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侶途》導讀:在台灣同婚專法制定,天沒下紅雨之後?

《侶途》導讀:在台灣同婚專法制定,天沒下紅雨之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同婚對於台灣社會與文化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勢將成為未來各界關心的重要議題。而這本書正可以為我們帶來各方面的解答。

文:王鼎棫(網站「法律白話文運動」資深編輯、東吳大學及靜宜大學法律學系兼任講師)

【導讀】台灣的侶途:在同婚專法制定,天沒下紅雨之後?
先回顧一下,台灣同婚議題走到哪了?

二○一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大法官用釋字第748號宣告民法不讓同性戀者結婚的規定違憲,命相關機關要在解釋公布日起兩年內修法或立法,才能平等保障同性伴侶的婚姻自由。而為了避免相關立法沒辦法及時在兩年內完成,大法官更宣告若逾時未完成修法或立法,同性伴侶就能直接用本號解釋登記結婚。

此外,本號釋字更大力為同志除去污名與歧視,像是在解釋理由書清楚指出:過去同志被社會傳統及習俗給排斥,長期禁錮於暗櫃之中,受到各種事實上或法律上的歧視,況且性傾向是一種難以改變的個人特徵,來自於生理與心理因素,觸發於生活經驗或是社會環境的影響;大法官更引用各國際衛生組織與重要醫學組織的資料,確認「同性性傾向本身並非疾病」,鄭重宣告性傾向是人類的正常表現,既非精神疾病,更不是人格發展缺陷,並沒有治療的必要性。

二○一八年初,反同婚團體為了防止同婚進入民法體系,提出三項公投,多方限制同婚發展,像是「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規定以外之其他形式來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等提案。挾著強大的組織動員,這波公投取得了六成以上的得票率,並全數獲得通過,賦予行政院提出法律修正案,立法院定期完成審議的種種義務,這樣的結果可說是反同方扳回一城的表現。

公投開票的那一夜,讓許多挺同人士非常沮喪,長久以來的抗爭成果,彷彿在這一刻完全凋謝,社會氛圍也讓挺同方一時難以面對。

時序跳到二○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適逢「國際不再恐同日」,既然公投確認了制定專法的方向,立法院只好趕在立法時限之前,五月十七日通過了《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並定於同月二十四日正式生效。通過之際,立院外3萬多名的同婚支持者爆出如雷掌聲,不少同性伴侶相擁而泣;也許這結局不夠完美,但也意味著從生效日起,年滿十八歲的台灣同性伴侶終於可以依法前往戶政機構登記結婚。

《BBC》、《CNN》、《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衛報》(The Guardian)都在第一時間,在網站上發布「台灣通過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法」的新聞,肯定台灣同婚運動的發展。

立院通過同婚專法 挺同團體開心揮旗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立法院會於5月17日三讀通過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國家,在立院外守候的挺同團體婚姻平權大平台支持者開心揮舞旗幟。

《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保障「相同性別之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的永久結合關係」,使得無論何種性別,都能依法登記結婚。開放登記首日,全台有不少新人趕往當地戶政事務所辦理,知名圖文作家厭世姬也和劇作家簡莉穎在信義戶政事務所完成登記,許多媒體守候在各地戶政事務所,透過鏡頭,記錄台灣歷史性的一刻。

同一時間,反對同婚的「下一代幸福聯盟」則痛斥立院罔顧民意,台灣民主已死,並將號召民眾在二○二○年大選,「下架」違背民意的立委與總統。

面對風雨欲來,行政院也隨即發布釋字748號懶人包,除了解釋此次立法的主要內容外,也對不實謠言進行闢謠,特別強調本法並未開放「近親結婚、多P、外遇、亂倫、雜交、人獸交、性解放」等行為,更指出「孩子不能夠叫爸爸媽媽等情事」純屬謠言,孩子對爸媽的稱呼絕對不會受到影響,因為「爸爸、媽媽」的稱謂本來就非《民法》所定,民眾依舊能夠繼續使用。

婚姻平權作為同志運動長期奮鬥的象徵,凸顯出同志人權運動與各方勢力的競逐,將會一直持續下去。而同婚之路的演進,簡單來說,就是把同志進入家庭的訴求,向社會尋求支持,並透過公權力予以承認,走向制度化的一系列過程。

當世界各國媒體紛紛盛讚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台灣同志權益發展,似乎隨著婚姻平權的達成,跌跌撞撞也來到階段性高峰。同婚對於台灣社會與文化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勢將成為未來各界關心的重要議題。

而這本書正可以為我們帶來各方面的解答。

該如何閱讀本書呢?

