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能問題大全:重新解放被壟斷的話語權(下)

核能問題大全:重新解放被壟斷的話語權(下)
Photo credit: Frédéric Paulussen on Unsplas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能源議題不只是總統大選的熱點之一,更可能會因核四公投成案而餘波未了,公民社會應有更大的動能去查核此類似是而非的資訊,以免公共政策的決定不斷被錯誤資訊所誤導。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青年公民參與協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前言:韓國瑜說核廢料不會放你家,也不會放我家,所以到底放哪裡?

韓國瑜競選團隊的2035計畫,2025才全力衝刺綠電,未來核電佔比很可能將高達25%,這不只是現有的核電機組必須重啟,核五核六也必須加入興建(如果不建廠,乾淨能源50%如何達成不得而知)。

然而,就在筆者為文完成的當下,適逢本次總統大選政見辯論會,蔡英文總統提問核五、核六的興建地點及核廢料的安置地點,無奈韓國瑜先生一句「不會放你家,也不會放我家,提核五、六、七、八一點意義都沒有」輕巧帶過,顯示其對能源政策的無知與傲慢。

針對聯合報近期刊出主筆室社論「歐盟將核能納入綠色轉型是蔡英文的噩耗」一文,內文直指歐盟要求以核減碳、法國總統支持核電等論述,實有斷章取義、刻意誤導之嫌,經濟部及再生能源發展聯盟皆有公開撰文駁斥。

事實上,歐盟理事會僅是在會議結論上附註:「歐盟理事會認知能源安全的需求,並尊重會員國能源結構及最適科技的決定,部份會員國表示會將核能納入其能源結構中。」這樣的事實陳述到了擁核陣營的口中,卻刻意誇大為歐盟整體對核電的支持,甚至藉此強力抨擊蔡政府的能源政策,曲解程度令人費解。

而引述法國總統馬克宏的發言更是嚴重偏差,其原話本意是強調捷克及波蘭對核能段落納入結論的需要,因為的確不該要求依賴六、七成煤炭發電的國家,一夕之間轉為再生能源。但法國本身並不強調使用核電,事實上也開始減核。

至於「德國認廢核是錯誤」的說法,是來自德國執政黨眾議院能源業務發言人菲佛的個人發言,並不代表整體政府立場。德國環境部長還特別透過推特公開澄清,重申德國廢核是正確決定,具廣泛社會共識。

能源議題不只是總統大選的熱點之一,明年更可能會因核四公投成案而餘波未了,公民社會應有更大的動能去查核此類似是而非的資訊,以免公共政策的決定不斷被有心人士的資訊所誤導。

如果對核電發展的國際趨勢及技術侷限有所好奇,歡迎參考本系列的第一篇文章。第二篇我們把重點放在分析核電重啟的兩大理由上,說明了以「空氣汙染」及「缺電危機」所構建的核電神話,根本只是欠缺論證的政治信仰。最後這一篇,我們將把重心放在檢視2013年後對於核安、核廢料及核電成本的多項事實與研究,正面挑戰在野黨及其國政顧問團對重啟核四的立場。

一、安全無虞才重啟核四?重點是如何安全

韓國瑜陣營多次表態:安全無虞、人民同意,一定重啟核四。然而,所有的電廠本來就必須通過法規標準的審核及社會大眾的檢驗,關鍵是韓陣營是否有能力擔保「核四安全」的前提能夠被實踐,否則重啟核四就只是又一張的空頭支票。

若真能證明核能安全,過去長達8年的執政期間為何沒有能力完工啟用?為何在執政下半場的2014年選擇封存核四?恫嚇了超過20年的缺電危機和環保因素,到頭來只是延宕了台灣再生能源轉型的契機。說穿了,國民黨只是慣性利用缺電和空氣污染的錯誤資訊來販賣恐懼,藉著「重啟核四」的標語騙取焦慮選民的支持。

jason-blackeye-zAITDJYV09w-unsplash
Photo by Jason Blackeye on Unsplash

1、最新研究:核四海域恐有活動斷層,最近僅5公里

核四廠選址是依據美國核管會1975年頒布的核電廠選址準則規定,廠址8公里內不得有超過300公尺之活動斷層,1998年進一步取消斷層長度限制。核四於民國90年至93年間由地質專家判定廠址35公里內並無活動斷層,此一結論在102年中央地質調查所的研究中再次獲得當時的官方背書。

