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永鋕離開快20年,「娘炮」、「甲甲」等詞彙卻從未真正自校園消失

葉永鋕離開快20年,「娘炮」、「甲甲」等詞彙卻從未真正自校園消失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預防性霸凌的方式有許多種,其中最根本的乃是改變社會對於性別的固有思想,而這便是教育的職責所在。以下提供幾個預防性霸凌(不完全侷限於針對男性之性霸凌)方向與方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黃子懿

針對男性[註1]學生的性霸凌

十六年故事一直是謎
只有我自己知道,倒臥血泊
像條魚被死神捕捉
而顫抖,又像朵玫瑰
安穩融回鮮豔的紅

──詩人追奇〈玫瑰少年:寫給葉永鋕〉[註2]

時至今日,葉永鋕事件後近20年,校園內性霸凌事件仍層出不窮。「娘炮」、「娘娘腔」等詞彙從未真正自校園消失,近年更出現「甲甲」[註3]等影射對方性傾向的字眼,台灣性平教育明顯未完整落實。遺憾的是,去(2018)年公投有高達700多萬票通過「不應對學生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志教育」。正是這樣的環境使得性別刻板印象固化,造成性霸凌。

  • 【案例1】2011年國中生楊允承自殺[註4]:新北市蘆洲區鷺江國中一年級學生楊允承,因個性內向及個頭小,遭同學取笑為娘娘腔而畏懼上學。於10月31日,在長安街住處7樓跳樓輕生,送醫後不治。他的遺書寫道:「即使消失會讓大家傷心,卻是短暫的,一定很快就被遺忘,因為這是人性。」[註5]
  • 【案例2】2019年國三生跳樓案:台中市雙十國中4月22日傳出國三男學生從4樓跳樓輕生受傷事件,家屬上臉書社團發文,說明孩子是遭到同學嚴重的性霸凌。文中表示,3個同班同學每天對孩子進行言語欺凌,最喜歡攻擊的是性向問題,還不時進行身體碰撞和挑釁叫囂,甚至在全班面前說:「你爸爸有愛滋病,所以才會生出你這個愛滋病同性戀!」。[註6]
  • 【案例3】2019年世新大學宿舍霸凌案[註7]:一名就讀世新的男大學生在臉書發文,說他在宿舍房間時,一名男同學衝進房間內,不斷對他說著「娘娘腔」等歧視話語,甚至作勢要摸其下體。男大生拿起手機錄下過程,放上臉書並感嘆「還有人說我們的國家不需要性平教育?」。

上述3個案例皆發生於近10年內,是典型的性霸凌案件。從中可以發現一大共通點──強勢男性以「娘娘腔」、「同性戀」作為污辱性字眼,攻擊性別不順常規的男性。事實上,根據教育部2017年統計,校園性霸凌受害者超過六成為男性[註8],而加害者超過八成為男性[註9]。許多案件恰如同上述兩者,說明了男學生容易因性別氣質展現「不夠陽剛」,而成為霸凌受害者。

值得一提的是,案例2的案件並未獲得如另外兩者同等的關注,家長更指控校方消極處理的態度。這可能顯現出各城鄉市鎮對於性別議題開放的程度不同,也有人認為這是因為地方民意代表的態度(支持平權與否)而造成資訊公開程度的差異。雖然這些論點仍有待商榷,卻顯示了性別難以與社會、政治脫鉤。

性霸凌的影響

許多研究已證實霸凌對受害者產生負面影響。被霸凌者比一般人更易傾向低自尊,且易感覺沮喪、焦慮不安等。此外,受害者也傾向自責且易視自己為社會敗類,嚴重可能造成自殘甚至如案例1的自殺[註10]。

醫學期刊《Molecular Psychiatry》去年刊出一份有關同儕霸凌(peer victimization)對於大腦的影響的論文,作者透過核磁共振造影(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ing, MRI)分析受害者的腦部結構,說明兒童或青少年時期受到長期霸凌,可能導致腦部無法正常發展,進而造成日後罹患精神相關疾病[註11]的機率增加。

