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馬來西亞當志工》:喜歡台灣的我無法留下,愛我的她為此留在大馬

《我們在馬來西亞當志工》:喜歡台灣的我無法留下,愛我的她為此留在大馬
Photo Credit:真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80年代,馬來西亞錫礦產業崩盤後,大批賴以為生的華人紛紛到海外謀職求生,而小李就到台灣工作時認識了台灣的阿君,由於小李是逾期逗留,阿君最終為愛而跟隨小李到馬來西亞生活至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你很喜歡台灣,但是台灣不喜歡你。」這一句話,改變了阿君姐的一生。

事隔將近25年,阿君姐老公小李說起這件往事,還是記憶猶存。1980年代,全球錫米價格低落,導致馬來西亞經濟陷入低迷,許多人到國外去打工,有點類似最近很流行的「打工旅遊」。只不過當時,只有打工,沒有旅遊。當時許多馬來西亞華人會選擇到台灣來打黑工。阿君姐和小李就是在這樣的方式下相遇、相戀到結婚。

當我們在務邊拉灣古打(Lawan Kuda,Gopeng)新村亂竄時,一直聽到有人說:「我們這邊也有台灣來的喔!」原來是多年前嫁到拉灣古打的台灣媳婦。拍攝紀錄片的佑珊很興奮,一方面是她還沒找到拍攝題材,另一方面,「從台灣來的」這句話好像有某種魅力。於是我們騎著腳踏車,跟在一位騎著摩托車的鄉親後面,在拉灣古打房舍內彎來彎去,終於在一間一樓平房前停了下來。由於已經是新村內陸,所以杳無人煙,風景很優美,還可以眺望遠處廢棄的礦湖。

來自台灣的阿君姐在住家開了一間家庭式理髮廳,其實就是在住家旁邊再建了一間小工作室,裡面就是一間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理髮廳。問起為什麼會嫁到這個狗不拉屎、鳥不生蛋的地方,阿君姐回憶起20多年前,在台北忠孝東路上的理髮廳與老公小李相遇,當時她在理髮廳工作,老公則是「跳飛機」,與朋友一起到台北的一間餐館工作。兩人工作的地方間隔不遠,透過朋友介紹認識後,漸漸發展成為情侶。當時甜蜜的生活,從一張張照片可見一斑。阿君姐當時還是花樣年華,有點嬰兒肥,開心地擁抱著小李合照,不知道命運的改變就在轉角處。

「老師,什麼是跳飛機?」佑珊聽到小李說到台灣跳飛機,低聲問我,我才發現這用字可能源自香港或廣東話。「跳飛機」是指到國外去打黑工。馬來西亞華人有相當悠久的跳飛機歷史,始於1980年代,華人賴以為生的錫礦業因為全球錫米價格崩盤,頓時失業。當時馬來西亞的經濟仍然不好,許多人在逆境中自行摸出一條血路,到美國、澳洲、英國等地,以旅遊之名,逾期居留,在當地打黑工,台灣和日本也是當時許多人的首選。

ss1-36
Photo Credit:真文化出版
阿君姐在廚房忙碌的身影。

畢竟是逾期居留,在台灣打黑工時要特別小心。有次阿君姐和小李去KTV唱歌遇到臨檢,一查之下,因為逾期逗留了,因此必須被遣返。為了繼續留在台灣,和台灣人結婚成為了唯一的選擇,兩人很快地決定,在路邊隨便買了兩個戒指就去公證結婚。還以為辦了結婚應該就可以安心居留了,但是在辦理居留簽證的過程中,小李因為曾經逾期居留,要再申請簽證,可說是希望不大。當時阿君姐已經懷孕,小李低聲下氣請求移民官網開一面,不惜告白:「我很喜歡台灣。」但移民官一句話,幾乎讓小李絕望了:「你很喜歡台灣,但是我們台灣不喜歡你!」

講到這裡,小李默默地低下了頭。他似乎到現在還是不明白,為什麼當他用盡一生的勇氣,告訴一個陌生人:「我愛台灣」的時候,得到的竟然是這樣冷漠的回應。20多年過去了,台灣現在還會對他們不喜歡的外國人說這樣的話嗎?可能,還是會。我自己在18年前到台灣念大學,但是當時的大學環境似乎也瀰漫著一絲絲「排外」的感覺。例如:「你是僑生?那麼一定是加分進來的喔!」當時台灣開始到東南亞「招募外籍新娘」和外籍勞工,所以社會上大家對於東南亞似乎一直存有「貧窮、落後、未開發」的偏見。一直到現在許多歧視性的政策仍然在實施中。 

