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論會看完了,但我們記得的是「政見」還是「人格特質」?

辯論會看完了,但我們記得的是「政見」還是「人格特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選民,常將道德觀和對政治人物個人好惡,掛鉤在政治人物的從政表現上,當「個性」超越「施政」之時,政治上的形象操演已超越實質內容,韓國瑜的「風度」和蔡英文找網紅,其實都是同樣的意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20年總統大選第二次政見辯論會於上週落幕,雖然本屆只有三組候選人,但辯論會的精彩度一如預想,因二號候選人韓國瑜的參與,又達到政見辯論的新高度。這篇不談政見也不談辯論,因為媒體報導和吸引觀眾眼球的,其實是候選人們的唇槍舌戰,各種路數的表演也讓「政見辯論」徒留空殼,看完辯論會也沒有了解多少政見。

那就讓我們好好聊聊政治人物如何表演、操演形象,不久前韓國瑜的表演才在「博恩夜夜秀」裡獲得滿堂彩,其節目效果和觀看次數都大勝今年五月蔡英文作為來賓的那集,YouTube觀看次更在12小時內破百萬,此結果並不令人意外,而追究原因,這正是出於選民對政治和政府運作的陌生。

「韓國瑜很親切所以選他」,你的大學班代其實也蠻親切的

韓粉從哪來?為何支持韓國瑜的人多數為長輩?若去詢問這些長輩,會得到「韓國瑜人很好、很有禮貌、有親和力、幽默、有風度」等回答,與選前政見和選後執政表現無關。

還記得今年六月高市府的登革熱防疫經費公文事件,行政院指「高市府的公文沒來怎給錢」嗎? 當時就有文章指出,韓粉多是對政治運作規則不熟悉的人,搞不清楚政府體制與運作模式,理不清政見和「開支票」的差別,因此將執政表現化約為個人的品德,在做決定的時候比較簡單。

因此,這概念就是隔壁英文很好的韓叔叔某天忽然想參選民代,想起他平時幽默的談吐和待人和氣,加上拜票時又握手又搭肩,令人不顧一切地相信他是個好人、好立委、好市長、好總統。

722ht48tvg24t04dfwa4ctfg8db7qy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韓國瑜深入敵營正面對決時,只要不生氣就贏了

由於韓國瑜的「人設」為非典型政治人物,妙語如珠的風格刮起超級韓流,圈到了這些人,執政和質詢表現便不會是韓粉所在意的,簡言之,相較於一位市長或政治人物,他更是一股「清流」,用風度和親和力戰勝一切言語詆毀,外人越「黑韓」,他的個人風格則越鮮明。

在這個基礎上,韓國瑜上博恩夜夜秀的效果註定贏蔡英文,對於一個開播以來花了嘲諷韓國瑜的片段達40分鐘的網路脫口秀,韓只要保持不發怒就能做到「風度」,更何況他除了展現風度翩翩外,還不斷讚美對他針鋒相對的主持人,甚者,他做了一件幾乎讓所有選民都高潮的事——秀英文。

不確定島內選民對「講英文」有什麼情結,但只要聽到好聽流利的英文好像就會戀愛感噴發,如過去的馬英九總統接待外賓時常常英文自己講,和近年的趙怡翔在蔡英文宣布當選時口譯。而韓國瑜在博恩夜夜秀上和博恩以英文模擬邀約迪士尼來高雄設點的橋段,除了流利英文外,還展現幽默,甚至有網友因為聽到他的英文後,表態支持。

由此可見,韓國瑜「深入敵營」正面迎戰嘲諷派主持人博恩以及台下多數討厭他的觀眾,還能談笑風生、表演盤腿走路,跳脫候選人的身份,你真的不得不佩服他的表演,而且會真心對他產生好感,先前另一名知識型網紅志祺七七訪問韓國瑜時,也對他的表現給予好感評價。

因此,在他的人設之下,「深入敵營」或走出同溫層,對韓國瑜而言帶來正面評價的可能性極高,可以說是用最小的成本,換取最大曝光和支持度,何樂不為?

小英尬網紅大解放,也有選民吃「冷靜」這一味

另一方面,同樣也上過博恩夜夜秀的蔡英文,影片觀看數成長速度就不及韓國瑜,但平心而論,蔡英文在博恩節目上的表現不敵韓國瑜嗎?也不然。

雖然蔡英文過往的國際談判經驗和學者背景人設,總給人冷靜印象,或說無趣,被網友戲稱為「讀稿機」,但從博恩夜夜秀裡嘲諷主持人「很尷尬」和巧妙回應博恩的各種「挖坑」,她的表演至少做到四平八穩,相比來看,日前在波特王頻道上被「撩」可說是大解放,但這些都和主持人風格脫不了關係。

博恩的嘲諷和波特王的「撩」幫助她走出讀稿機印象,但上網紅節目講俏皮話大概就是蔡英文的表演極限,這麼做多是鞏固自己的支持者,節目效果和「圈粉」新支持者可能不如「深入敵營」的韓國瑜。

令人玩味的是,冷靜人設的蔡英文在政見辯論會上的表現,四平八穩的政見闡述不見得得民心,反而大家愛看她用超冷靜的語氣面對面嗆韓國瑜,就在支持者對她跳脫原始人設的對嗆一片喝采時,也忘了這是場政見辯論會,而非各據山頭的二陣營廝殺大會。

總統大選首場電視政見發表 蔡總統出席(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仔細想想,蔡英文第一次參選總統時間是八年前,才短短的二屆總統任期,選舉和政治展演的套路就有了這麼大轉變,現在不跟幾個網紅互動,感覺起來好像就是競選辦公室的失職。

韓國瑜風度和親和所指涉的「素樸道德觀」,是他贏得高雄市長選戰的重要基礎,明顯地,選民將素樸道德觀和對政治人物個人好惡掛鉤於政治人物的從政表現,這從韓國瑜對「國家機器卡韓」的論述即可推知,他認為自己獨立於政府體制之外、不淌政治這灘「渾水」,而僅是回應選民需求。

當政治上的形象操演已超越實質的政見內容,不論蔡英文都看似選情告急地抓緊網紅拉抬聲勢,或韓國瑜一再走出同溫層「深入敵營」互動,就探其本質也都無助於選民對政見的理解,候選人越訴諸於討好選民,也註定選民將離「真正的政治」越來越遠。

什麼時候,台灣的政見辯論會才能在政見厚度與詼諧幽默取得平衡?如果只是要表演候選人的特質,那下次選總統時,不如直接在夜夜秀裡辯論好了。

其它觀點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