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平等是假議題嗎?從《勝負反手拍》看男女網壇獎金爭議

性別平等是假議題嗎?從《勝負反手拍》看男女網壇獎金爭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早在1970年的羅馬網賽,Billie Jean King就公開要求賽事主辦者要講究男女平等。在當時,奪冠的她拿到了六百元美金,但是男子組的冠軍卻拿了三千五百元。當時的King就發誓要替女性爭取她們應有的權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Benny Ice

在2017年,奧斯卡影后Emma Stone和金球獎影帝Steve Carell出演了電影《勝負反手拍》,將1973年由前球后Billie Jean King還有退休名將Bobby Riggs那場世紀性別大戰,搬上了大螢幕。

當時已經過氣多時的Riggs,是一名發言辛辣的沙文主義者,堅持女性應該要遵守三個原則:待在房間、待在廚房、還有支持她的男人。雖然Riggs已經離開球場多年,但他還是一位非常精明的老狐狸,讓之前與他對戰的世界第一Margaret Court慘敗。而對想替女性發聲的King而言,這場比賽她不能輸。最後,King獲得了勝利,成為了性別平等史的一大事蹟。

但King除了在這場比賽替女性出氣外,她也同時在爭取男女網球選手獎金平等。早在1970年的羅馬網賽,她就公開要求賽事主辦者要講究男女平等。在當時,奪冠的她拿到了六百元美金,但是男子組的冠軍Ilie Nastase卻拿了三千五百元,幾乎是King的六倍。當時的King就發誓要替女性爭取她們應有的權利。

「他們認為女生拿到蛋糕屑就要興高采烈,所以我要讓女生一樣能夠吃蛋糕,包括那上面的糖霜還有櫻桃都要。」

在1973年美網,King就因為獎金問題,公開表示如果美網當局不讓男女獎金相等,將會退出該年賽事。由於King是當時最受歡迎的選手之一,美網不希望因此影響票房或是後續影響,從當年開始,就定下了男女獎金平等的慣例,持續到今日。

較晚發跡的澳網,則是相較於其他大滿貫有男女獎金平等的設定,在1980年代中期,甚至是女生拿的比男生多。但到了90年代,澳網又恢復到了男多於女的情況,直到2001年,才正式讓男女雙方的獎金平等。

剩下的法網和溫布頓,則是分別在2006年和2007年才各自達成獎金平等。然而,溫布頓卻比法網更早讓每一輪的選手,都能夠獲得平等待遇。溫布頓之所以能夠達到獎金平等,必須要歸功於Venus Williams。Venus在2005年奪冠之後,就首次向溫布頓官方提出請求,希望男女選手能夠獎金平等,然而未果。

隔年,Williams在倫敦當地《泰晤士報》刊登文章,認為溫布頓對於男女單冠軍的不平等待遇,等於是向外界表示:女單冠軍是二等冠軍。她同時公開要求身為網球最高殿堂的溫布頓當局應該正視這個議題,不要持續維持不合時宜的規定。她也認為:既然男生和女生選手打的都是網球,而且都是在同樣等級的賽事比賽,為什麼男生就應該拿得比女的多?

Williams這登高一呼,引起了大眾熱烈討論,導致連英國議會也因此介入。隔年,Venus Williams再次於溫布頓奪冠,成為了第一位在溫布頓拿到與男生相同金額獎金的女子選手。

然而,就算到了2019年,仍然有不少人認為男女獎金平等是個假議題,甚至認為男女獎金金額不同是應該的。首先,就大滿貫來看,最常出現的第一個論點就是男生打五搶三,女生打三搶二。5>3,3>2,所以男生>女生。就這樣的數學邏輯來講,看起來很合理。但是有看過比賽的就知道,盤數多不代表比賽時間較長。如果男生打了一場三盤,平均一盤三十分鐘;女生打了一場兩盤,平均一盤打四十五分鐘。試問:男生和女生,誰打的比賽時間較長?假設小學數學有畢業的話,應該就知道這兩個結果都是一樣的。