然而,看似合於規範的選址,其實只是當時對斷層調查技術與知識的侷限。近年來不斷有新的數據及研究質疑當初判定斷層是否準確,建物耐震係數的提升是對抗地震風險的防備手段,但倘若斷層確實鄰近核四甚或通過廠址,則根本不該以耐震係數的強度當作是打破選址原則的例外。

2019年9月,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召開記者會指出,馬政府曾在立委田秋堇要求下於2011年311大地震後對核能設備進行總體檢,並對核四廠區及周遭海域的地質狀況重啟調查,然而該份報告卻在2014年隨著核四一起被封存。

近日在學者要求下該份報告終於啟封,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於2019年間重新召開會議後發現,這項新的科學調查顛覆了過去對核四周遭地質的判斷,多個過去不被承認的「線型」,如今都已被證實為活動斷層。

核四附近海域10公里內,至少有一條40公里以上的活動斷層,原始設定模擬的耐震係數是否充足令人堪慮。此外,若該斷層延伸至海外最長可達90公里,其中若F2確認為活動斷層(尚待進一步調查),核四與活動斷層間的距離將大幅縮短至5公里,根本違反8公里內不得有活動斷層的基本原則。

監察委員對此旋即展開調查,認定台電對於地質調查有所違失,除未善盡調查責任外,報告中將斷層以「低速帶」、「S構造」等名詞模糊稱之,且於地基開挖時未特別注意地質情形,逕以混凝土回填,顯有混淆視聽及規避審查之嫌,對台電及經濟部提出糾正案。

過去政府長期未盡地質調查的責任,甚有掩蓋真相、規避審查之嫌,如今對活動斷層的判定已有所改變,耐震係數是否充足?又若違反8公里規範之限制,核四安全如何可能?擁核團體及國政顧問團沒有迴避監督之空間。

2、儀控系統無須送美檢驗?

核四除了先天地質條件堪慮外,安全儀控系統更是充滿了諸多變數。早在林宗堯核四論中即提到:核四儀控系統,訊號點近四萬個,龐大複雜,亦為供應商奇異公司之首廠。且分由三個不同廠商各自分包,其界面衝突,準確性及穩定性,著實難料,尚待長期考驗。

台電核工師陳茂元曾於2003年儀控系統研習的出國報告中提到:世界上現運轉中之ABWR電廠也僅日本柏崎刈羽(K6、K7)核電廠採用類似設計,但其使用DCIS之範圍不如核四廠廣泛,故在部份儀控系統設計及設備整合上無前例可循。

針對儀控系統可能產生的風險質疑,擁核團體及台電表示,分包並不代表不安全,工程最終都有驗收品管機制才是重點。然而,不可否認的是,核電廠此類風險係數較高的公共工程,竟不採用過往已有商轉經驗的儀控系統,而是採用全新且未有實際商轉經驗的技術規格,無怪乎多年來遭受不斷的質疑與挑戰。

2014年民間團體及立委要求儀控系統應通過美國核管會NRC的檢驗,台電對此僅回覆表示,此項驗證不具有必要性,儀控系統僅須由台電委由第三單位認證驗收,並通過後續商轉測試即可。

然而,早在2010年第31屆電力工程研討會中,核電廠數位儀控系統更新研究報告的結論即明白指出:選擇安全儀控系統發展平台的條件,應包括NRC認可的平台、經評估符合核電廠安全儀控系統更新法規要求、安全功能、經證實的設計、可靠度、運轉經驗以及可擴充性等7項條件。

台電作為被社會大眾質疑系統可靠性的單位,卻在明明可以送驗的重大項目上選擇迴避,僅用非現有規範的態度面對,如何得以說服社會大眾?2019年2月,台電終於對外坦承,儀控設備為全球首座,與其他機組無法相容,且部分零件目前已停產,備品取得困難。

倘若現下決定重啟核四,要通過儀控系統的安全檢驗勢必遙遙無期,屆時擁核陣營如何確保核能的供電能如期上路?又若政府強力主導通過安檢驗收,其認證品質又何以確保核電安全?空喊重啟核四的支票是藍營每次選舉的特效藥,但怎麼如期完工?怎麼確保安全?每次都是選上再說,最後就是只能跳票。

3、有斷然處置就不可能發生核災?

