教人口,以及以文化角度來慶祝Novy God的移民及其後代,都是政治人物無法輕易忽視的。

當節日碰上觀乎宗教、文化的不同觀點,再沾上一點政治時,擺設與儀式可能不再只是行禮者所認定的內涵,而會被賦予其它的意義、甚至引起爭議。


註:根據以色列官方在今(2019)年耶誕節前夕公布的資料,在國內2%的基督徒人口中,高達77.5%是阿拉伯裔(含亞美尼亞裔),多居住在北部的拿撒勒(Nazareth)、海法(Haifa)、謝法阿姆(Shefa-'Amr)以及耶路撒冷(Jerusalem)。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