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巴拿馬當作試驗場,美軍精銳部隊干預拉美內政從不遮掩

將巴拿馬當作試驗場,美軍精銳部隊干預拉美內政從不遮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89年12月20日,美國以「正義行動」為代號對巴拿馬展開大規模軍事行動,逮捕巴拿馬領導人諾瑞加。迄今美軍入侵屆滿30年,巴拿馬政府於2019年12月19日宣布12月20日為巴拿馬國殤日,全國降半旗紀念。讓我們回顧這段歷史及發展現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楊建平(宏都拉斯國防大學榮譽教授、致理科技大學院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研究員)

巴拿馬運河與蘇伊士運河是世界上最具有戰略意義的兩條人工水道,對美國而言,美國東西海岸航運經由巴拿馬運河可縮短航程約1.5萬公里,除商業航運利益外,戰時對美國大西洋與太平洋海軍艦隊兵力轉用的重要性不言可喻。

另一方面,巴拿馬以其地理位置優勢,除因運河而為世界海運及轉口貿易重鎮,亦為地區金融中心及空運樞紐,並大力發展商船註冊、觀光旅遊、會展及物流中心。巴拿馬成為近十年來拉丁美洲地區經濟成長最快速、吸收外國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FDI)最多的國家。

美國佔領重要戰略水道巴拿馬運河近一世紀

1903年11月3日,美國以武力為後盾,策動原為哥倫比亞一省的巴拿馬獨立,成立巴拿馬共和國。同年11月18日,美國與巴拿馬簽訂《巴拿馬運河條約》(The Hay–Bunau-Varilla Treaty)的不平等條約,美國僅一次性支付1000萬美元土地補償金,以及每年25萬美元的租金,取得運河永久管理權及運河兩岸共10英里寬、總面積1432平方公里的帶狀「運河區」,美國在運河區成立運河管理局及軍事「南方指揮部」(Southern Command),並派重兵駐守。巴拿馬獨立國後,美國隨即自1904年起接替法國開鑿運河,全長81.3公里的運河於1914年完工。

1977年9月7日,巴拿馬軍事強人杜里荷(Omar Efraín Torrijos Herrera)將軍與美國總統卡特(Jimmy Carter)在美國華府簽署新《巴拿馬運河條約》(The Panama Canal Treaty),亦稱為《杜卡條約》(Torrijos–Carter Treaties),廢除1903年舊條約,承認巴拿馬對運河區的主權,規範美國在1999年12月31日前逐步將主權歸還巴拿馬。

1981年7月31日,杜里荷將軍死於空難,軍權逐漸為畢業於秘魯軍校的諾瑞加(Manuel Noriega)所掌控。諾瑞加在1960年代曾以巴拿馬軍官身份來台參加政戰學校「遠朋班」訓練,並自1967年起為美國中情局之線民。1983年諾瑞加擔任國防軍總司令,掌握巴拿馬軍政大權;但自1980年代中期,諾瑞加與美國關係惡化,

1989年5月7日巴拿馬舉行總統大選,反對聯盟的恩達拉(Guillermo Endara Galimany)獲得71%選票大勝,但諾瑞加宣布選舉無效;當年9月,美國宣布對巴拿馬實施經濟制裁。1988年3月及1989年10月,兩次推翻諾瑞加的政變均未成功;12月15日,諾瑞加宣布巴拿馬與美國進入戰爭狀態。12月16日晚,四名運河區的美國軍官與巴拿馬軍方發生衝突,一名美軍軍官死亡,一名受傷,此一事件成為美國軍事入侵巴拿馬保護僑民之藉口。

AP_891230059
恩達拉|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美軍出動精銳部隊及尖端武器,將巴拿馬當作新武器試驗場

1989年12月20日凌晨1時,包含海軍海豹特遣隊(SEAL)、陸軍遊騎兵(Ranger)特戰部隊、第82空降師傘兵等精銳部隊的2萬7684名美軍,在6架自美國本土起飛的F-117A隱形戰鬥轟炸機打頭陣下,以「殺雞用牛刀」方式向巴拿馬國防軍27個重要目標同時發動襲擊,展開代號「正義行動」。同時,恩達拉在運河區美軍基地宣誓就職巴拿馬總統。

巴拿馬軍隊僅八個小時就失去有組織的抵抗能力。15個小時後巴拿馬軍營大部分為美軍控制,諾瑞加在聖誕夜進入教廷駐巴拿馬大使館尋求庇護。

1990年1月3日晚8點48分,諾瑞加被迫走出教廷大使館向美軍投降。「正義行動」於1月12日結束,美軍在戰鬥中23人陣亡、324人受傷;巴拿馬軍314人陣亡、124人受傷、2969人被俘。平民死亡約400人,受傷約2000人,巴拿馬遭受直接經濟損失逾20億美元。