「斷然處置措施有國際認證、安全無虞,我們不會發生像福島核災的事故。」

斷然處置措施幾乎已經成為擁核團體保證核四安全的神主牌。所謂斷然處置,會透過機動式電源、多重及時注水措施及階段性洩壓,達成冷卻爐心之目的。由於最終有可能導致電廠未來無法回復運轉,故號稱是做為安全屏障的最後一道關卡。然而,斷然處置措施的重要設施「生水池」卻是建在「順向坡」上。

鹽寮反核自救會總幹事楊木火在投書中表示,依據水土保持局「核能四廠第一、二號機發電計畫工程」變更水土保持計畫審查會議紀錄,多數審查委員根本就反對在順向坡興建生水池。段錦浩審查委員認為:順向坡雖有很多因應,但長期因雨水入滲、岩層風化及地震等因素仍有安全之虞。吳嘉俊審查委員則提到:曾函告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強調順向坡之隱憂,但所得到的回覆似乎又回到開發單位(台電公司)身上……生水池建於順向坡上,雖擬以工程方法解決,但成為不定期的隱憂,對於核機組的整體安全而言,更顯不利。

縱然順向坡或有工程技術能夠因應,降低風險,但長遠來看考量諸多不確定因素及核電安全的重要性,多數委員仍強烈建議應異地興建。然而當時的經濟部及台電為求斷然處置措施能夠順利推展,仍在水保局配合下原地通過,這樣的斷然處置措施能夠安心嗎?

退一步來說,縱使斷然處置的水源、供電系統在眾多備用供給下能夠維持運作,然而多數報告卻忽略危機管理當下,是否能有充足的資訊可供判斷?誰有權決定超過數千億以上的機組是留或廢?

「東京電力嘗試過各種方法斷然處置,但要把外界十大氣壓的幫浦打入七十大氣壓的爐心前,須先對爐心洩壓。電廠全黑狀態下,想過以電源車供電,但道路損壞……如果當下知道爐心熔毀,早就灌水了,正是因無法取得確實數據,才不知該怎麼做決定。」

日本福島核災國會事故調查員田中三彥對斷然處置措施提出上述看法,儀控系統的訊號錯誤、故障排除,都會使得整體機組的資訊判讀產生錯誤或延遲。

斷然處置設施或能讓核電廠有更多一層的防護,但錯把這層防護當成是絕對的保命符,恐怕才是最大的技術迷思。而組織行為與管理中,科層化體系及決策時效間的衝突,將進一步放大遲延與偏誤決策的風險。長期研究三哩島核電事故的組織社會學者培羅指出,核電廠是一個容錯率低的系統,但每個環節都緊密扣連、複雜性極高,需要龐大的分權組織方能得以運作,卻往往超越組織能力的極限。

斷然處置原則須經由廠長向上級主管報告後,等待最終決策使得執行。光是確認電廠狀況、釐清溝通資訊所消耗的時間,台灣如何能夠確保日本的困境不會上演?又例外情狀可授權廠長或值班經理直接決斷,但高達3000億的資產可能就此報銷,權責是否相符?第一線主管能否在如此巨大的壓力下做出正確的決定?斷然處置做與不做,恐非簡單的技術操作即可判斷。

shutterstock_102332923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4、福島核災走出來了嗎?

