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民眾信仰中的兩性海神》:從反杜邦到反核四,地方環保運動常請「媽祖」支持

《臺灣民眾信仰中的兩性海神》:從反杜邦到反核四,地方環保運動常請「媽祖」支持
Photo Credit: Regina800809@Wiki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廟宇的宗教力量支持的地區環保運動之所以能成功,正是因為他們動員了地區性人際網絡,及地區性訴求,而非全國性訴求,他們也就僅能達到社區層次的環保。

文:張珣

被稱為臺灣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環保運動是,1986年鹿港鎮民反杜邦設廠事件。1986年元月公職人員選舉時,彰化縣議員候選人李棟樑及鹿港鎮長候選人王福入兩人,得知美國杜邦公司將於彰濱工業區設廠,製造生產過程中具有高度污染性的二氧化鈦。於是二人聯合發起反杜邦設廠簽名運動,並以反杜邦設廠為二人之選舉訴求,結果雙雙當選。當選後,王福入去美國參觀杜邦工廠回臺後卻改變態度,由反對變成不反對,甚至暗示贊成設廠,鎮民因此發起罷免鎮長活動。李棟樑則信守政見諾言,並積極展開各種反設廠工作,包括發動群眾示威遊行,發起組織「彰化公害防治協會」並擔任總幹事,積極與臺灣各地環保生態組織聯繫以互相聲援等等。1986年8月17日當他們計劃組團,前往桃園縣觀音鄉大潭村,實地瞭解當地遭受高銀農藥廠污染狀況時,被大批軍警圍堵無法出發,雙方堅持數小時,只好打道回府,轉到鹿港天后宮(舊祖宮)祭拜,祈求媽祖保佑。並在天后宮前咒誓,若抗議成功即舉行還願謝神活動(黃雅慧1987)。

此後各種反杜邦設廠抗議活動如火如荼地不斷舉行,而於1987年3月8日最後一次示威過程中達到高潮。當天在天后宮舉行反杜邦設廠演講會,會後並遊行。卻被鎮暴部隊團團圍住,雙方劍拔弩張幾乎釀成衝突,最後改變遊行路線才免除一場一觸即發的緊張場面。3月12日臺灣杜邦公司總經理柯恩祿出人意料之外地宣佈撤出鹿港。鹿港民眾欣喜若狂,咸認為媽祖保佑。3月22日舉行還願祭典慶祝活動。居民聯絡各角頭廟宇信徒,舉行遊鎮謝神大祭典。全鎮各廟主神於忠義廟(主神關帝爺)齊聚之後,遊行到天后宮舉行還願儀式。儀式中恭讀「還願謝恩疏」:「⋯⋯去歲杜邦設廠事,唯恐毒危生靈,民起反抗。觀強敵壓境,護土維艱,幸有聖母,慈靈赫濯,民有憑依,眾志成城,終勝強敵,此皆聖母靈威呵護,消大災,防大患於未然,從兹風清水淨,鄉土長安……」。將反杜邦設廠運動之勝利,歸諸聖母神威顯著結果(張曉春1987)。

在此次反杜邦設廠運動中的主要團體是「彰化公害防治協會」,而主要靈魂人物是彰化縣議員李棟樑。在前後僅一年多的短短時間內能夠達成運動的目的,算是相當成功的。於謝神遊行隊伍中,此協會具名的遊行布條寫著「慶祝杜邦撤銷彰濱設廠,祈求國泰民安」。顯然,舉著布條以及跟在布條後遊行的民眾,並不認為鹿港地區與「國家」之間有地理或空間的,或行政層級的落差。杜邦雖然宣佈撤出鹿港,但是並不撤出臺灣,經濟部仍然歡迎杜邦在臺設廠,而且表明可以在國內其他地方設廠生產二氧化鈦。

對鹿港民眾來說,「國泰民安」的「國」是他們能力所及的範圍,意即鹿港地方,而非全國之意。這是很有趣的聲明,雖說「國」泰民安,實際上僅保護了鹿港地區。也有學者指出地方環保運動顯示出來的地方性而非全國性,是其特色之一(Weller and Hsiao 1998: 97-98)。我們也可以說由廟宇的宗教力量支持的地區環保運動之所以能成功,正是因為他們動員了地區性人際網絡,及地區性訴求,而非全國性訴求,他們也就僅能達到社區層次的環保。

高雄後勁地區反「五輕」運動也是利用了社區宗教做後盾。雖然所祈求的神明不是媽祖,而是神農大帝,也可說明地區廟宇在團結人力上的作用,以及臺灣地方性環保運動經常運用宗教資源做支持。(註1)

臺灣反公害運動人士漸漸摸索出一個模式,即是將新竹市水源里居民對李長榮化工廠的圍堵方法,加上鹿港鎮反杜邦的請願辦演講會抗議方式,加上臺中縣反三晃式的抽取地下水化驗方式,到後勁居民北上臺北包圍立法院抗議,演出不惜與警方流血衝突方式,總加起來,靈活運用。抗議方式越來越激烈,立場越來越鮮明,民眾為了爭取地方利益進而反對政府的決心也越來越強烈。雖然這些反公害運動背後均不乏有政黨或派系介入(花逸文1987),但是筆者以為有趣的是政黨與派系並無法取得全社區民眾之參與,經常得藉助宗教信仰,尤其是當地老的社區大廟之支持。擲杯、發爐或附身開口是民眾測知神明意思的方式。有了神明做後盾,民眾不分黨派或政黨才有了合作的媒介,才能有共識,成為社區訴求。

最後,我們要談的是臺北縣貢寮鄉澳底地區民眾反對臺電興建核四廠的抗爭運動,至今年長達13 年,還不能說取得最後的成功。長年的抗爭也是因為有宗教信仰做後盾。當地居民表示仁和宮媽祖指示不能興建核四廠,而一舉成名成為鄉民反核象徵,被稱為「反核媽」。因此每年媽祖生日舉行遶境活動,反核團體均會參與仁和宮的遶境,表明反核立場,爭取認同。

整個運動的開始是,1978年臺灣電力公司籌建核能四廠,會勘後,認為貢寮是最佳地點。然而1986年,蘇聯發生車諾堡核電廠爆炸事件,臺灣新聞媒體對之報導甚詳,引起貢寮地區民眾憂慮。而於1988年成立「臺北縣貢寮鄉鹽寮反核自救會」,馬上有大約1500個居民加入。他們迅速獲得「臺灣環境保護聯盟」等三十幾個團體支持,接著就在金山、鹽寮、恆春舉行說明會及遊行。之後,環保聯盟先後取得學術界、學生團體、國際環保人士、民意代表的支持,經常舉行演講、簽名義賣活動、反核連署活動、在臺北市議會與立法院前的請願活動、臺電大樓前的反核和平靜坐禁食活動、全國反核聖火傳遞等等,將整個反核活動帶到全臺各地,也是公共政策上民進黨對抗國民黨的最主要議題。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