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咖啡館》:北歐的永續論壇——桌子中央的「匯談石」有甚麼玄機?

《世界咖啡館》:北歐的永續論壇——桌子中央的「匯談石」有甚麼玄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蒐羅了全球各地真實的咖啡館匯談故事,以及成功設計與主持的實用技巧,將一步步引領你學會這個力量強大的團體學習法,是組織學習與個人成長的最佳指引,更可能是你翻轉困境的關鍵。

文:華妮塔.布朗(Juanita Brown, Ph.D.)、大衛.伊薩克(David Isaacs)、世界咖啡館社群(World Café Community)

故事:桌子中央有甚麼玄機?
北歐的永續論壇

克莉絲汀娜・卡爾馬克口述

克莉絲汀娜・卡爾馬克(Christina Carlmark)是瑞典Telia電信公司環境事務部前任副總裁,如今在Telia Sonora這家合併過的瑞典/芬蘭電信公司擔任行銷總監的職務。這是一則由各方相關利益者所參與的咖啡館故事,討論的是資訊傳播產業該如何扮演自己的角色,以創造永續的未來——在這場集會中,他們也利用一些新的方法,去培養人們的共同聆聽能力。

以前我在北歐最大型的電信公司擔任環境事務部副總裁時,曾有機會去探索資訊傳播產業(簡稱infocom)在面對永續未來的創造上,所應扮演的角色為何。當時我那個職務是新增的,我很高興能接下那個挑戰,因為我向來對環保和永續性等問題很感興趣。

資訊和傳播服務,在日常生活中有舉足輕重的角色任務。舉例來說,視訊會議和其他虛擬會議工具,可以讓人們不必長途奔波,不必浪費那些無法再生的能源,即可進行遠距離的合作共事。我相信如果我們能在相關利益者所組成的全球社群裡進行公開的匯談,一定可以更妥善地駕馭這塊領域,對整個地球環境更是有利無害。因此我決定使用世界咖啡館的辦法,針對這個主題,舉辦一場策略性匯談。

在第一階段裡,我們特定找來對資訊傳播和永續未來這兩個主題很有興趣的全球思想領袖。我們邀集頂尖的思想家、環保論者、科學家、學者、未來學家、資訊傳播專家、青年人、政治家,以及各企業代表共襄盛舉。在這場我們稱之為焦點搜尋咖啡館(Focus Search Café)的集會裡,與會者的任務是幫忙找出一些可供探詢的領域,這些領域對主要的相關利益者來說,都是他們在未來四到八年內,必須好好探索的問題。而思想領袖們在這場咖啡館中所得出的共同結論是:重點是必須先瞭解資訊傳播服務對於交通運輸業的未來永續發展,會有什麼幫助或阻礙?舉例來說,貨物運輸公司若能在訂單電腦化和快遞系統上進行投資,就可以節省可觀的運費支出。

接下來,再交由一個由內/外部成員所組成的研究小組,以五個月時間為限,針對資訊傳播和交通運輸等相關重要問題展開探索。他們將這份總結報告稱之為「世界洞見報告書」,並在報告上提出各種兩難的抉擇,和有利決策的關鍵點,以作為下個階段的討論內容。我們將第二個階段稱之為圓桌匯談(Roundtable Dialogue),並決定採用咖啡館的形式。

在圓桌咖啡館裡,我們做了一個很大的冒險行動,而且我們根本沒把握會有什麼結果!我們從不同關鍵領域的團體裡找來極具影響力的人士,而這些人的意見觀點都相當分歧,包括DHL、UPS和瑞典鐵路局在內的各大貨運公司資深領導人;各資訊傳播公司的重要幹部(他們正在開發各種運輸技術);一名歐洲國會議員;一位綠色和平組織的資深領袖;以及瑞典某大城市的交通局局長。

