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業心理師解析韓國瑜在博恩夜夜秀的七個說話之道

執業心理師解析韓國瑜在博恩夜夜秀的七個說話之道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完這段博恩夜夜秀,感覺是輕鬆愉快與正向希望的。這是韓市長深諳說話之道的功力,也是他五大人格特質向度裡,高外向性、高情緒敏感性與高宜人性的優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水鏡政經學院

筆者身為一個執業多年的心理師,專長在人際溝通,也學了六七年的催眠,對於人們的說話技巧,與語言的力量,一直深感興趣。去年(2018)看到韓市長的造勢大會,他的演講讓我為之驚艷,於是一時技癢分析了韓市長講演的說服之道

但演講畢竟是單向的,近日看了韓市長上博恩秀,跟主持人與現場來賓的溝通,更想跟大家分享該場錄影中,韓市長在互動中的說話之道。

一、柔軟的身段與自嘲

人際的溝通除了語言內容,還有身體姿態、非口語的語調語速音頻。韓市長從一進場,便哈腰拱手、不斷向觀眾親切問候,這是姿態的柔軟。

當博恩開玩笑說:「椅子上放酸言,站起來可以用屁眼看」。韓市長先是肯定博恩帥,然後語調輕鬆地說,「我完全不介意,只有一個要求,不要開我髮型的玩笑」。讚美博恩,不正面接嘲諷,還順帶自嘲自己的禿頭。這是態度的柔軟。

五大人格特質中,其中一個叫宜人性,韓市長在這個向度很高,很能用柔軟、自嘲來討人歡心。

二、同步的吸引

催眠步驟,第一步就是吸引(absorb),而最常用的吸引技術就是同步,從聲音的同步、呼吸的同步,到心情的同步。只要能做到同步,就能在後續溝通大大提高影響力。

比如在博恩曖昧地問韓市長要怎麼稱呼他時,韓表示就叫我韓導,就直白一點,大家開心。接著爆料,在後台時,韓對博恩說,我知道今天現場有百分之九十是討厭我的,我知道很多人覺得我是草包。

表面上這是自嘲,實際上這是把大家內心的嘲諷檯面化(make implicit explicit),這是一種很高明的同步技巧。而這也跟韓市長五大人格中的高外向、高情緒敏感度有關,他能覺察環境中人對他的觀感以及對方的感受,很自然地做到同步。

三、無傷大雅的缺點

博恩問韓市長有沒有想跟誰道歉。韓的回答是,我從小到大年少輕狂,對因此感到困擾的人感到很抱歉。表面上是缺點,但畢竟是過去,而且對比今天當市長選總統的成就,真是微不足道。

就像面試時,有人問你,你有很多優點,可以講一個缺點嗎?你對說,我的缺點就是做起事來會不顧自己,有一次做報告,等報告做完了才發現已經凌晨兩點。表面講的是缺點,但又是個讓人可以接受、甚至喜歡的優勢。

四、定錨與假設前題

博恩後來問韓,有沒有想跟高雄人說抱歉。這段韓回得非常精采、是厲害的說話之道⋯⋯

他說:「感謝,非常非常抱歉,因為請假選戰,不能時常陪著高雄市民。」

韓先說感謝,用一個遠大的目標──選總統──作為定錨。接下來再說不能「時常」陪著高雄市民。

整段聽起來,就像是為了家庭,在外打拼事業的身不由己老公,不能時常在妻子身邊陪伴,要感謝妻子,請妻子體諒。這是個假設前提的句型,當你同意了他的抱歉,等於同意了他的請假是不得已的,等於體諒他上任不到半年就競選總統,而影響只是不能經常陪著高雄市民。

這段話同時也避開了選前承諾絕對當完市長任期以及各種政見,直接訴諸以情。當人們接受了情,也就放下了理。

為挺韓遊行宣傳 韓國瑜:政治也可以歡樂陽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五、「是的」套句

催眠中有個很重要的技巧:yes set。就是先講一些人們大腦認為對的事,然後再接自己要說的。由於前面的話已經讓大腦認同,後面真正要表達的東西大腦就會很自然接受。

比如,訪談中提到:愛情摩天輪。韓市長說,迪士尼要一億的人口(yes 1),台灣有兩千三百萬人(yes 2),執行上有困難(yes 3)。韓接著說,目前有七個國家已經進駐高雄,想在愛河上蓋一個愛情摩天輪,包括英國倫敦眼的團隊,市場很巨大。