就這樣,居留簽證是沒有希望了。要過一個遠距離婚姻,還是跟隨小李到馬來西亞去呢?成為了阿君姐人生的選擇題。「嫁給了他,就跟著他吧!」阿君姐毅然決然的,跟著小李來到拉灣古打這個小鄉村。「當時沒有想過這麼困難!」這些年來吃的苦,完全反映在阿君姐的身材上。曾經豐潤的她,如今身材瘦小,皮膚黝黑,說起話來也完全是馬來西亞口音,如果不說,真的很難相信她來自台灣。

雖然是華人新村,但是當時的拉灣古打華人,講的是廣東話和客家話。在這樣語言不通、飲食的隔閡,加上思鄉的情緒,阿君姐說:「我每天都在哭!」直到女兒出生成為她的精神寄託,情況才漸漸好轉。不輕易服輸的阿君姐穿梭在新村裡,每段對話都是她的教科書,在這個環境下練就了流利的客家話和廣東話。阿君姐回首過去二十幾年的歲月,沒想到就靠著過人的毅力和堅持,撐了下來。

獨自一人生活在異鄉,是一個難以想像的經歷。我自己也是結婚後留在台灣,特別能感受到那種孤立無援的感覺。「就算吵架,騎車出去晃晃一圈就回來,也沒有娘家可以回。」阿君姐聳聳肩,似乎早已習以為常。但是我知道,這一定是默默吞下多少淚水的經歷。阿君姐也一直保持樂觀、刻苦。小李在馬來西亞工作不穩定,她就在住家旁開了理髮廳賺些外快,還可以一邊顧小孩。

台灣近年來有很多照顧外籍配偶的政策,然而馬來西亞一直沒有類似的政策,甚至可以說對外籍配偶相當不友善。所以,像阿君姐早期就嫁過來馬來西亞的,更是孤立無援,凡事都要靠自己。身為家中老么,阿君姐原本對料理一竅不通,在拉灣古打定居之後,為了家庭、為了小孩,開始積極學習做菜烘焙,蒐集報紙上的食譜,或向別人請教,馬來西亞的特色菜餚,例如咖哩雞、甜點蛋糕,都難不倒她。

紀錄片拍攝完畢,我們在阿君姐家飽餐一頓。她的幾個孩子對於這一群來自台灣的學生所拍攝的紀錄片也很有興趣。透過紀錄片,他們才發現媽媽的某一面,是

他們從來不認識的。在當年,毅然決然來到陌生的地方展開新生活的女人,要有多大的毅力和決心,才能撐到現在?看到阿君姐在廚房忙碌的身影,我感嘆:台灣的女人,真不簡單啊!

ss1-35
Photo Credit:真文化出版
我們在阿君姐的理髮店拍攝她的生活, 製作成一部紀錄片。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們在馬來西亞當志工:台灣大學生走入多元文化、看見自己的服務旅程,真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內容簡介

深入馬來西亞日常生活,感受多元文化的趣味,了解自身的文化

◎收錄超過一百五十張全彩馬來西亞漁港、小鎮照片◎

  • 三太子和印度神一同上街遊行
  • 華人背部穿過許多鐵鉤向印度神還願
  • 台灣有雙十節,馬來西亞小鎮有雙九節
  • 為了燕窩採收,屋子不住人而是住燕子
  • 華人馬來人共同組成的流行樂團
  • 不顧政府的反對,三位伯伯蓋了間華人文物博物館
  • 用佛教的紅蠟燭和鮮花水果祭拜聖母像

若要認識東南亞文化,馬來西亞是最好的一站!馬來西亞華人保留了傳統的文化,又受到馬來族、印度族、錫克族之間的文化相互影響,在馬來西亞可以體驗很不同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這群來自台灣各大學的志工,在馬來西亞三個純樸的小鎮裡,會遇到哪些看似熟悉、卻又陌生的人、事、物呢?

作者多年來帶領台灣各校大學生,深入馬來西亞小鎮當志工,蒐集當地文史資料和服務社區。這群學生志工必須深入在地生活、參與節慶、探索各種傳統產業,甚至採訪會說華語的印度人。這些都是課堂上無法體會到的多元文化衝擊和世界觀教育。

這不只是一趟國際志工服務,更像一堂透過助人、喚醒自己文化嗅覺的課程。接觸不同的國家、種族文化,開展了這群學生志工的世界觀,同時在多元文化的經驗裡,他們也更有意識地了解到自身的文化,許多學生回到台灣後,更積極參與、觀察家鄉的在地活動,奉獻自己的一份心力。

(真)2ARL006我們在馬來西亞當志工立體書封(72dpi)
Photo Credit:真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