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正傳》:克里姆林宮是間公司,普丁是執行長

《普丁正傳》:克里姆林宮是間公司,普丁是執行長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大亨在一九九○年代沒有特權、沒有內部管道累積財富,當時他們都不是億萬富翁,不會炫耀他們的財富。這些人是在普丁模式下打造出來的新一代寡頭:沉悶、默默無聞、神秘、對普丁非常忠誠。

文:史蒂文・李・梅耶斯(Steven Lee Myers)

國家事務跟商業事務的分際越來越不明顯,俄羅斯人民開始稱呼政府為「克里姆林公司」,普丁是執行長。他不僅主宰俄羅斯天然氣公司,也掌管國內所有「冠軍企業」(受國家保護與支持的企業),授予各種特權,包括保護冠軍企業免受稅務稽查的攻擊。普丁經常在海外為企業利益遊說,這種熱忱在一九九○年代葉爾欽的身上很難看到。

到二○○五年,普丁對國家壟斷的控制程度日益明顯,正好與他取消議會或司法部門的政治監督不謀而合。普丁曾誓言消滅那些傲慢的寡頭,現在自己卻成為俄羅斯部分經濟增長的庇護人,他沒有左右俄羅斯所有的商業交易,但所有的重大交易都需要克里姆林宮的首肯。從一九九○年代到普丁時代能倖存下來的寡頭,開始展現出他們的忠心與熱衷慈善事業,例如維克多・維克塞爾柏格替俄羅斯購回九枚著名的沙皇彩蛋,或是在哈佛大學洛厄爾學院敲響近一世紀的丹尼洛夫修道院「俄國之鐘」。

勢必還有一些鮮為人知的類似情況,為了保住自己財富而私下進行互換禮物與恩惠。二○○○年,普丁在湖畔墅合作社的同事沙馬洛夫,與一家小型醫療用品公司的持有人達成協議。該公司叫做沛托美,一九九二年普丁在聖彼得堡時曾協助沛托美成立,雖然聖彼得堡市府最終出售其大部分的股份,但該公司仍蓬勃發展起來。沙馬洛夫安排沛托美持有人接受寡頭的捐贈,這些都是「主動挺身」協助新總統的寡頭。例如:羅曼・阿布拉莫維奇承諾提供兩億三百萬美元;鋼鐵礦業巨頭謝韋爾鋼鐵的老闆亞列克謝・莫爾達索夫則提供一千五百萬美元。這些捐款用於購買醫療設備,但部分匯入離岸銀行帳戶,然後用來收購俄羅斯其他資產或俄羅斯銀行的股份。

起初這項安排的規模較小且完全處於保密狀態,但到二○○五年,沙馬洛夫告訴沛托美的持有人,捐款收益現在要從離岸帳戶轉移到俄羅斯新成立的羅斯投資公司,估計那時候捐款金額將近五億美元。羅斯投資公司的主要標的是在靠近索契、黑海沿岸建造一棟豪華住房,這棟房子會是一座「適合沙皇居住」的宮殿,預估耗資十億美元。那時候,這一切只有少數商人和政府官員知道,他們要不是相當謹慎,就是腐敗到不能透露實情。

曾在聖彼得堡早期資本主義實驗中與普丁合作的物理學家尤里・科瓦爾丘克,仍繼續經營成立於蘇聯時代的俄羅斯銀行。原先該銀行只是一個處理股東資產的小型機構,對普丁上台後的經濟繁榮沒有什麼貢獻。然而,這家銀行讓普丁一九九○年代結交的圈內人凝聚在一起,即使普丁的政治財富遠超過其他人,他依舊可以跟他們維持緊密關係。湖畔別墅合作社隨著普丁崛起而發展起來,據說為了採取必要的安全措施,不惜以犧牲鄰居利益為代價進行合作社擴張;鄰居抱怨他們前往湖畔的道路遭徵收,對他們提起訴訟。

其他一些同是湖畔別墅合作社的夥伴,例如斯米爾諾夫,跟隨普丁到莫斯科,在政府內擔任公共角色。安德烈・福森科,先後擔任工業科學和技術部副部長、部長,最後二○○四年成為教育與科學部部長。佛拉迪米爾・亞庫寧於二○○五年接管俄羅斯鐵路。其他還包括科瓦爾丘克、沙馬洛夫等知名度比較低的人。他們的俄羅斯銀行在索布恰克近十年前角逐總督選舉失敗後,便失去了進入政府金庫的特權,但隨著普丁總統就職,事情似乎開始走向光明璀璨。

