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代我作主:選舉教會我們的事》:政黨資源與政治操盤手的重要性

《我的世代我作主:選舉教會我們的事》:政黨資源與政治操盤手的重要性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世界有選舉的國家都在想方設法產生政治明星,有趣的是,再加上最近新興的社群媒體,使得素人也可以變成明星,使得政治明星的來源愈來愈多樣,加上在社群媒體推波助瀾之下,對選舉而言,只要是總統制國家的選舉,就都是以政治明星為主的選舉。

文:敖國珠、楊惠蘭

(前略)

權力果然是最佳春藥!

為什麼?因為台北市長所能夠分配的資源遠遠超過當時民進黨所有執政過的縣市,包括台南縣長、嘉義市長、宜蘭縣長都遠遠不及一個台北市長,自1992年陳水扁第一次當選台北市長開啟了第一次真正的執政,到不斷輪替之後又到現在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更清楚台北市長的資源有多少。台北市有銀行、有16家市立醫院、300所國中、國小和高中和一間大學,這是多麼紮實的資源!這可是爭取總統大位的橋頭堡啊!

所以,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後,民進黨馬上面臨到的問題就是「世俗化」這件事;包括:要去處理以前不用處理的里長問題,拔樁和綁樁;要去處理警察的問題,對於以街頭抗爭起家的民進黨而言,警察是所謂的「壞人」,但執政後,警察就變成下屬單位,有立場調整的適應問題。

對國民黨而言也是如此,李登輝要成為第一任民選總統的時候,是由宋楚瑜(總書記的角色)來處理這些「世俗」的問題,他要去協調各個山頭、各個派系,另外一個是劉泰英,負責張羅選舉需要的錢,原本的剛性政黨在遇到選舉時,被迫世俗化。

但台灣有沒有為了選舉而成立的政黨?有的,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就是!從民眾黨的主張:「政府應秉持『民意、專業、價值』等三項施政準則,落實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和公開透明的運行方式,並以清廉勤政、愛民為從政守則服務國家社會」可以看出這是個為了透過選舉,讓全民共同參與政府事務的黨。民眾黨成立不久,還來不及累積包括人力、物力的政黨資源,目前也看不出柯文哲這個黨主席打算如何運用「黨」的資源,所以不在這個章節討論的範圍之內。

瞭解了台灣兩大主要政黨的屬性之後,我們再來看看政黨資源是不是有它在選舉時的必要性,台灣的選舉是不是需要有政黨的支援才能進行?相對於其他國家而言,台灣的選區算小的,1300萬的選舉票,這是什麼概念?中國共產黨的黨員數就是1300萬人。

政治是一場說服的過程

1300萬的選舉人票,在選舉時所需要動員的人力與資源,一票的成本(不含買票、綁樁,僅就上廣告、電視台、報紙等文宣,現在甚至還有1450〔網路小編〕的費用、組織等費用估算)大約100元/人,選一個總統整體來算大概需要10億元左右,也就是說,一場總統選舉要投入10億元,才能有效接觸到每一個選民,但選個總統不需要這1300萬人都來投,扣掉二成的不投票率,大概1000萬人左右,選舉基本算法:選一個,得票數就是有效選舉票除以二,一定要贏得選舉,就要有500萬票,只要說服500萬人,理論上這場總統的選舉就會贏,換算成選舉經費就是5億元!

連結到政黨的政治運作,這5億元就需要被用做組織動員、因為政黨對於選舉而言,就是組織體系,這5億元,就是要讓選務人員動起來花掉的經費;台灣的選舉是兩年一次,平常政黨在養這些黨務人員,養兵千日就為選舉一戰!

