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民眾信仰中的兩性海神》:從反杜邦到反核四,地方環保運動常請「媽祖」支持

《臺灣民眾信仰中的兩性海神》:從反杜邦到反核四,地方環保運動常請「媽祖」支持
Photo Credit: Regina800809@Wiki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廟宇的宗教力量支持的地區環保運動之所以能成功,正是因為他們動員了地區性人際網絡,及地區性訴求,而非全國性訴求,他們也就僅能達到社區層次的環保。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張珣

被稱為臺灣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環保運動是,1986年鹿港鎮民反杜邦設廠事件。1986年元月公職人員選舉時,彰化縣議員候選人李棟樑及鹿港鎮長候選人王福入兩人,得知美國杜邦公司將於彰濱工業區設廠,製造生產過程中具有高度污染性的二氧化鈦。於是二人聯合發起反杜邦設廠簽名運動,並以反杜邦設廠為二人之選舉訴求,結果雙雙當選。當選後,王福入去美國參觀杜邦工廠回臺後卻改變態度,由反對變成不反對,甚至暗示贊成設廠,鎮民因此發起罷免鎮長活動。李棟樑則信守政見諾言,並積極展開各種反設廠工作,包括發動群眾示威遊行,發起組織「彰化公害防治協會」並擔任總幹事,積極與臺灣各地環保生態組織聯繫以互相聲援等等。1986年8月17日當他們計劃組團,前往桃園縣觀音鄉大潭村,實地瞭解當地遭受高銀農藥廠污染狀況時,被大批軍警圍堵無法出發,雙方堅持數小時,只好打道回府,轉到鹿港天后宮(舊祖宮)祭拜,祈求媽祖保佑。並在天后宮前咒誓,若抗議成功即舉行還願謝神活動(黃雅慧1987)。

此後各種反杜邦設廠抗議活動如火如荼地不斷舉行,而於1987年3月8日最後一次示威過程中達到高潮。當天在天后宮舉行反杜邦設廠演講會,會後並遊行。卻被鎮暴部隊團團圍住,雙方劍拔弩張幾乎釀成衝突,最後改變遊行路線才免除一場一觸即發的緊張場面。3月12日臺灣杜邦公司總經理柯恩祿出人意料之外地宣佈撤出鹿港。鹿港民眾欣喜若狂,咸認為媽祖保佑。3月22日舉行還願祭典慶祝活動。居民聯絡各角頭廟宇信徒,舉行遊鎮謝神大祭典。全鎮各廟主神於忠義廟(主神關帝爺)齊聚之後,遊行到天后宮舉行還願儀式。儀式中恭讀「還願謝恩疏」:「⋯⋯去歲杜邦設廠事,唯恐毒危生靈,民起反抗。觀強敵壓境,護土維艱,幸有聖母,慈靈赫濯,民有憑依,眾志成城,終勝強敵,此皆聖母靈威呵護,消大災,防大患於未然,從兹風清水淨,鄉土長安……」。將反杜邦設廠運動之勝利,歸諸聖母神威顯著結果(張曉春1987)。

在此次反杜邦設廠運動中的主要團體是「彰化公害防治協會」,而主要靈魂人物是彰化縣議員李棟樑。在前後僅一年多的短短時間內能夠達成運動的目的,算是相當成功的。於謝神遊行隊伍中,此協會具名的遊行布條寫著「慶祝杜邦撤銷彰濱設廠,祈求國泰民安」。顯然,舉著布條以及跟在布條後遊行的民眾,並不認為鹿港地區與「國家」之間有地理或空間的,或行政層級的落差。杜邦雖然宣佈撤出鹿港,但是並不撤出臺灣,經濟部仍然歡迎杜邦在臺設廠,而且表明可以在國內其他地方設廠生產二氧化鈦。