性霸凌對受害者的影響,則可能更劇烈。國外一項研究調查251名男中學生,發現遭受「you're so gay」等字眼攻擊者(性霸凌),比其他言語霸凌受害者承受更多心理壓力,對學校也有更負面的連結[註12]。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教授顏正芳醫師,也曾邀請本國男同志和雙性戀者,進行霸凌經驗的調查。研究發現男同志和雙性戀者如果在兒童青少年時遭受性別不順常規或性取向相關的性霸凌,對於當時課業學習有負面影響,未來也較有機會出現憂鬱、成癮、自殺、邊緣型人格等狀況。而且霸凌經驗持續越久,對成年期的精神健康負面影響更大[註13]。

上述證明了霸凌對學生有眾多負面影響,且問題會持續到成年。有鑑於此,美國國家科學院特將霸凌定為公共衛生議題,呼籲大眾正視[註14]。其中,性霸凌更是讓受害者承載龐大壓力,嚴重傷害身心靈,是目前迫切的課題之一。

針對男學生性霸凌的主因

霸凌的特點在於連續性與權力不對等,而性霸凌則展現出父權異性戀體制下的權力結構。筆者認為學校塑造了國家、社會所認同的性觀念,包含性別角色與期待,並將之傳授給學生,以維持父權社會中男性上位的本質。澳洲社會學者Raewyn Connell提出過「性別政權」(gender regime)的概念,以學校來說,性別政權指的是學校制度和教育中建構不同的性別特質,並將之連結權力而加以排序[註15]。

在這樣的情境下,陽剛氣質是男孩的模板,能幫助他們符合社會期待並藉此獲得權力成為主體。為了鞏固地位,他們學會欺壓與自己不一樣的人,例如女性和陰柔男性,避免這些客體反過來奪權,也同時向同儕展現自己的「雄壯」。也就是說,性霸凌,尤其是針對陰柔男同學,起因於社會型塑男孩應該具有陽剛氣質,即俗稱的「男子氣概」。

陽剛氣質無疑是由後天習得,是父權社會的遊戲準則,它強調由競爭獲得控制,而競爭的方式可能來自課業、體育、經濟等。其中最直接的競爭方式,便是利用霸凌削弱對方的陽剛氣質,「娘娘腔」、「甲甲」等字眼影射著「你不是正常男人」[註16],進而矮化對方而強化主體的「控制」。而這類的行為常被歸類為「恐同」(homophobia)[註17],和異性戀至上主義(heterosexism)的表現。

Kenneth Clatterbaugh在其著作《男性氣概的當代觀點中》[註18],便曾提出恐同是維繫傳統男子氣概的諸多力量之一。台大教授畢恆達則在其悼念葉永鋕之文章[註19]中,說明了傳統男性氣概的負面影響:

「由於他(葉永鋕)像女生、跟女生要好,因此自認為具有男性氣概的男生,感到惶惶不安;因為他們所篤信的刻板男性氣概遭到挑戰。……其實,娘娘腔與同性戀遭受歧視,不也就是貶抑女性氣質的具體展現。所以要去除性別暴力,就同時要對於男子氣概的養成進行反思。」

不過,須注意到陰柔男性和男同志,並不能被視為毫無男子氣概或全然的受害者,其外表、氣質的展現乃至社會予其之地位,多少還是具有父權結構下男性的優勢。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許多陰柔男學生常在課業成績有不錯的表現,這可能也是因為前述提及的競爭概念,藉由維持好成績來穩固地位、避免同儕攻擊或者取得老師的喜愛以作為保護。但這部分則有待更深入的研究。

綜合以上論點,針對男性的性霸凌主要起因於社會和學校建構的男子氣概。因此,想解決此問題,便需要解構異性戀男性和全體社會對於陽剛氣質的概念。

預防性霸凌

預防性霸凌的方式有許多種,其中最根本的乃是改變社會對於性別的固有思想,而這便是教育的職責所在。以下提供幾個預防性霸凌(不完全侷限於針對男性之性霸凌)方向與方式:

一、全面式性教育

全面式性教育(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積極推展的性教育。其內容廣博,包含生理、心理、社會、公共衛生、醫學、歷史,而且強調人權與多元,重視客觀地看待性與性別[註20]。雖然《性別平等教育法》規定學校每學期應有4小時的性平教育,課綱中也融入多元性別等議題,但教學現場卻是老師自由心證[註21]。每位老師教導內容不盡相同,許多私立學校連傳統衛教式的性教育也沒有[註22]。

筆者認為教育部應明確督導各級學校確實實施性教育和性平教育,不是讓一切空談而已。同時,筆者也主張政府應統一一套符合全面式性教育的教材作為標竿或教學指引,按照年級進行不同深度的教導,並將此份教材轉為電子檔公布於網站上,讓民眾能看見教材內容,才不會謠言亂傳。

然而,需特別注意制定教材時應多方採納意見,才不會使性平教育淪為箝制式的古板道德教育[註23]。

二、陽剛氣質的解構與反思

多元文化教育應包含批評霸權與肯定多元主體身分認同,透過衝撞結構體制下的不公,影響而改變社會文化[註24]。然而,對於性別霸權議題相關內容,台灣性平教育總不夠深入,彷彿父權體制仍是不可討論、更不可顛覆。

建議教師與家長可帶領孩子們檢視生活中與性別有關的權力結構運作,例如媒體中的異性戀霸權等。或者引導他們認識男性的陰柔面向,例如古代與現代男性詩人的情詩作品,藉此反思陰柔、抒情是否為女性特屬?男生非得陽剛嗎?如此可以刺激學子質疑社會建構的傳統觀念,朝向多元平權的路邁進。

三、性別教育融入日常[註25]

如前述,性別為社會所建構出來,所以要瓦解刻板印象,得從生活與日常中開始,意即別讓性別教育只存在於性教育課程或公民課中。例如當課本上出現性別刻板印象之圖片時,教師──不論何種科目──都可以順便帶領同學討論。此外,寫作課程中也可融入創意改寫,鼓勵學生挑戰傳統文本的性別思維,如童話故事中王子拯救公主等。

當然多媒體教材如電視與電影等也可做為討論題目,若結合時事則更佳。同時,在課堂外,也可以有性平教育,例如:來自瑞典的Shanga Aziz和Rogerio Silva1曾發起過一項名為「更衣室談話」(Locker Room Talk)的活動,針對10至14歲的男孩,在他們運動比賽前到更衣室中跟他們做15分鐘有關性平的對話。以種下平權思維的種子,並瓦解傳統男性氣概[註26]。

這種在生活中融入性別平權的方式,能避免學生只學會政治正確的用語以應付考試選擇題,卻未能尊重包容個體間多元的差異。事實上,前陣子在圓山捷運站附近的MAJI集食行樂舉辦的彩虹聖誕村也是很棒的範例,筆者12月21號造訪時,恰好看到有變裝皇后在和孩子們互動。從小在這樣的休閒環境中接觸多元的人們,想必能讓孩子更能接受性別平等,甚至會主動推廣之。

四、教師的去中心化

教師在面對性平教育與性平議題時最好能夠先放下自己的看法,並放棄傳統「老師教、學生聽」的教學模式。性平教育重視平權,教師自然需要站在和學生一樣的高度,利用相互討論慢慢引導。其實學生對於性和性別並不見得懂得比老師少。

同時,這也仰賴政府教育機構對教師們的再教育。必須得先讓老師們檢視自己對於性別的想法、拿掉偏見,透過研習等課程賦予老師們正確的觀念以傳遞給學生們。

五、廣設講座

政府和學校應時常邀請性學相關學者、性平議題推動者、或多元性別者於各級教育機構和社區辦理公開講座,讓學生、老師、民眾能接觸到第一線的看法和個人親身經驗,而演講後的問答時間也能促進討論與思考。