(由於有「很注重平均的」網友覺得以上的例子看起來極端,所以做些補充)

從過去到現在,在大滿貫的比賽中,就常發生女生比賽時間與男生比賽差距極小,甚至大於男生的情況。光是今年澳網決賽,女單決賽就比男單還要多了23分鐘。而在2005年的溫布頓,Williams還有Lindsay Davenport之間的決賽總共進行了兩小時又45分鐘,比起Roger Federer和Andy Roddick之間的決賽整整多了一個小時又四分鐘,而這只是冰山一角。所以就常理而言,男生的比賽時間應該是會大於女生的比賽,但是我們要記得的是網球比賽的時間長短「不是固定的」,再加上每一場比賽都是單獨發生的單一事件,所以我們不能夠確切「預測比賽長度」,因此直接拿盤數多寡,還是所謂平均比賽長度來決定獎金金額這點,是個只看表面的謬誤。

至於為什麼女生要打三盤,然後男生打五盤,這的確是在過去因為對於男女體力有差別認知所創立的傳統。但事實上,女生也是有打過五盤的比賽。在1984到1998年間的年中冠軍賽,WTA就讓決賽的賽制變成五盤三勝,也曾經在1990和1996年發生了五盤大戰。

然而,以現在來看,對於大滿貫賽事的主辦者而言,女生打五盤的可能性遠遠比男生打三盤還低,因為這樣會嚴重影響賽程的安排。而對於轉播單位來說,即使是男生的比賽,假使打到了第五盤,其實也是令人頭痛的困擾。所以如果要改賽制,讓女生打五盤的話,基本上是不可能。而如果在大滿貫男生和女生各打五盤和三盤就要獎金平等,那麼在大滿貫之外,同時舉辦ATP和WTA比賽的賽事,應該也一樣吧。但除了少數大師賽之外,男女之間的獎金還是有一定的差距。而根據英國《衛報》在去年(2018)七月十四日報導,在男女前一百名球員當中,以每賽事平均獲得獎金計算,其中71%的球員在相等排名的情況下,是男生拿得比較多。

為什麼會這樣?其中一個可能就是賽事主辦方認為男生的吸金能力較強,所以男生拿得比較多是應該的。前印地安泉大師賽賽事執行長Raymond Moore就曾經在2015年說,女生都是靠男生才有人看,並說她們應該要每晚跪下來,感謝上天創造Federer和Nadal兩人,因為他們讓網球運動更受人歡迎,而她們這些選手也因此受惠。

不意外的,這位仁兄隔年就辭職了。但的確有許多球迷認為他是對的,因為他們認為:誰會看女生打球啊?但是事實上,網球和其他運動一樣,其受關注的程度仍舊取決於星度,而不是性別。在去年的美網決賽,Serena Williams和大坂直美的比賽在美國的收視率就大於Novak Djokovic和Juan Martin del Potro之間的比賽。在2011到2014年間,女單的決賽收視率都優於男單。就算扣掉Serena Williams的本土球員效應,在2010年,Nadal和Djokovic之間的決賽收視率,也遜於Kim Clijsters還有Vera Zvonareva之間的決賽。所以男生比賽觀眾較多這點,其實並不是完全正確的說法。相對的,票房的多寡通常仍舊是看球員的知名度和國籍去決定的,性別的影響並沒有想像中大。

而這時就有另外一個聲音:那為什麼不依照誰製造的票房數來決定呢?很簡單,因為票房好壞,不是球員能夠控制的因素。一個賽事ATP、WTA還有ITF怎麼宣傳,也會影響賽事票房。我們可以檢討主辦者和聯盟的推銷和公關策略,但是我們不能將這些因素,當作是決定球員獎金的因素。

然而,我們就會聽到以下這幾句話:

「可是,女單日常不好看啊!」

「我看女網就是看妹!」

筆者在這邊就直說了:每個人看球的原因不同,就像有不少觀眾去看職棒不是去看棒球,是去看啦啦隊的道理是一樣的,所以這部份不予置評。但是所謂「女單日常」這一點,筆者可就有些話要說了。

首先,所謂比賽精采度這個點,是完全主觀的。至於為什麼要認定女生比賽不好看,這就是個問題了。是球風問題?因為破發較為頻繁?是因為比賽太多轉折?是因為女單種子只是數字,第一輪就死一半了?