對鹿港民眾來說,「國泰民安」的「國」是他們能力所及的範圍,意即鹿港地方,而非全國之意。這是很有趣的聲明,雖說「國」泰民安,實際上僅保護了鹿港地區。也有學者指出地方環保運動顯示出來的地方性而非全國性,是其特色之一(Weller and Hsiao 1998: 97-98)。我們也可以說由廟宇的宗教力量支持的地區環保運動之所以能成功,正是因為他們動員了地區性人際網絡,及地區性訴求,而非全國性訴求,他們也就僅能達到社區層次的環保。

高雄後勁地區反「五輕」運動也是利用了社區宗教做後盾。雖然所祈求的神明不是媽祖,而是神農大帝,也可說明地區廟宇在團結人力上的作用,以及臺灣地方性環保運動經常運用宗教資源做支持。(註1)

臺灣反公害運動人士漸漸摸索出一個模式,即是將新竹市水源里居民對李長榮化工廠的圍堵方法,加上鹿港鎮反杜邦的請願辦演講會抗議方式,加上臺中縣反三晃式的抽取地下水化驗方式,到後勁居民北上臺北包圍立法院抗議,演出不惜與警方流血衝突方式,總加起來,靈活運用。抗議方式越來越激烈,立場越來越鮮明,民眾為了爭取地方利益進而反對政府的決心也越來越強烈。雖然這些反公害運動背後均不乏有政黨或派系介入(花逸文1987),但是筆者以為有趣的是政黨與派系並無法取得全社區民眾之參與,經常得藉助宗教信仰,尤其是當地老的社區大廟之支持。擲杯、發爐或附身開口是民眾測知神明意思的方式。有了神明做後盾,民眾不分黨派或政黨才有了合作的媒介,才能有共識,成為社區訴求。

最後,我們要談的是臺北縣貢寮鄉澳底地區民眾反對臺電興建核四廠的抗爭運動,至今年長達13 年,還不能說取得最後的成功。長年的抗爭也是因為有宗教信仰做後盾。當地居民表示仁和宮媽祖指示不能興建核四廠,而一舉成名成為鄉民反核象徵,被稱為「反核媽」。因此每年媽祖生日舉行遶境活動,反核團體均會參與仁和宮的遶境,表明反核立場,爭取認同。

整個運動的開始是,1978年臺灣電力公司籌建核能四廠,會勘後,認為貢寮是最佳地點。然而1986年,蘇聯發生車諾堡核電廠爆炸事件,臺灣新聞媒體對之報導甚詳,引起貢寮地區民眾憂慮。而於1988年成立「臺北縣貢寮鄉鹽寮反核自救會」,馬上有大約1500個居民加入。他們迅速獲得「臺灣環境保護聯盟」等三十幾個團體支持,接著就在金山、鹽寮、恆春舉行說明會及遊行。之後,環保聯盟先後取得學術界、學生團體、國際環保人士、民意代表的支持,經常舉行演講、簽名義賣活動、反核連署活動、在臺北市議會與立法院前的請願活動、臺電大樓前的反核和平靜坐禁食活動、全國反核聖火傳遞等等,將整個反核活動帶到全臺各地,也是公共政策上民進黨對抗國民黨的最主要議題。

1991年9月「鹽寮反核自救會」進駐核四廠門口,進行長期的抗爭活動。同年10月,因為警民衝突,一死,十餘人受傷,多個自救會會員被起訴。1994年,貢寮地區舉行核四公投,開票結果反對興建者佔96%以上。然而立法院仍通過核四預算,「鹽寮反核自救會」因而繼續各種抗爭活動。1999年,原子能委員會核准核四建廠的執照。2000年5月,反核團體舉辦「恭賀反核總統當選、建立永遠非核家園」大遊行,要求陳水扁實現競選時之諾言,停止興建核四廠。10月,陳水扁向國民黨借用的唐飛,因為堅持國民黨政策(興建核四)而辭去行政院長職務,民進黨的張俊雄上臺後,下令停建核四。貢寮地區熱烈慶祝反核成功。隨即引發在野黨發起罷免行政院長活動,立法院隨即針對立法院通過之預算,行政院依法是否一定要執行之問題進行討論,決議核四應該復工。然而現今卻處於假復工真停工之狀態。(註2)