台灣人不能健忘,更不能被錯誤的資訊所誤導。

2017年起,日本政府開始大力宣傳核災已經終結的假象,加諸國內擁核陣營的推波助瀾下,部分台灣媒體開始塑造災民皆已返家的評論報導,藉此連結核災其實並不嚴重的社會意象。然而事實是殘酷的,日本政府為加速核災復興,迎接即將到來的日本奧運,開始全面「恢復原狀」。

《福島・現在(二):難民與棄民之間——災民的新困境》一文當中提到,日本政府不顧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每年1毫西弗的建議標準,大幅放寬至20毫西弗藉此解除避難指示。是的你沒有看錯,這是一個既然無法達到標準那就降低標準的蠻橫作法,自然引起日本社會的批評與撻伐。

第二步是取消移居外地避難者的住宅補助。結果就是避難者非但沒有返回家園,經濟生活反而雪上加霜。根據調查指出,解除避難指示一年後,大多數災民認為受災故鄉仍不適合返回,返回比例僅在15%上下。部分媒體報導避難人數減少、返鄉人口大增,其實只是災後除汙、復原工作人口的移入,以及政府在統計數據上否定、排除特定群體的結果。除了人口撤離所衍生的經濟衝擊與社會焦慮外,核災所造成的輻射汙染已經成為日本揮之不去的夢魘。

核輻射汙染確實不同於核爆所造成的立即死亡,但暴露在不安全的輻射劑量中,確實有可能增加長期罹癌的風險。醫學上,這種癌症發生極難被證明與特定事件具有直接的因果關係,然而事故發生後罹癌人數的上升,仍舊讓日本社會惶惶不安。此外,社會性因素(如撤離、親人失散等)所導致的壓力症候群、自殺,並不該被排除在核災的統計數字之外,刻意用各項分類來排除傷亡人數,期待社會在面對資訊不足、風險極高的災害中保持鎮定理性,只是粉飾太平、後見之明的傲慢。

土地方面,核災後開始進行刮除土壤表層的除汙作業,相關評估報告指出,迄今已耗費至少270億美金,折合新台幣約8100億元,高達2000萬立方公尺的廢棄表土需安全存放至少30年,且另有高達3/4的汙染區為森林區,至今並未有適合的處理方式。

在汙水方面,核災超過8年後仍持續產生具有高汙染的廢水,汙水儲存槽將在近年用罄,媒體報導日本環境大臣原田義昭揚言要將處理過的核廢水直接排進太平洋中,引爆南韓及日本漁民、國際環保組織的怒火。《每日電訊報》取得日本政府內部文件後發現,縱經「多核素去除設備」處理過的廢水仍包含鍶、碘、銠、鈷等多種放射性物質,含量遠超過法定標準。

福島核災後衍生的處理費用,光是東京電力公司應負擔的賠償和除污費,就高達21.5兆日幣(約為新台幣5.91兆元),民間智庫統計甚至達到81兆日幣(約為新台幣22兆元)。大家對這樣的數字或許沒有概念,台灣2018年總稅收約為新台幣2.38兆元,意思是當這樣的核災若發生在台灣,我們將直接賠掉最少兩年半,最多九年的「總稅收」,台灣或許不會破產,但這個風險將全數由下個世代承擔。

5、如果台灣發生萬一,後續影響是什麼?

回到台灣,擁核團體忙著爭執台灣在福島核災後有多大的改進、忙著爭執世界上還有很多核電廠建在人口密度高的區域。這些爭執都沒有回答一個最本質的問題: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如果災害發生,我們的後路是什麼?

其實我們沒有後路。

台灣地狹人稠、島嶼地形,我們沒有美國及歐陸國家在土地面積上得已撤離的優勢,我們每一寸土地的價值與意義相形之下顯得更為寶貴。北部首都圈的密集性也讓核輻射逸散時產生加倍的危害,不只是人口數量及密度的問題,而是政治、經濟、商業、文化的樞紐將直接面臨恐慌與巨大的衝擊,這不是任一政黨或領導人物喊一聲「冷靜」,災禍就可以被控制的局面。

根據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所帶領的研究團隊指出,以311福島核災發生爆炸點的高度、輻射塵爆炸的溫度等條件進行模擬,以2011年3月11日後計365日的各種氣象(東北風、西南風、雨天及晴天)條件模擬推估,則基隆市51%、新北市48%、臺北市38%、桃園市30%、新竹市18%、宜蘭縣15%,全台平均有11%土地需永久撤離。此一研究結果刊登在國際「環境輻射期刊」。