前面三點,是屬於主觀喜好的部分,暫且不討論。如果各位讀者有在關注,就會知道今年美網已經進行完了第一輪。各位讀者知道嗎?男生種子掉了九名,女生掉了六名。男生除了Dominic Thiem,第八到第十一種子全數陣亡。女單前十一只有第十一名的Sloane Stephens提前打包。雖然說這不是常常發生,但是拿種子陣亡率來判斷精采度,是非常有問題的說法。我們甚至可以去思考,是不是因為女網的競爭力較強,各位女將之間的實力差距較小,所以爆冷門的機率較高。同樣一件事情,可以有很多種說法,至於為什麼要去選擇用貶低女網的說法,那恐怕是個人問題。

另外則是論述的問題。以2007年澳網為例,Federer在四強對上Roddick的比賽中,勢如破竹,最後以6-4、6-0、6-2橫掃勝出。隔天,Serena Williams在決賽以6-1、6-2直落二擊敗Maria Shapoava。兩場比數懸殊的比賽,前面那場會被一些人稱為是Federer在硬地的大師般展現,神奇的表演,後者則會被同一群人形容為一場慘不忍睹的屠殺,甚至還用「美女與野獸」的字眼來評論這場比賽。兩場平心而論都是非常懸殊的比賽,但是所得到的評論卻很不一樣,這當然可能是因為那是Federer的球迷或是討厭Williams的觀眾的想法,但是這種論述差異的情形,是一再出現的現象,這還只能夠說是個人的偏好,還是有另一層的問題?

這就又要拉回到今年法網四強的插曲了。當時男單的前四種子被安排在Phillippe Chatrier球場(中央),而女單的四強賽,由Ash Barty對上Amanda Anisimova的比賽放在Suzanne Lenglen球場(一號),另一組Jo Konta和Marketa Vondrousova更慘,被擺在Simonne Mathieu球場(二號)。筆者可以理解今年法網的售票策略以及男單四大種子的吸引力,但是法網這種選擇賺錢而犧牲平等的作為,是不妥當的。尤其當我們考量Vondrousova是四位選手中唯一沒有在中央球場出賽的選手時,更應該要考量公平性,而讓她在Philippe Chatrier出賽,以便她在進入決賽時不會完全不熟悉環境。

而事後證明,法網這樣的安排,都遇到了最糟的情況。原本希望讓女單賽是提早在一、二號球場,以便兩場男單四強在中央球場順利舉行的計畫完全失敗,Vondrousova也真的在沒有在中央球場亮相的情況下,進入了決賽,最後也慘敗。或許這是因為Barty當天發揮超好,或許是Vondrousova真的身心狀況已經疲乏。但就因為那一個她沒在中央球場出賽的事實,很難不去想或許缺乏經驗就是她慘敗的元兇之一。

或許因為去年美網女單決賽的事件,讓大家覺得男女獎金和待遇平等的議題只是被害妄想或是假議題,但事實上,這的確是存在的現實問題,也是個需要認真處理的議題。這世界的確是不公平,但在獎金這個可以控制的元素上,卻仍舊不選擇採取男女平等,這就顯示這些主辦賽事的人士,還活在五十年前的社會與思維。而隨著現在越來越多人能夠理解性別平等的重要性,我們也期待有一天,男女選手在獎金部分能夠獲得實質平等。

延伸閱讀

本文經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