美軍對巴拿馬軍事行動受到國際輿論的譴責。除英國表達支持外,拉丁美洲和歐洲等多數國家均表示反對。1989年12月29日,聯合國大會以75票贊成、20票反對、40票棄權的投票結果,譴責美國違反國際法軍事入侵巴拿馬案。1990年2月10日,恩達拉政府宣布巴拿馬廢除軍隊。

諾瑞加被押往美國後,邁阿密法院在1992年以販毒、洗錢等罪名判處諾瑞加40年刑期,後減為30年。由於獄中表現良好再次縮短刑期,而在2007年9月9日出獄。2010年4月26日,美國同意法國對諾瑞加的引渡要求,2010年7月7日,法國法院以洗錢罪,宣判諾瑞加七年徒刑。2011年12月,諾瑞加被送回巴拿馬服刑。2017年3月,因腦溢血而動手術後陷入昏迷,5月29日病逝。

美國以安全為由,干預拉丁美洲國家內政案例不勝枚舉

拉丁美洲地理位置與美國相鄰,直接關係到美國本土安全,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及冷戰時期,美國關注西半球地區集體安全,拉丁美洲係涵蓋在美國主導之西半球區域整體安全概念中。防範共產主義滲透拉丁美洲,成為美國的國家核心利益;而其具體的做法則是支持以「軍事政變」推翻拉丁美洲國家左派政府,扶植右派反共的軍事政權。

美國直接與間接干預拉丁美洲國家國內政治案例不勝枚舉,1954、1964及1971年推翻瓜地馬拉左派阿本茲(Jacobo Arbenz Guzmán)總統、巴西左派總統古拉特(Joao Goulart)與智利左派總統阿葉德(Salvador Allende)的軍事政變,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均有涉及;1970年代美國以反共為由與南美洲阿根廷、智利等國家合作,共同執行防範左派勢力之「禿鷹行動」(Operation Condor);而1961年4月古巴豬玀灣(BayofPigs)事件,更為美國中情局直接主導。

1965年4月28日,4.2萬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及第82空降師佔領多明尼加。1981年元月,反共立場堅定的雷根(Ronald Reagan)就任美國總統,1983年10月25日700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佔領1974年自英國殖民地獨立的344平方公里島國格瑞那達(Granada)。美國出兵的理由均為防止加勒比海地區出現「第二個古巴」。1980年代,美國除資助尼加拉瓜反「桑定民族解放陣線」政府游擊隊「反抗軍」(Contras),美軍曾於1984年初在尼加拉港口佈雷。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曾任中央情報局局長,但美國支持的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國會主席瓜伊多(Juan Guaidó),自2019年1月23日宣布就任臨時總統後,美國用盡外交、政變及軍事威嚇手段,迄今無法使馬杜洛(Nicolas Maduro)總統下台。非常明顯地,美國在「後院」為所欲為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AP_920611041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巴拿馬與中國建交引發美國憂慮

拉丁美洲、美國、中國相互間關係在進入21世紀後有極大轉變。在拉丁美洲與美國關係方面,隨著21世紀初期美國全球戰略重心轉向「反恐」,無暇顧及拉丁美洲,美國對傳統勢力範圍影響力下降;而美國在拉丁美洲影響力下降之同時,中國與拉美關係超出預期快速發展。

在20世紀結束前夕,巴拿馬運河歸還巴拿馬政府,美軍「南方司令部」在拉丁美洲最重要戰略據點及最大軍事基地自運河區撤回美國本土邁阿密。美軍撤離巴拿馬後,運河兩端港口經營權由與中國軍方關係密切之港資「和記黃埔」(Hutchison Whampoa)集團得標,當時即曾引起美國部分人士極大憂慮。2017年6月巴拿馬與中國建交,2018年多明尼加及薩爾瓦多相繼改變對華政策,此一憂慮更為增加。美國國務院2018年於9月7日宣布召其駐多明尼加、駐薩爾瓦多大使及駐巴拿馬代辦返華府述職,就中國勢力進入中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區問題開會研商。

巴拿馬巴雷拉(Juan Carlos Varela Rodríguez)總統於2017年11月訪問北京,巴拿馬成為拉丁美洲第一個與中國簽署「關於共同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的諒解備忘錄」國家。習近平則利用出席2018年在阿根廷首都舉行「二十國集團」(G20)第13次高峰會議之行,於12月2至3日訪問巴拿馬,並簽署19項合作協議,巴拿馬及中國互相對對方都有高度的期待。

自2019年7月1日巴拿馬新總統柯狄索(Laurentino Cortizo)就職後,似乎與中國的蜜月期已過,巴拿馬原認為中國將「援贈」首都至與哥斯大黎加邊境近400公里長鐵路,作為「建交」的禮物,但中國鐵路設計集團有限公司(CRDC)僅免費提供「可行性研究報告」,41億美元經費要由巴拿馬政府負責;另由中國交通建設和中國港灣工程公司得標第四座跨運河大橋,14.2億美元經費亦然。當然,這些大型基礎建設在由中資機構承包的前提下,中國將會提供「貸款」,亦會納入「一帶一路」在拉丁美洲「自然延伸」的成果中。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