1
Photo Credit:台灣青年公民參與協會
政府核定之核四緊急應變計畫區
2
Photo Credit:台灣青年公民參與協會
政府核定核四緊急應變計畫區人口統計表

假使我們運氣不錯,在天時地利的條件下核輻射擴散的程度低,但我們恐怕很難逃過水源遭遇核污染的命運。時任翡翠水庫管理局長劉銘龍先生在勘查受訪時坦言,核四廠距離翡翠水庫集水區最東邊僅有9公里的距離,若是發生核災,最快6小時、最慢1.5日就會受到輻射塵汙染。遺憾台電當年的回覆卻只是:我們有深度防禦,有斷然處置,所以絕對不會讓核災擴散至廠外。

「絕對不會」,大家可以捫心自問,自行判斷。

屆時受汙染的水源該如何復原?北部地區是否將陷入長期缺水的困境?可惜我們沒有一個妥善的解答。核災是複合式的,地震或海嘯造成第一波直接傷亡後,核輻射外洩的危機將擴大社會及災民的恐慌,使得資源的調度和救援變得極為複雜,大規模撤離後社會仍要持續面對核災後難解的廢爐困境,搭配除不盡的汙水、土壤,受到汙染的稻作、水源,以及撤離後經濟困頓、生活支離破碎的災民,這樣子複合式的龐大災難,不是任何其他能源所能夠輕易比擬,耗損將長達數十年。

風險可以被控制、可以被縮小。但我們不該忘記,風險實現時畫面的殘忍和苦痛,這不是任何一個政黨、不是單一一個世代、不是單一位領導者所能夠概括承受的。

二、核能廢料放你家?新北市民準備好了嗎?

核廢料的安置不單純是科學技術的問題,也是政治資源差異角力的結果。2018年9月,「行政院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設置真相調查委員會」出版的報告指出,1970年代設置蘭嶼核廢料貯存場時,當地達悟族人未知情也未同意,長年侵害原住民土地權益。2019年11月底,蔡政府依據調查報告的結論,承諾發放25.5億元的「回溯補償金」,然而蘭嶼達悟族需要的並非是高額的補償金,而是核廢料的遷出,相反的,補償金往往是主流社會中,汙名化其訴求的政治籌碼。

2019年5月,監察院調查台電後發現,2007到2011年間,蘭嶼貯存場執行業務的規範根本沒有被具體落實,導致輻射人員全身計測的準確性嚴重堪慮。監院於是對多個部會提出糾正案,並要求重啟調查台電員工罹患白血症與執行職務間的因果關係。很顯然地,從核廢料場址的選定到執行規範的落實,政府和台電根本沒有能力公平地、有效地執行這個安全係數極高的廢料處理過程。

現任新北長侯友宜表示,如果沒有能力處理核廢料,就不必談核電。新北市長前市長朱立倫也表示,台電計畫要在新北市進行室內乾貯40年,不是4個月或40個月,安全因此相當重要。必須要說明40年後核廢料的去處,留空白是大家不能接受的。

張善政及其國政顧問團主張,核廢料能夠運往國外處置、回收再利用。然而事實上,傳說中「96%可回收」的核燃料,在法國的實際轉換率僅有10%,部分專家更表示,回收過程可能造成更多的核輻射廢棄物,且回收的燃料束並不適用於所有核電廠。

那麼台灣高階核廢料的最終處置場究竟該何去何從呢?到目前為止仍舊沒有答案。擁核團體雖愛列舉芬蘭或美國的最終處置場作為參照依據,然而台灣的地質條件及人口密度是否能夠找到安全、合宜的最終存放地點,設置的總經費成本為何?一切仍在未定之天。事實上,全世界各國都為了核廢料的處置頭痛不已,台灣並非特例。

世界各國多有因核廢料的處理困難而決定逐漸廢核。瑞士就是其中一例,2019年12月21日的公視報導指出,瑞士首度關閉核電廠,朝非核家園邁進。究其原因,電力業者指出,維持營運要付出龐大的成本,不符合經濟效益。同時土地狹窄多山的瑞士,要尋找合適的核廢料最終儲存地點,也是相當困難的任務。

dan-meyers-xXbQIrWH2_A-unsplash
Photo Credit: Dan Meyers on Unsplash
三、搞不清成本趨勢的633團隊

