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行婚姻平權政見的蔡英文連任了,(反)同婚運動的未來將何去何從?

履行婚姻平權政見的蔡英文連任了,(反)同婚運動的未來將何去何從?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可預期地,在同婚專法的攻防上,反對勢力幾乎已經很難推翻甚至廢掉整部專法,在此議題上可操作的空間應當會愈來愈受到限縮。他們有可能將重心轉往性平教育。而經過蔡英文首任期內的經驗,對同志運動最為重要,已經浮上檯面且得處理的是:「同運與政黨的距離」。

2020總統大選甫落幕,蔡英文獲得高票支持得以展開第二任期,民進黨在國會加上泛綠友軍再度過半、國民黨則面臨如何再造重生的危機與難題。這次在政黨票與區域立委選戰上,同志議題雖不是主要交鋒處,但反對同志的保守勢力組成安定力量爭取政黨票,許多曾在同婚法案表決投下支持票的立委,在區域選戰上也紛紛面臨「下架同婚立委」布條的壓力,足以顯見保守勢力想藉此影響選情,也再度展現想進軍國會的野心。

在同志議題上,蔡英文在第一任任期即將結束前完成了立法,可以說是履行了「我是蔡英文,我支持婚姻平權」的承諾。但這過程中,也為同志與反同運動帶來多次交鋒。本文回顧圍繞著婚姻平權展開運動的兩方,預測接下來情勢會如何發展,而雙方未來將會繼續在何種議題與政治場合交手。

主權保衛戰的氛圍下,難以斷言同婚(不)是票房毒藥

總統大選開票結果出爐的當晚,婚姻平權大平台發了一則貼文,內容如下:

確實,主打反對同志婚姻和孕婦在墮胎前要有六天思考期的兩個保守勢力組成的政黨,在區域選舉沒有獲勝、政黨票得票率也都未超過1%。但在同婚法案投下贊同票且尋求連任的41位立委,其中有32位勝出,是否就意味著同婚不再是票房毒藥?答案恐怕沒有如此直觀。下一代幸福聯盟的要角曾獻瑩在回答記者時說對了一件事,就是「愛家議題在這次選舉被刻意邊緣化」。在香港反送中運動與國際局勢發酵的影響下,這次的大選比較接近主權保衛戰。許多社會議題的討論空間在此次大選中都受到大幅限縮(比較讓大家有印象的是《礦業法》)。由此來說,同婚恐怕不是這次主要左右選民投票行為的關鍵因素。

縱使不是關鍵因素,想要尋求連任的立委在這議題上仍需要回防,或者至少要能向選民交待當初為何表態支持。保守勢力原先的盤算即是想要複製2018年九合一大選的模式,並藉此取得前進國會的門票。但第一個敗筆是未能區分九合一大選與總統大選在層次上的區別。面對總統大選,選民會想知道候選人對統獨與兩岸議題的態度為何。在香港局勢與美中對壘的加溫下,統獨不但不會成為假議題,反而還成了選民投票行為的加權因素。其次是,九合一大選時的公投題目,都是詢問選民對個別議題的態度。選民在對公投題目表態時,要考慮的情境因素單一,這也和總統大選與政黨票有別。

同婚專法的長期效應將慢慢發酵,更不利反同婚運動的推動

若是相比於2016年同樣以反對同婚組成的政黨信心希望聯盟相比,安定力量這次在政黨票的得票數(94,563) ,表現也不如當年的信心希望聯盟(206,629)。經過2020大選此役後,保守勢力幾乎難以透過在國會修法廢除他們口中的「同婚惡法」。更雪上加霜的是,在蔡英文即將展開第二任期的未來,同婚專法所發揮的長期效應將會慢慢浮現,也更不利於反同婚運動的推動。

同婚專法在去年的5月下旬正式通過,短期效應的直接受惠者是想要結婚的同性伴侶們,終能獲得法律保障。長期效應則是隨著許多同性伴侶登記結婚、舉辦婚禮,所能觸及到的民眾會愈來愈多,將會慢慢讓保守勢力口中的「絕子絕孫」、「少子化」愈來愈沒有號召力,同時也會逐漸扭轉同性戀在大眾心中的負面形象。

可預期地,在同婚專法的攻防上,反對勢力幾乎已經很難推翻甚至廢掉整部專法,在此議題上可操作的空間應當會愈來愈受到限縮。他們有可能將重心轉往性平教育,但在此且讓我先將焦點轉往婚姻平權對同志運動的影響,最後於結尾合併討論支持與反對兩方未來在性平教育的攻防。

取得實質成果的同運,得處理「我們與政黨的距離」

同婚專法的通過與施行,對同志運動來說是里程碑,尤其是取得了法律上的實質成果。這樣的結果由同志運動與民進黨政府相互促成,但是同志運動為此也付出了相對應的代價:在2018年的九合一大選中,整個社群因為反同公投而負傷之外,社群內部也因為推動平權公投耗盡力氣。在2020的區域立委選舉中,懸掛在街道上的反同布條,幾乎可以說是2018年公投動員模式的翻版。

同志運動接下來在婚姻平權運動上努力的方向,應該就是將專法修得更符合原先倡議團體所希望的版本(例如:跨國伴侶,以及收養等)。修法技術的攻防在民進黨和泛綠友軍過半的情形下應不難處理,二月份新上任的立委中也可預期有多位會繼續與婚權團體保持友好關係,但保守勢力是否會再度與國民黨合作展開議事上的攻防,是務必得留心的。

經過蔡英文首任期內的經驗,對同志運動最為重要,已經浮上檯面且得處理的是:「同運與政黨的距離」。換言之,未來如何向同志社群內說明運動團體與個別政黨間的關係如何維持,以及為何是保持這樣的關係。

經過九合一大選,以及2020總統大選,同志社群內面臨了「藍甲」(指支持泛藍的男同性戀)爭議,甚至成立了「靠北藍甲」的臉書粉絲專頁,表明無法理解對同志社群較為友善、且提出具體法案並付之實踐者大多來自民進黨,為何還有同志要支持國民黨。這股氛圍的最高點是在去年年末社群網站上流傳一張同運前輩祁家威出席國民黨籍立委林奕華活動現場的照片。隨著這張照片而來的是同志社群對支持國民黨的(男)同性戀的撻罰,祁家威本人隨後也在臉書上開直播與網友互動,並說明他在明年總統與立委大選的投票意志。

從祁家威開直播向公眾說明他的投票意志,可以明白他的投票意志是與保守勢力要下架同婚立委的訴求抗衡。「不能讓曾經有實際挺同志作為的政治人物落選」,因此總統票會投給公開支持且落實婚姻平權的蔡英文、立委選票投給在立法院參與婚姻平權法案的林昶佐,政黨票則是如他所說會投給全黨表態挺同的台灣維新。這樣的意志也可從他回答網友在同個選區的蔣萬安與吳怡農時,他傾向支持前者的原因可能很大一部分也出自於蔣萬安在婚姻平權法案表決時,曾投下贊同票。吳怡農在祁家威眼中,較為可惜的是目前尚未有實際支持同志的「戰績」,縱使有報導曾經提及吳的背包上別有婚姻平權的徽章。

祁家威婚姻平權公投彩虹同志運動
Photo Credit:中央社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