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X不投」的政治狂熱心理,究竟是如何煉成的?

「非X不投」的政治狂熱心理,究竟是如何煉成的?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鐵桿粉絲而言不過是附加於外的種種說法,那種「我說不出來但就覺得她/他很棒」的感覺,才是情感的核心。試圖透過理性或論證去反駁「韓粉」、「英粉」,就像跟別家父母說你孩子很糟,或跟熱戀情侶說你交往的對象有問題一樣,註定不歡而散。

文:劉琮琦

三場總統大選政見加一場辯論會通通結束,臉書再次被政治文洗版。明明看得是同一組候選人,評論卻像平行時空。一批網友高喊辣台妹完勝,另一群卻讚韓國瑜火力強;挺蔡群眾把韓國瑜批得一無是處,挺韓群眾把蔡英文罵得體無完膚。扣除職業寫手帶風向,民眾自動自發一邊一國,比照媒體屬性壁壘分明。

選民對候選人心有所屬不是新聞,但愛恨交織到如此非黑即白,依舊令人吃驚。美國一項研究發現,選舉和民眾的壓力、焦慮情緒有關。2016美國總統大選過後,許多民眾都出現了類似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縮寫為OCD)的症狀,包含激化的政治思想和過度接收政治資訊的行為,比如每分每秒鎖定選舉新聞或對特定候選人入迷上癮等。這種對青睞候選人極盡愛戴,彷彿救世主再世,對對手候選人極盡貶抑,彷彿血海深仇的現象,已成民主國家常態。雖稱不上心理疾病,也沒有診斷名稱,但顯然不利身心健康。

歸根究底地問,鐵桿政治粉這種「非韓不投」、「非蔡不挺」的狂熱(fanatism)心理,到底是怎麼形成的?為何政治領袖靠狂言,不靠政見或政績,就可撩得支持者(或反對者)血脈噴張?佛洛伊德對「自戀」(narcissism)和「認同」(identification)的分析,或許有助我們理解當前的群眾心理【註】。

在討論政治狂熱和「自戀」的關係前,需先釐清精神分析對自戀的定義。佛洛伊德所謂的自戀,和我們日常生活中嘲笑別人「很自戀」的說法有些出入。精神分析指的自戀,是嬰兒剛出生時那種「我是宇宙中心」的心理狀態。對嬰兒來說,渴了要喝,餓了要吃,有慾望就得立即滿足。嬰兒的世界,除了自己外沒有他人,而且總以自己的喜好決定他人的喜好。這種心理在三到四歲的孩童身上還能看見,例如小孩總覺得自己十項全能什麼都辦得到,透過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分給對方表達對他的喜歡等等。這種自我膨脹,自我中心,或自我理想化,是自戀最大的特徵。

隨著年紀增長,個體發現這個世界除了自己,還有別人。這個階段,個體開始把原先給自己的愛(自戀)向外投射到其他對象,比如父母、朋友或愛人。透過把自戀向外投注,個體對客體有了「愛」的感覺,同一時間,個體也把客體納入成為自我的一部分,這個反向的歷程則是「認同」。我們第一個認同對象多半為父母,孩童透過認同把父母內攝進自我,變成「理想自我」(ego ideal)的一部分,這就是為何小孩普遍有「長大後我想變得跟爸媽一樣」的想法。

也就是說,精神分析認為,「自戀」和「認同」是我們「愛上客體」背後無意識的心理動力。日常生活中,類似案例隨處可見。比如父母對孩子的愛就是一種自戀關係。父母在兒女身上看到了從前的自己,油然而生一種「我的兒女最棒」的心理(理想化),或不由自主地把過去沒實現的夢想投射在子女身上。而在愛情中,自戀和認同也是「愛意」的來源。熱戀中的人常會愛上對方那些「我沒有但渴望擁有」的特質,或將對方缺點「完美化」(情人眼裡出西施),此即「自戀」和「認同」運作的痕跡。

這些你我在愛情或親情中,常經歷的心理狀態,正是政治狂熱粉最突出的心理特質。不管是「韓粉」或「英粉」,鐵桿粉絲往往都有以下特性。

第一,將對象完美化。在韓粉心裡,韓國瑜講錯話是直率;在英粉心中,蔡英文看稿是謹慎。這種完美化不只以正面方式表列,還有「金剛不壞」的特質。也就是說,不管現實對對象多麼不利,或外界批評如何「有理」,都捍動不了支持者對候選人的認同。第二,自我(ego)暫時失去確認現實的能力,現實判斷在進入「粉絲心理」後會自動消失。韓粉和英粉可以各自列出自己喜歡和討厭特定支持者的一百個理由,即便這些理由和現實矛盾,也無損他們對候選人的「愛」。第三,退化的慾望滿足。為了在社會中和他人相處,我們必須折衷或犧牲自己的欲求,但鐵桿粉絲追求的是直接立即的滿足(非把XXX送進總統府不可),不容質疑或猶豫,這種非黑即白,沒有妥協空間的表達方式,和孩童的慾望表達雷同。

以上三種心理狀態,不只出現在政治狂熱群眾身上,在父母寵愛子女,或熱戀情侶身上也看得到。雖然父母和愛人是親屬,政治領袖和我們非親非故,但對個體而言,無意識「愛意」運作的機制卻是相同的。鐵粉將「自戀」投注到支持的領袖上,政治領袖被完美化,再透過「認同」,將候選人內化為心中「理想自我」的一部分(我想變得跟他/她一樣)。藉由將對象推上高位,鐵粉得到了替代性的自戀滿足(我永遠沒辦法做到的,他替我完成了)。由於候選人佔據的是鐵粉心中「理想自我」的位置,旁人對候選人的批評,聽在鐵粉耳裡,等同是對「理想自我」的否定,自然難以接受。

換句話說,政治狂熱鐵粉處在一種「愛到卡慘死」的心理狀態。無意識的心理動能——自戀和認同——是他們義無反顧相挺到底的真正理由。這正是政見和辯論會不必談政見,只靠吵架就讓支持者拍手叫好的原因。誰是庶民?誰護主權?誰有能力?誰在貪污?誰有誠信?對鐵桿粉絲而言不過是附加於外的種種說法,那種「我說不出來但就覺得她/他很棒」的感覺,才是情感的核心。試圖透過理性或論證去反駁「韓粉」、「英粉」,就像跟別家父母說你孩子很糟,或跟熱戀情侶說你交往的對象有問題一樣,註定不歡而散。

民主政治理論總喜歡把個人當作理性的存在,但若個體在成長過程和日常生活中是受無意識的驅力去「愛人」,我們在政治領域裡,也會以同樣的方式去選擇領袖和投票。因此,民主選舉從來不是理性和濫情的對抗,而是對每一位選民提出考題。就像戀愛一樣,考驗我們如何在愛意當頭時,仍有足夠智慧篩選出適合自己的伴侶。

註釋:詳見佛洛伊德著作 Group Psychology and the Analysis of the Ego與On Narcissism: An Introduction。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