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山蘇姬親上海牙法庭為軍方辯護,是為拼選舉還是為緬甸國家尊嚴?

翁山蘇姬親上海牙法庭為軍方辯護,是為拼選舉還是為緬甸國家尊嚴?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緬甸的羅興亞案,無論國際法院做出何種判決,毋庸置疑的是翁山蘇姬及全民盟已經從中獲得了政治利益,翁山蘇姬民望的提升,能否反映在2020的選舉,值得觀察。

對於種族清洗案,無論國際法院做出怎麼樣的判決,毋庸置疑的是翁山蘇姬及全民盟已經從中獲得了政治利益。相形之下軍方及鞏發黨就表現得有點左支右絀。當甘國在今年的11月向海牙國際法院提出訴訟時,正逢緬甸軍的總司令敏翁萊(Min Aung Hlaing)及其他多位軍方將領,因同一事件受到國際刑事法院ICC(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審查,美國也跟進制栽緬甸軍方高層人士。在這個節骨眼上軍方不敢站出來表達自己的立場、大方的捍衛國家尊嚴,更不用說派代表前往海牙答辯。這讓國內輿論一面倒的數落軍方,人民們看到的是翁山蘇姬不只在國內、在國際間同樣得為過去的軍政府及今日的軍方收拾爛攤子。有部份民眾認為鞏發黨應該為若開邦的Bengalis非法移民人數暴增負起最大責任,在2010年軍政府,也就是鞏發黨的前身,為了贏得當地的選舉,發出約七十萬張具有投票資格的臨時識別證白卡(White Card)給了這群非法移民,才導致事情發展到今日難以收拾的局面。

海牙行程結束後翁山蘇姬返回緬甸首都奈比都時,從奈比都機場到她的官邸,約20英里的路程,沿途站了滿滿的夾道歡迎她的民眾。回國兩天後她便在國家電視台向全國人民發表演說,解釋她在國際法院上答辯的內容。同時請隨團律師及相關官員在國家電視台的節目中以座談會的方式談論海牙國際法院辯論過程。支持她的國內政治觀察者們在媒體上有意無意的向人民宣傳,為了國家及人民的利益,她拋開個人與軍方的所有恩怨,犧牲自己的國際形像在國際法庭上為軍方辯護。這些動作可能讓她搏得部份軍方人士的同情。自上任以來她努力與軍方修好關係、爭取軍方的認同與信任,這一次無疑是再次向軍方釋出她最大的善意。至於軍方對她的態度會不會有所改善,有待時間來證明。

Logo_of_the_Arakan_Rohingya_Salvation_Ar
Photo Credit:wikipedia
阿拉干羅興亞解放軍的標誌

曾經參與反政府活動的政治家,同時也是作家的U Kyaw Win在接受BBC訪問時給了肯定的評論,他覺得翁山蘇姬小心翼翼的為軍方辯護種族清洗罪,將會爭取到軍方的信任與合作,政府與軍方的合作對國家聯邦發展有正面效應,政府與軍方的合作很可能會引起少數民族的疑慮,但軍方也不致於反過來對少數民族武裝部隊發起戰爭。他說軍方會有所改善,但改善的速度可能慢到讓人民無感,無論如何這對國家發展是有利的。自緬甸獨至今,與軍方衝突不斷的各地區少數民族武裝部隊們在這件事上的立場郤不一致,有支持政府者也有少數支持國際法院者。令人不安的是支持國際法院定罪軍方的AA阿拉干軍(Araken Army)的勢力不斷增強,活動範圍逼近若開邦一線城鎮,更揚言2020年開始AA活動區內的企業及政府機關必需向他們繳納稅金,近來頻頻挑釁政府,爆炸案頻傳,接連擄走了議員及移民局官員,在若開邦境製造出恐佈氣氛。近期軍方也開始進行反制行動,這讓若開邦的問題更加複雜棘手。

關於甘比亞在伊斯蘭合作組織所代表的角色,多數緬甸人民是好奇的,緬甸國內的政治評論者們對甘比亞是否有資格做控方提出疑問,同時好奇甘國背後的影舞者是誰?讓他們疑惑的是,為何向國際法院提告者是甘比亞不是孟加拉。因為緬甸大多數的人民相信非法居住在若開邦內的Bengalis皆來自孟加拉,為何孟加拉可置身事外。

總而言之,無論甘比世亞的控方資格是否符合國際慣例,肯定的是這個案子已經讓翁山蘇姬成功的挽回民心。可預期的是,2020的選舉中在緬甸族群居多的平原地區全民盟將大獲全勝,遍遠少數民族地區中全民盟是否能大獲全勝,那得看在地勢力是否願意與全民盟結盟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