在普丁擔任總統的第一任期裡,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科瓦爾丘克、沙馬洛夫和根納季・蒂琴科。科瓦爾丘克的名字到二○○四年才浮出水面,那年他接任俄羅斯銀行的董座,此前不久,俄羅斯最大寡頭之一莫爾達索夫才在俄羅斯銀行存款一千九百萬美元,接著以百分之八點八的股份作為交換。當時這筆金額相當於銀行的所有資本。許多人認為,莫爾達索夫試圖在與商業對手的競爭中贏得普丁青睞,因為他也樂於捐贈資金給沛托美來購買醫療設備。隨著資本額擴大,二○○四年七月,俄羅斯銀行悄悄地在股市上收購俄羅斯天然氣公司將近一半的保險業務,「俄羅斯天然氣保險公司」,出售總價為五千八百萬美元,但後來外界認為明顯低於原有價值;這是俄羅斯天然氣公司首次出售非核心資產。

官員及分析師一直認為,天然氣公司應該出售這部分資產,但這次出售情況令人匪夷所思,競標結束後遲遲未公開買家是誰。普丁直接介入這場交易,下令將這些股票都交給俄羅斯銀行,其內閣中的自由派不是感到震驚,就是覺得困惑,因為俄羅斯銀行收購一事一直到二○○五年一月才公開。現在透過一連串空殼公司控制著俄羅斯天然氣保險公司,其中一家是二○○二年在聖彼得堡成立的阿克塞普公司,負責人是普丁舅舅的孫子米哈伊爾・謝洛莫夫,以及納粹入侵期間協助普丁母親撤離的舅舅伊凡・謝勒莫夫。對於知情人士來說,俄羅斯銀行顯然擁有特權,而且與最高階曾有密切聯繫。

在普丁操盤之下,現在生意都流向了俄羅斯銀行。而俄羅斯保險公司也很快成為俄鐵與俄油等大型國有企業的保險公司首選。生意增加後也讓俄羅斯銀行再度展開擴張,悄悄收購了俄羅斯天然氣公司越來越多的資產,包括其旗下的子公司俄羅斯天然氣銀行,甚至媒體產業。

普丁在第一任期內緩慢地推動經濟復甦,從石油價格意外飆升中嚐到巨大獲利,但第二任期代表一個重大轉變,適逢他的自由派顧問離職,克里姆林宮鞏固對議會、政府部會及媒體與商業方面的掌控。

現在隨著國家的能力日益強大,他開始將利益重新分配給等候許久的新一代大亨;這些大亨在一九九○年代沒有特權、沒有內部管道累積財富,當時他們都不是億萬富翁,不會炫耀他們的財富。這些人是在普丁模式下打造出來的新一代寡頭:沉悶、默默無聞、神秘、對普丁非常忠誠。

在俄羅斯石油收購尤克斯大多數股份之後,尤克斯原有的大部分石油交易合約轉移到根納季・蒂琴科手中。以前跟普丁一起學柔道的阿爾卡季・羅滕貝格,當他一九九八年在聖彼得堡成立柔道俱樂部亞瓦拉內瓦時,蒂琴科提供贊助,而普丁成為俱樂部的榮譽主席。這個俱樂部創造出「柔道政治」,如同KGB 那樣形塑普丁的政治領導力。另一位柔道運動員兼俱樂部創辦人社斯塔科夫後來進入了政治界,並出版柔道運動相關的書籍與影片。

二○○○年普丁就職前夕,他成立了一家國有企業,整合數十家伏特加酒廠,當時政府對於這些酒廠仍具控股權,為了控制這些酒廠,他求助於柔道政治。普丁讓阿爾卡季・羅滕貝格負責管理「Rosspiritprom」公司,對於一個喜愛烈酒的國家,該公司將成長為一家價值數百萬美元的企業,並掌控國家近半數的酒類市場,而且受益於新政府的法規及對私人競爭對手的突襲。羅滕貝格兄弟倆將俄羅斯國民飲品的利潤挹注到自家的俄羅斯北海航線銀行,隨後該銀行開始投資管線建設,正好是普丁與施若德所談判的管線。

