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人健吾眼中的台灣風景:就算什麼事都不做,台北也能鬆綁疲憊的內心

香港文化人健吾眼中的台灣風景:就算什麼事都不做,台北也能鬆綁疲憊的內心
Photo Credit:台北畫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北一直在成長,台灣的進步讓香港人嫉妒,除了交通,還有健保制度跟同婚權益都做得很好,很值得驕傲。」香港多媒體創作人健吾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Arya.S.H
攝影:KRIS KANG

拎著行囊到台北,開啟隨興的旅行模式,對香港多媒體創作人健吾來說,是再自然不過的生活循環。暫時卸下平日作家、廣播節目主持人、講師和記者的斜槓身分,好好待在台北這座城,見見朋友、切換思考語言,就算什麼事都不做,只單純望向城市,都是讓健吾能鬆綁自我、內心留白的迷人過程。

DSC08426
Photo Credit:台北畫刊
靈感豐沛之城:閱讀與音樂的城市啟蒙

健吾和台北邂逅得很早,彷彿第二個陪他長大的家鄉。從小聽著台灣歌手林志穎和小虎隊的歌、閱讀媽媽的瓊瑤愛情小說長大,他的成長和台北的孩子同步萌芽。中學時期,健吾瞞著媽媽存下零用錢買的那本《在台北生存的一百個理由》,是他對台北的第一印象,一則則書中故事如同生活即景,讓當時還沒有出國經驗的健吾,產生了無比好奇。

「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台北便利商店有關東煮,在香港是沒有的,故事裡幾個年輕人晚上買了幾瓶啤酒和關東煮,就直接坐在店外邊吃邊聊天。」他笑笑地說,書中刻畫的許多情節,為少年時代的他帶來對於台北的無限想像,期待有一天能親自認識這個城市。

2000年左右,健吾終於如願來到了台北,那年的他大二,學校安排新聞系學生到中國廣播公司實習,他就住在台北車站附近,每天搭公車到松江路上班。當時的健吾,不僅見證了梁靜茹走紅前在中廣的第一次演出,就連普通話都是和中廣播報員學的。

DSC08721
Photo Credit:台北畫刊

千禧年的台北,記錄著他滿滿的青春回憶,在西門町穿了人生第一個耳洞,到公館的河岸留言、海邊的卡夫卡和西門紅樓看表演,鄭宜農、藍又時、張智成、徐逸超等人的演出健吾都曾經親臨。健吾說,接觸台北原創力給了自己很大的衝擊,讓他發現,原來創作可以有這麼豐富的面貌,不像香港都是以主流歌手的發表為主,給了他很多信心。「我的文字作品雖是以日本觀察居多,但很多養分,其實是台北給我的。」

當城市蛻變得更加便捷

而儘管台北充滿驚喜,但大學時在台北所見的情景,還是和想像之間有些落差,「我是一個外人,看著城市發生的事情會格外深刻。」健吾說,對他而言,判斷一個地方是否為發展成熟的城市,會先從有沒有安全、乾淨的交通系統觀察起。他表示,台北那時候才剛要蛻變,沒有捷運,大家都開車、騎機車,自行車也還未流行,交通零亂,空氣也非常差,讓呼吸道不好的他很不習慣,甚至認為台北是比較落後的城市。

DSC08182
Photo Credit:台北畫刊

後來,再次造訪台北已是十多年後,健吾來找朋友聚會,那次旅行他發現台北有了巨大轉變,路網完備的捷運、站點密集的YouBike,方便且便宜,對城市居民的生活,以及他這個不會開車的外國人來說,是很重要的幫助,這也成為健吾開始頻繁造訪台北的關鍵。

他也分享道,倫敦地鐵經常停駛,造訪的旅人若要遠行都必須提早出門,而紐約的地鐵則充斥尿味和老鼠,也經常聚集流浪者,反觀台北捷運倒是相當不錯。

與人群間維持舒適的距離

健吾喜歡用步行的方式認識城市,有時由艋舺龍山寺出發,途經剝皮寮,一路走到喜歡的西門紅樓、西門町;有時由松山散步到華山逛街,或是走訪大稻埕品嘗肉粥和炸紅燒肉,一探老台北人的道地早餐,沿途走走停停,觀察城市裡的未知和已知,漸漸地,變得比在地人更熟悉當地生活。然而他也笑著說,來台北這麼多次,仍有不少新體驗,譬如他在松山文創園區的「2019台灣地方創生展」,發現了金門高粱酒口味的巧克力,還有意外在古書店裡找到台灣日本時期歷史書,他一口氣買了好幾本,只要一有空就翻開來閱讀。

DSC08019
Photo Credit:台北畫刊

聊到旅行台北和生活在香港有什麼不同,他提到,自己在香港很少購物,因為香港人口很多,逛起街來很不舒服,甚至很難「走直線」,在台北則可自在前行,這也是他來台北總會盡情散步的原因;在香港,餐廳座位排得很密集,容易被隔壁桌的聊天內容打擾,因此他總會隨身攜帶無線耳機,阻隔自己與外在音源,避免創作的心情受影響。他很喜歡台北的生活,人跟人之間維持著剛好的距離,不過度擁擠嘈雜,氛圍也更為舒服輕鬆。

旅人眷戀的熟悉所在

「台北一直在成長,台灣的進步讓香港人嫉妒,除了交通,還有健保制度跟同婚權益都做得很好,很值得驕傲。」健吾留意到西門紅樓裡設有性別友善的洗手間,而同志們在路上也可以大方牽手,這些小小的實踐都見證了人權的躍進。

DSC08576
Photo Credit:台北畫刊

台北吸引健吾的地方還有安全感,語言相通、生活習慣類似,就連年紀較大的長輩都可以自在融入,感受熟悉又友善的互動。他說,香港人到台北旅行不像旅行,更像是一種類移居的小放風。對於這座城市,健吾仍有莫名的迷戀,這份情感從年少走到壯年仍在積累,持續陪伴著他,建構生命裡的難忘記憶。

下次如果你在香港找不到健吾,或許他正漫步在台北某一條街道,細細感知著這座城市的美好。

本文經台北畫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