同時,為了吸引社區民眾多多參與,若能撥一些經費提供出席者誘因,如簡便茶點等,更能夠讓演講觸及不同角落的大眾,慢慢解構傳統思維。

六、班級導師的關心

性霸凌的受害者,尤其是男性,往往明顯具有不同的性別氣質。建議班級導師平時可以多多留心這些孩子們與班上相處的狀況。在憾事發生前,有機會阻止。此外,筆者主張導師們應善用聯絡簿或是通訊軟體等,讓學生有抒發心情乃至申訴霸凌的管道,也讓家長有機會於第一時間察覺異狀時可以反應。

RTR1J63V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針對男學生的性霸凌,其背後原因主要來自社會對於男性「男子氣概」的要求。即使性別平等教育已經推動15年,這些父權式的思維仍深植於許多人心中。許多專家[註27]表示這必然得靠更完備、更貼近日常的性平教育才能扭轉。然而,這要如何確切落實,實在是一個難題。

許多時候,孩子們在學校學到較正確的性別觀念後,回家和父母討論反而會被責備。家庭灌輸的保守觀念和學校提供的多元思維往往讓孩子們感到衝突、困惑、無所適從。更多時候,學生們只學到如何正確選出考試答案,而非真心地去尊重個體差異。事實上,筆者身邊就有一位成績優異、考上醫學系的同學,認為同性戀是會傳染的,著實令人悲嘆。

近幾年來,性教育、性平教育承受莫大的汙名,許多教材被斷章取義甚至捏造扭曲,流傳於社群軟體中。保守團體屢次以此方式試圖阻擾性教育的實施,政治人物更是從中引起紛爭。這些都顯示出社會中隱藏的「恐同」氛圍,去年年底的公投尤其明顯。

面對性與性別,大眾得了解「不是不談論,問題就會消失」以及「性平教育永遠不嫌早」,更得放下「同志教育會讓小朋友變成同志」的謬論。在此,筆者想提出一個觀點:「就算同志教育真的會影響小朋友的性傾向展現,那又何妨?」,從這可以看出社會仍把持著同性戀低人一等的想法,彷彿這是一種惡疾,要避免小孩子接觸。

其實金賽博士(Alfred Kinsey)於50年代便已主張性傾向是流動的,筆者認為同志教育並不可能直接改變孩子的性傾向,而是給予他們探索自我的空間。性或者性別有許多未知值得每個人深入摸索,可惜多數人都被既定觀念給困住了,更會以他們個人的想法限制別人。

此外,筆者想強調日常中的玩笑和異性戀霸權的思維也需被改變。校園中時常耳聞「甲甲」、「臭gay」等話語,很多時候說者只是作為無惡意的玩笑,不見得是要霸凌對方;但這些話語都含有嚴重的歧視意味,應該要加以制止。畢竟這些輕蔑的字眼,都可能間接傷害到性傾向不同的孩子。

而異性戀霸權的問題更是嚴重,談話時人們總會預設對方是異性戀,電視、電影、書籍歌詠的也幾乎都是異性戀戀情,這種狀況等同軟暴力,將不同的族群排擠於主流外,邊緣化並再次強化「不正常」的標籤,這些還是得靠日常教育或是更多的媒體代表[註28]慢慢修正。

最後,筆者得承認文中以教育為主軸的預防方式可能偏樂觀,畢竟這背後牽涉太多非理性的因素,許多保守人士也不願敞開心胸去查證獲得的資訊。短期來看,建立安全的校園防護網,如設立性別友善廁所或是簡化性平案件申訴程序等,或許更能保護孩子。但長遠來看,只有完備的教育才能破除對於陽剛氣質的迷思,進而達到真正尊重彼此的平權社會。

