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小燈泡案更一審之後:當資源日漸稀少,精神科醫師如何得到喘息?

寫在小燈泡案更一審之後:當資源日漸稀少,精神科醫師如何得到喘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精神醫學不僅僅是單純的科學,治療也非單純的基礎研究。所有的醫學,都有醫病關係、人和人之間、還有法律的問題。只是精神科的佔比更大,更耗精力。

文:陳璿丞(精神科醫師)

最近的更一審後,小燈炮的媽媽王婉諭在她的臉書上寫了這麼一段話:

由於精神醫療團隊人力缺乏,非但無法協助精神障礙者復健,監所的環境反讓其身心狀態惡化,而管理人員亦無法分辨其病情變化,常被視為違抗規範遭到違紀處分,甚至單獨監禁、使用戒具,嚴重違反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第14條、第15條等相關規定,核有違失。

可見,我們把身心障礙罪犯關進監獄後,不但無法矯正過失,反而讓他們病情惡化,讓他們出獄後更加危險。

還有這一陣子許多的精神科相關的故事,無論是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龍發堂的事件林奕含的小說、還有電玩《還願》裡的兒少……都可以看到有精神科、心理健康的議題。即使21世紀已經快要過五分之一了,為什麼精神醫療看起來還是那麼的原始?

只要對於精神醫療資源有認知的讀者,多會說出像王女士的話:「因為精神醫療團隊人力缺乏……」然而,精神醫療團隊人力缺乏的情況不僅發生在監所,在一般的場域裡也是嚴重的不足。無論是全國各地的自殺關懷員,還是各縣市的心理衛生中心人員等等,人不夠、錢也不到位。

筆者先前在其他媒體的投書就寫道:

根據心口司「106年至110年國民心理健康第二期計畫核定本」裡的描述:目前政府給予的預算低落,平均每人精神健康預算26.51元新台幣,僅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全世界精神健康支出平均的一半還不到。

因為我們不能好好地治療精神病友,所以當他們犯罪後沒有有效的治療、沒有真的無期徒刑,法律也沒有配套以支持一輩子完整的治療。所以我們要判他死刑。先不論廢死的議題,現代的精神醫療已經走了很長很遠了,但顯然還不夠好。我們還在大腦這個最複雜的器官中摸索。雖然很努力了,但還有很多想做的、想突破的。

最近一位筆者工作醫院的前輩說出了一段話:「這些上新聞的病人都是有治療過的……有人說:『給你們精神科治療完,還不是出來砍人?』」這句話聽起來很令人難過,有些時候是病人不願意吃藥,或是健保上副作用少的長效針劑藥價偏高;有媒體報導健保10大最花錢疾病,思覺失調症榜上有名,醫師也不敢開太多,怕健保核銷;而原廠抗憂鬱劑如百憂解,則因給付過低退出台灣。

其實不僅是一般民眾歧視精神科,造成沒有正確就醫;甚至就在醫師之間,對於精神科也覺得不是科學的一部分,還有人會說是「表單科」、「只會出一張嘴的科」。

上述醫院的前輩還說了一個詞叫「psychiatrist identity crisis」,更是引起我的好奇。精神科醫師究竟有沒有認同危機?

在2012年起,在歐美的大型醫學期刊如《Lancet》,還有近日的《新英格蘭醫學雜誌》[1]也討論了這個議題。究竟我們需不需要精神科醫師?還有,精神科醫師應該要做些什麼?

brain_investigate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精神科相關的藥物從1950年代的大爆發,一直到90年代後,最近20年都沒有什麼重大的突破。我們從20世紀初在有Emil Kraepelin醫師開始紀錄思覺失調症後,加以分類才有現代精神醫學的誕生。因為在50、60年代以前,沒有有效的藥物,都是以精神分析為主的治療。大眾會有精神科醫師就是「讓病人躺在躺椅上、聽病人說故事」的想像。而這個想像自從藥物出現後,就轉到心理治療師身上了。

現在大眾多覺得精神科醫師就只會開藥,其他醫師同業可能覺得精神科出一張嘴、是表單科,只有一堆問卷,沒有像是抽血、CT、X光、MRI等明確證據。加上社會大眾的歧視,因此有相關困擾的患者可能會去家醫科或是神經科就診,直接選擇跳過精神科。

上述這些不是只有台灣才有的情況,美國的精神科住院醫師年年下降[2],英國的也是。醫師們不想走精神科了,沒錢、沒資源,還要面對醫師團體的歧視,病人的治癒之路漫長,感受不到成就。

為什麼我們還是需要精神科醫師?

而後George Dawson,一位在美執業35年的精神科醫師,寫了這篇〈There Is No Identity Crisis in Psychiatry〉,來回應今(2019)年10月初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刊登講述精神科醫師認同危機的文章。綜觀這些討論,再結合台灣的現況,可以回答「為什麼我們還是需要精神科」。

精神科是站在科學、法律、心理學、人文、社會的交叉點。我們一直以來就是站在中間,或許過去一直往精神藥理學靠攏,以為只要有藥物就可以解決一切,然而精神醫學不僅僅是單純的科學,治療也非單純的基礎研究。所有的醫學,都有醫病關係、人和人之間、還有法律的問題。只是精神科的佔比更大,更耗精力。

但是精神醫學仍然是科學的一部分,我們也講究證據、也有嚴謹的實驗設計。雖然neuroscience的發展很慢,但是仍然有在前進。美國的某些精神科醫師,也有團體要求把神經科學列入住院醫師訓練,甚至開發出免費而詳細的課程給精神科醫師們進修

近日,台灣修正心理師法讓心理師可以做網路的心理治療,那精神科醫師呢?我們也可以提供個案精神衛教、提升個案動機,或是使用有實證的認知行為治療,甚至精神分析也都有療效。任何對個案有幫助的治療,不都是精神科醫師可以執行的嗎?為什麼這立法的過程沒有考慮精神科醫師呢?

除了治療之外,還有精神復健。漫長的復健之路當中,心理障礙的復健資源有沒有什麼單位也可以把精神科列入討論?還有越來越嚴重的成癮問題,不論是藥物或是行為上的(如網路成癮)。

的確,精神科醫師給人的印象就是開立藥物,但是制定治療計畫,知道哪些治療是有實證上的效果、哪些沒有,哪個人適合做什麼治療,他身邊有什麼資源。還有一些非藥物的新型治療或是檢查,也需要有人去做統整。而精神科醫師,正是一直站在各個領域的交叉點上,和社會互動著。

科普心理學家海苔熊的一篇文章中寫道:

那是一種「我不管怎麼樣做都不會變好、不論如何努力都不會被接納」的無望。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