你可以想像得到,這些人很少有空坐下來和別人共同動腦。就算有,也可能是為了燃眉之急的協商,絕不會是咖啡館裡的對話!這些有力人士只習慣正經八百的會議討論方式,通常都是圍坐在一張大會議桌上,有結構緊密的議程和控管作業,以確保會議過程不會出現差錯。

身為主辦人的我,有點擔心當他們來到會場時,不知道會有何反應。我們得讓他們心甘情願地去彼此聆聽各自的觀點,而不是固執地各持己見。咖啡館的環境可以幫忙定調背景。當他們剛進門時,有些人的確被現場的溫馨氛圍和一張張的小桌子給嚇到了。但他們還是走了進來,找位置坐下,似乎對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事感到無比好奇。

接下來是我們的第二個創舉。會議才剛做完開場白,我們就找來一位二十幾歲的新婚婦人,來和全體人員分享她的想法。她談到她想要有孩子。她說她希望在座的各位有力人士能改變我們今天的前進方向,共同找出方法幫助我們的下一代,包括他們自己的孩子、孫子,不要只著眼於今天。當她說完自己的故事時,現場瞬間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愁緒。

然後我們又做了一個更大膽的事,但效果卻出奇地好。我們沒有說明匯談的方法,反而只是介紹什麼是「匯談石」,我們相信它可以讓大家有更好的聆聽能力,不再出現爭執不休的場面和自我防禦的心態。我們是在離斯得哥爾摩郊區不遠的島嶼海灘上,撿拾到這些具有千年歷史的美麗石頭。它們象徵我們的大地,也象徵這個世界的歷史。我們在每張桌子中央放了一塊石頭,旁邊陪襯著一瓶鮮花和幾枝彩色筆。

然後我們告訴大家,這些匯談石背後的基本構想。我們告訴他們,通常這種會議在進行討論時,步調往往很快,以至於讓大家沒有辦法注意聆聽別人的談話,因為他們只想確保自己的聲音有被聽見。尤其如果與會者來自不同陣營,情況更是嚴重。所以我們要請大家用匯談石來實驗一下,把它當成一種可以幫忙我們共同聆聽的實用工具,看看桌子中央會出現什麼玄機?只有拿到石頭的人才可以說話。只要他或她手上握有石頭,其他人就只有聆聽的份,絕對不可以中途打斷。此舉可以讓握有石頭的人在說話的當口有停頓的機會,深吸一口氣,想清楚自己真正想說什麼,而不是喋喋不休,深怕別人打斷自己的話。

我們也請大家試著想像,自己正請求心中那名我執裁判退居一旁休息,只要一會兒功夫就好了,別再自行裁定別人說得對還是不對。在這個階段,我們的目標只是共同聆聽,看看別人對這個主題有何看法,他們的觀點能帶來什麼貢獻。我們也很鼓勵大家從自己的觀點來發聲,你的聲音是代表自己,不必強逼自己戴上組織的帽子——這一點也和一般傳統會議大相徑庭。此外,我們也請與會者先不要提出任何對策,因為這個階段的目的,只是要找出更深層的主題和問題,而非最後的答案。

在經過簡短說明之後,與會者開始進行第一回合的咖啡館。手握石頭的與會者針對「世界洞見報告書」裡令他們有感而發的內容,發表自己的見地、想法,甚至點出更深層的問題。至於在座的其他三位成員,只能專心聆聽,而且是用很特別的方法聆聽。我們要他們追蹤對方話中忽然出現的想法,然後把他們所能想到的有趣聯想,直接畫在桌布中央。等到桌上每個人都發表過第一次的意見之後,再把石頭放回桌子中央。這時只要有誰想針對在座人士先前的看法補充任何意見,都可以拿起那塊石頭。

匯談石的運用,真的起了很大作用,雖然有些人還是有股衝動,想直接提出他們自認為的解決辦法(這也是在所難免的),但我們發現到,其實大家已經知道遇到有興趣的事情時,該用什麼方法來幫助自己專心聆聽。我們只是幫忙減緩步調,讓他們把注意力放在聆聽上頭。他們不再持對立的立場,反而比鄰而坐,全都往中央的方向注視與聆聽。