有些人說韓這段講話沒有重點,但就溝通的角度並不精準。當韓用迪士尼的例子讓大家不自覺在大腦講了三個yes,之後講七個國家團隊要進駐,有龐大市場,大家就會很自然地又被帶起希望。

而這也讓人忘了,如果迪士尼要一億人口,打從一開始高雄就沒有機會,那為何選舉作為口號。後面被帶起愛情摩天輪的希望,便不再計較今年初說八月愛情摩天輪一定會動工。至於會不會建什麼時候建,那也是選舉後的事了。

六、平穩溫暖的語調與重複正向的關鍵字

這段訪談最後留給韓市長一分鐘的時間自由表達。韓用了平穩的語調提到:

台灣人善良、熱情、好客(yes set)。2020之後,希望整個台灣同胞能夠團結再一起⋯⋯讓我們一起為經濟、台灣的下一代打拼,給他們更好的培養機會,讓我們大力來投資下一代,讓我們下一代比我們更強壯、更有競爭力、更有生命力,我們不能在彼此惡鬥下去,讓我們一起團結,讓我們一起開創台灣更美好的未來,台灣加油!

當中,有大量的正向關鍵字:「為了下一代、更強壯、更有競爭力、生命力、團結、美好的未來」。這些字句的堆疊,加上平穩溫暖的語氣,會讓人沉浸在有希望的氛圍中。至於怎麼做到?九二共識會帶來什麼?那就再說。

七、淡化與縮小

最後,訪談當中有段很尖銳的部分。博恩直接問:現在哪個國家危害台灣安全?

韓市長先說,這是很大的題目。安全的定義很多,包括食的安全、交通安全、住的安全、國防的安全。這種繞一圈的方式是淡化問題。

接著,韓提到幾個不要懷疑:不要懷疑太陽會從東邊出來、不要懷疑共產黨收復台灣的決心、不要懷疑台灣追求軍事安全,這是yes set。

然後他說,國軍就是針對人民解放軍。這是重點,他不是就博恩問的「那個國家」,而是說人民解放軍,這是縮小範圍。隨後他說康熙字典,一個字最重要:和平,我們和氣生財跟全世界做朋友。這又淡化了一次中共有幾千枚飛彈對準台灣,共機不斷進入台海領空製造緊張的事實。

就溝通角度,這段是整場訪談,韓市長最真誠表露內心的一段:即便題目定位在國家,韓還是用了溝通技巧,不說出讓台灣人民感到威脅不安的是中國或中共。

看完整段訪談,感覺是輕鬆愉快與正向希望的。這絕對是韓市長深諳說話之道的功力,也是他五大人格特質向度裡,高外向性、高情緒敏感性與高宜人性的優勢。

與此同時,他人格特質中,也有低嚴謹性與高經驗開放。這表現在他想像車子中間開一個洞,就可以引進風力、節省石油,就像過去太平島挖石油、F1賽車、找阿諾來演講的構想一樣。

外向性、高情緒敏感性與高宜人性,讓他能在不同場合都自在地體察周圍人的心情,講出每個場子大家愛聽的話,這是韓市長的一部分,就像訪談後面韓盤腿、走路的逗趣樣;而低嚴謹性與高經驗開放,則會讓他有天馬行空的創意,但卻無法堅持到底,甚至做到一半就放棄,這也是韓市長的一部分。

已故國寶豬哥亮帶給我們歡樂,我們會自然地喜歡他,哪怕他曾經中離演藝圈十多年,回來後主持是收視冠軍,演出的電影大尾鱸鰻是國片史上賣座第三名。

我們總是不自覺會喜歡帶給我們歡樂、希望的人,然而他說的話要怎麼做、能不能做到才是真正的考驗。

前者的喜歡是人性,後者的選擇是智慧,而智慧需要經驗來成熟。

我不知道看完這篇文章,年滿二十的大家,接下來做出怎樣成熟的決定呢?

延伸閱讀

本文經水鏡政經學院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