依據立法院預算中心報告指出,核四自1982年編列預算迄2013年止,一、二號機發電工程計畫已數度修正,前後四度追加預算,從原始的1697億餘元已暴增到2838億餘元,如今若要續建完工,估計仍需688億元至788億元,是否能合於安全標準啟用,則又是一大難題。

經濟部新聞稿指出,台電自1987年起,原則上每5年會重新估算後端營運總費用,2018年初估約需4,700餘億元(2017年幣值)。由於環境持續改變、技術不斷精進及民眾要求安全儲存標準提升,放射性廢棄物處置方式及所需費用也會隨之變動,近年估算後端處理成本持續上漲。

世界各國的研究皆指出,核電與綠電的成本在數年內即將黃金交叉。核電廠在全球安全係數升高、核廢料難以處置的各項難題下,成本預算不斷追加,已喪失過去所具備的成本優勢。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比較各國發電成本後發現,風力與太陽能發電的成本一直降,而核電的成本節節上升。除非降低安全標準,用流水線的方式生產零件,而且將多座核電廠蓋在一起,核電的發電成本才可能降低。將核電設備標準化,例如歐洲研發的壓水式反應爐,在芬蘭、法國和英國也都發生預算超支與工程延宕的問題。

同時歐洲大型能源產業,西門子集團於2014年提出的《重新定義成本辯論:電力產業的社會成本概念》認為在納入隱藏補貼、輸電成本、彈性成本、環境衝擊、社會成本、就業市場影響及地緣政治成本的考量下,2025年的核能將是其他所有能源中成本最高昂的發電選項。

至於在野陣營認為再生能源價格太貴不該現在進場,完全是錯誤的投資認知。以離岸風電為例,較高的躉購費率是為了先期技術及設備等建置成本,倘若政府不主動投資,根本就不可能自然等到費率下降的綠能來臨、更沒有台灣廠商能夠加入、擴大產業鏈的契機。

maria-oswalt-dJ_Y6oJd1Rg-unsplash
Photo Credit: Maria Oswalt on Unsplash
總結:我們不要再走回頭路,請支持非核家園

台灣綜合研究院2019年3月11日發布能源政策民調,4成民眾最擔心用核電、卻找不到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同時則有66%民眾不支持場址設在自己或家人居住的城市。另一方面,72%民眾認為在供電穩定的前提下,願意支持非核家園。其實,多數民眾的選擇並不孤單,日本至今核電佔比雖小幅回升,但整體仍遠低於核災發生前,超過六成民意依舊支持廢除核電。

前美國核能管制委員會主席格雷戈里·亞茲寇表示,德國已關閉許多老舊核電廠,並要求在2022年前將剩下的核電廠除役。日本停止了絕大多數核電廠的運作;即便是約八成電力來自核能的法國,也因為缺乏安全性保證,提議將核電發電占比在2035年前降至五成。

如果你還在憂慮缺電及環保(PM2.5用癌發電)問題,你可以參考看看核電問題大全的第二篇;若你相信國際社會上重啟核電才是世界趨勢、技術潮流,請看一看核電問題大全的首篇

從廠址的選定、環評的審查、施工到各種風險衡量評估,核電之路屆時除興建過程的漫漫長路(光核四重啟需6年)外,完工後的核廢料又將如何處置?將台灣能源的未來賭在充滿不確定風險的核能上,究竟誰才是真正穩健的供電道途?究竟誰才是真正在意台灣環境的永續發展?

德國2022年即將落實非核家園;法國核電佔比曾高達8成,如今已宣布要在2035年前下降至5成;2019年底,瑞士首度關閉核電廠,朝非核家園邁進;日本仍有超過六成的民眾反對安倍政府重啟核電,日本核電佔比仍遠落後於核災前,而碳排卻仍可持續降低。

台灣已經擁有了再生能源這條更穩定、更安全的道路,如今的我們不必再走回頭路,願台灣能源轉型的改革勇往直前,堅持正確的道途。

延伸閱讀:
核能問題大全:重新解放被壟斷的話語權(上)
核能問題大全:重新解放被壟斷的話語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