但如果沒有政黨的資源,獨立參選的選舉人選舉起來會更貴!為什麼沒有政黨會更貴呢?以台灣首富郭台銘原本打算參選總統為例,因為郭台銘之前並沒有所謂的「選務人員」,他的「選舉團隊」是臨時組建起來的,緊急招兵買馬的結果就是連同過去兩年的養兵錢,一次買斷,自然付出比平常更多的代價。

政黨的功能除了組織基層動員之外,就是培育執政人才,一個政黨執政之後,不是只有總統、市長、立委和議員,這些是在政治運作上的需要,但在實際的選舉上往往會看到,其實政黨的幫助並不大,通常選民買單的對象是參選人本身,每一個總統候選人都有自己的競選總部、都不是以「黨」為競選總部。

如果政黨對總統的選舉有100%的幫助,那韓國瑜就不需要設立競選總部、蔡英文也不用另外成立競選總部,黨候選人的競選指揮系統是不一樣的。也就是說,對於選舉這件事,候選人本身的重要性是大於政黨的;選舉時,政黨的必要性反而不是那麼重要,但在選後,假設這位當選人沒有政黨資源在背後支撐,那麼對於他在治理不管是城市也好、國家也罷,會是一個致命的問題。

社群媒體興起,素人明星造天命?

改變的過程,最主要是媒體的傳播愈來愈多元,從三台、到有線電視,當需求愈來愈高的時候,慢慢產生明星,因為媒體需要明星來支撐收視率,而最容易製造明星的產業有三個:娛樂、政治、體育,製造業則是排名第四可以產出明星的行業,在這四個產業中也都可以看出產生相對應的明星被找到媒體或是政治行業裡。

全世界有選舉的國家都在想方設法產生政治明星,有趣的是,再加上最近新興的社群媒體,使得素人也可以變成明星,使得政治明星的來源愈來愈多樣,加上在社群媒體推波助瀾之下,對選舉而言,只要是總統制國家的選舉,就都是以政治明星為主的選舉。唯一最快見效的方式就是透過媒體的大量曝光。

有經驗的政治操盤手,可以在選戰開跑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內,為候選人塑型:

  1. 透過大數據為候選人找出選戰攻、防的最佳議題。
  2. 知道如何掌握每日最重要的舆情,爭取到和最大多數選民對話的機會。
  3. 透過兩軍對戰的網路陣型,清楚研判敵我雙方目前所處位置,一方面得以知道誰是最佳戰友可以發揮神助攻的效益(當然也可以避開豬隊友),如何透過議題展開攻擊或防守。
  4. 甚至通曉如何運用1450(2019年年初行政院農委會在網路上公開招標,以1450萬元的費用公開招募網軍)帶動政治風向,製造對己方有利的政治、社會氛圍,或是利用當時的社會氛圍,左右輿論的力量順勢攻擊對手。

2014年台北市長的選舉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主要候選人是國民黨的連勝文和代表白色力量的柯文哲。出於全球金融海嘯的餘波盪漾,當時社會氛圍開始出現仇富心態。同年9月11日連勝文競選團隊推出一支「一直玩」廣告短片,原本是希望在市民心中種下一顆「希望的種子」,卻被惡搞成為一支新的「我不要跟連勝文一樣」,原版廣告經過新的順序剪接,上傳1天有近20萬人點閱,之後更讓年輕選票大跌22%!

透過網路順勢攻擊對手,強化對己方有利的社會氛圍,誰說沒有操盤手的影子?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的世代我作主:選舉教會我們的事》,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敖國珠、楊惠蘭

為自己人生負責,可以從「投票」開始!
在這大數據打選戰的時代,兩位資深媒體人全方位揭露與解答
你所不知道的大選。

選贏有方法,候選人是如何在打選戰?
民調還有「內參」?為什麼選前民調原本大勝20%以上,開票當天一夕翻盤?
大數據時代讓數字說話,但如何解讀?
選民看似有最終選擇權,但選擇的方向,卻可能只是被精準操控後的一種政治幻想?!

推薦給——
對公共事務有興趣、有意願參政但不知從何下手政治素人;
想要成為實現自我理念、改變社會正向能量者;
關心台灣社會民主,參與選戰、對選戰有興趣的人!

時報-我的世代我作主-立體書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