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萬人大罷工:面對高度不確定的未來,工作與退休意義何在?

法國萬人大罷工:面對高度不確定的未來,工作與退休意義何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國自去年12月初開始的一連串街頭遊行和罷工抗議政府的退休制度改革,熱潮並未在聖誕佳節稍退,勢必會繼續延燒。工作勞動介於受薪與否的界線正在迅速崩塌,工作與退休的意義相對地加劇變化,工作更加成為「實踐」成為自我實現。

法國自去年12月初開始的一連串街頭遊行和罷工抗議政府的退休制度改革,熱潮並未在聖誕佳節稍退,勢必會繼續延燒。一方面,退休制度改革無異影響到社會各領域所有人的荷包,堪稱是所有執政者最重要最棘手的修法改革,另一方面,如法國退休制度歷年來一步步不間斷的改革,這也在在反應當代社會生產工作的演變。

當法國國鐵SNCF,各級老師,消防員,醫療人員... 許多文化藝術機構如廣播電台、戲院歌劇院等也相繼加入罷工,我們應該如何解釋幾近全面動員的反對?這是否反映了法國社會對未來的擔憂? 我們注定要面對越來越不確定的明天嗎?本文在此並不試圖說明分析法國當下的退休制度改革內容細節,而是嘗試反思關於「退休」和「工作」概念近年來的迅速變化,特別是與大時代背景的關係。

shutterstock_153362578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退休觀念的小史

相關激烈辯論佔據媒體輿論之際,與工作一樣古老的退休金制度的歷史反映生命週期以及年齡與工作之間的關係變化。年老無力工作時的「退休」, 自古以來就有兩種模式一直相互競爭。一是西塞羅模式,同時充滿智慧和活力,朝氣蓬勃的老人,他會知道如何擺脫不必要的激情。二則是奧古斯丁式的,稍具宗教情懷的退休,面對世界及虛榮心的逐漸退出,而不是持續一成不變的生活,這標誌著新職志的開始,基督徒必須自我超越,而其唯一目的就是為自己的救贖而努力。當代的退休理想,甚或夢想正是綜合了這兩種傳統,民主的西塞羅再加上奧古斯丁主義。退出生產大軍,但卻不一定將尋求救贖的人生追求與基督教信仰聯繫起來。

在19世紀的工業社會,眾人即同意不能放棄不再具有工作能力的工人,雇主必須支付任何因工作殘疾或65歲以上的僱員退休金,但是當初的工人平均壽命並不如今天,實際上根本就不達這個年齡。而從1945年起的退休金制度,法國政府更包辦這個雇主的角色,負責照料所有退休僱員,而65歲的退休年齡並沒有改變。

1982年,總統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and)領導下的退休制度改革雖將退休年齡降至60歲,卻顯然標誌著不少自相矛盾,退休年齡降低而平均壽命卻逐年增加 。1975年至1995年之間,曾經相對貧窮的工人變得富裕起來,人人有權在越來越長的生命中獲得退休金,退休被視為一個人們可以停止工作的「養老善終」時期。

變、變、變

退休和工作模式相對不易察覺的緩慢變化,卻在近年發生了極為大力「加速」的趨勢,面對未來可見不斷加速的科技革命,特別如人工智慧與機器人的普及,人類工作的被取代看似指日可待,職場不再需要今天我們熟知的人類工作,而在各國熱烈討論甚至實驗測試全民基本年金之際,退休和工作的定義當然也迅速徹底洗牌。

除了不斷漸形稀缺,越來越「不穩定」的工作當然也不單因為科技的突飛猛進,更因為在新自由主義的趨勢氛圍中,人人都成了個人企業,生產消費更加難以區分,我們無時永遠都在「工作」,即便做瑜伽學冥想也是為了一求更有生產力。

shutterstock_72594982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退休不再是無法、不能再工作的代名詞, 20世紀末新發明是所謂的「休閒退休」,這另一種形式的工作,關鍵更在於財務自由,更在於創造「被動收入」躺著賺錢,這個仿間自我成長教材,眾多youtuber搶著說明的,積極獲取新「知識」創造資產,充分運用類似過去高齡退休時的「經驗」優勢,以達到主動退休的資本條件,於是「退休」將使工作變得更好,不再是「被」退休,不再是「工作」到無法工作為止。不過,想當然在全民無工作的全民基本年金時代,我們也必須重新思考這種資本家式的退休思維。

自我實現與快樂指數

問題在於,當下出現自退休制度創建以來首次發生的歷史性「 大逆轉」: 過去,是工作中的子女照顧年邁退休的父母。而當下,退休父母的生活水平卻高於勞動者,反而是年邁的父母在幫助後代子孫生活。調查數據顯示,法國人並不認為集體的未來更有希望或保證,他們是歐洲最不快樂的人之一,在歐洲國家中「幸福水平」最低。

對於三分之二的法國居民來說,下一代的生活將比他們自己的生活差,百分之七十的人希望生活在過去的時代而不是未來。然而矛盾的是,同樣有三分之二的法國人說,他們對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感到非常滿意,而收入高低在數據上仍是最決定性的因素。

shutterstock_27145590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顯然今天法國人的「幸福感」與麵包仍然是緊密相聯,而且所有社會階層皆然,這些,握有大數據的當下政府執政者當然也都知道。從另一個角度而言,不論是黑手或白領,工作中幸福快樂的主要來源,都不脫自我實現的成就感,有用的、參與社會的感覺,甚至是每天早上起床的義務感。而值得注意的是,在當下科技演算法一如財務精算,廣泛被執政者沿用為管理工具之時,公民的幸福快樂「感覺」指數、退休年齡、甚或退休金高低等完全是同在一個演算法,一個數學公式當中的。

工作的未來與人類存續

同時,正如今年在全球各地走上街頭抗議氣候暖化的年輕高中生所高呼的「未來」,退休這看似老話題的政策改革,更遭遇「人類世」環境危機的人類存續緊急命題,面對不確定、不可測、過度複雜的時代氛圍,眾人必須、甚至是被迫集體思考如何根本地改變制度運作的方式,意識到用生態概念思考社會命題的重要性,顯然是時候改變工作等於商品的古老觀念。

工作勞動介於受薪與否的界線正在迅速崩塌,工作與退休的意義相對地加劇變化,工作更加成為「實踐」成為自我實現,不論是個人地集體地,身心的知識的,不同面向的不間斷成長實現,漸漸超越不工作即退休的經濟導向思維模式,使我們以更生態更永續的方式思考未來。不論退休制度改革是否將扼殺當前執政者的政治生涯,當我們焦慮不安地思索退休意義的同時,不得不使勁一同想像不確定的「未來」工作樣貌, 這危機也同樣更攸關人類存續 。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