如同經典書籍《如何閱讀一本書》(How to Read a Book)提及:圍繞關鍵字的論述,通常就是作者的重要論點。所以接下來你只需要把作者散佈在整本書的論點集合起來,自己做成筆記,最後就能生出「自己對這本書的理解」。也就是說「閱讀可以是一件多少主動的事…閱讀越主動,效果越好。這個讀者比另一個讀者更主動一些,他在閱讀世界裡面的探索能力就更強一些,收穫更多一些。」所以閱讀的目標,就是為獲得資訊而讀,以及為求得理解而讀。

因此基於我們法律白話文團隊的精神,以下導讀將把本書章節及討論議題,依照本文關心的主題重新排序,使用較為通俗的字彙,帶領讀者們進入該書作者的世界。

簡單來說,作者在世界各地尋找證據,試圖發現賦予同性婚姻或近似婚姻的權利將對社會帶來什麼效果,觀察人們在文化上對於同志的認識可能會有什麼改變。

而這樣用傳統法學以外的方式,實際把法律當作社會系統的一環,觀察制度的實際運作,不只提醒我們注意法律對各社會領域所造成的影響,也會注意法律現象往往跟許多政治、文化與社會關係交織。這樣的觀察,無疑能提供我們一個分析框架,幫助我們理解同婚法律在台灣社會的後續發展。

看不清楚的路,試試跟著外國月亮走?
  • 同志為何要進入婚姻?

例如本書訪問兩對未婚的伴侶表示,他們對於這段關係是否能長久感到懷疑,這也影響了他們對婚姻的想法──正因內心有疑慮,他們選擇了註冊伴侶制,一方可以取得公民權,他方對外也不會被貼上「已婚」的標籤。

當然,若要讓人動了結婚的念頭,必然會考慮結婚比單身好在哪裡?不論是務實面的(例如法律與物質上的好處)、感情面的、政治面的價值,每對伴侶的考量點都不一樣。

一般來說,伴侶若對事物的想法、承諾的信念、子女的規劃,還有性別角色觀念沒有衝突,就有可能決定結婚;反之,若擔心定下來會讓一個人變得裹足不前,抑或親朋好友的反應並不支持同性婚姻,也會讓伴侶感到壓力。

本書第二章認為,對同志社群來說,同性婚姻所代表的意義,遠超過了這些伴侶所歷經的其他「選擇」,並推翻評論家的不當臆測(如為了取得社會福利)。像有些訪談者指出「改變(婚姻)的方式就是讓我們與女同志結婚…以前和男人在一起的時候,我想我是不會結婚的…太傳統了──不過現在結婚也是在打破傳統。」

因為不少人原本認為,婚姻裡隱藏著典型的附屬觀念,特別是對女性而言──擔心進入婚姻,可能會改變伴侶在關係上的權力平衡。婚姻制度過往於政治與宗教上的運作,就是造成反婚派人士痛恨婚姻的源頭:婚姻就是集父權、資本主義弊病一身的工具,這也是他們絕對不會拿自己去為婚姻錦上添花的原因。

本書指出,在荷蘭,既然伴侶同居不婚是很普遍的事情,那麼同婚就可以扭轉傳統窠臼──這年頭結婚比起不結婚還更來得另類。

shutterstock_36767262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 何以讓同志徹底排除其他結婚的選項,進入婚姻?

總的來說,第三章表示:荷蘭與美國的同性伴侶認為結婚是嚴謹的一步,正因對伴侶有互許承諾的心與相守的打算,所以選擇踏出這一步;此外,對於許多人來說,透過法律與文化的薰陶,生小孩的決定也與婚姻決定綁在一塊兒了。

在部分國家,婚姻是一套發展成熟的社會制度,那些婚姻的法律替代方案可能無法體現結婚在文化與社會的意義而受限。然而,其他國家的婚姻替代方案,同居的同性伴侶甚至享有某些結婚的權利與責任,如婚姻才能提供的社會保險機制等,無形中降低了結婚的實質價值,也降低了該國同性伴侶對婚姻的需求。

可是終究選擇結婚的人,此時會注意更多感性及象徵性的理由。

接受本書訪談的人指出:「結婚的決定充滿了感情──我雖然不會說是很精神上的決定,但它最後的確是很心靈層面的,這是我們帶著感情做的決定──而我認為註冊伴侶制這個名字聽起來就已經非常務實。好像你得去記錄、計算,然後得出餘額。」

  • 同婚對異性婚的衝擊?

