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之白》小說選摘:只是發現軍官竊取建材,我的背包怎麼就有塊頂級大麻磚?

《致命之白》小說選摘:只是發現軍官竊取建材,我的背包怎麼就有塊頂級大麻磚?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這不是史崔克第一次發現這類貪腐事件,但負責這些神秘消失及可高度轉賣的資材的兩名軍官,正是熱衷於將巴克萊送上軍事法庭審判的人。

文:羅勃・蓋布瑞斯(Robert Galbraith)

史崔克抓到那個沙克威爾開膛手後,有好幾個月時間都不敢去圖騰罕酒吧,因為消息傳開說他經常去那裡,因此許多記者早已在那邊守候。即使是今天,他依舊心懷疑慮地先看看四周,確定安全無虞了才進去,點了一杯他常喝的敦霸啤酒,在牆角找了個位子坐下。

部分原因由於他正努力從飲食中戒除炸薯條,一部分原因是工作量繁重,史崔克比一年前瘦了一點。體重減輕為他截斷的腿減少些許壓力,因此他坐下時的費力感與輕鬆感沒有以前那麼明顯。史崔克喝一大口啤酒,習慣性地伸直他的膝蓋,享受這個比起過去相對輕鬆的動作,然後打開他帶來的文件夾。

文件夾內的筆記是那個騎摩托車撞計程車尾部的白痴寫的,而且不是很完整。史崔克不能失去這個客戶,但他和赫欽斯都在努力彌補工作。他亟需一個新的幫手,但他對於約見這個人到底是否明智之舉毫無把握。他事先沒有和蘿蘋商量就逕自做了這個大膽的決定,把一個他已有五年未見過面的人找出來,甚至當這個叫山姆・巴克萊的人準時推開圖騰罕的門進來時,史崔克仍在懷疑自己是否犯了大錯。

他幾乎走到哪裡都會認出這個曾經在特種部隊服過役的格拉斯哥人:T恤外面套著一件薄薄的V領毛衣,小平頭,緊身牛仔褲,腳上一雙超白的運動鞋。史崔克起身和他握手,巴克萊似乎也跟他一樣自在,笑著說:「已經喝起來了?」

「來一杯?」史崔克問。

為巴克萊點飲料時,史崔克從吧台後面的鏡子觀察這個前步槍手。巴克萊才三十出頭,卻已有早發的白髮。除此之外,其他都與史崔克的記憶中相符。濃眉、藍色的大眼睛和一個強壯有力的下巴,他的長相有點像一隻友善的尖嘴貓頭鷹。史崔克一直很喜歡他,即使曾經為了他而上軍事法庭。

「還吸菸嗎?」史崔克將啤酒遞給他並坐下時問道。

「現在吸電子菸,」巴克萊說,「我們有了一個娃娃。」

「恭喜,」 史崔克說,「那是為了健康囉?」

「欸,差不多是這樣。」

「交易呢?」

「我不是毒販,」巴克萊激動地說,「你很清楚,那只是休閒而已,老兄。」

「那你現在從什麼地方買?」

「網路,」巴克萊說,啜一口他的啤酒,「很容易,第一次買的時候,我心想,這他媽的行不通吧?但後來想,『啊,好吧,就冒一次險。』他們把它偽裝成香菸包裝寄給你,還有完整的目錄供你挑選,這網路真厲害。」

他哈哈笑,接著說:「那麼,這是怎麼回事?沒想到會這麼快就接到你的消息。」

史崔克猶豫了一下。

「我想給你一個工作做。」

有那麼一刻,巴克萊瞪著他看,接著把頭往後一仰哈哈大笑。

「媽的,」他說,「你為什麼不直說?」

「為什麼這麼想?」

「我並不是每天晚上都吸電子菸,」巴克萊誠摯地說,「我沒有,真的,老婆不喜歡。」

史崔克一手放在閤起來的文件夾上,思索著。

他是在德國處理一宗毒品案時偶然認識巴克萊。和社會上的其他任何地方一樣,英軍內部也有毒品交易,但特偵組被召來調查一起似乎比大部分毒品交易更專業的案件。巴克萊被人指稱是個關鍵做手,而且他們從他的行李中搜到一塊一公斤重的頂級摩洛哥大麻磚,特偵組自然有理由找他來問話。

巴克萊堅稱他被誣陷,負責偵訊的史崔克傾向相信他。這倒不是因為這個步槍手似乎太聰明,不知道要找個更好的藏匿地點,竟藏在他的軍用背包底部,而是有大量證據顯示巴克萊經常使用大麻,而且不止一個目擊證人指稱他的行為變得很古怪。史崔克覺得巴克萊有可能被當作一個方便的代罪羔羊,便決定自行展開側面調查。

於是一個有趣的消息被釋放出來,稱軍方正以難以置信的速度重新訂購建築材料與工程耗材。雖然這不是史崔克第一次發現這類貪腐事件,但負責這些神秘消失及可高度轉賣的資材的兩名軍官,正是熱衷於將巴克萊送上軍事法庭審判的人。

巴克萊在一次與史崔克的一對一面談中,發現這位特偵組軍官的興趣焦點忽然從大麻轉向與建築合同有關的異常現象時,他大吃一驚。起初巴克萊很謹慎,認為以他現在的處境,對方一定不會相信他,但後來巴克萊終於向史崔克坦誠,他不僅注意到一些其他人沒有看到、或者選擇不過問的事,並且開始製表,精確紀錄這些軍官竊取多少資材。不幸的是,這些被懷疑的人聽到風聲,知道巴克萊對他們的行為過度感興趣,不久之後,一塊一公斤重的大麻就出現在巴克萊的背包內。

當巴克萊將他保存的紀錄(他藏匿筆記本的技巧遠遠勝過藏匿大麻)交給史崔克過目時,史崔克對它所呈現的方式與創意留下深刻的印象,因為巴克萊從未接受過偵察技術訓練。當史崔克問巴克萊,這既無酬勞,又可能為他帶來如此多麻煩,他為何要進行這種調查時,巴克萊聳聳他寬大的肩膀,說:「他們沒有權利,不是嗎?他們搶劫軍方,他們偷的是納稅人的錢。」

史崔克在這個案子上投入比他的同僚認為值得的時間多更多,但最後,在史崔克的進一步調查使這個案子的重要性增強的情況下,巴克萊對他的上級的不法行為所做的記錄最終使他們被定罪。當然,特偵組受到表揚,但史崔克也確保對巴克萊的不利指控悄悄平息。

「你說『工作』,」當酒吧內開始忙碌,四周開始出現各種噪音時,巴克萊大聲問,「你指的是偵察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