在第二回合的咖啡館裡,我們又添加了一點新玩意兒。我們請他們每桌猶如一個團隊來共同聆聽,聽出這些不同觀點的背後,還潛藏著什麼更深層的前提與意義模式,然後寫在桌布上。他們還是可以用匯談石的方法。我們也鼓勵他們大膽提出質疑,好協助彼此釐清那些不同或者共通的基礎前提或心態。

我們再次更換座位,開始第三回合的咖啡館匯談,並繼續觀察每張桌子中央會透露出什麼玄機。到了這個階段,大家已經非常投入了。每次我們要他們更仔細地共同聆聽,找出更深一層的共識時,他們就會馬上照做,更認真地聆聽彼此想法,更認真地思索其中的問題。我真的很驚訝。

等到第三回合結束時,我們開始進行全體對話,歡迎大家踴躍提出集體知識與見地。我們找來一位專業的繪圖專家,在牆上的大張壁報紙上繪出眾人的反思內容——就好像在全體人員面前鋪上一張大桌布一樣。於是我們從壁報紙上看見各種主題、假設、點子之間的關係,以及一些令人茅塞頓開的想法。那天下午,會場上瀰漫著一股特殊能量——完全不同於人們剛步入會場時各有盤算的那種味道。與會者在這個階段裡顯得十分興奮,因為他們共同發現了某樣東西,這種東西在剛開始匯談時是不存在的,也或許一開始就存在,只不過以前沒有方法去共同的發掘它。

最後當眾人在發表離去感言時,有人說這是他們生平第一次有機會,和可能的競爭對手或甚至敵營的人共同坐下來,深入瞭解彼此的想法與觀念。他們發現其實他們之間的共通之處比原先以為的還要多,他們終於明白,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單靠自己的力量去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辦法。

我相信這種策略性對話的辦法,可以讓大家更容易在行動上取得一致,只不過它和我們平常想到的辦法不太一樣,這裡沒有投票表決和長串的行動步驟。其實就算列了長串的行動步驟,也不見得會有什麼成果。但如果是用咖啡館式的交談和聆聽,人們會比較有興趣從新的角度去審視自己的立場,於是得到更正面的結果。而這其中最大的原因是他們彼此之間已經建立起良好的關係。因此儘管角度不同、經驗不同,都能看見彼此的共通之處。這是一個很棒的結果,不管最後的決定究竟是什麼。

透視與觀察

西班牙文裡有一個字我很喜歡——el meollo(發音是艾耳梅-奧求),它的意思是一件事物的本質。此外,它也有瞭解的意味。作為咖啡館主持人的我們,總是在想辦法利用人類的力量去找出el meollo——但不是獨自進行,而是在對話當中透過意義的串連與銜結,即便這中間可能涉及數十人或上百人。不管是在一張咖啡桌上,還是在各桌之間的輪番對話裡,我們都可以靠共同聆聽其中的模式、見地及更深層的問題,來發展出這種對事物本質的集體領悟能力。

聆聽的對象、聆聽的方式、聆聽的內容

第一次帶我們見識這種共同聆聽(collaborative listening)技巧的人,是世界咖啡館有元老、心靈導師和「靈魂守護者」之稱的安妮・道修(Anne Dosher),而這種聆聽方式也儼然成為世界咖啡館對話的標記之一。安妮曾經是加州專業心理學院(California School of Professional Psychology)董事會成員及專任師資之一,她畢生都在思考我們可以用什麼方法來找出創新的對策,以解決社群和其他團體所遇到的難題。