比起一九九○年代私有化的快速致富計畫,普丁圈內人對於資產的累積相對緩慢,以至於其隱含的意義要到很久以後才慢慢變得清晰。普丁讓他的圈內友人登上國家經濟的巔峰,讓他們致富,同時確保他們可以控制經濟的各個領域,從自然資源到他認為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媒體。普丁第一位柔道教練阿納托・拉赫林表示:「他不會因為聖彼得堡男孩的眼睛漂亮就帶著他們一起工作,那是因為他信任那些經過考驗的人。」

二○○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普丁召集他的顧問們在克里姆林宮舉行特別會議,討論如何分配俄羅斯石油公司驚人增長的收益。圍繞在長形橢圓桌上的成員是從聖彼得堡開始一直跟著普丁的人:梅德韋傑夫、古德林、格雷夫、謝欽。這次的會議不常見,規模比內閣會議小,但討論的經濟議題比常規會議還大。已經被降職的伊拉里奧諾夫也待在會場內,但那時他開始對克里姆林宮的經濟政策方向感到不安。

自從蘇聯解體以來,伊拉里奧諾夫一直是俄羅斯政府內好勝、脾氣強硬的經濟顧問,身為自由主義者和自由市場派人士,他從不避諱說出自己的想法。二○○○年二月他初次與普丁見面,普丁還是代理總統,當時一名助手遞了一張紙條給普丁,說俄羅斯在車臣的軍隊已經占領沙托伊鎮,反叛軍最後一個據點。普丁得知後興高采烈,但伊拉里奧諾夫表示這場戰爭對俄羅斯而言不合法且具破壞性,他們激烈爭辯一個小時後普丁冷冷地打斷他的話。從那時候開始,他們就再也不會討論車臣,除了經濟議題。

在普丁擔任總統的第一任期內,伊拉里奧諾夫認為國家所走的經濟道路是正確的,贊成普丁做出的決定,如接受百分之十三的統一稅率、償還國家債務、建立穩定的儲備基金。而尤克斯事件顯示局勢有些轉變,他也發現普丁不再聽從他的建議,先是降職,接著縮減他在克里姆林宮的工作人員。伊拉里奧諾夫接受俄羅斯反對派報紙《新時代》採訪時表示,普丁將他周圍的人分成不同群體,一種是「經濟集團」,舉凡涉及經濟的所有事務都會有他的顧問;另一種是「商務人士」,官方顧問通常被排除在外;就是靠著這群人讓普丁建立對財產和資金流動的控制。當普丁表示他們不再討論車臣時,似乎也不再有興趣跟伊拉里奧諾夫討論俄羅斯石油公司的計畫。

然而,這場不同以往的會議要討論俄羅斯石油公司首次公開募股(在倫敦證交所和俄羅斯兩個交易所),伊拉里奧諾夫從那次事件後第一次受邀就此進行討論,但他也很快發現這項計畫已經開始進行。在會議上,謝欽提議透過出售俄油公司百分之十三的股份以募集一百二十億美元資本額,然後用來償還債務與投資新項目。隨後普丁的顧問們一個個贊成這個想法。格雷夫說很好,梅德韋傑夫表示他已經確認過此交易的合法性。

但輪到伊拉里奧諾夫發言的時候,他提出反對意見,因為國家若要出售最大石油公司的一部份股份,那收益不是應該回到國家預算中嗎?普丁推開椅子,漲紅了臉。伊拉里奧諾夫知道,普丁的不安是因為他點破了其中的政治風險。起訴霍多爾科夫斯基並沒收尤克斯資產是一回事,俄羅斯人因寡頭倒台而歡呼,但不與國企最終股東俄羅斯人民分享利潤就是另一回事了。

在場所有人默默盯著桌子,伊拉里奧諾夫這時才明白,這件事已經由會議室內的每個人決定好,沒有人考量他的觀點。伊拉里奧諾夫進一步表示,更糟糕的是並非所有收益都是為了支撐或擴大俄羅斯石油:根據當天會議批准的方案,交易內的十五億美元將專門用於管理層的非指定獎金,可能是俄油公司的執行長及董事會成員,包括謝欽在內。普丁似乎相當驚訝,臉色蒼白地把椅子拉回談判桌前。

