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王子」陳雋騫的父子情

「鋼琴王子」陳雋騫的父子情
陳雋騫Phoebus出身於音樂世家,是本地商場演奏先鋒之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父親擅唱,有一年父親節,Phoebus嘗試邀請他一起在商場表演,父親竟然答應,從此每年父親節就成為父子倆的商場舞台。

文:錢安男|圖:香港電台

陳雋騫(Phoebus)出身於音樂世家,父親陳鈞潤(Rupert)曾在大學擔任行政工作,業餘為中英劇團翻譯及改篇多齣戲劇及音樂劇,並兼任填詞工作,一生醉心音樂藝術,在本地文藝界享負盛名。Phoebus排行第二,家中三姊弟自幼習琴,喜愛音樂,但唯獨他堅持彈琴,最後以音樂闖出名堂,成為香港的「鋼琴王子」。

回想1997年,Phoebus只有十七歲,仍在加拿大求學,得悉父親確診患上血癌,頓感徬徨,後決定回港修讀音樂,以方便照顧父親。幸運地,父親病情受到控制,Phoebus完成學業後晉身鋼琴演奏家行列,更成為本地商場演奏先鋒之一。

父親擅唱,有一年父親節,Phoebus嘗試邀請他一起在商場表演,父親竟然答應,從此每年父親節就成為父子倆的商場舞台:「在商場彈琴,人們覺得很低級。......拋頭露面,他也願意。我聽着他唱,他聽着我彈,慢慢找到我們兩父子的溝通方法。」父親Rupert曾說:「我是靠『合作』來支持他,以此表達我對他的欣賞、讚賞和鼓勵。」

Phoebus承認父親影響了他的人生道路:「爸爸想有一個子女從事藝術,所以我這麼落力做。」憑藉自己努力,Phoebus被冠上「鋼琴王子」的雅號,不再只是「陳鈞潤的兒子」,他仍經常反思:「我是不是想做藝術?我做的事是否為了討好他而做?」猶疑之際,適逢今年夏天Phoebus參與演出的劇作題材以至媒體訪問都探討父子關係:「為何我的世界所有事突然都與爸爸有關?我從來不去想父子情,這齣戲強迫我去思考。」

MBD_12_02
這個夏天,Phoebus因參與演出開始思考「父子情」。

當Phoebus開始思考父子情的時候,父親Rupert卻因肺炎入院,抗癌多年的他病情急轉直下,延至中秋節黑色星期五這天退隠天堂,與醫生宣布他患癌的日子相距22年。父親離世後,一切被加諸他身上的期望頓時卸了下來,Phoebus考慮是否應該停止藝術工作,然而透過參與音樂劇得到啟發,他豁然開朗:「明白了,不用思考太多,把眼淚擦乾!」以前別人說他像爸爸,Phoebus很抗拒:「今時今日(有人)說我愈來愈像爸爸,我欣然接受,表示我有改進,可以變得像他那麼厲害。」

MBD_12_05
Phoebus參與今年中英劇團演出,已能欣然接受別人說他像爸爸。

這組父子檔以Phoebus作曲,父親填詞的形式合作,最後一次作品交流是為了母親的母校150週年校慶演出,期間Rupert到瑪麗醫院接受輸血,Phoebus與他在醫院討論作品:「很有趣,反而解決了他接受輸血的沉悶... 而那次討論是我和他最契合的一次,所以我很捨不得。」

MBD_12_04
今年七月,Phoebus與父母出席母親的母校150週年校慶。
MBD_12_03
Phoebus與父親陳鈞潤在醫院討論作品,是兩父子最契合的一次交流。

與父親最合拍的一次交流竟成絕唱,Phoebus有一段日子不敢彈奏父子一起創作的最後作品《神貧之歌》,深怕踫觸心中最難忍的傷痛:「我怕我會哭。」

直至某天,Phoebus與同事前往一間餐廳用膳,那裏正好有座鋼琴,他趨前把作品一口氣彈奏完畢,頓時感覺舒暢:「終於把我想說的,說不出口的,都彈出來了,也表達了我們之間的連繫。」在父親的追思會上,Phoebus為父親最後彈奏的就是這首樂曲,他已能從另一個角度面對父親離世的事實:「懷緬他的那階段已過去,反而是思考我可以如何宏揚他的東西。」

MBD_12_06
Phoebus在父親追思會上演奏父子倆最後作品《神貧之歌》。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生日快樂》逢星期六晚上8時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Kay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