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小燈泡案更一審之後:當資源日漸稀少,精神科醫師如何得到喘息?

寫在小燈泡案更一審之後:當資源日漸稀少,精神科醫師如何得到喘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精神醫學不僅僅是單純的科學,治療也非單純的基礎研究。所有的醫學,都有醫病關係、人和人之間、還有法律的問題。只是精神科的佔比更大,更耗精力。

這樣的無望,存在於王婉諭女士對於社會安全網的無望,或是《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王赦律師的絕望大喊:「把人給殺了就能夠解決一切了?」

病人面對復健長路、科學家面對大腦複雜難解、醫師沉重的無力感、政府財政的難處……我不是法律、也不是政策專家。選舉要到了,這次,有精神科醫師、有醫改人士、有對社會安全網為主要求的王女士,希望都可以當選,替整個社會的心理健康、社會安全網再爭取更多的資源。也希望精神科醫師可以在日漸稀少的資源下,得到喘息。

參考資料

  1. Gardner, C., & Kleinman, A. (2019). Medicine and the Mind-The Consequences of Psychiatry's Identity Crisis.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81(18), 1697.
  2. Lancet, T. (2012). Psychiatry's identity crisis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