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已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中國卻是「爛泥扶不上牆」?

越南已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中國卻是「爛泥扶不上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越南一直以中國為師,在中國的巨大光環下,總是顯得暗淡無光。但是今天的越南已經融會貫通、博採眾長,他不僅向老大哥學習,也像自由資本主義國家學習,它早已不是吳下阿蒙,而老大哥已經爛泥扶不起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美國《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雜誌在最新一期做了一個關於資本主義未來的專題,探討了資本主義的危機、民主的合法性面臨的挑戰以及未來可行的解決之道。

在〈資本主義的衝突〉(The Clash of Capitalisms)一文中,作者Branko Milanovic指出:「資本主義是目前唯一剩下的生產方式,牢牢統治著世界。理由是全世界的社會都接受了與資本主義息息相關的競爭性和追求性精神,沒有這種精神,收入下降,貧困增加,技術進步減慢。」

兩種資本主義模式的鬥爭

接下來作者筆鋒一轉,提出目前真正的戰鬥是在資本主義內部,彼此爭鬥的兩種模式之間。一種模式是以西歐和北美為代表的自由資本主義,特點是將絕大多數生產集中在私營部門,表面上允許人才崛起,並嘗試通過免費教育和遺產稅等措施確保所有人的機會平等;另一種模式是以中國、越南、俄羅斯等國為代表的政治資本主義(有時也叫做國家資本主義),該制度使經濟高速增長,讓一部分人享有特權,並限制個人的政治和公民權利。

這兩種模式以美國和中國為代表,各有優勢和劣勢。自由資本主義的最重要的優點是民主與法治,她可以通過促進創新和社會流動來鼓勵更快的經濟發展。面臨的巨大挑戰是不斷自我維持的上層階級的出現,以及不平等現象的加劇。作者並沒有明確指出政治資本主義的優勢,但是他點出政治資本主義需要不斷促進經濟增長,以使其統治合法化,這種強迫可能越來越難實現。政治資本主義國家需要面對腐敗和不平等的問題,這種模式的考驗將是它抑制不斷增長的資本家階級的能力,這些資本家常常對國家官僚機構的壓倒性權力感到惱火。

作者分析這兩種模式幾乎都遇到了不平等的問題,自由資本主義的不平等主要表現在社會財富的分配不均,在過去這是因為富人利用財富投資獲得更多財富,而今天富人既從投資中獲得收入,也從工作中獲得收入。儘管國家之間的不平等程度有所減輕,但國家內部的不平等狀況卻有所增加。國家內部不平等的加劇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全球化的影響,比如工會的削弱,製造業工作的流失和工資的停滯。

而中國這樣的政治資本主義國家天文學數字增長的另一面是其不平等現象的大量增加,這種不平等表現在城鄉之間、高技能工人和低技能工人、男人和女人以及私營部門和國有部門之間。

作者在文中主要探討兩種資本主義模式的差異,並沒有重點著墨同一模式下內部不同國家的差異,有時這種差異不是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計。正如作者提及的自由資本主義的一個變體社會民主資本主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至1980年代初期定義了西歐和北美的福利國家,今天不少這樣的福利國家的基尼係數比美國低,一些北歐的高福利國家現在面臨的可能不是不平等問題,而是效率、激勵和創新的問題。

在政治資本主義的模式下,作者重點分析了最具代表性的中國,但是這顯然不夠全面。其中,以在歷史、文化、意識形態、經濟發展模式和中國都有交集的越南作為參照分析,最能說明問題。

RTS1JL7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當刮目相看

長期以來,越南在國家政策上對中國亦步亦趨,處處能看到中國的影子。古代越南學習中國的儒家文化、文官制度和中央集權,近代幾乎在同一時期爆發了爭取民族獨立的運動和共產主義革命。

《資本主義的衝突》一文中提到:「在歐洲,幾個世紀以來逐步消除了封建結構的國家,在向資本主義轉變的過程中,國家所起的作用要小得多。而在中國,在一個極其強大的國家的控制下,從準封建主義向資本主義的轉變迅速發生。因此,根據這段歷史,中國、越南和該地區其他國家的資本主義經常具有專制優勢也就不足為奇了。」

越南自1986年實行「革新開放」政策以來,經濟社會發展的總體思路和做法正是參照和借鑒了中國的成熟經驗。據說,越南高層要求,只要中國出臺了關於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的重要政策,越南相關部門要在第一時間將政策內容整理、翻譯出來,供越方高層參考。但是近些年越南勇闖改革深水區,在很多方面走在了中國前面。

首先,早在20多年前,越南就允許土地私有,人民可以自由買賣

1997年,越南進行了土改,實行「土地國家所有與農戶20年使用」,徹底廢除了集體所有制。而中國去(2018)年修訂後的《新土地法》才允許集體土地入市,但是對於集體的定義卻很容易陷入模稜兩可的境地,土地公有的屬性也完全沒有改變。

