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調第三」的民眾黨應該思考,該怎麼做才不會成為下一個時代力量

「民調第三」的民眾黨應該思考,該怎麼做才不會成為下一個時代力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時代力量面臨分崩離析除了內部因素外,最重要的還是時力在立法院的席次與政治影響力不夠,當選民讓小黨百花齊放與藍綠爭取分食國會席次,反會因為選票不集中而最後讓兩大黨漁翁得利,甚至遇到被私下拉攏的問題。

文:紀齊修(輿情分析師)

政黨票抽籤已結束,共有19個政黨參與不分區立委登記並抽籤,目前放眼目前台灣政壇,除了民進黨與國民黨兩大黨外,目前民調支持度最高的政黨,是由台北市長柯文哲所領軍,今年7月才成立的民眾黨,是目前參與不分區立委的政黨中最新的一個政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平均年齡僅41歲,也是最年輕的政黨。歷史上,朝代的更迭,往往都是從少數人對當時的朝政不滿所開始,並逐漸凝聚不滿的人群,形成不容小覷的力量。正所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往往這些剛開始不是很大的力量,如果正站在風口浪尖上,卻會形成燎原之勢。

然而,必須注意的是,雖然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但是必須要有足夠的條件,才能形成燎原之勢。以本屆立法院立委席次排名第三名與第四名的時代力量與親民黨,就顯得較為可惜。

時代力量藉著太陽花的勢頭,一度讓台灣民眾以為第三勢力興起,無奈席次始終不夠多,初期與民進黨尚有合作,但僅僅維持了一年半的光景,雙方就因為《勞基法》修法問題出現裂痕。越發霸道的民進黨,再也容不下時代力量的存在。擁有68席立委的民進黨,輕易就可在委員會或院會封殺時代力量與民進黨意見相左的提案。而黃國昌堅持時代力量走自己的路,與林昶佐願當「小綠」的想法沒有交集,在1月12日時代力量黨員大會後,支持林昶佐的基層黨員在網路及投書媒體攻擊黃國昌,讓黃國昌對黨主席的職位萌生去意,這也造成時代力量內部對於2020年是否再次與民進黨合作時,發生路線衝突。

最後,林昶佐、洪慈庸、吳崢、林亮君等人相繼出走,林飛帆擔任民進黨副秘書長,幾乎成了壓垮時代力量的最後一根稻草。

林飛帆和黃國昌
Photo credit:取自林飛帆臉書,攝影黃謙賢

之所以造成時代力量面臨分崩離析,除了時代力量內部因素外,最重要的還是時代力量在立法院的席次與政治影響力不夠,即使不分區的席次時代力量本身就具有突破5%門檻的實力,但最終尚不足以成為三足鼎立之勢。平心而論,時代力量黃國昌、林昶佐、洪慈庸三位立委,雖是由民進黨禮讓選區不提名黨籍立委因而當選,但對民進黨來說這三個選區都是艱困選區,可惜最後因為席次問題無法成為關鍵少數力量,面對民進黨私下拉攏,時代力量最後就顯得難以抗衡。

如果當初時代力量的席次再多一些,那麼是否會有不同於今日之態勢?這部分,可以借鑒第五屆立法院擁有46席立委的親民黨。

當時國民黨有68席立委,新黨1席,泛藍合計有115席;民進黨有87席,加上台灣團結聯盟的13席,泛綠合計100席,剩下9席為無黨籍,1席台灣吾黨。當時的情況是六黨皆不過半,親民黨雖屬於泛藍,但是做為當時國會第三大黨,在表決席次和政治影響力方面,就有可以揮灑的空間。親民黨雖然屬於泛藍政黨,但是因為有足夠的席次與影響力可以和其他政黨合縱連橫,當時民進黨與國民黨不免也要對親民黨賣點面子。

此外,有了席次優勢的親民黨也不必因支持者為泛藍,而處處受制於國民黨,例如當時監察院長提名時,親民黨就沒支持國民黨的吳伯雄,轉而支持無黨籍的張博雅。

從這樣的歷史殷鑑,我們可以發現,在台灣目前的政局,讓各自小黨百花齊放與民進黨與國民黨爭取分食國會席次,反會因為選票不集中而最後讓藍綠兩大黨漁翁得利,近日,剛選舉完的英國下議院,就是很好的例子。英國的工黨與自由民主黨因為選票分散不集中的關係,讓保守黨漁翁得利,一舉拿下365席的過半數席位壓倒性勝利。如此,不僅工黨與自由民主黨無法發揮關鍵少數的功能,甚至聯合其他政黨也無法和保守黨抗衡,反倒讓共同的對手一黨獨大。

民眾黨在這個時候最該做的,應該是在對兩大黨失望不想投票支持時,說服選民將選票投給相對有機會的民調第三高政黨,讓未來立法院形成三足鼎立之勢,如此既不容易形成大黨分贓的局面,也能避免因為有立委因所屬政黨弱小無法抗衡作用,最後形成附庸的情況。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