普丁轉向謝欽:「這是怎麼一回事?」

根據伊拉里奧諾夫的說法,謝欽挺直腰桿,像個徵召士兵一樣站在憤怒的軍官面前,講話結結巴巴,他沒有或者無法解釋獎金,普丁只是感謝伊拉里奧諾夫提出建言。伊拉里奧諾夫認為普丁不知道關於獎金的部分,但會議隔天他便請辭,公開批評普丁領導國家的方向。他在《生意人報》發表一篇言詞激烈的社論:「從本質來看,國家已經成為一家公司企業,但名義上的持有者俄羅斯人民卻不再能掌控它。」伊拉里奧諾夫提出的反對意見,讓俄油的首次公開募股延後發行,因為謝欽與普丁花了一點時間針對條款內容和時間點進行討論。

二○○六年初宣布首次公開募股後,俄羅斯石油公司表示希望募集到兩百億美元,但後來將目標降到一百億美元。政府大張旗鼓地宣布,俄羅斯石油將透過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和其他機構出售個人股票,試圖將這種私有化描繪成一般俄羅斯人民的福利,一般人也有機會分享俄羅斯的能源繁榮。不過,主要重點在於招募國際能源公司,包括英國石油、馬來西亞國家石油、中國石油,這些國企受到俄羅斯能源市場新立足的前景所吸引,即使只是成為少數股東。後來發現募集到的股份數量似乎不多,所以其他包括阿布拉莫維奇在內的俄羅斯寡頭,可能在克里姆林宮的敦促下,大舉買進股份以便俄羅斯石油達到目標。

這次公開募股跟尤克斯事件一樣具有爭議性,對普丁個人來說也是風險,因為等於是在考驗他所管理的資本主義品牌。在倫敦上市需要向投資人公開所有的風險,但俄羅斯石油若公開風險實際上就是坦誠俄羅斯的犯罪與腐敗,而尤克斯相關訴訟的進展可能將俄油公司推向深淵。也等於明確表示,克里姆林宮公司仍然是俄羅斯石油公司命運的最終裁決者。其招股說明書便坦言:「俄羅斯政府的利益可能與其他股東的利益不符,俄羅斯石油歸政府所管,所以可能導致俄羅斯石油從事一些不能使股東利益最大化的商業行為。」

無論伊拉里奧諾夫批評的獎金制度從未公開,或者投資機構依然興趣缺缺,但這次募股發行量仍達到史上第五高,募集到一百零七億美元,按照股價計算,俄羅斯石油公司的估值接近八百億美元。公開募股選在八國集團峰會前夕發行並非巧合,這次峰會是首次在聖彼得堡舉行,普丁擔任東道主。俄羅斯石油公司的崛起證明了俄羅斯已經重新站起來,在峰會召開前夕,普丁流露出一種自信,甚至狂妄的態度,過去這種態度曾因貝斯蘭恐怖挾持事件、民眾起義的蔓延,以及俄羅斯路線不斷引來的批評消磨殆盡。

謝欽在公司下一份年度報告中聲稱:「市場給了一些回應。」

相關書摘 ▶《普丁正傳》:沒有人確切知道普丁的定位是什麼,他似乎代表了一切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普丁正傳:新沙皇的崛起與統治》,好優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史蒂文・李・梅耶斯(Steven Lee Myers)
譯者:陳珮榆

千萬不要惹毛普丁, 無畏恐怖分子襲擊,公開嗆聲!
行動派硬漢!解決國內權貴問題、化解國外克里米亞危機無所不能。

出身國家安全局特務,擁有一顆溫暖的心、冷靜的頭腦、乾淨雙手的特質,在政界中運籌帷幄走向總統大位,以強權鐵腕的行事作風掌舵俄羅斯逾20年,並重塑俄羅斯的經濟動能,讓西方國家都不得不向普丁的成功借鏡!

普丁視民主為社會動亂之源:「若民主意味著國家解體,那我們不需要這種民主。」

蘇聯解體後,經歷過民主洗禮的人民,對於民主的看法,就是提高社會犯罪、擴大貧富差距、造成社會動盪的罪魁禍首。而普丁反對自由主義,推動了國內多項改革,開啟俄羅斯新政治時代。

如果你想了解普丁如何看待這個世界,以及他為什麼成為美國安全最嚴重的威脅之一,那麼就是看《普丁正傳》這本書。

普丁正傳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好優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