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聖誕節有父母滿滿的愛,以及每家專屬的聖誕老人來訪故事

德國聖誕節有父母滿滿的愛,以及每家專屬的聖誕老人來訪故事
Photo Credit: 劉威良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人重視聖誕,除了有宗教意義外,也有家人團聚的意思,因為這一天聖誕老公公會帶著重重的禮物來訪,麻袋中的禮物,是每家父母滿滿的愛。

德國的聖誕節,每一家都過得很不一樣。今(2019)年就如同往年的聖誕,我們全家到先生的父母家過聖誕。

先生家的弟弟妹妹及家人也都同時回婆婆家過節,是我們一年全家族的大事。全部的親人加總起來有十到十三人,我們總是像侯鳥一樣選擇在聖誕節團聚,各家展現手藝,輪流下廚吃大餐。

德國人重視聖誕,除了有宗教意義外,也有家人團聚的意思,因為這一天聖誕老公公會帶著重重的禮物來訪,麻袋中的禮物,是每家父母滿滿的愛。

今年的聖誕節,裝扮成聖誕老人的先生,一進門就被小孩一眼識出是我先生。小叔家最小的六歲尤那斯,看到穿紅衣裝扮成聖誕老人的先生,馬上摀住嘴吧,張口無言,好又像被驚訝得不知所已地往後跑。不過他今年開口的第一句,竟直乎先生的名字北安,好像在歡迎久了不見的老朋友。

記得去(2018)年尤那斯更是天真,喜歡說話的他,竟認真地問了聖誕老人一句,「請問你把你騎乘的糜鹿停在哪?」聖誕老人被這一問,呆愣了一下,也機智地帶他去外面看。指著鄰居前面點亮聖誕燈的裝飾燈糜鹿給他看說,「牠停在這等我,看到了嗎?」這一問一答,成了每年聖誕節的佳話。幸好聖誕老人有做功課,沒考倒聖誕老人,倒是讓人驚訝兒童的機智與原汁原味的天真。

聖誕老人來訪的故事

有關家庭裡聖誕老人的故事,這幾年來成了家中一代又一代盛行的傳說。最早的聖誕老人的故事,是二十年前在先生外甥女4歲時的故事。那時的聖誕老人是我公公裝扮成的。公公說當年他穿著雨鞋,穿戴聖誕老公公的衣物一進他女兒家門,就被大孫女叫住,她一臉責備的神情對這個突入家門的聖誕老公公生氣地說,「進門請脫鞋。媽媽說每個人進家門都要脫鞋!」一場精彩童言童語,惹得聖誕老人躊躇不前,最後媽媽趕緊打圓場,說聖誕老公公有特別任務,他等一下要趕路,我們要諒解他。

另外有一年,我先生在十多年前被他妹妹邀請當聖誕老人時,被妹妹交代要對幼兒訓話一下,希望他們不要在家中牆壁亂塗鴨。我先生當時自己尚未有小孩,當他穿上聖誕老人衣服,看到兒童幼嫩和童稚的眼神,他的心馬上就被他們的眼神給融化,根本無法說出訓斥的話,怕得就是傷了小孩他們的心,於是只好脫稿演出,問小孩有沒有守規矩?當幼童點頭像倒蒜般的時候,心軟的聖誕老公公就肯定讚賞地拿出禮物,訓斥之事被拋腦後。聖誕節沒有人該被責備,大舅當的聖誕老公公更是沒有責難外甥的道理。

DSC_4567
Photo Credit: 劉威良提供

家中小弟身亡,凝聚家人情感

記得剛嫁來德國的先生家時,覺得大家都各忙各的,很少珍惜相聚,心中只覺得這就是德國式的家庭文化。

十三年前先生最小的弟弟,獨自住在柏林,久患思覺失調症的他,當年是數學博士畢業沒幾年,本在大學工作,後來因病而失業數年。因他心理治療師死亡數年,他就自行停藥不再就診,已致於他精神狀態很差,已經好久無法和外人接觸,也幾乎無法與人通電話。

當過精神科護理師的我曾在家庭聚會提出警示,但似乎家中也沒人可以改變什麽。記得當年我按奈不住問了先生,說他是家族中的大哥,不覺得應該把生精神病的小弟接到我們家附近住,就近照顧嗎?他當時回說,「我不知道,我們可不可以受得了他。」那時,我對他誠實到不願擔負責任的說法驚嚇到,也就不加以干涉,畢竟這是他們的家務事,我僅能提醒而不能干預。現在想來,他的誠實豆沙包,也是為他與我們家負責任的說法,因為他實在掌控不了,無法勉強自己承擔。

我問過先生之後的沒幾個月,有一天公公就打了電話來,說小叔死了,他死於跳樓輕生。在先生家族中,身作醫生的姨媽以醫學的角度說,他是症狀使然。當他心生恐懼,害怕別人要殺害他時,他跳樓就不是蓄意的自殺,而是精神病症所產生的症狀引發的死亡。看似自殺,嚴格來說是被迫害妄想引致的死亡。

十三年前我的兒子還小,我對小叔沒什麼印象,只知道他不太說話,說起話來多是被警察跟蹤的怪誕言語,無法接話。我想他的家人,也跟我一樣,不知如何是好。小叔是先生家中最小、最聰明也最叛逆的兒子。至今我也不知道,如果真的接他來我們附近照顧,是否會有不一樣的結局,但是他的死亡確實加深了家人的連結。

家族聚會中家人對他很少提起,但也會不經意地被相關事物帶到他的名字。回到先生父母的老家,我們不曾再去過他的墳,也不太記得他的冥日,但家中仍有他的開心微笑的照片,家族的相聚卻更密集,家人也更互相體己。先生小弟年輕的生命,在家族中凋謝得最早,也讓我們更懂得即時珍愛自己家人的時刻。死亡的降臨,往往是最殘忍、嚴厲而永生不忘的教悔。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