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生的金智英》:比起世界的不平等,更讓人心寒的是對不平等的毫無自覺

《82年生的金智英》:比起世界的不平等,更讓人心寒的是對不平等的毫無自覺
Photo Credit: GaragePlay 車庫娛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給負評的讀者們,應該想想,當人們關注女性議題時,延申討論的是固有的性別刻版印象所帶來的傷害,如何讓這個社會往更公平健全的方向走,而並非將風向導引至女性主義,將對立更加強烈。

文:九號球

82年生的金智英》(82년생 김지영) 作者為趙南柱(조남주),他曾擔任「PD手冊」、「不滿ZERO」、「Live 今日早晨」等時事教養節目編劇。

這本書的源由來自媽蟲(맘충)【註】事件。

書中主角金智英,雖然是主角,但劇情不過是描述他那再平凡不過的一生。

金智英,1982年4月1日生於首爾。

她有著那世代女生的菜市場名,生長於平凡的公務員家庭,大學就讀人文科系,畢業後好不容易找到還算安穩的工作,31歲和大學學長結婚,婚後三年兩人有了女兒。

接著,在眾人「理所當然」的期待下,她辭掉工作當起平凡的家庭主婦。

閱讀過程中,或許有讀者跟我一樣,暗暗期許作者可以在故事結束前,給金智英的人生來個大翻轉。好像書中的他獲得救贖,身在現實時空裡的我們,生活裡也會獲得一絲安慰。

可惜的是,一直到故事的結尾,沒有任何的反轉。如同這個世界一樣。


「為什麼學校要讓男同學先排學號,為什麼男同學總是一號,凡事也都從男同學開始,好像男孩優先於女孩是理所當然之事。」

比起世界的不平等,更讓人心寒的可能是對不平等的毫無自覺。男性的地位在一出生的那瞬間即高過女性,很弔詭,但大多數的人卻沒有質疑,理所當然地全盤接受。

金智英的奶奶,總認為「幸好生了兒子,老了才有人照顧」,但實際上照顧奶奶的人,不是親生兒子而是媳婦。說來荒謬可笑,卻又是常態。

如此這般堅信自己想法的奶奶,時常以關心的名義告訴自己的媳婦,金智英的母親,「要生個兒子啊」。

自以為是的善意,總是比真實的惡意來得更加令人畏懼。

第一胎生出女孩時,金智英的母親哭著對奶奶鞠躬道歉。第二胎又是女生,那便是金智英了。

沒有生下男嬰的婦女,在那個時代,就是一項不成文的罪,甚至到現代,仍然有一大批人舉著維護傳統的大旗,揮舞著名為傳宗接代的劍,恨不得將那些沒有盡到生育責任的人們砍下首級。

讀這個橋段時,想起越南電影——《落紅》(The Third Wife)。

《落紅》電影背景是19世紀的越南,14歲的女主嫁到大戶人家做姨太太,最大的願望就是生下男嬰,傳宗接代。但女主角卻一連幾胎都未傳出好消息。

電影最後一幕落在女主角一手抱著甫出生的女嬰,一手卻摘下毒花放近嬰孩的嘴旁。與其活在封建封閉的時代,重覆一樣的痛苦輪迴,是否選擇歸去會來得輕鬆?

閱讀完《82年生的金智英》後,我在想,金智英的逆來順受,對任何不合理的情況有著高忍受力,是不是因為認為自己是個順利活下來的女嬰,心中總存著僥倖,所以將自己的價值放到最低呢?


所以不論是多麼有能力、表現優秀的人,只要解決不了育兒問題,女職員都免不了會帶來這些困擾。

小說中,描述了女性在職場上所遇到的許多困境,性別歧視、性騷擾、升遷阻礙(玻璃天花板效應)。

日劇《Unnatural》中,編劇野木亞紀子在劇情安排上即展現出女性在職場上遭遇的各種歧視與不平等,即便擁有專業知識卻仍可能因為「性別」、「年紀」等無法被改變天生因素而被貶低,得不到應有的尊重。

韓劇《Live:轄區現場》當中女主角的面試過程,跟《82年生的金智英》書裡描述過程幾乎不謀而合。而後,金智英進入職場後的處境,則跟韓劇《未生》裡的安英怡一樣,女性總是做瑣碎的雜事,明明與年紀無關,但公司這些雜事卻總是女性在做,又或是,能力符合升遷資格,最後卻因種種因素而錯失。

去年,東京醫大爆出黑箱入學考試案,則是突顯女性自求學階段即遭受打壓的例子。部分原因在於面試官認為女性進入職場後,可能因結婚生子離開職場,對醫院運作不利。

當然,一定有人會說,現今環境對待女性已經比過去好上太多了。浮上檯面上的那些打壓歧視,只是特例個案。然而,這樣子的想法,只是凸顯偏差價值觀仍然存在。

這個社會看似改變了,但約定俗成、舊習框架太牢固。要完全瓦解要走上更長遠的一段路。

在傳統觀念下,女性最終人生目標即是結婚生子。但這個目標,某些時候,卻讓人們不得不放棄自己辛苦累積的事業,抑或是人生夢想。

「成為父母是多麼令人感動又富含意義的事情啊」,這個世界是這樣定義父母的。可是這份意義,到底是對誰的意義呢?

我們的人生,是不是得靠著外界的肯定才算成功呢?


Feminism by definition is: “The belief that men and women should have equal rights and opportunities. It is the theory of the political, economic and social equality of the sexes.”——Emma Watson

《82年生的金智英》透過一個平凡的女主角,藉由他的日常生活,進而控訴社會框架的壓迫,差別待遇的錯誤。

《82年生的金智英》因受到大眾矚目,作品改編成電影,但自開拍已來,整個劇組所遭受的攻擊只有多沒有少。再更之前,韓國的藝人光是在SNS公開推薦這本書,或者是撰寫有關這本書的心得,底下都會湧入大批網民謾罵,稱其是女權主義擁護者,各種仇女言論的攻擊。

到底為什麼這本書會遭受到如此負面的評價?

大部分的留言認為「男性在這社會就不辛苦嗎?男性就沒有被差別對待嗎?這本書就是在分化社會。」等等。

然而,細讀這本書,從頭到尾,作者沒有評斷男性在這社會是不辛苦、是不勞而獲的。這些給負評的讀者們,應該想想,當人們關注女性議題時,延申討論的是固有的性別刻版印象所帶來的傷害,如何讓這個社會往更公平健全的方向走,而並非將風向導引至女性主義,將對立更加強烈。

前頭的引言來自2014年Emma Watson(艾瑪.華森)於聯合國演講,他演說內容中講述關於女性主義,並非僅是爭取女權,而是兩性都應擁有平等的權利和機會。

這段話或許可以給那些自以為受攻擊的反對者一個解答吧。

不管男性女性,都值得閱讀這本書,《82年生的金智英》。

註釋:韓國網路流行語,帶有貶意,原指沒有把小孩管教好的媽媽,後來變成暗諷有小孩的母親整日無所事事,過著靠老公的生活。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