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柯P藏頭詩也被檢舉》既然不得宣傳,那就來談談蔡正元罷免案的歷史意義

連柯P藏頭詩也被檢舉》既然不得宣傳,那就來談談蔡正元罷免案的歷史意義
Photo Credit: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連柯文哲的藏頭詩也要被檢舉甚至可能被罰錢,難道台灣現在就如同連勝文所說的,是大明王朝,要大搞文字獄嗎?真是夠了。

以往的情人節的戶外活動不外乎吃大餐、看電影或購物,不過這次內湖與南港的居民可以有不一樣的選擇:出門走到投票所,開心罷免蔡正元。

我實在是很想好好宣傳這個讓人感到雀躍的罷免案,但是因為台灣的法律規定台灣人民不可以宣傳罷免案,所以筆者只好換個話題,來談談這個蔡正元罷免案的歷史意義。

消失的罷免公報與投票通知…罷免蔡正元懶人包

畢竟在國民黨帶來的黨國憲法裡面,明白規定了「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那我談談2月14號的蔡正元罷免案的歷史意義,應該至少有受到黨國憲法的保護。如果我因此受到中華民國政府的處罰,那顯然這個處罰一定是違憲。當然啦,幾十年下來中華民國政府對台灣人所施加的違憲處罰早就罄竹難書。

蔡正元罷免案如果能夠通過,那麼它的歷史意義是不容小覷的。在國民黨的黨國憲法裡面,明確規定「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及複決之權」,但是這四個權到底該怎麼真正落實,一直到今天都還沒有同時完整地出現。怎麼會這樣?原因當然就是出在國民黨不管是統治中國還是統治台灣,它都不想把自己轉型成一個真正的民主政黨。

國民黨佔領台灣以後,不只在那邊戡亂個沒完,還長期宣稱國情不同,共體時艱,加上台灣人總是對自身政治權利冷漠與無知,孫文的支票當然一直無法完整兌現。

中華民國官員為了替不能宣傳罷免案這種奇怪規定找理由,往往都會說︰在任的政治人物比較有資源,如果可以替自己宣傳反罷免的話,人民就不容易成功罷免他。為了公平,反罷免方與罷免方都不能替自己宣傳。

這種理由當然是反智的笑話。在任的政治人物的確比較有資源,人民也的確可能資源不如在任的政治人物,人民確實不容易罷免成功。但是再仔細想一下,如果人民失去宣傳罷免的權利,罷免案根本永遠不會通過。

舉個例子。兩個人對打,其中甲有一把長劍和一把小匕首,乙只有一把小匕首。沒錯,乙的確不容易贏,因為對手甲還有一把長劍。但是如果我們同時禁止兩個人使用小匕首,顯然乙必死無疑。

這種法律會通過,當然是為了偏袒國民黨的公職人員。在威權時代,國民黨的公職人員貪污腐敗的事情層出不窮,國民黨要是給人民方便的罷免權當然是給國民黨找麻煩。

表面上看罷免方與反罷免方都不得宣傳,看起來很公平,但是我們別忘了,國民黨長期掌握甚至壟斷媒體,反罷免方透過黨國媒體曝光來塑造自己正面形象的機會還是比較多。所以我說不能宣傳罷免案這種法律會通過,是為了偏袒國民黨的公職人員,道理就在這裡。

回過頭來,如果這次2月14號的蔡正元罷免案夠通過,有以下諸多的歷史意義︰

第一、這是台灣社會運動的勝利

為了這次2月14號的蔡正元罷免案,有許多義工花費了大量的時間與精力,才有今天的成果。在台灣當義工的人會被笑,當政治義工的人還會被笑是瘋子。如果這次2月14號的蔡正元罷免案真的通過,這當然是台灣社會運動史上的一大里程碑。

第二、這是現代新媒體的勝利

現代的訊息流通的速度很快,即使舊有的法律偏袒國民黨,但是在資訊的迅速流通之下,人民的政治認識有了提升,即使是受到這部法律所偏袒的國民黨公職人員也無法擋得住這股力量。此外,我們更不能忘記,我們台灣要通過罷免案需要非常高的門檻。

第三、這是孫文政治理論的勝利

孫文可是明白寫下「民有罷免官吏之權」,雖然國民黨對這個「罷免官吏之權」不斷施以刁難,不過倘若真的落實,那麼孫文學說的可行性當然又多了一個有力的實例。

第四、這是內湖與南港居民的勝利

不僅僅是內湖與南港的勞工多放了一天假,倘若這次內湖與南港兩地的居民真的罷免了蔡正元,那麼他們將在台灣的民主史上大大留名。內湖與南港兩地的居民已經是第一批直接行使罷免權的台灣人,甚至可能成為第一批成功「罷免官吏」的台灣人,一想到內湖與南港兩地的居民可能會因為自身高超的民主素養留名青史,筆者就感到興奮。

「罷免假」要去哪裡玩?北市勞動局:這不是罷免宣傳

接著我要來說一下選罷法86條中所記載的這個奇怪規定。在這個條文中,明確寫下「罷免案之進行,除徵求連署之必要活動外,不得有罷免或阻止罷免之宣傳活動」,這根本已經違反憲法中對言論自由的保障。

罷免案是公領域事務,需要資訊的充分交流與討論,但是中華民國居然敢規定不能宣傳罷免案,這根本就是愚民。雖然這個條文已經被修正了,但是並不適用於這次2月14號的蔡正元罷免案。我個人認為這種明顯違反憲法保障言論自由的法律根本就不應該被制定出來,制定出這種法律顯然是中華民國國會的恥辱。

中華民國國會長期由藍營把持過半優勢,會制定出這種偏袒國民黨公職人員的法律是最自然不過了,我只恨台灣人不知道國民黨有多可恨罷了。而且我們也不要忘了,我們台灣要通過罷免案可是需要非常高的門檻,現有的罷免法律根本是「不罷免法」。

最後,我在這裡要明確主張,不但這種規定不能宣傳罷免案的法律是違憲的,在這次的蔡正元罷免案中,中華民國政府對宣傳該罷免案的人民進行任何處罰也是違憲的。

連柯文哲的藏頭詩也要被檢舉甚至可能被罰錢,難道台灣現在就如同連勝文所說的,是大明王朝,要大搞文字獄嗎?真是夠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