不少反同婚者偏好以美國長期低落的結婚率,異性戀未婚同居比例逐漸增高的趨勢,對照北歐諸國與荷蘭未婚生育率激增,表示同性婚姻加劇異性婚姻與育兒的困境。

台灣的反同團體對此顯然也是無法接受,像是一名反同家長代表受訪時就曾激動吶喊「同志是導致絕子絕孫、12月還天氣炎熱的罪魁禍首!」

反同方代表游信義先生更是接受採訪時強調:「如果把婚姻制度改了,既有的兩性秩序會瓦解,一男一女的倫常體系也不復存在」。他表示自己絶不歧視同志存在,也尊重同志的權益,但不會妥協同志人士想要挑戰法律下既有公共制度的意圖。

本書第四章則單刀直入地研究這些國家的規範組成與人口組成,探討同性伴侶是否似乎會左右異性戀結婚的選擇,答案則是兩者並無顯著關聯。

首先,婚姻制度式微的真正原因與伴侶選擇變廣有關,因為關於離婚、性、同居與節育的法規都鬆綁了。這些變革擴大了異性戀伴侶的選擇;也就是說,早在各國開放同性婚姻或近似身分之前,異性戀的選擇早已不同了。保守派堅持「拒同性伴侶於法律門外」就能支撐傳統婚姻,卻不選擇倒轉已鬆綁的婚姻法規──這種想法實在有點緣木求魚。

其次,早在部分國家開放同婚或註冊伴侶制之前,該國未婚同居率與未婚生育率就已經很高了。這點,在法律不承認同性伴侶的國家之中,相同的趨勢更加明顯,也就很難說同婚對於異性婚姻與生育模式有什麼重大妨礙了。

附帶一提,本書及其引述內容也強調:結婚有多種的目的,並非只為了繁衍後代。婚姻主要是將家庭與更大社會單位串連起來的方法,法定婚姻更促成了親族間的財產流通,更鞏固了這些連結。直到近代,婚姻的重點才偏向愛情,而非財產與姻親。在二十世紀,人們愈活愈長壽,花在育兒上的時間減少,再加上經濟發展,讓伴侶雙方共同投入勞動是愈發不可或缺,家庭生活與家事法規也應順勢調整。

  • 同婚如何改變同志的生活?

本書指出,有些同志圈的反婚派認定,婚姻就是兩個人放棄獨立的自我、恪守嚴格的性別規定,成為一對不分你我的伴侶,到最後婚姻會「馴服」男、女同志。如同台灣在推廣經驗上,也有認不應跳入專為異性戀量身打造的婚姻。也就是說,針對同性親密關係的訴求,曾有三種路線:分為「毀家廢婚」、「婚姻平權」、及「多元家庭」,其共通性是認為同性間的親密關係皆挑戰了現有異性戀家庭。顯然,台灣多方匯流的結果是以婚姻平權為主要推動議程。這樣的演進其實受制於社會現實,同運團體一方面資源有限,無法對大眾倡議更多非傳統概念,且由於反同婚運動有著驚人的崛起速度,同運團體只好將所有的資源投入婚姻平權運動。

第七章則指出,反婚派非常懼怕這種完全的「融合」,因為這可能會忽略了某些不符合婚姻制度但卻非常健全的家庭組成方式。但是本書認為,問題並不在婚姻本身,因在爭取法律對於同婚的認同與權利之前,同志老早就已經在建立關係了,只差法律身分與該身分所能提供的支持。

本書受訪者也是這樣說的:「我覺得(可以結婚)讓我們覺得更像普通人、更為人所接納、也更是社會的一分子;當然有好有壞,不過還是讓我們感覺更加地融入社會。」

回顧第六章也引述社會學家安德魯.薛林(Andrew Cherlin)的看法,他認為同性婚姻是「去制度化」的典型代表。因為同性婚姻沒有如「異性丈夫與妻子」分明的性別分工,同志必須且戰且走,自己決定誰來照顧小孩或是誰要做家務,並把他們的婚姻關係融入到複雜的社會關係當中。簡單講就是,同志必須要透過「討論、協商與實驗」,建立自身族群專屬的婚姻模樣。