在早期咖啡館的多場對話裡,有一次安妮告訴我們,她覺得「注意力的聚集」(gathered attention)很重要——這是一種個人和集體都能具備的聆聽能力,可以在對話的交流過程中,引出新的意義模式和各種可能。安妮完全融會貫通了已故神學家兼作家奈爾・摩頓(Nelle Morton)的見地(1985),後者曾提到這種全心聆聽別人談話的特質,就像一種創意能量,可以引出原本不存在的思想觀念,直到它被聽見,化為語言。

但注意力的聚集不僅有這項功能而已。從集體層面來說,它除了聆聽別人的談話之外,也要我們互相聆聽,找出彼此之間的關係與意義模式,更要聽出各種觀點之間所呈現出來的全新意涵,或背後更深層的問題。事實上,英文字intelligence就是從拉丁字inter和legere這兩個字衍生出來,它們的意思是「集合這中間的共識」,這也是我們提到咖啡館裡有「場中魔法」的真正意思。注意力的聚集是一種更完整的聆聽模式,它會注意那些在我們當中遊移不定的集體智能或深層意義。它強調的是從對話之間和對話裡頭所呈現出來的成組意義,因此是用不同的方法在集中團體的注意力。

漢斯・奎恩迪提到自己的第一次咖啡館經驗時,就試圖要抓住這種聆聽的感覺:「你正進入對話的高潮,你正聽出越來越多的線索,你一心渴望持續下去,但每個人也都同時在聆聽與思考,幫忙揭開話中的模式。這就是當時所形成的能量之一。」在某策略性對話的研討會上,另一名咖啡館成員也同樣生動描繪出這種共同聆聽在個人與群體之間所造成的互動影響。「這不像只在共同思考或群體思考,」他解釋道,「也不是只在沉思,而是在更大的格局下,集體展開思想上的銜結(relatedness),同時兼顧個人與團體的學習。」

和更大的整體做銜結

大部分的人第一次參與匯談時,最令他們兩難的處境之一是:他們很難完全摒除原有的看法和個人立場。可是當我們要求會場中的每個人都得擔任意義大使時(一起聆聽,並將聽到的重要觀念或有趣發現帶進對話裡),我們卻發現到世界咖啡館對話一定會出現意想不到的結局發展。當人們為了從不同觀點裡頭找出新的連結關係,而不得不一起聆聽時,原來僵硬的立場就會不見。而這時候,也往往是「魔法」在咖啡館裡開始發威的時候。

這是怎麼辦到的?網站設計師艾美・雷佐(Amy Lenzo)曾參加過一場與會人士多達數百人的大型世界咖啡館,當時大夥兒也是共同聆聽,試圖聽出更深層的問題。會後,艾美告訴我們她對那場咖啡館所留下的美好印象:「感覺很像是大家正在一起製作和雕琢一個美麗的陶器。這只陶器不是由個人的問題思考所型塑,而是歷經過每個人的談話之後,由群體所思考的問題雕琢出來的。它的基本形體在語言的交融下慢慢被撫平、雕琢,然後變得越來越具體。整個精華本質呼之欲出。」

當人們為了找出有創意的連結而不得不一起聆聽時,原來僵硬的立場就不見了。

這種注意力的聚集不只能彰顯那個整體的本質,也讓人看出它的廣袤性,就像英屬哥倫比亞的法律系學生克勞蒂亞・錢德所言:「世界咖啡館有一種很難說得清楚的特質,」她解釋道︰「就好像你突然看見一片大好風景,因為你站在山頂上,腳下的視野非常遼闊。你雖然不可能逐一到訪這片風景的每一處角落,但你感受得到它的整體壯闊之美,並懂得欣賞它。」身為咖啡館主持人的我們,一直在找新的方法幫忙與會者培養出同樣的鑑賞力。而我們發現到,視覺語言的利用,或許是關鍵之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世界咖啡館:用對話找答案、體驗集體創造力,一本帶動組織學習與個人成長的修練書》,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華妮塔.布朗(Juanita Brown, Ph.D.)、大衛.伊薩克(David Isaacs)、世界咖啡館社群(World Café Community)
譯者:高子梅

面對效率低落、毫無產出的會議與研討會,
或是單方面輸出、缺乏交流的演講座談,我們其實還有另一種選擇————

從十數人到上千人皆可適用,《第五項修練》組織學習大師彼得・聖吉高度推崇
從真誠對話出發,一種真正能達到共識、產出集體智慧的討論方式

不論是關心社會議題的公民、帶領學生或團隊解決問題的領導者及老師,
或是公司或非營利組織的負責人,人人都該認識且學會「世界咖啡館」!

