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北蘇門答臘:在拼經濟而生的油棕園外,我看到了瀕臨絕種危機的紅毛猩猩

印尼北蘇門答臘:在拼經濟而生的油棕園外,我看到了瀕臨絕種危機的紅毛猩猩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避免森林因經濟作物而濫伐等森林保育工作,許多人認為是為了保護野生動植物而進行的。然而,保育當地生態系統免於剝削同時,同時也守護著當地村民的生計。

文:趙乙庭(《未來種子》熱帶雨林研究調查計畫成員)

在今年八月初,我參與了為期十天的北印尼蘇門答臘和亞齊省之旅。此旅程是由台灣藝術單位與印尼當地環境保育組織共同發起,目的是激發行動並鼓勵志趣相投的人,能更深切關心保護像印尼這樣豐富的自然棲息地。

拂曉時分,我們在北蘇門答臘省首府棉蘭一家旅館前面的小型貨車中放上行李,準備接下來9個小時崎嶇不平的山路行駛。日落前,我們抵達一個小漁村,帶著隨身裝備和背包換乘另一艘窄船,沿著阿拉斯河 (Alas River) 上行。傍晚時分,金色夕陽在昏暗中照亮了天空,除了水花飛濺和發動機隆隆聲外,整個氛圍充滿安靜與祥和。不久後,我們終於抵達了索拉亞研究站。

這個保育前哨站位於由熱帶雨林、泥炭沼澤和橫跨蘇門答臘北部森林組成的260萬公頃列由澤生態(Leuser Ecosystem)。它被國際認為是最豐富的天然熱帶雨林生態系統之一,同時也是瀕危物種如紅毛猩猩、蘇門答臘犀牛、大象和老虎僅存的自然棲息共地。

由於人類發展和氣候變遷,自然生態系統正在以驚人速度消逝。

sumantara
Photo Credit:趙乙庭
阿拉斯河(Alas River)的黃昏

油棕王國

白天,河的兩岸充斥著綠油油的油棕樹,船上則是載滿了黑色中帶著鮮紅色的油棕果實往返,這是棕櫚油工業蓬勃發展後,在本來應該受到保育的地區,天天上演的日常景觀。

我們被提醒,不要對這些非法行為拍照。

棕櫚油產業為印尼數百萬工人提供了生計。當地環境保育組織 HAkA 傳播經理伊拉翰認為,即便如此,對該地區來說找到一種可持續發展的方法仍是相當重要的。

根據印尼棕櫚油企業家協會 (GAPKI) 數據,印尼是世界上最大棕櫚油原產國,去年總產量高達到4200萬噸。蘇門答臘及周邊島嶼已佔世界棕櫚油產量的90%以上。

這項蓬勃發展的產業在2017年為印尼國內生產總值 (GDP) 貢獻了約2.46%。然而,我們必須要知道,這是犧牲當地雨林生態系統作為代價的,島嶼上每天都在發生非法砍伐行為以換取經濟作物。

gunungapi
Photo Credit:趙乙庭
在我們前往索拉亞研究站途中的休息站。當凝視遠處果嶺時,我注意到一片正在燃燒著的土地冒著濃煙。
kereta
Photo Credit:趙乙庭
一輛卡車正運送剛收割的油棕果實。

紅毛猩猩最後的避難所

親眼見到的紅毛猩猩應該是我此身最難忘的野生動物之一了。

一隻紅毛猩猩母親正帶著她的孩子,在森林邊界距離研究站只有幾英尺的地方餵食樹葉。從這棵樹擺動到另一棵樹,樹葉沙沙作響的聲音使我們可以輕鬆地在茂密的綠色植物中發現它們。一股奇妙、似曾相識感衝擊著我的內心。牠們的臉部表情就像我們一樣傳遞著情感、思想和感覺;牠們的眼睛像我們的靈魂之窗一樣會說話。

orangutan
Photo Credit:趙乙庭
我們在索拉亞研究站遇到的第一隻野生紅毛猩猩。

根據研究站的一位德國研究人員提到,居住在森林中的紅毛猩猩族群已適應了其獨特的「文化」。事實上,蘇門答臘島嶼上的紅毛猩猩族群其語言和行為,因地理位置分佈而有差異;這意味著若紅毛猩猩的數量不斷下降,我們也將失去物種的獨特文化。氣候變遷和人為火耕的副作用已導致物種棲息地和重要食物來源減少。

溫暖乾燥的夏季

在索拉亞研究站待了四天之後,我們向西北前進,來到泥炭沼澤地區的蘇瓦克研究站;該站專門研究國家公園邊境、橫跨北蘇門答臘和亞齊的邊界,佔地約100萬公頃腹地的熱帶雨林的紅毛猩猩物種。

因氣候變遷所導致河流水位明顯低於干旱季節正常水位,讓我們乘船進入泥炭沼澤區時,前進艱難。據國家公園森林保護員說,變暖的氣候不僅使河水幹涸,還影響了水質,導致野生動植物的物種數量和多樣性明顯減少。

新的研究發現,東南亞地區溫度升高可歸因於森林砍伐。

我思考著,如果自然保育區免於觀光旅遊和商業活動的危害,是否能倖免於環境效益的後果,那又會怎麼樣呢?

蜿蜒穿過列由澤生態系統的河流,不僅是河岸與土地上的野生動植物,還包括與之毗鄰的村莊居民生命之源。

有時人們會忽略這點,認為森林保育工作是為了保護野生動植物而進行的。然而,保育當地生態系統免於剝削同時,也守護著島嶼當地村民的生計。森林保護員尤納迪提到:「森林對亞齊人非常重要,因為世世代代的人仰賴雨林生態系統而生存,這意味著我們的水資源、乾淨的水、食材以及藥品等來源都是取之於森林。」此外,「特別對生活在周圍的村民來說,保育森林非常重要,因為我們正將自己生命置於危險之中。」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