仁和宮媽祖為何成為當地居民反核的象徵呢?貢寮地區屬於民間信仰的廟宇約有20座,主神有媽祖、王爺、開彰聖王、三山國王等(臺北縣文獻委員會1960)。其中媽祖廟有三座,慈仁宮(註3)、德心宮、仁和宮。1960年印行的《臺北縣志》記載,慈仁宮建於清咸豐四年(1854年)。慈仁宮建廟緣起,根據該廟廟祝所說,大約兩百年前,海邊有一尊媽祖神像閃閃發光,漢人均無法取出,卻被一名平埔族老婦女去海邊撿拾海菜時取出,蓋廟後,雖然漢人與平埔族人共同祭拜,但因廟旁多為平埔族人,因此俗稱「番仔媽」。

宜蘭縣火車未通之前,本地是交通要道,香火相當鼎盛。在風光時期,廟前的整條道路均有平埔族婦女擺設小攤販賣土產。日本殖民統治時期,逐漸沒落。光復後,更因廟內漢人與平埔族人財產糾紛,香火不繼,加速沒落。如今門可羅雀,漢人多去街上仁和宮拜拜,平埔族人多數遷移到基隆等外地,僅剩廟旁數戶平埔族人家。2000年3月,媽祖聖誕慶典時,突然湧入的香客,多為從臺北、基隆等外地來的人,對我們的問題一問三不知,多數回答是隨朋友來拜拜,因此,不知詳情。慶典一過,廟前又恢復原來的冷清,僅剩麻雀在屋瓦間飛躍啾啾。

如今漢人祭拜的仁和宮是三座媽祖廟中香火最盛的,與其交通位置便利有關。此廟位於貢寮鄉仁里村,處於北縣最大漁港—澳底港—所在的漁村中心,濱海公路從旁經過,臺灣汽車客運公司在此設有休息站。每至假日便有很多遊客在此停憩,以便到貢寮觀光景點—鹽寮抗日紀念碑、草嶺古道、吳沙墓園—遊覽。此廟經過多次翻修增建與當地人經濟實力有關,也是此廟香火盛過其他兩廟之因。依據《臺北縣志》(臺北縣文獻委員會1960)的記載,此廟建於日本大正8年(1919)。然而廟方所印製之簡介,卻稱建於咸豐年間,且其媽祖神像緣起幾乎仿照慈仁宮之說法,稱清道光年間由平埔族婦女於海邊撿拾。仁和宮廟方不願回答此方面問題。慈仁宮方面則稱漢人不願拜慈仁宮媽祖,因為被稱為拜「番仔媽」,因而另建媽祖廟於街上。如依仁和宮接受慈仁宮媽祖神像由來之說,則仁和宮是慈仁宮之分香廟了。

德心宮建於道光3年,位於草嶺古道(淡蘭古道中的一段)必經之處,與慈仁宮一樣,在濱海公路未開通之前是臺北淡水地區往宜蘭必經之路,兩廟之香火均曾經鼎盛過。如今兩廟也遭遇到同樣沒落之命運,德心宮的委員比較活躍熱心,因此維持得還好,廟的二樓有文物室陳列該廟古早籤詩印板、古匾、石柱、媽祖神像拓印、印模等等。在保存古物與宣傳廟務上很用心。

仁和宮管理委員會選舉範圍是澳底的三個村(仁里、美豐、真理),還少於德心宮有四個村(貢寮村、龍門村、雙玉村、吉林村)。慈仁宮則僅有雙玉村選出其管委會成員。那麼,仁和宮為何成為反核中心?仁和宮自稱因為他們歷史最悠久,廟地最大。我們綜合多方人士說法後,歸納原因可能與地理位置和政治派系有關:1、仁和宮廟地的後面即可看見核四廠,地理位置接近,備受威脅。2、仁和宮位在澳底,澳底民進黨員比較多,反核四最初是由他們發起的。3、仁和宮香火盛過其他兩廟,經費充裕,可以資助反核活動所需。4、其他兩個媽祖廟位在貢寮另一邊,態度上比較不投入。