「咖啡館對話是我所見過最能幫助我們體驗集體創造力的一種方法。」
————《第五項修練》作者、組織學習大師彼得.聖吉(Peter Senge)

「世界咖啡館」是一種在輕鬆的氛圍中,透過彈性的小團體討論,真誠對話,產生團體智慧的討論方式。它以全新的角度把「對話」當作一個核心流程,透過匯談情境的營造,讓參與者願意打開話匣子,全心投入對話,共同探索議題,發展深層思考。在談話的過程中,參與者不僅僅是表達自己看法,更重要的是「聆聽」對方,然後透過「連結」重新組合,找到新觀點或從沒察覺到的盲點,進而形成共識與洞見,找到新的行動契機。

一九九五年,以組織和溝通見長的顧問華妮塔.布朗(Juanita Brown)、大衛.伊薩克(David Isaacs)在加州一場集會中,和與會者共同發現這種新型態的集體智慧匯集方式,後來他們稱這種方式為「世界咖啡館」(The World Café)。此法適用於小至二十人的團體,大至數百人的組織,採用咖啡桌的形式分組,以四~五人為一桌,每一桌在簡單的自我介紹後,各選出一位桌長及紀錄,討論一定時間後桌長保持不動,其他組員移動至各桌,由另一桌的桌長介紹前一輪的結論,並以此為基礎進行更深入的討論。數回合後,參與者回到原本的桌次,觀看大家分享的內容,並整理出討論重點。

「世界咖啡館」在歐美流行多年,組織學習大師彼得.聖吉大力推崇這種新型態的學習法,用它引導過無數場重要的國際會議,美國德州坦帕灣科學工藝博物館、墨西哥公益事業全國基金會、惠普公司(HP)、全球最大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德州大學、新加坡政府等,也都曾採用此種對話方式為組織尋求最大的效益。這個集體創造力學習法也被引進到台灣,彼得.聖吉更曾親臨指導,許多關注公共議題的意見領袖、企業領導者以及非營利組織、學校、政府機構等都親身體驗過世界咖啡館的魅力。

本書蒐羅了全球各地真實的咖啡館匯談故事,以及成功設計與主持的實用技巧,將一步步引領你學會這個力量強大的團體學習法,是組織學習與個人成長的最佳指引,更可能是你翻轉困境的關鍵。

我想進行的活動,適合運用「世界咖啡館」嗎?

如果你想舉辦的活動符合以下目的和情況,就非常適合以「世界咖啡館」進行————

  • 分享知識、激發創新思維、建立社群,以及針對現實生活裡的各種議題和問題展開可能的探索。
  • 針對重大的挑戰和機會點,展開深入探索。
  • 讓首度碰面的人可以展開真正的對話。
  • 為現存團體裡的成員們建立更好的關係,讓他們對團體的成果有認同感。
  • 在演說者和聽眾之間創造有意義的互動。
  • 當團體人數超過十二人以上(我們曾主持過一千兩百人的咖啡館對話),而你又希望每個人都有充分發言的機會。世界咖啡館尤其適宜結合小型團體的親密對話,與大型團體的分享學習樂趣。
  • 當你至少有九十分鐘的時間可以舉辦咖啡館時(兩小時就更理想了)。有些咖啡館一辦好幾天,不然就是依附在一般會議的架構之下。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臉譜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