更何況,從被異性戀拒於門外到被種種制度接納,這種地位的改變也很可能對某些同志的心理層面產生正面影響。本書許多受訪者對於被排除於重要的社會制度外感到憤怒,即有人回憶道:「我對婚姻制度真的是很不爽,因為我被排除在外了,而我不爽了很久。」因此我們可以明顯看到當怒氣平息後,那種被人接納的感受也會相對更強烈。

再者,情感支持也是一項正面指標,婚姻讓承諾或眾人的支持更加真實,會讓一對伴侶開始有了長期規劃,像是買房或是生兒育女,而這些計畫只有在兩人打算一起好好走下去時才會順理成章。而本書引述美國的調查顯示,男女同志認為比起已婚異性戀家人,他們獲得的支持比較少;不過民事結合的女同志伴侶都說比起沒有民事結合的女同志伴侶,她們獲得的家庭支持比較多,顯示婚姻與家庭認同有關。

而同婚推行是否將會把沒結婚的男、女同志及雙性戀者成推向邊緣?

台灣有學者,引述外國觀察提出疑慮:同性婚與異性婚家庭之外的其他家庭形式在價值上遭到貶抑。也就是說,一旦婚姻成為了選項,與成婚的「好同志」對比,這些不一樣的家庭是否會被排擠,被貼上「壞同志」的汙名。

本書第七章發現,許多歐洲國家都一樣,未婚的伴侶越來越為法律所接受,已婚與未婚者之間的法律與社會地位差距也更小了。其中,年輕人的態度變化是最為驚人;比方說只有不到兩成的年輕人認為同居破壞社會制度或與道德有違。年輕人幾乎都支持未婚生子,只有少數(約三分之一)認為未婚生子對社會有害且有道德問題。

最後,異性戀家人、朋友對於同性婚姻的後續反應又會是如何呢?

本書第五章發現,父母就算有可能因為不認同,把子女的伴侶視為邪惡的誘拐者,但因為與同志子女的愛與羈絆,也多少可能會容忍這段特殊關係,而善意地把對方視為子女的另外一個朋友。此外,在歷經多年、各種生活挑戰的親密關係,家人也可能視子女的伴侶為家庭分子。不過,不同於異性婚姻下的女婿或媳婦,伴侶與父母之間可能不會因為這段關係,發展出獨立的身分;如果子女往生,那父母就可能不再承認這段關係,不再繼續邀請伴侶來參加家庭聚會。

(文未完)

相關書摘 ▶《侶途》:同志擁有結婚權這樣的文化接納,能減輕少數族群的壓力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侶途:同性婚姻上路後,這世界發生了什麼?》,台灣商務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李・巴吉特(M.V. Lee Badgett)
譯者:黃思瑜

首部以社會學、經濟學研究方法,
訪談、統計及探討各國同性婚姻合法化後,
社會與人民產生了什麼思考、生活與價值;
而台灣同婚通過後也在世界發展的脈絡中。

同婚通過後,對同性伴侶們來說無疑是邁入平權的一大步,
終於是時候可以正大光明地表達兩人的「愛」與「誓約」。
但對有些人來說,他們擔心社會漸漸邁入瓦解、崩壞的年代了。
「天塌說」甚至在各地此起彼落,揚言同婚通過之後「爸爸媽媽不見了、爺爺奶奶消失了」!

  • 同性婚姻,到底是彰顯平權的價值?抑或是殲滅家庭傳統?
  • 同性婚姻上路之後,會帶來怎樣的生活影響?
  • 「婚姻」的定義,會因此改變嗎?
  • 同志是否會因為進入「婚姻」這個古老的制度,反而改變同志圈自身的特有文化呢?
  • 台灣身為亞洲第一個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又能透過西方國家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脈絡找到什麼相似或可借鏡之處呢?

在這本理性調查與探討的書中,你心中會有自己的答案,以及嶄新的理解。

為了找到同性婚姻對社會的影響,經濟學家巴吉特到了於2001年、也是全世界第一個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荷蘭。她訪問了許多對同性伴侶,找出同性婚姻通過後對他們生活上的影響。我們透過巴吉特的研究了解到,同性婚姻通過後對於伴侶之間的關係、家人、以及職場同事的影響。另外巴吉特也對於公家機關的影響特別感興趣,因為同性婚姻通過之後,公家機關要受理更廣大的群眾,這也是巴吉特積極探討的範疇。

本書將帶給讀者對於「同性婚姻」議題一個完全嶄新的面貌,針對現今同婚議題之辯論,以及對於政治、社會和個人不同觀點的啟發,給讀者一個看待同婚議題的不同視角。

getImage-3
Photo Credit: 台灣商務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