2000年4月,「鹽寮反核自救會」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於仁和宮舉辦「反核生活營」,歷時三天。企圖透過對貢寮鄉自然人文資源的瞭解,深刻體認核四興建對美麗鄉土造成重大傷害。5月1日,環保聯盟與自救會,於仁和宮舉辦媽祖出巡遶境活動,強調與其他地方媽祖遶境不同是,結合環保訴求於遶境中。整個活動的標題是「慈光普照東北角」,其訴求是「大家來反核,媽祖保平安」。海報上寫著「貢寮人心中的海洋守護神、反核精神領袖——媽祖」。聲稱貢寮媽祖誕辰廟會是鄉內最重要活動,媽祖凝聚貢寮人的社區意識,在共同關心環境土地的精神上,一直扮演著守護神及鼓勵者角色,如影隨形地陪伴著貢寮人走過悲歡滄桑歲月。

註釋
  • 註1:1987年,中國石油公司將於高雄市楠梓後勁地區,設置第五輕油裂解場(將石油廢料分解成可以製造塑膠的原料,其過程對地方之空氣與水源造成相當大污染),鑒於以往中油以政府名義進行的工程不會招致反對,因而未在地方上進行徹底溝通,甚至環境影響評估也是在居民反對後才匆匆進行。當地居民遂於1987年6月中旬開始進行抗議活動。7月,地方人士組成「楠梓後勁部落反對五輕自立救濟委員會」,希望統合所有反對力量,長期溫和抗議,與中油召開協調會。 「反對五輕自立救濟委員會」從後勁地區三個廟宇得到龐大經費補助,其中一個廟宇一次就捐出兩百萬元支持運動基金(張力雁1987)。1990年5月6日後勁舉行公投,是臺灣地區第一次公投公共政策。雖然票決結果(公民票決地點也在鳳屏宮內),高票反對。但是政府僅以之作為參考,仍照計劃興建五輕。雖如此,長達3年五個月的抗爭,也為後勁地區爭取到1.5億元的補償金及其他防治污染的設備(Weller and Hsiao 1998:96)。
  • 註2:新聞報導核四如果真要復工,最快也要等到2001年5月,聯合晚報2001/4/23。
  • 註3:筆者原是前往貢寮地區針對慈仁宮的「番仔媽」進行凱達格蘭平埔族改宗祭拜媽祖之研究。然而田野中,居民不願與筆者或助理談族群相關之問題,而只願談反核四之問題。並希望我們加入他們的遊行與其他活動。促使筆者開始思考反核媽的議題,而有本文之寫作。

相關書摘 ▶《臺灣民眾信仰中的兩性海神》:被誤認為瘟神的「蘇王爺」,是替市井小民指引航道的海神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臺灣民眾信仰中的兩性海神:海神媽祖與海神蘇王爺的當代變革與敘事》,前衛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江燦騰、張珣、蔡淑慧

從媽祖與蘇王爺的當代面貌,提供讀者雙案例,
看到民間信仰的與時俱變性質看-即使是海神
也可以因應陸上環境、時代變遷,順應社會需求,
提供信徒迷亂生活中,一個參考座標。

兩位在臺灣擁有眾多信仰且多面向的海神:一男神,一女神,卻都經歷了從海神到陸上守護神的變遷。當信徒轉行改業,當信徒從漁民轉成海商,當信徒從水軍班兵轉成一般居民,神祇的神格、功能、儀式與祭祀組織也因應做出變遷。

當代的民間信仰展現出來的是,作為信徒的人類,本身具有主動性,能夠運用信仰,運用儀式,來解決人世間無法解決的利益衝突與發展矛盾。因而本書的論述,對於本土性、當代性、文化性、社會性與法治性的宗教信仰特質,賦予深切的人性關懷與愛鄉情感。

台灣民眾信仰中的兩性海神
Photo Credit: 前衛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