其次,越南廢除了戶籍制度,允許人口自由流動

越南的戶籍制度參考中國而設計,這是計劃經濟時代管控民眾最有效的工具。但是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戶籍制度束縛民眾自由與平等權利的弊端也越來越明顯。從2019年1月1日起,越南廢除自1975年參考中國而設計的戶籍制度,以後越南將會只剩下身份證和護照用來作為越南國民的身份認證,政府也會推動數位化身份認證體系的建立。

中國戶籍制度建立的初衷就是為了方便政府管理人口,並沒有考慮到人的自由流動的權利。今天這一壁壘造成了中國城鄉之間、不同地域之間在教育、醫療等諸多方面的不平等,一個外地人想擁有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的戶籍比加入外國國籍還難。

再者,越南《新勞動法》允許成立獨立工會

2019年11月20日,越南第14屆國會以90.6%的高贊成率通過修訂後的《新勞動法》,其中最為矚目的一條就是允許勞動者可以成立屬於勞動者自己的工會組織,不隸屬於現行制度下的工會體系。

共產主義運動最初就是靠著爭取工人階級的權益不斷發展壯大,成立屬於工人的工會按理說就是兌現當初的承諾。但是不少國家的共產黨在掌握政權之後,將工會變成了貫徹黨的意志的附隨組織,有些國家在從計劃經濟轉軌到市場經濟以後,工會甚至淪為權貴資本主義剝削工人的幫兇。今天中國的工會依然被黨委牢牢控制,中共打壓左派和右派兩手一起抓,兩手都很硬。2018年7月起,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的部分員工因為爭取組織工會,遭到公司解聘,在後續的抗議衝突中,有不少人被當地警方抓捕。

最後,越共敢於向自己亮劍

2012年,越南國會高調通過了《反腐敗法》,其中制定了要求公開領導幹部個人財產申報表的條款。2019年11月25日,越南第14屆國會高票表決通過了《幹部公職法》和《公務員法》修訂案,改公務員終身制為合同制,徹底打碎了公務員的鐵飯碗。

這兩大改變在大部分自由資本主義國家算不了什麼,公務員合同制很早就是這樣,官員公開自己的財產是從政的最基本的道德操守,但是在相對專制的政治資本主義國家卻是非同尋常。近些年,中國一些地方的政府部門也試水將少部分專業性比較強的公務員崗位改為合同制,但是遠沒有上升到法律層面和全國範圍,只不過是為了回應公眾改革的訴求,做出一些摸著石頭過河的姿態。

官員財產公開的問題在中國一直是個禁忌,未來如果中國不能解決制度型腐敗的問題,這樣的改革註定遙遙無期。曾經有中國的社會活動人士在公共場合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結果被員警以尋釁滋事罪逮捕。用中國人的話來說,這無疑是在太歲頭上動土。

《荀子・勸學篇》有雲:「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冰,水為之而寒於水。」 越南一直以中國為師,在中國的巨大光環下,總是顯得暗淡無光。但是今天的越南已經融會貫通、博採眾長,他不僅向老大哥學習,也像自由資本主義國家學習,它早已不是吳下阿蒙,而老大哥已經爛泥扶不上牆。

AP_1731638005969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未來的世界需要「人民資本主義」

《資本主義的衝突》一文的作者將我們習慣意義上的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的衝突概括為資本主義不同模式的內部衝突,似乎掩蓋了兩種制度一直以來在意識形態和價值觀方面的差異,不過在該文作者看來,資本主義的兩種模式提供了構造政治和經濟力量的明顯不同的方式。

以美國為代表的自由資本主義和以中國為代表的政治資本主義並不是隔著不能跨越的高山。作者認為:「如果自由資本主義不能解決日益加劇的不平等問題,那麼他們有可能走向與政治資本主義的融合。西方的經濟精英將對表面上民主的社會施加更大的影響力,這與中國的政治精英統治該國的方式大同小異。自由資本主義制度中的經濟和政治權力越融合在一起,就越具有政治資本主義的某些特徵。在政治資本主義模式中,政治是贏得經濟利益的方式,而在自由資本主義模式中,經濟實力將征服政治,兩者似乎沒有太大的不同。」

不難發現,今天不管是自由資本主義和政治資本主義都要處理好政治和經濟二者的關係,它們就像兩條腿走路,缺一不可。作者給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的建議是「人民資本主義」,它與社會民主主義不同,不再尋求重新分配收入,而是尋求在財務和技能方面實現資產的更大平等。筆者給共產主義國家的忠告是希望通過發展經濟維持執政合法性、保留政治特權的想法是不切實際的。

1992年,鄧小平南巡期間曾經針對當時改革走回頭路的中國,在高級軍事會議上重申:「誰不改革,誰就下臺……我們的領導看上去像是在做事,但他們沒做任何有用的事。」

鄧的話至今言猶在耳,然而今天的中國不僅經濟上走回頭路,政治上還開倒車。如果誰不改革,還有誰能讓他下臺?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