就現階段而言,筆者認為,討論──即便是以接近衝突或紛爭的形式──能夠讓更多人注重到此議題,打開教育機會的大門。期許未來台灣能真正落實平權的理念,讓孩子們不再需要擔心因為與眾不同而被欺負。

註釋
  1. 本篇性別皆指生理性別,此乃因為多數霸凌研究仍以傳統二元生理性別作探討。
  2. 節選自追奇〈玫瑰少年:寫給葉永鋕〉,收錄於其詩集《結痂》時報文化(2017)p.65-p.66
  3. 此詞彙源自「甲」閩南語發音近似gay(男同志)。
  4. 參考自由時報2011/10/31 〈被笑娘娘腔 國中生自家7樓跳樓亡
  5. 引自關鍵評論2016/12/05 〈那一晚,我跪的不是護家盟,是跪求人們找回人性與良心
  6. 參考自由時報2019/4/26 〈玫瑰少年翻版... 國中兒跳樓重傷 家長訴遭性向霸凌
  7. 參考華視新聞2019/6/18
  8. 資料來自統計處,404-14 校園性霸凌事件調查屬實統計-按被害人性別統計
  9. 同上來源404-16 校園性霸凌事件調查屬實統計-按加害人性別統計
  10. 參考兒福聯盟
  11. Quinlan, E.B., Barker, E.D., Luo, Q. et al. Peer victimization and its impact on adolescent brain development and psychopathology. Mol Psychiatry (2018) doi:10.1038/s41380-018-0297-9
  12. Swearer, S. S., Turner, R. K., Givens, J. E., & Pollack, W. S. (2008). "You're so gay!": Do different forms of bullying matter for adolescent males? School Psychology Review, 37(2), 160-173.
  13. 顏正芳〈同志學生遭受霸凌〉收錄於《欲望性公民:同性親密公民權讀本》 陳美華、王秀雲、黃于玲主編(2018)巨流出版 p.161
  14. 參考自〈How Bullying is a Public Health Issue
  15. 可參考楊巧玲《學校中的性別政權:學生校園生活與教師工作文化之性別分析》(2008)高教出版
  16. 參考自張榮顯、楊幸真〈校園性霸凌與男孩陽剛特質建構之經驗探究〉收錄於《陽剛氣質:國外論述與台灣經驗》張盈堃與吳嘉麗主編。巨流出版(2012)p.110-p.138
  17. 筆者在此對於恐同的看法為「恐同指的是恐懼同性戀動搖其異性戀霸權的地位,正如同過往父權主義打壓女性的理由相似。」引自維基百科
  18. Kenneth Clatterbaugh《男性氣概的當代觀點》(Contemporary Perspectives on Masculinity)劉建台和林宗德譯。女書文化(2003)p. 255
  19. 畢恆達〈夜,永誌不忘〉刊於「兩性平等教育季刊」,89.11, 第13期,p.125-p.132
  20. 參考自游美惠於《性的解析》的導讀。William Y. Yarber, Barbara W. Sayad 《性的解析》(Human Sexuality: Diversity in Contemporary America)鄭煥昇譯。大家出版(2018)
  21. 可參考國小老師發表於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網站的文章
  22. 此乃筆者弟弟的經驗。
  23. 參考自何春蕤《性/別校園》元尊文化(1998)p.254-p.255
  24. 參考自游美惠《性別教育最前線》女書文化(2005)p.255
  25. 參考自何春蕤《性/別校園》元尊文化(1998)p.55-p57.
  26. 參考自辜泳秝《瑞典模式》商周出版(2019)p.98-p.99
  27. 參考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如何減少校園霸凌? 顏正芳:透過教育認識差異〉、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講性騷擾防治卻不談同志? 「教育」和「防治」兩者缺一不可!
  28. 近年來西洋樂壇有越來越多公開的同志流行歌手,如Troye Sivan、King Princess等,一些青少年電影和小說也不再迴避同志族群的存在,如電影《親愛的初戀》(Love, Simon)和小說《What If It’s Us》。這些都有助於社會更了解同志族群,破除汙名。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